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WEIBO
当前位置:首页>微博

黄方毅:从黄炎培与毛泽东“周期率”对话说起

作者:黄方毅:从黄炎培与毛泽东“周期率”对话说起   来源:中国政府网  已有 120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原研究员 黄方毅]1945年7月1日,抗战胜利前夜,我的父亲,民盟、民建的主要发起人黄炎培与其他五位国民参政员一道访问延安,与毛泽东主席长谈十多个小时之后,黄炎培对毛泽东不无感慨地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

毛泽东肃然作答:“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与黄炎培谈话后,毛泽东非常重视,连夜召集中央五大书记讨论。离开延安后,黄炎培也非常重视,由其口述,我母亲姚维钧执笔,发表《延安归来》一书,向世人公诸此对话。

共产党为何能得天下?“周期率”对话做出了回答。

70年前,中国共产党站在历史高地,几千年中国历史凝结出来的历史高地上。

70年前,中国共产党站在智慧高地,几千年历史凝聚出来的智慧高地上。

70年前,中国共产党站在道德高地,中国的道德高地、人类的道德高地上。因而,黄炎培深感“中共应该有天下”。

70多年来,伴随着历史曲折,“周期率”也有着不凡的经历,承受衰荣与沉浮,一度置于冷宫。然而即使在那时,在毛泽东心间,仍或并未完全忘记与老朋友的这段对话。他仍在思考,在他书房仍放着黄炎培临终前赠他的《八十年来》一书,直到去世,书上还留有他用笔划下的印迹。

“文革”之后,许多健在的父辈老领导不约而同忆起提及这一对话,“周期率”重获关注。

改革开放后,我国经济社会各方面焕发新春。盛世之下,中央领导也曾引用“周期率”。中共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本着对党对国家高度负责的精神,以砥砺前行、迎难而上的气魄,全面从严治党,坚决反腐,加强监督,规范吏治,以动真碰硬的勇气和永远在路上的决心,大无畏地解决近些年党和国家干部队伍中出现的腐败劣迹。在这场关乎党和国家命运前途的严肃斗争中,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不止一次地提及、引用“周期率”对话,警示鞭策全党全国,意味深长,令人深思。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深具自信感的表现!是对党和国家命运深具责任感的表现!是承继过去、面向未来,深具历史感的表现!

今年1月22日,习近平主席对党外人士肺腑相告:“‘虚心公听,言无逆逊,唯是之从。’这是执政党应有的胸襟。‘凡议国事,惟论是非,不徇好恶。’这是参政党应有的担当。参政党一个重要职责是让执政党听到各方面声音,特别是批评的意见。同志们要敢于讲真话,建诤言,客观反映情况。”这些话令我想起毛泽东当年对黄炎培所说,真可谓一以贯之,一脉相承。

担任政协委员以来,我深感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老一代共同确立和承继下来的人民政协,是内涵极其丰富的伟大创造,尚可进一步丰富、完善和发展,使之与时代更相适应。

我衷心祝愿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我们沿着70多年前毛泽东主席指明了的跳出“周期率”的道路继续前进,不忘历史,不忘初心,我们应当跳出,最终也一定能够跳出历史“周期率”。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07日 来源时间:2017年03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