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告诉了我们什么

两千残兵对战十万精锐,长津湖最后一日的中美两军兵力和损失对比

作者:不可无茶   来源:腾讯看点  已有 75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前言,11月21日,美军第7师17团进达可以俯视鸭绿江的惠山,美军的计划攻击朝鲜军队的最后据点-江界地区,由于狼林山脉的阻隔,麦克阿瑟将第8集团军和第10军分成西线和东线,东线的计划是陆战1师主攻,第7师负责助攻,第3步兵师负责掩护,经长津湖突击位于柳潭里西面约90公里的武坪里,再从武坪里北进,占领鸭绿江南岸,在背后切断中国军队的补给线,配合第8集团军的攻势,如果成功,那美军就完胜了,不幸的是作为西线主战场的第8集团军被打得屁滚尿流,不到一周就从清川江后撒了50多英里,而东线同样悲摧,陆战1师陷入了志愿军三个军的包围之中,不得不开始撤退。

一、最后的战斗

12月8日上午8时,美军陆战1师在师长史密斯的指挥下,以陆战7团3营仅剩的130名时能作战人员打头阵,陆战7团1营和2营跟进,开始突围,陆战7团3营在对公路一侧的1328高地的攻击屡屡受挫,但陆战7团1营和2营进展顺利,于是陆战7团团长利茲伯格派2营调头向西迂回到高地侧后前后夹击,到黄昏2个营终于会师,打通了公路,陆战5团在掩埋了尸体后开出古士里,跟在陆战7团的后面后撤,在前锋部队1营攻占1457高地后便停止前进,构筑工事过夜,陆战7团1营的推进遭到了志愿军20军58师顽强抵抗,但58师由于伤亡和非战斗减员非常严重,在失守1350高地、1304高地和黄草岭后,师参谋长胡乾秀亲自率领173团和174团所有人员集中编成的4个连夺回了1304高地,但前线指挥所被美军飞机摧毁,指挥所人员全部牺牲,包括胡乾秀和174团政委郝亮,陆战7团1营由于大雪纷飞,能见度下降到20米而停止进攻。

8日夜间,气温开始急剧下降,造成了在古土里与真兴里之间的志愿军58师和60师大量冻伤减员,许多枪支枪栓被冻无法击发,70%的迫击炮无法使用,手冻得拧不开手榴弹的盖子,脚和袜子冻在一起,手上的皮肤粘在炮弹和迫击炮管上,所以第二天美军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力,陆战7团1营轻松南下直抵水门桥,守卫水门桥的20军58师172团1个营全部冻僵在在俯瞰水门桥的高地上,美军轻松拿下阵地并开始架设M2车辙桥,10日凌晨2时45分,陆战7团1营首先到达真兴里,其他部队依次到达,陆战5团也在黄昏到达真兴里,作为后卫的陆战1团跟在5团后面到真兴里,当美军全部到达真兴里后,真兴里的美军炮兵便集中全部炮火将古土里夷为平地,志愿军58师和60师2个师还能作战的人员只剩下200人,但还是在60师参谋长蔡群帆率领下冒着炮火继续追击。

陆战1团后面,是师侦察连欧内斯特.哈格特中尉率领步兵排和陆战1师第1坦克营的B连和D连、陆战5团坦克排和第7步兵师31团坦克连40辆坦克,由于满是积雪路面非常狭窄,笨重的坦克只能缓缓而行,当离水门桥还有2公里时,一辆坦克故障把欧内斯特.哈格特中尉和8辆坦克堵在路上,58师和60师追击而来的数十名战士在公路两侧对其发起冲锋,寸步难行的坦克纷纷起火,坦克乘员马上丢弃坦克和步兵排且战且退,一名从未驾驶过坦克的美军下士奇迹般地发动那辆故障坦克离开,堵在后面的两辆坦克也赶紧逃脱,欧内斯特.哈格特中尉及手下好不容易后撒到水门桥边,11日2时,守在桥边的美军工兵爆破班在欧内斯特.哈格特中尉过桥后,开枪驱离跟随美军逃跑的朝鲜平民将水门桥彻底炸毁。

3时许欧内斯特.哈格特中尉越到1081高地,守卫1081高地的陆战1团1营放弃阵地向真兴里退去,一名被抛弃在水门桥另一边的美军士兵罗伯特.德莫特顺着没炸毁的水泥管通过水门桥徒步到达真兴里,他是最后一个到达的美军,从古土里到真兴里总共11公里,上万名穿着暖和的防寒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在下有坦克火炮开路,上有大量飞机的掩护下在几百名又冷又饿的志愿军狙击下总共走了77小时,平均每小时前进142米,并伤亡347人,真兴里是长津湖崇山峻岭的终点,从真兴里到兴南就是一片平原,美陆战1师原依靠公路和铁路就可机动,再也无需受到柳潭里的围攻,最多只有受到志愿军尾追,此时美军在兴南集中了陆战1师、第3步兵师、第7步兵师,韩军首都师、韩军第3师共十万五千人的部队,一万七千五百辆车辆,海面上还有193艘舰船。

二、困境中的志愿军

而整个9兵团伤亡约2.2万人,冻伤减员约3万人,战斗死伤比例几乎为1:1,27军最后还能战斗的人只有2000人,20军最后还能战斗的人只有200人,而此时美军除了美7师被歼1个2200人的步兵团,24124人的陆战1师伤亡4418人,冻伤减员7313人,还有60%的战斗力,美3师几乎没有损失,而且海军飞机提供了超过1300架次进行近距离支援,但志愿军不甘心就此放过美军,组织了所有还能动弹的人员打乱重编,27军79师缩编为7个连,80师缩编为7个连,81师缩编为17个连,94师缩编为9个连,每个连不过40-50人,有的甚至三五十人,共2000余人,不顾一切困难继续向咸兴追击。

不少连队的编成都很勉强。60师179团只有八九十人,76师把工兵营给226团才拼凑出了几个连,176团三个营拼凑成一个营,58师172团团长王祥手下仅有十来个人,77师231团1营机枪连只剩下十二个人,80师240团合编为四个连,238团还有两个营,239团只有一个营,官兵们饥寒交迫,凭借的只是顽强的意志和超乎寻常的耐力,在茫茫大雪中步履维艰地向南追去,寒风吹来,温度急降至零下四十度,士兵们冻得骨头疼,饿得走不动路。

9兵团总兵力高达15万人,每天需要二十四万斤粮食,后勤中心离前线翻山越岭三百余里,往返一次要五天。27军5天需要八十五万斤粮食菜蔬,汽车只有110辆,每天最多运到十万斤,而且美军每日几百架次扫射与轰击,每天损失2-3辆,缴获汽车200余辆,但因没有司机,被敌机炸毁150余辆,缺少运输工具造成许多部队粮食短缺,无法保证每天都有饭吃,有的师要二万斤粮实际只能收到二、三千斤,最坏时三天无粮。

部队普遍饿肚子,只能到处去找粮食,有的找了半天才捡了二十多个土豆和一点小米,熬不烂的冻土豆连着滚烫土豆汤边走边喝,不时还有敌机列队俯冲下来扫射,飞得比公路还低,看见有烧火做饭的民房就来来回回丟炸弹,打死好多人,26军断粮情况严重得多,携带的干粮一个星期就吃光了,长津湖地区平民的窖藏土豆杂粮早已被先期进入的20军、27军吃光了,人们到处寻找任何一点儿到嘴的食物。

88师参谋吴大伟二斤饼干整整吃了一个星期,断粮后连土豆也没吃上,76师炮团参谋长单洪玺只有半斤黄豆,整整三天就靠这点儿黄豆,26军军后勤部三百多人只有二十斤面粉,只好加水熬水一样的面汤,忍饥挨饿的战士一人一条粮袋,都不敢吃,怕吃完就没了,有的烈士到牺牲也没舍得吃,77师一个排长捡到一个土豆马上揣怀里捂热吃了,然后黑夜行军上发现一堆东西冻圆球,以为又是土豆,揣怀里捂热了才发现是马粪。

有的人把和牛粪冻在一起的豆类、土豆直接一起煮,等冻块化掉后倒掉漂在上面的牛粪再吃,饿得最厉害的部队连机枪连的骡子也杀了,战场上的死牛连肚子里的牛粪一起弄个盆煮着吃了。战场上也有不少美军抛弃的食品,特别是罐头,美国军队的食品让这些啃土豆吃炒面的中国军人大开眼界,一种罐头有烟饼干,牛肉干和糖,另一种里边有四桶牛肉罐头、八片面包、八块口香糖、一包香烟外加火柴,咖啡和烧咖啡的固体酒精炉,中国士兵一开始专拣大罐头,结果全是菜罐头,肉罐头全是小的,罐头都冻成了冰,有经验的战士用刺刀、锹镢打开,没经验的战士用火烧罐头,结果烧炸了,有的战士还把电池当成罐头,炸药当成香肠,把酒精当成擦脸油,还有人不知名的白粉当成面粉煮成糊糊喝,结果中毒死了好几个。

在又冷又饿中强行军的战士中间休息时一坐下就爬不起来了,尽管精疲力竭,士兵们都在拼尽力气努力坚持,每个人都明白不坚持到最后,便是冻僵倒地,在下碣隅里以南公路边,三个坚守在壕沟里阻击的战士趴在雪地里冻得发白,只剩一口气,已经说不出话,只能伸手要吃的,等打扫战场的人员找到几个土豆回来时已经死了,下碣隅里东山的路沟里有上百具冻死士兵,身上没有伤,像是蜡像,都是半跪或是蹲着的战斗姿势。

下碣隅里东边一个连的士兵攻击时受到汽油弹的袭击都被烧焦了,枪支烧成了铁,美军的死尸也不少,大片美军士兵的尸体被脱了衣服,有的美军死尸冻硬了衣服扒不下来,直接斧头卸了膀子才把衣服弄下来,由于医疗条件差,27有100人死于破伤风。还有数百人因斑疹伤寒或营养不良而生病或死亡,司令部90%的人都冻伤了。

由于伤员众多而担架少,大批伤员只得自己向后爬回包扎所,爬不了的就坐着一点一点向前揶动,很多伤员的样子比叫花子还难看,有的把破被子套在脖子上,有的用棉花和破布包住脚,有的膝盖和胳膊肘用破布烂棉花包着,有的用绳子拖着罐头往回爬,很多没爬回就冻死在路上了,有的伤员脚冻坏了,进到房子就上热炕睡觉,因为炕热,身上冻伤一化,结果死了。

大批伤员到了包扎所也没车后送,只能从老乡借来木匠用的铁锯就地做截肢手术,有的冻伤人员脚轻轻一掰就掰了下来,伤员却感觉不到疼,一开始没经验,不该截肢的也截了,后来只截发黑起泡的,转送伤员也非常困难,尽管运送物资的车辆返回时也载伤员,无奈杯水车薪,只能用牛拉爬犁运送,爬犁短伤员的脚只能在雪地里拖着走,上肢冻伤的人只能一瘸一拐走回去,走不动也要走,不然天一亮敌机就轰炸。

三、长津湖之战最后一幕

经过多日急行军,14日,只有五个营兵力,山穷水尽的志愿军27军终于到达咸兴地区,在元丰里公路西侧的苹果园歼灭了美3师60余人,并攻占了附近多个高地,美国总统哈里.杜鲁门急得在第二天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大规模扩建武装部队,17日,27军80师在咸兴附近的山上看到美军从海上逃走,由于兵力太少,只以多股小分队实施偷袭压缩美军的防御圈,26军78师稍晚些也赶到咸兴,发现市区内、码头空无一人,但海上停泊着十余艘军舰炮轰沿海山头,只好通知部队暂不进入市区,但234团侦察兵阴差阳错发现敌人撒了,于部队进了咸兴,27军19日又进占连浦,直逼兴南,但已经只剩下一些小部队,238团攻至兴南港码头十公里处,美军以海空火力在兴南港外组成一道无法接近的火网,仅舰炮就发射了1.28万发火箭弹和3.4万发炮弹。

兴南港是东线美军的后勤中心,美军在此储存了三十五万吨物资,从可口可乐到香烟啤酒,从鸭绒睡袋到枪炮弹药,应有尽有,但是十万美军面对只有不到2000人的志愿军早己吓破了胆,连反击的勇气也没有,麦克阿瑟亲自第10军从兴南登船南撒,为了撤出第10军,美军在兴南港集结了15艘人员运输船、40艘坦克登陆舰和75艘运输船,陆战1师的撤离开始,22215人于12月14日装船完毕,驶往釜山,24日美第3师开始登船,其他部队撤退充满着艰辛,兴南码头一次只能停泊七艘船,除了部队,还有一万七千五百辆车辆和三十五万吨食品、肥皂、猪油、咖啡和果汁,这些物资占据了四分之一英里的地方,负责销毁这些物资的美军第175战斗工兵营认识到全部搬走是不可能的,于是打开库门任人自由取用,美国士兵整天都吃个不停,随意浪费,朝鲜平民也赶来抢走大米和面粉。

除了美军和韩军,还有九万八千名帮助过美军的难民也聚集在兴南地区,第10军军长阿蒙德本来准备抛弃这些人的,但韩国第1军反对抛弃难民,甚至有人建议全部杀掉也不留给朝鲜军队,军长金白一认为如果美军不肯带上难民,那他们和难民一起从陆路突破元山撤退,第1军民事处处长柳原植中校到第10军司令部劝说,阿蒙德只肯带三千难民,柳原植中校说金白一决定和难民走陆路撤退,阿蒙德反对,柳原植刚想走,阿蒙德让步说美军士兵和装备上船后,剩下的空间装得下多少难民就带多少,于是美军士兵和装备上船后,难民开始蜂拥登船,有的船被大量难民压在淤泥中动弹不得,不得开枪把难民赶下船才开得动,最后不少人上了不船或被挤落海,被抛下的难民绝望地看着码头上硝烟四起,第175工兵营一边放火烧掉兴南港所有的火车头和车厢,一边引爆了弹药仓库,

24日下午14时36分,最后一艘船只驶离兴南。美军两艘巡洋舰、七艘驱逐舰和三艘火箭发射舰继续向城市倾泻了舰上所有的炮弹,把兴南港炸上了天,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蘑菇云,几百吨炸药的冲击波使海面上舰只都在摇晃,25日拂晓,27军243团进入只剩下残壁断垣兴南港,发现到处是仓库,靠海港的六个大仓库全是食品,罐头一堆一堆,不知先吃哪一种,士兵们把能吃的都尝了个遍,然后一车一车朝外运,这个师送给两千箱罐头,那个师送给几百袋面粉,从极度冻饿中熬过来的士兵们遇到热食好像吃不饱一样狂吃,58师172团8连剩下三个人吃满满一个铁桶煮的窝头煮白菜,59师176团政治处七八个人吃光了一头水牛,.饿了两天的89师206团6连六十人吃了一百多斤大米,有的人活活撑死了,到此长津湖之战终于落下了帷幕,麦克阿瑟承诺让美军“回家过圣诞节”的牛皮也破灭了。

四、结局

美军以阵亡2500人,冻伤7300人的代价终于逃出了地狱般的长津湖,而志愿军9兵团在异常艰巨的环境下阵亡1万余人,冻伤高达3万余,其中4000人冻死,以巨大的伤亡阻止了美军包抄西线志愿军后路的企图,为西线大胜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而兴南的十万美军配备了近百辆坦克、几百门火炮,150架飞机,完全掌握了制空权,装备、弹药、食品和防寒用具全部齐全,海上补给和援军并不缺乏,陆战1师还是美军战斗力最强的王牌部队,是当时最现代化的作战部队,面对追来的2000多几乎完全失去了战斗力的志愿军战士却选择了逃跑,美军事后的反思“我们到底为什么要撤退?我们为什么不反击呢?”,只能说中国军人克服一切艰难困苦,毫不在意美军炽烈的火网,一波倒下,第二波扑上来,坚持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的坚韧精神,让处于绝对优势的美军吓破了胆,宁愿逃跑也不敢反戈一击。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09日 来源时间:2021年10月0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长津湖”告诉了我们什么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