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美国务院三号人物豁出老本访俄,醉翁之意不在酒

作者:丁咚   来源:亚欧视点  已有 27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俄第二轮战略稳定对话刚刚于9月底落幕,这次对话跟第一次不同在于,它采取了“闭门”方式举行。

自美俄总统6月16日举行日内瓦峰会后,两国就马不停蹄地推进彼此关系大踏步往前走。

由美国务院常务副国务卿谢尔曼和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分别领衔的代表团举行的“战略稳定对话”及其下的工作层级磋商、信息安全对话及由拜登-贺锦丽政府“气候沙皇”克里负责的气候变化磋商,密集举行。

第二轮战略稳定对话后,俄方代表团团长里亚布科夫曾对外透露,美方每次都有意将最主要对手的相关议题纳入会谈。

这位副外长可能有些揣着明白装糊涂,华盛顿突然致力于改善美俄关系的最大动机就是改变在应对主要战略对手时“平均用力”、两线作战问题,决心采取区别政策,与俄接近,专注于最主要对手。

而它正是第二轮战略稳定对话以秘密方式举行的最主要原因。一方面,俄罗斯与美方通过秘密对话,讨论一切问题;一方面又故意透露之所以秘密对话,是因为话题涉及第三方,稍早前的评论指出,俄方是要以此两边取利,作为“中间商”赚取最大“差价”。

如果说在以军控为主要内容的战略稳定磋商中,美方动辄就提出第三方议题的话,那么美国务院第三号人物、负责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纽兰正在对莫斯科的访问,其意图就更加明显了。

美国务院的一号人物是国务卿,主管常务副国务卿及其他相关部门,现任为布林肯;二号人物是常务(或称第一)副国务卿,主管六名副国务卿及相关部门,现任为谢尔曼。

三号人物是负责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在国务卿及常务副国务卿出国或缺席期间,它可任代理国务卿主持国务院工作,可见其重要性。政治事务副国务卿负责协调美国的全球外交事务,下辖若干助理国务卿。现任为纽兰,在对俄及欧洲事务中,具有资深影响。

在第二轮战略稳定对话尚未举行之前,美方就提出派遣纽兰访问莫斯科。

但复杂性在于,纽兰受到俄罗斯制裁,被禁止入境。

俄美围绕给纽兰签证的问题进行了较长时间的博弈,最终以美国解除俄方对等官员的入境禁令为代价,允许纽兰访俄。

为了一名副国务卿访俄,拜登-贺锦丽政府不惜违反“原则”,“破例”解除部分对俄制裁的禁令,可以说是“不惜血本”了,反过来亦可见此访的关键和重要。

关键和重要在什么地方?

拜登和普京的会晤可以说主要是确定“基调”、“原则”和“方向”。

战略稳定对话和信息安全对话,是解决两国面临的主要冲突领域。

而纽兰的访问则是真正触及美俄关系改善要达到的目的之正题:推进双边关系正常化并在重大地区和全球事务中开展合作,以服务于美国对外战略转型及聚焦最主要对手的目标。

而莫斯科的主要目标是俄美关系正常化及由此带来的战略利益。

俄方再三申明,此访是应美方的“请求”而举行,因此美国急它不急,以纽兰访问为代价,慢悠悠跟美方谈条件——必须对等地解除俄方相关官员的制裁禁令。

由此可见俄罗斯外交是寸土必争,绝不吃亏的。

美国务院为纽兰访问发表的声明称,负责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计划10月11日在莫斯科会见俄罗斯高级官员,“商讨双边、地区和国际方面的问题”。声明没有透露纽兰访问莫斯科的任何细节。

对于此次美方心情迫切的执意进行的访问,纽兰在华盛顿机场登机前,拒绝了媒体访问谈论对于此访有何期待的要求。

从中可以看出,此访高度敏感,需要保密,并且不能预知结果。

坦率地说,就是美方不能确定普京政府是否会答应美方的条件,以实现双边关系正常化为条件,俄方在美方关切的大国竞争及重大地区和全球事务中,予以美方充分合作。

纽兰的访问是一次工作层级的,根据安排,她在莫斯科期间,将与俄罗斯资深副外长里亚布科夫举行主要的谈判,并会见副外长安德烈·卢坚科,并与总统办公厅副主任德米特里·科扎克会面。

看上去,作为与普京关系亲密的总统助理,乌沙科夫将在纽兰访问期间进行接待。

这是一个看似级别不过分,但极为精心的安排。

里亚布科夫作为俄外交部的外交官已任职逾13年,科扎克早在普京任代理总理时,就已是“享受正部级待遇”的俄罗斯政府办公厅主任,始终处于权力核心,而乌沙科夫是普京最亲近的助手之一。

它们都是普京政府具有影响力的人物,能够“直达天听”,从而保证此次谈判直接处于俄美两国总统的“监控”之下。

莫斯科允许一个进入其“黑名单”、被视为敌对人物的纽兰踏上本国国土,是高度现实主义的表现,正是俄美关系正常化所需要的精神特质,双方都认同彼此关系的改善基于现实而互利的目的,以等价交换的方式进行“心照不宣”的合作,以各自实现自身至高的国家利益。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12日 来源时间:2021年10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