卡特与中国Our Memories
当前位置:首页>卡特与中国

吉米·卡特:美中两国必须共建世界未来

作者:李筱媛 译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46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吉米·卡特:美中两国必须共建世界未来

--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对话吉米·卡特总统

乔治·HW·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创始人兼主席尼尔·布什附言

2019年,乔治·HW·布什中美关系基金会为向吉米·卡特总统颁发了首个乔治·HW·布什美中关系国家领袖奖。我父亲对中美关系的看法形成于他在70年代任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期间,他对两国关系的憧憬与卡特总统不谋而合。卡特总统为两国关系开启了重要新篇章。十年后,我父亲在一九八九年中国学生从校园走上街头开始就确保双边关系不能脱轨。只有两国关系正常,有建设性,以结果为导向,互惠互利,在政治上可持续发展,美国才能长期受益。在这一点上,布什总统与卡特总统有深刻共识。我和我的朋友奇普·卡特也有幸参与捍卫父辈的伟绩。

吉米·卡特总统之子奇普·卡特附言

1977年,父亲让我和国会代表团一道访华,我第一次来到了中国,此后在这个国家度过了许多时间。在2019年1月北京举办的美中建交40周年纪念会上,我有幸结识了尼尔·布什。卡特中心和布什美中国关系基金会从此展开合作。我们共同推进中美关系,捍卫父辈的丰功伟业,我还代表父亲领取了首个乔治·HW·布什美中关系国家领袖奖。除此之外,尼尔和我还发现,我们在其他问题上也有共同立场。在国家因党派分离的时代,我们两家人还能为共同目标奋斗,实属难得。


美中关系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总裁兼CEO方大为(David Firestein)对话吉米·卡特总统
点击这里查看采访英文原文

方大为:总统先生,感谢您抽出时间,向我们分享您对美中关系的看法。开始提问之前,请允许我借这次机会向您表达乔治·HW·布什中美关系基金会对您的诚挚感谢,您对当代美中关系的发展功不可没。2019年我们颁发首个乔治·HW·布什美中关系国家领袖奖时,基金会董事会就一致决定您是最佳人选。2019年也是您用远见卓识恢复中美外交关系的第40年。感谢您,总统先生,感谢您在总统任内和任后做过的所有事,让这个重要的双边关系有了长足发展。

总统先生,当下的中美关系显然与以往不同,甚至相比几年前都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您如何看待这个关系的现状?过去几年里中美关系急转直下,对此您感到意外吗?

卡特总统:中美关系近几年跌到了最低谷。美中关系关系对我和乔治·HW·布什总统来说都至关重要,我希望拜在登总统任内,两国关系能有所升温。2019年1月,卡特中心举办了一场为期3天的会议,纪念中美建交外交40周年。我们是美国唯一一家组织类似纪念活动的机构,可见近几年双边关系发生了多大的变化。

方大为:总统先生,华盛顿逐渐达成了两党共识,认为中国是美国最强大的竞争对手,美国“全政府”和“全社会”必须对中国同仇敌忾。您同意这种做法吗?你认为中国的战略意图本质上就是和美国利益有冲突吗?

卡特总统:中美贸易关系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关系。42年前,邓小平和我决定将双边关系正常化,两国都获得了巨大好处。即便是在经济激烈竞争的环境里,两国之间还是有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空间。两国的社会关系已经盘根错节,我们的政府需要保护这种重要的社会和经济往来。虽然两国在一些问题上看法截然不同,我还是相信华盛顿和北京的领导人们能有共同目标:为两国人民追求幸福创造和平与稳定的环境。

方大为:总统先生,您在总统任内在全世界致力于保护人权,任后也通过卡特中心继续推广人权。显然,人权是当今美中关系里最有争议的议题。两国在这一点上分歧巨大,不知道美国现在是不是还有可能跟中国展开人权对话?如果能的话,您觉得最有效的途径是什么?

卡特总统:我和中国四代领导人都见过面,他们都对我说,对中国来讲,生存和拥有更好生活的权利比个人自由更为重要。中国成功实现脱贫,这一点非常独特。人们在摆脱匮贬和恐惧之后,就开始渴望更多的自由。因此,美国政府和布什中国基金会和卡特中心这样的非政府组织,应该也必须在人权问题上与中国对话。我们应当以接触的姿态面对中国的人权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有耐心。


方大为:两国贸易关系的矛盾在不断激化。您觉得我们对中国的贸易政策应该怎样进行调整才能为美国人民谋利益?

卡特总统:两国政府都应该解决知识产权保护、强制性技术转移、国家补贴和非关税壁垒等问题,这样各自的市场才能获利。把贸易当成武器,最后受伤的是两国人民。我是农民,我知道中国进口了大量美国农产品。现在的这场贸易战让美国的农产品无法进入中国市场。

方大为:总统先生,美国似乎有越来越多的美中关系观察人士预测,中国和美国很有可能插擦枪走火——甚至还有可能因台湾问题或其他类似的地缘战略问题发生武装冲突。您对此担心吗?您觉得中美有可能发生军事冲突吗?您觉得美国和中国能做哪些实事把武装冲突的可能降到最小?

卡特总统:我相信,两国都盼望和平,也在努力避免冲突。1979年,我们的国会通过了《台湾关系法》,承认一个中国政策,同时也明确表示,中国大陆不应对台湾采取武力。过去40年来,有很多情况都可能导致冲突,但两国领导人始终把和平放在决策的首位。只要外交在,任何危机都能避免。

方大为:布什总统认为,如果美中不能进行有效合作,不管什么重大国际挑战都无法得到永久性的解决。现在美中双边关系这么紧张,中美能有什么办法求同存异吗?比如说在促进全球可持续发展的问题上——卡特中心也一直推进美中在这一领域的合作。

卡特总统:中美共同参与世界才能更好地应对全球性挑战。气候变暖、核武器扩散、国际恐怖主义,以及各种地区冲突,这些问题都需要华盛顿和北京共同参与,才能得到最好解决。

卡特中心的资源都用来消灭热带地区被人忽视的疟疾,也致力于在发展中国家推进善治。我相信,非洲大陆是美中合作的最佳地点。2014年,两国携手遏制了埃博拉病毒。后来他们还协助创办了非洲疾病控制中心。现在,两国应当也必须设计和部署合作战略,为非洲超过10亿的人民提供疫苗。美中两国也都在援助发展中国家。自然而然,美国国际开发总署和中国的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还有中美两国的非政府组织,都应当共享信息,分享实践。

方大为:总统先生,从70年代早期开始差不多到2017年,美国两党对美国与中国接触的价值和好处一直有共识。比方说,您在1979年决定把邦交关系正常化,布什总统后来也在89事件之后避免两国关系脱轨,您二位都认为,正常、有效、健康、积极向上的双边关系,不仅有利于美国的长远利益,事实上对中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也大有帮助。现在许多人不这么想了,他们不觉得美国跟中国接触会给美国带来任何好处。您对这些人有什么说的?

卡特总统:1978年12月,副总理邓小平和我宣布了美中实现邦交正常化的决定。我们当时知道这个决定会给两国开创充满机遇的时代。我为这一决定为中国带来的成就感到自豪。在我看来,美中建交最大的成就是在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实现了了40年的和平。在这之前40年,美国和中国因为这里不断的暴力冲突损失惨重。从那时起,两国和整个地区都从和平当中尝到了甜头。

美国也是一样。跟中国开展贸易和向中国投资促进了我们的经济发展,创造了就业机会,旅游业也发达起来。中国产品让美国人生活变得更好。我们的大学也迎来了无数中国学生和学者。我们的研究机构收获了无数中国研究者的聪明才智,他们在美国的经历也给现代中国带来正面影响。

方大为:总统先生,2018年年底,您写道:“中美两国需要共建未来,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全人类。” 如今美国政界和公众对中国的情绪如此消极,您说出这番话确实凸显了眼界和勇气。2021年,我们还能对共建未来抱有信心吗?现在两国还能做什么,才能实现您的愿景呢?

卡特总统:“创造希望”是卡特中心的使命之一。我对于共建未来的前景,还是抱有希望。我相信,中美两国人民都希望和平和繁荣。他们可以携起手来,呼吁领导人放弃不理智的政策。今年中国的国庆节将是我97岁的生日。我希望邓小平和我缔结的这段关系,能再次恢复稳定和活力。

卡特中心和我对美中关系关系的发展持长远观点,正因如此,我才满怀希望。我们两国新的邦交关系只有40余年,但美中的积极互动已长达几个世纪。当美中外交关系走低的时候,卡特中心、布什中国基金会,还有位于香港的中美交流基金会这些非政府组织,都需要积极促进美中人文交流。美中两国人民坚实的商业、教育和个人往来,为两国关系建立了坚实的基础,它能帮助两国关系度过暂时的政治分歧带来的困难。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13日 来源时间:2021年09月1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卡特与中国Our Memorie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