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马诚:组建AUKUS,是美国对岛链战略的重大调整

作者:马诚   来源:国观智库  已有 117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11月下旬,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彼得﹒达顿与美、英两国驻澳外交官签署协议,确立澳大利亚在三国防务合作中的地位,分享有关核潜艇敏感技术。这是继9月15日美英澳宣布建立新的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美英为澳大利亚建造价值660亿美元的8艘核潜艇之后,一个实质性的进展。

撬走传统盟友法国为澳大利亚建造12艘常规动力潜艇的大单,在西方盟友大圈子中建立一个由盎格鲁-萨克逊后代组成的“血亲”小圈子AUKUS,是西方阵营的一次严重“内卷”,破坏性显而易见。对此,满心推行大国竞争战略、热衷拉队伍围堵中、俄两个大国的拜登,即使再老迈、再迟钝也不会看不清楚,想不明白。白宫团队也不会没有任何评估和预见。坚持组建AUKUS,拜登着眼的不仅是眼前的订单,更重要的是长远利益。他要根据大国关系、力量格局的变化,对长期推行的岛链战略做出重大调整,以应对中国的快速崛起。牺牲眼前小利换取长远大利,是拜登班子权衡得失后的选择。

岛链战略,由美国前国务卿杜勒斯在1951年首次提出,并在过往的岁月中逐步充实完善。按地理分布,共划分出三条岛链。第一岛链,北起日本群岛、琉球群岛,中接台湾岛,南至菲律宾群岛、大巽他群岛的链形岛屿带。第二岛链北起日本群岛,经小笠原诸岛、火山列岛、马里亚纳群岛-关岛、雅浦群岛、帕劳群岛,延至哈马黑拉群岛。第三岛链主要由夏威夷群岛基地群组成。打造三条岛链主要战略意图,在当时是围堵、威慑太平洋西岸的苏联和中国两个社会主义阵营大国。随着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岛链战略主要指向集中到了快速崛起的中国,前苏联继承者俄罗斯居于次要。

冷战时期和冷战结束后的10余年,美国用岛链战略围堵以海岸炮兵、小型炮艇、渔雷快艇和二代机为主战装备的中国海、空军是有效的,中国海、空军活动范围被限制在了第一岛链之内。随着中国综合国力和国防实力的发展,中国海军已逐步形成了以信息化为支撑,有航空母舰、055万吨级驱逐舰、052驱逐舰、054、056护卫舰、093、094型攻击型核潜艇等数量多、质量优的庞大舰队;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基本实现了以歼-20四代机为骨干,以歼-10、歼-11、歼-15、歼-16、SU-30、SU-35三代、三代半机为主体,以及具备远程攻击能力的轰-6K轰炸机等先进战机的战略转型。中国还有庞大的近、中、远程对地、对海、对空导弹群,DF-15、DF-16、DF-17、DF-21D、DF-26等多种类、多型号弹道、巡航导弹,超高音速武器,可对第一岛链、第二岛链的海上固定、移动目标实施精确打击。这就意味着中国有能力对美国部署在日本、韩国、菲律宾及关岛的所有军事基地实施硬摧毁,有能力对进入第二岛链范围内活动的美航母战斗群实施精确打击。

中国的军事实力,让美国政客和军方清楚的认识到,原有的岛链战略已不能有效维持围堵、震慑、封锁态势。美国兰德公司早就发出警告,第一岛链所有防御部署都将长期暴露在解放军的攻击范围之内,如果开战将直接导致美国的失败。还有西方学者认为,美国过于接近中国大陆边缘的军事存在,越来越像“人质”,难以扛住打击的军事部署也降低了美国外交政策的灵活性。

事实上,随着美国战略重心逐步转向亚太,美国对岛链战略的调整也是相伴而行的。首先是对岛链的动态强化。2004年,美军提出所谓“前沿部署”转向“灵活进入”的概念,虽然这个概念并非只针对岛链,但岛链是其运用的重点。就在提出“灵活进入”概念的当年,美国就调集了7个航母战斗群,在西太地区进行以水面联合作战、潜艇战、反潜战、海空联合作战为内容的大规模演习,其意图很明确,即在岛链前沿部署的基础上,美军随时可将本土和世界各地的军事力量向岛链区域集结,以应对军事冲突和战争威胁。近年来,美军还提出所谓“跳岛战术”,组建濒海作战部队,训练在复杂环境下快速夺占分布在一、二岛链上的小岛,控制关键航道和水域。二是建设重心移向第二岛链。美国改变了重兵压在第一岛链的做法,将兵力兵器部署重点向二岛链倾斜,即在巩固防御能力的同时增强二岛链美军远程攻击能力。关岛是第二岛链的核心,距中国大陆约3000公里,驻有安德森空军基地、阿普拉海军基地、阿加尼亚海军航空站。近些年,关岛各类军事基地得到了扩建,一岛链部分美军移防至此。美军B-1B、B-2、B-52战略轰炸机,F-22最强四代机,核动力潜艇和大型两栖攻击舰等远程打击兵器,或长期部署关岛,或短期驻扎轮驻轮训。在防空反导方面,美军二岛链主要部署“萨德”防御系统,近期又引进了以色列“铁穹”防御系统,在帕劳群岛增设雷达站,以获得更为可靠的远程预警和防空反导能力。三是鼓励日本整军备战。日本是岛链战略的核心国家,战后美国对日本既利用又防范。美国战略家布热津斯基在《大棋局》一书最后一章“远东之锚”中强调,不能让日本在亚太拥有明确的势力范围,重新成为地区大国。《美日安保条约》本身对日本发展军事力量也具有约束性。近年来,美国在岛链战略调整中,将美军作战日本支援的定位,逐步向美日并肩作战甚至鼓励日本独立作战的方向转变。松绑后的日本,军费连年大幅增长,向西南诸岛增兵,发展航母和射程1000公里导弹等攻击型武器。日本政坛对修改《和平宪法》、放弃专守防卫政策已毫不掩饰,首相岸田文雄罕见点名中国,声称日本将寻求“先发制人”的能力。前首相安倍晋三甚至狂言“台海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公开干涉中国内政。日本已经主动进入角色,力求成为“能战之国”,在第一岛链承担更多沿军事对抗责任。

组建AUKUS,则是拜登政府又一次对岛链战略的重大调整。把调整重点放在澳大利亚,用核潜艇武装澳大利亚,无论是地缘政治中的大国博弈,还是核潜艇等攻击性武器平台的广泛部署、运用,都将使岛链战略出现颠覆性的变化。

首先,澳大利亚具有独特的地理位置。澳大利亚位于第一岛链、第二岛链的最南端汇合处,是太平洋与印度洋的重要连接部。向北可以钳制马来群岛,进而控制马六甲海峡。向西可直接进入印度洋,在美国印太战略中扮演重要角色,印度洋的所有联合军演,都有澳大利亚军舰的身影。澳大利亚距南海900公里,受西方海权观念影响,历史上就经常染指南海,现在跟随美国在南海寻衅滋事有地理上的便利。正因如此,澳大利亚参与美国对华遏制和威慑行动,有明显的便捷性和较大的施展空间。另外,澳大利亚与中国大陆的直线距离为2400公里,有较大的战略纵深,如果澳大利亚参与地区局部战争,对来袭中远程导弹攻击可获得较长预警时间。进可攻,退可守,澳大利亚在岛链战略中既能作为前出基地,也是一个相对安全的战略后方。

第二,澳大利亚是美国历经考验的“死忠”打手。回顾澳大利亚不光彩的黑历史,手上沾满了鲜血。从八国联军的侵华战争,到上世纪两次世界大战,再到50年代的朝鲜战争,6、70年代的越南战争,进入21世纪的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战场上都有澳大利亚士兵的身影。而这些战场除二战外,都远离澳大利亚几千公里,但它都忠实的跟随在美国的左右,冲锋陷阵。前一时期曝光的澳军士兵以杀害阿富汗平民、儿童练习胆量的新闻,世界震惊,令人发指。在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把中美关系推向严重对立之前,中澳总体上保持较好的国家关系和紧密的经贸联系。中美关系风向一变,澳大利亚立即坚定的站在了美国一边,冲到了反华最前沿。把这样一个对美国“死忠”无脑恶棍武装起来,无疑会在与中国的大国对抗中,增加了美国的筹码。

第三,拥有核潜艇的澳大利亚将更具攻击性。在美国海军战力排序中,核潜艇始终处在首位,航母只能屈居第二位。因为航母是摆在明处的大杀器,吓唬弱小国家有用,在军事强国面前,就是挨打的靶子。而核潜艇有极强的隐蔽性、持久的水下续航力和强大的对舰对陆攻击能力,是攻守兼备的利器。美军现有核潜艇70余艘,由于全球部署,用于西太岛链的明显不够。去年有报道称,美海军采购弗吉尼亚级攻击型核潜艇的数量,将由30艘提高到48艘。美国所以践踏国际核不扩散条约,为澳大利亚建造核动力潜艇,实际上是在售买军火的同时,扩大了美国用于岛链的潜艇规模。澳大利亚特殊的战略位置和顽固的反华立场,其拥有的核潜艇后,将会积极配合美军控制具有重要战略地位的海峡、航道、海域和岛屿,凸显岛链战略中的攻击性。当然,澳大利亚要拿到这些核潜艇尚需时日,但此期间美国可借助三方协议,名正言顺的扩大澳大利亚潜艇基地,美国核潜艇将会长期部署。美国还可把即将退役的核潜艇租用给澳大利亚作为过渡,使其短期内组建起核潜艇部队。

AUKUS成立时,德国《西塞罗》月刊评论指出,“通过潜艇协议,二战的逻辑又回来了:不是以战争的形式,而是为潜在的战争做好准备”。中国应充分认清拜登岛链战略调整带来的安全挑战和战争风险,研究未来军事斗争特点和趋势,大力发展核潜艇力量,大力发展反潜武器装备和反潜作战能力,提高破解岛链军事围堵、封锁的能力,以坚定的决心和强大的国防实力应对各种挑战。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08日 来源时间:2021年12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