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赵穗生:中美关系的机遇、挑战与新未来(一)

作者:王镜榕   来源:中宏网  已有 129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从近期中美领导人分别向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年度晚宴致贺信,到中美两国元首举行视频会晤,以及中美旨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格拉斯哥联合宣言发布,中美关系在艰难曲折中逆流而进并呈现峰回路转之势。

那么,如何看待近期中美关系取得的积极成果,如何研判中美关系面临的严峻挑战与应对之策,日前,美国丹佛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中合作中心执行主任、美国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成员赵穗生先生就相关话题接受本网专访。

中宏网记者:继中美领导人向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2021年度晚宴致贺信,两国元首于11月16日又举行视频会晤。您对中美关系近期取得的新进展怎么看?

赵穗生:中美两国元首给中美关系全国委员会年度晚宴发贺信,中国驻美大使参加并宣读贺信,表达对中美关系的重视,这是前所未有的。因为我是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的委员,很多年也参加过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很多活动,虽然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在中美交往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但是它毕竟是二轨、非政府的民间组织,虽然他的很多活动邀请一些政府官员参与进来,习近平主席两次访美,他都以民间组织名义和其他民间组织一起招待习近平主席,但是,它自身年会受到两国政府首脑祝贺,这是从来没有的。这传达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就是在目前中美关系处于一个低潮,或者是大家都在认为矛盾冲突难以避免的情况之下,中美两国领导人需要借助两国之间都认同的民间平台,表达两国政府扭转中美关系下行趋势的愿望以及行动。这个行动其实在气候峰会快结束时两国发表的联合行动宣言就有体现。

习近平主席和拜登总统进行视频会谈也是这一系列的行动。贺信,联合宣言以及视频会面一个接一个,我觉得是中美领导人重视中美关系,对目前下行现状担心的一个很重要的现象。中美领导人的视频会面实际上出乎一些人的意料。这种情况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我也一直在思考,就是中美关系,尤其是在目前大家都不看好的情况之下,到底怎么样看中美关系,我自己的看法,目前中美关系相互之间敌意被夸大,至少在各自国内一些政治力量,包括在美国国会、社会的一些舆论,都是夸大中美之间的对立,夸大各自对对立冲突的控制能力,夸大各自能够在对立中得到好处,得利的可能性,另外,也低估这些年中美关系发展过程当中所产生的共同利益,以及两国领导人,尤其是目前领导人对于两国关系重要性,或者改善两国关系,防止两国关系脱轨的决心。

中宏网记者:您认为中美关系的敌意被夸大,那么,在您看来,这种被夸大的语境又是如何形成的?

赵穗生:洞悉中美两国领导人会晤的背景,对于理解中美关系的发展很重要。首先,我觉得双方之间的敌意被夸大,这个情况是怎么发生的?中美之间的国力现在越来越接近,所以各自对于对方对自己这种打压或者挑战的警觉越来越强,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国际关系理论上所说的结构性矛盾变得越来越尖锐。在这种结构性矛盾当中,美国作为守成的大国,他的确非常担心他二战以后所建立的霸权地位很快失去。美国在二战以后,也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像中国这样能够全面挑战美国的对手,包括当年的前苏联,日本等所有国家。日本80年代只是在经济上,前苏联只是在军事上,而中国现在各方面崛起,对美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而中国,也总是认为美国不愿意看到中国崛起,美国一定会尽一切能力来阻止中国的崛起。

这两种说法,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两个国家的正常心态,但是,他是夸大了对方对自己的威胁。从美国方面来讲,现在美国人把中国作为要取代美国霸权,甚至威胁美国的这种生活方式、自由民主制度的威胁,我觉得这个看法完全夸大了。尽管拜登和特朗普不是一个党派,但是都是用冷战的语言,把中国共产党,中国的发展道路,作为对美国的威胁,而拜登更是明确提出中美之间的竞争,美国一定不能输给中国,而且,谈到美国这些年的发展,明确在他的任期当中绝对不能让中国超越美国,我觉得这种说法完全是夸大中国对美国的威胁。因为中国这些年的发展,尽管在政治制度上和美国确实完全不同,但是我不认为中国的政治制度会取代美国,我自己认为中国讲中国模式,讲好中国故事也好,中国就是在政治制度上和美国竞争,并不是要取代或者威胁美国制度,而是要美国承认中国的政治制度,中国举国体制的合法性,中国的核心利益诉求,包括香港问题,新疆问题、西藏问题,台湾问题,中国这些诉求的合法性,要求国际社会承认中国这样一些利益诉求和这个发展模式,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在美国这么多年,我看美国人经常所说的那种所谓在美国搞颠覆活动,中国搞意识形态,英文叫influence operation,影响美国制度,很大程度上是捕风捉影,是美国自己在某种程度上一种不自信的反应。其实,中国的这种制度,我自己感觉只适合中国,根本不可能移植到美国来颠覆美国制度。尽管中国国力已经跟美国越来越接近,但是我不觉得中国能够取代美国,所以对于这样一种认为中国的成功,就是要取代美国,颠覆美国的想法完全没有道理。

从中国方面讲,中国认为美国一定会打压中国,一定会遏制中国发展和崛起。认为美国还要搞和平演变,美国要颠覆中国的政权,搞颜色革命,这些是美国很多年来经常想做的,但是美国现在越来越没有能力做这种事情,伊拉克撤军就是很好的例证,20年的心血完全毁之一旦,原因在于美国国内自己就出现很多问题,第二,用这种武力强制的行为去推广美国的制度是不可能成功的。我在美国已经快40年了,30多年来从来没有看到美国像现在这样,国力受到很大牵制,虽然美国经济形态发展还是不错的,但是,他的底气越来越不足,最大问题在于国内矛盾和撕裂尤其种族撕裂对他的长期影响非常负面。现在,美国制度要想能够运作成功,一定要有一种相互理解和相互妥协,但是现在美国制度完全做不到这个。

过去可以意见不同,但是我们可以相互尊重对方的观点,现在完全没有,而且,弄得不仅是不同意对方的观点,还要攻击对方的动机,进行个人攻击,政党的这种攻击也完全是水火不相容。而且美国族群撕裂的族群矛盾已经到了一种完全否定自己的历史,完全是一种以肤色颜色,以性别问题来决定社会资源分配。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搞所谓平均主义,这对美国这个国家的国家能力,国家形象,国家政治制度的发展都是非常负面的。在这种状况之下,美国想在中国搞颜色革命,美国想要阻止中国崛起发展,这是夸大了美国目前的能力以及对中国的威胁。这种夸大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为了某一些利益集团的利益,并未反映两国现实,所以,如果把这个现实说清楚,两国领导人清楚这个现实,就可以减少一些误解,增加一些理解。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24日 来源时间:2021年11月2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