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大爱无疆 | 倾情收养六个中国残疾弃婴的美国夫妇

作者:沈群   来源:环球有斯GYP  已有 33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Editor's Note

分享【有斯公益】合作伙伴【中美慈爱基金会】会长沈群撰写的文章,讲述了一对美国夫妻收养六个中国残疾弃婴的感人故事,他们以一己之力为大洋彼岸原本素不相识的孩子们的命运而抗争,为他们赢得了全新的生命!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中美企业峰会 Author 沈群 Steven

 

丽莎和基尼

“我的孩子值得拥有整个世界!”——这话出自一位母亲之口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世上大多数母亲都会有这样的心声。然而本文中的这位母亲说的孩子并不是自己亲生的,而是六个被她从中国收养来的残疾弃婴。

01 收养六个残疾弃婴的艰辛历程

生活在美国肯塔基州的丽莎和老公基尼有自己亲生的孩子——一个身体健康、聪明美丽、金发碧眼的女儿。然而当她听说中国有很多生下来就被父母抛弃的婴儿时,她便决定自己不再生育,而是去中国收养孩子,为的是给那些被这个世界抛弃的小生命们一个家。

但当她开始办理收养程序时,才得知在中国福利院中的弃婴很多是有残疾的孩子。

世界对于这些孩子竟然如此不公!——他们一来到这个世界身体就已经有了缺陷,而他们随后又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所抛弃。他们犯了什么错?他们将怎样度过这一生?

然而丽莎并没有因此而犹豫,相反,从2008年起她就开始到中国收养了第一个有残疾的弃婴——患有结肠直肠囊肿的米娅。在收养的过程中,从确认被收养的孩子到收养人去中国和孩子见面通常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细心的父母会先把自己的照片寄到儿童福利院让孩子熟悉自己的面孔。丽莎在去中国见米娅前就把自己和老公的一本相册寄到了米娅所在的重庆儿童福利院。这一天,从丽莎保存的照片中,我看到了小米娅在育婴员怀中抱着丽莎相册的照片。

 

米娅抱着丽莎相册的照片

当丽莎与老公来到中国见到小米娅时,第一时间就为她换上了为她买好的小旗袍,小米娅立刻就成了一个小公主的模样。这不禁让人想到那首歌的歌词——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米娅被收养时穿上了丽莎给她买的红旗袍

那时丽莎和基尼这一家四口的生活水平应该算是一个高于美国普通中产阶层的富裕家庭。夫妻俩一大爱好就是跑车。家里有一辆雷克萨斯,两辆道奇蝰蛇(已停产,现价值约8万美元一辆)和一辆收藏型的1976年保时捷930 turbo跑车(现价值约20万美元左右)。即便收养米娅要一下支付三万多美金,对于那时的他们来说也没有多少经济压力。

 

就这样丽莎很快又去中国收养了第二个残疾弃婴——患有先天性伊托黑素瘤病的诺亚。到此时他们仍没有使用任何外来的资金,自己就支付了收养孩子的全部费用。

 

丽莎和诺亚

然而丽莎却一发而不可收,开始办理第三个孩子的收养手续。作为工程师的基尼,即便算是拿着高级打工族的薪水,但挣钱的速度也赶不上老婆收养弃婴花钱的节奏。2013年,在她收养第三个孩子奥布莉时,手中已没有足够的钱支付所需费用。为了筹措资金她买掉了自己的雷克萨斯,换成了一辆代步的二手丰田车。

 

丽莎和奥布莉

然而丽莎并没有就此停止。她又决定收养第四个中国弃婴——患有先天性杵状足的卡特。为此他们不得不降价卖掉自己心爱的跑车来支付收养手续费。

 

丽莎和卡特

每收养一个中国弃婴,时间上完成全部手续要一到两年,费用上要支付大概三万三千美金。而对于残疾的孩子,带回美国后还要给孩子重新体检并进行医疗甚至手术。一个又一个孩子的一系列叠加费用的支出很快使得这个只靠她丈夫一人打工挣钱的家庭入不敷出。由此他们不得不变卖家产用以支撑各项费用。 但此时丽莎对于来中国收养这些残疾的小生命已走火入魔。她每次来到中国福利院领走孩子时,都看到还有残疾的孤儿在痛苦中挣扎。正是由于亲眼看到那些童真的、渴望着被爱的眼神,她的心被牵扯着,使她一次又一次飘洋过海,重返中国,走进一个又一个福利院去进行收养。 自己的钱不够她就想尽办法去四处筹钱。从变卖家里的二手用品,到给别人带孩子打小时工,最多时她一人照看12个孩子,再到卖糖果,卖披萨,总之,能够想到来钱的事她都做了。 就这样在2016年她又开始了收养第五个孩子的工作。这是一个身患严重发育迟缓症的女孩。这时的丽莎已经没有任何可供变卖的家产,于是她就用自己唯一的房产抵押出贷款来支付费用。 这个准备收养的第五个孩子是患有脑瘫、被丽莎起名为艾微丽的女孩。她与其他孩子不同,因为她那时已是一个13岁多的弃婴。根据中国的收养法,14岁是一个孩子可以被收养的年龄极限。换句话说,在中国福利院里的孩子一旦过了14岁生日,就失去了被收养的资格,孩子就要自己独立走上社会(这与美国大为不同,美国很多州没有收养的年龄上限,一些州即便有上限也是在18周岁)。 当她得知此情况后,便对这个在深圳儿童福利院的孩子进行了定向的抢救型收养——她要抢在时间的前面,不让这孩子超过14岁而不得不带着发育迟缓症的身心独自走上社会讨生活。 当收养程序要加急时,丽莎除了要支付常规的三万三美金外,她还需另外支付加急费。这使得她本来已经捉襟见肘的经济情况更是雪上加霜。 然而就在此时,她又从收养中介机构得知还有一个在西安福利院的女孩情况更为严重,她患脑瘫及脊椎病而终身不能直立,而她的年龄也已接近14岁的极限。 丽莎近乎崩溃了,她真不知道怎样才能越过这道难关——一下拿出七万多美金。她只知道这两个孩子她都不能放弃。 也许是她坚定的意志感动了上帝。就在这节骨眼上,一位她并不认识的人听说了她的故事,他毅然出手资助,协助她凑齐了这笔费用。 这第六个被抛弃的孩子后来被起名为茉莉(Molly)。她那时已经完全懂事了。当时在西安儿童福利院里,她对自己将独立走上社会上充满恐惧,她眼见身边的小朋友一个个被收养走而自己却得不到任何人的“青睐”。事实上,来福利院收养孩子的人中很多人并不愿要有残疾的孩子(中国的父母就更是如此),特别是像茉莉这样已经被医院确诊为终身残疾的孩子。想着自己14岁的生日大限一天天在临近,想到将要独自面对的社会,小茉莉就止不住暗自哭泣。那些日子她天天都在祈祷——不知能否发生奇迹——有一个好心人在收养大门对她终身关闭之前把她带回自己的家。 而与此同时,大洋彼岸有一个人也在一天一天算着日子——丽莎已经把茉莉加入到紧急收养的申请中,即便是这七万多美金的费用经过筹措已有着落,但她并不确定这一系列已经开始的跨国手续是否能赶在这两个女孩的14岁生日前完成。 即便是落地中国后,丽莎也不知道是否在这最后阶段会有什么意外发生而使她不能梦想成真。因为还要签署一批法律文件,中方让她在中国留足一个月的时间,而此时距离艾微丽14岁的生日却只差两周左右。 就这样,2016年的寒冬时分,整整十五天,丽莎带着一颗焦灼的心穿梭在中国不同城市的儿童福利院和婚姻收养登记办公室之间,紧张地办理各种必须的手续。

也许是神的旨意,这一场跨越太平洋同时进行的两个孩子的抢救型收养最终成功!——当丽莎签好最后一份收养法律文件时,距离茉莉14岁的生日只差4个月,而距离在深圳儿童福利院艾微丽的14岁生日只差两天! 就这样,两个被遗弃的残疾孩子终于在最后一刻有了爱她们的妈妈。这不禁让人想到了那句经典的话——上帝不是无所不能的,所以他创造了母亲! 两个孩子都在中国法定收养年龄的时间截止前,投入到这个从异国他乡匆匆赶来的妈妈的怀抱!这一个拥抱她们彼此都像是已经等待了一个世纪!在飞回美国前的机场她们留下了一张历史性的照片。母女三人相拥而笑。妈妈的脸上是历尽艰辛万里奔波终获胜利的笑。两个中国女孩的脸上是脱离苦海,获得人间母爱的笑,我觉得这都是人世间最美的笑容。

 

母女三人在机场合影

丽莎带着第五和第六个收养来的中国孩子飞回了美国,组成了一个全新的大家庭(父母加七个孩子)。而收养六个孩子,也是美国法律允许一个家庭收养数量的上限。

但丽莎却仍不满足,她要突破这个极限。2019年她被请到了中美企业峰会开幕式的现场讲述她的心路历程。当被问到她将来的想法时她说:“等我现在的孩子一有长过18岁的以后,我就又有了可以收养的名额,那时我还会继续收养。”

 

丽莎一家在峰会开幕式现场

从收养第一个中国弃婴开始,十三年过去了,她收养的六个孩子和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起在美国健康成长。不管这些孩子现在还有着什么残疾,只从他们一张张充满阳光自信的笑脸上,就能读懂丽莎这个母亲所付出的一切。

 

特别是最后收养的茉莉,虽然她只能凭借助走器才能行走,且身子终生不能直立,但她的脸上永远洋溢着笑容。因为她感恩——她懂得这个妈妈给她的生活比起原有的生命轨迹导引出的未来有天壤之别。 


02 捍卫每一个孩子正常生活的权利

不管孩子们多么满足,但丽莎心里却一直不满足——作为妈妈的她觉得一直亏欠着这些孩子。因为就他们现有的生活条件来看,还远未达到她认为应该达到的条件——自家房子的空间太小,没有办法改建成一个让轮椅能无障碍通行的室内环境。所以两个不能自如行走的孩子一旦没人协助,在门前和屋内的台阶上就容易摔倒。另外,这所房子一共只有两个洗手间,却要供全家九个人使用,因此每天上卫生间全家都要排队进行。尤其是早晨起来孩子们都要赶时间上学的时候。除此之外,家里每个孩子都要和人共用一个卧室(在美国正常生活水平的家庭每个孩子都有属于自己的卧室,孩子18岁成人后就尤其如此),而她孩子中已有三人超过了18岁。

丽莎不甘心,她觉得她这六个孩子虽都是终身残疾,但他们应该和所有其他人家正常的孩子一样,拥有一个完整的生活。 于是她和老公开始寻找适合孩子们居住和玩耍的房子。 终于,他们在离家五公里以外找到了一个废弃了多年的老房子。虽然这所房子由于长年被废弃,墙壁、地板、供暖系统等等多处都已严重损坏,不经大幅修缮根本无法使用,但他们仍然非常满意。因为这房子比现在他们住的房子整整大了一倍。这样每个孩子都可以有属于自己的卧室,全家也可以有4个卫生间轮流使用。而最最关键的是,这个房子的现有状态,就是让轮椅在屋内通行无阻的。 二话不说,她和老公毫不犹豫地签约成交,没有现钱他们就用现有房产抵押,贷出款项凑够了这房子的首付。 全家人都非常兴奋,因为这房子能够解决家里长期存在的很多问题。丽莎也终于看到了希望——她的孩子可以和其他在美国生活的孩子一样正常的生活。 但此时的她已无力再支付多方修缮这房屋所需的钱。一周前的一天我接到了她给我发来的信息:“我记得你有一个基金会做这方面的事,你能帮帮我们这个忙吗?” “我本来是痛恨求人帮忙的,但现在为了我的孩子,我什么都做的出。”——她又补充说。 我想她一定是在四处求人,否则也不会对我这个才认识两年多的中国朋友开口。 我知道她和老公自从收养孩子以来就变成了一个在生活中处处节俭的人。去年圣诞节,我告诉丽莎我想送她老公一份礼物,问她需要什么。她坦诚地告诉我,她老公需要一双休闲鞋,而且早就看好了式样和颜色,但就是一直舍不得花钱买。 

我按照她说的式样和号码去网上找到了那双鞋。发现那是一双非常普通的鞋。我心里止不住一阵难受——她全家就靠着这个男人外出挣薪水来养活这一大家子人,然而在圣诞节——这个一年中他们最重要的节日,他们却舍不得给他买这双普通的鞋。想一想,这曾是一个光跑车收藏就价值几十万美金的家庭,然而为了收养这些中国残疾弃婴,他们已花尽了自己的积蓄。我止不住心中的冲动,马上给他网购了这个圣诞礼物。我想这是我此生送出的最有意义的圣诞礼物,没有之一。 这个时刻又不禁让我想起两年前请他们一家来洛杉矶参加中美企业峰会的情景——当时我想一家九口人怎么也得用四个酒店标间或者两个大套房吧,我就私自做主为他们一家订了房间。然而没想到他们在办理酒店入住时坚持说用不了这么多,当场退掉了大套房,只留下了一个套间。于是在上百名来参加峰会而入住此酒店的人中,他们一家八口人(他们亲生的孩子因生病未能到场)只使用了一个套房。也就是说一家人绝大多数都睡不上床,只能在地板上过夜。

我想这一定已经是这家人生活的常态,否则哪家会习惯这么多人挤在一个房间里睡觉,上厕所也还必须排出先后次序? 可就是他们这一家人,在我们相处的那些日子里,不管哪天我们见面,都能看到他们是我们所有参会人员中精神状态最好的。

两年多前我成立了中美慈爱基金会(A Perfect Love),就是专门为收养中国残疾弃婴的美国家庭在生活困难时捐款的机构。这一次丽莎的旧房修缮我们也一定会尽力。 

但由于我们同时要面对很多有困难的家庭(特别是那些收养了不止一个中国残疾弃婴的单亲妈妈家庭,和收养父母身患绝症的家庭),而且基金会成立时间不长所以资金也有限,对于她家现在所需要的这笔资金显然无法一下都满足。所以自从她向我求助后,我也一直在思考怎样才能尽力满足这个特殊的妈妈的愿望。 我让她拍来新买房子的照片和视频,于是亲眼看到了这所废弃多年的房子确实需要花钱修缮的地方:

1,修补多处墙壁和重新上漆。

2,重建壁炉和暖气系统(在肯塔基州,家中没有暖气是难以在严冬中生活的)。

3,全面更换已经破损的地板。

4,重修房顶和排水槽。

5,迁移一棵大树(这树由于离房太近已经构成了对房子的威胁)。

6,更换已经腐烂的车库门。

7,更换通往地下室的小电梯。

我知道,作为一个工薪家庭,他们除了一家人日常生活的开销外,几个残疾孩子不间断的医疗支出已经使他们不堪重负——几乎每个孩子每年都有超常的大额支出,即便只是医疗保险中的自付额部分和不给保险的自费部分。

这种远超普通人能够想象的医疗负担也还会持续下去——

从2010年被收养到2016年的多年里,患有先天性伊托黑素瘤病的诺亚一人平均每两周就要去一次医院治疗;

患有脑瘫的奥布莉2016年做过大手术,明年还要做一个大手术;

茉莉的脊椎也需要定期诊断治疗;……

 

在医院动手术时的奥布莉

现在他们家里已没有任何存款。从2008年收养中国弃婴起,丽莎这个原本中产偏上的小康之家已经被这些特殊的孩子们的支出拉到了生活拮据的窘境。家中唯一的资产就是现在九口人居住的这所价值二十多万美元的老房子。就是这个房子现在也已被抵押贷款,支付了刚买下的房子的首付。

我算了算,这个旧房子的全部修缮加起来也就几万美金。这点钱对于这个自己收藏的跑车就价值几十万美金的家庭本不是个事。但现在不同了。经历过十三年对这些孩子的收养和各种手术治疗和康复,他们已经耗尽了钱财。

当然,丽莎并不感觉悲哀。正相反,她觉得最值得她骄傲的就是这六个的孩子——这些被他们亲生父母抛弃的残疾孩子。我粗算了一笔账,发现不算孩子们的医疗和生活费,仅仅是她为收养这些孩子付出的手续费用也早已超过了他们现在住的房子的市值。

现在他们夫妻俩为即将到来的生活如此的兴奋!丽莎不断地向我诉说——第一次,这所房子由于轮椅可无障碍通行,孩子们就都可以在各房间里自由穿行,包括轮椅可以进入的卫生间。

——第一次,每个孩子都可以有属于自己的卧室。

——第一次,房屋门外不再有石阶使得孩子可以自由进出。

——第一次,屋外有一大片绿色的草坪孩子们可以尽情嬉戏玩耍。

……

自从为孩子们买下这所废弃的房子后,三周以来老公基尼一直是每天白天跑到这房子进行收拾整理,晚上回家再做公司分配给他的工作。

我可以感觉到,对于丽莎来说,这些孩子就是她生命的全部。从早到晚,她每天的时间表都为这六个孩子铺得密密麻麻,没有空隙。这并不是因为她的孩子多,而是因为每一个孩子在生活中都不能像普通人一样自理,都有特殊的日常生活需求,包括还要进行持续的治疗。

她这一生已经为这些残疾的孩子付出了太多太多。她不仅拯救这些孩子于苦难,而且拼尽全力捍卫着他们作为一个正常人全方位享受生活的权利。

为了改变这六个中国弃婴的命运,她已经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而正是在她的精心呵护下,孩子们都已如其他正常的同龄人一样在美国上学,每天快快乐乐地玩耍和学习,同时憧憬着自己走上社会的未来。

结 语

如今丽莎和她老公基尼一个年过半百,一个年近半百。现在我们已经从丽莎的脸上已清晰可见无数道皱纹,而基尼的头发也早已稀疏且灰白。

那一天我看到一张这两人年轻时的照片,那显然是他们还没有这些孩子时的情景——那是一对俊男靓女身着牛仔裤,英姿勃勃地站在自己心爱的白色保时捷跑车前。背后是一片绿树掩映的世界。他们的青春美丽不输给任何一个电影明星。不错,对于这些孩子来说丽莎只是个妈妈。但在我心中,她就是一个明星。

 

丽莎夫妻年轻时的照片

他们以一已之力为大洋彼岸原本素不相识的孩子的命运而抗争。他们付出了心血,失去了青春,但为这些孩子赢得了全新的生命。 这六个在幼年时就被父母抛弃的残疾孩子,已经如此阳光地成长在大洋彼岸的这个充满爱的家庭,他们的妈妈觉得他们值得拥有整个世界。我也觉得他们值得拥有。你说呢? 看着这六个孩子自信的笑脸,我想到有妈的孩子真好。

我知道丽莎所改变的绝不仅仅是这六个中国孩子的命运,她的所作所为给我们这个民族的启示太多太多。

我想告诉丽莎——中华民族是一个知恩图报的民族。

作者简介:

沈群,1960年出生于北京,198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学士。1989年赴美留学并定居美国,中美交流的民间使者。三十年余来一直致力于中美民间的文化经济交流。作为奥斯卡金像奖得主的签约经纪人,曾连续五年担任在好莱坞举办的中美电影节的共同主席。作为国际影视制片人,参与制作和投资的影片先后获得12个国际电影节奖项,多部影视作品在中国中央电视台及美国院线上映。2009年创办中美企业峰会并担任主席至今,连续举办中美企业交流合作和项目对接峰会十一届。2016年参与创办硅谷创业节并担任主席,致力为中美企业家和创业团队搭建资本和创意平台。2018年创立以救助收养中国残疾弃婴的美国家庭及治疗教育中国残疾儿童为核心公益项目的慈爱基金会(A Perfect Love)。2009年出版自传体纪实文学《美国也荒唐》。相关事迹受到中国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人民日报》和《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报道。 

中美慈爱基金会官方网站  http://www.aperfectlove.org/

如果你被丽莎和基尼夫妇的故事感动,希望帮助他们,欢迎登录中美慈爱基金会官网,为他们捐款。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17日 来源时间:2021年09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