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中美元首峰会后的下一步该怎么走

作者:道格·班多   来源:中美聚焦  已有 102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作者:道格·班多(Doug Bandow),卡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曾任罗纳德·里根总统的特别助理,著有《对外闹剧:美国的新全球帝国》等。

中美关系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急转直下,然而乔·拜登总统上台后,这种趋势竟然出人意料地延续下来。终于,拜登总统和习主席举行了会晤——是以视频的形式,这也许将成为后疫情世界的新常态。但愿他们的视频会晤阻止了两国关系的快速下滑,可接下来呢?

首脑之间进行一次彬彬有礼的交谈,还只是第一步,虽然有必要,但远远不够。估计,此次会晤代表了双方对沟通的承诺,不仅是首脑之间的沟通,也包括各级决策者之间的沟通。从1949年到1972年,中美两国政府之间基本没有联系,这导致了“朝鲜战争”这一灾难性的后果。双方不应减少对话,倒退回可悲的过去,而应该利用即将到来的两国关系破冰纪念日,刺激双边关系重置。

当然,从某些方面说,今天的双方关系要复杂得多:两个实力强大的大国正在同一国际空间内竞争。那么,北京和华盛顿的领导人该如何处理这一多层面的关系呢?拜登与习主席谈话最重要的一点也许就是:关键是不允许竞争变成冲突。

无疑,对中国持强硬批评态度的人会争辩说,为了和睦而不惜一切代价,是不可接受的。原则上这是对的,但很难想象有什么重要的原因要打一场战争。美国和中国是竞争的,但太平洋分隔开了双方的国土和军队。中国不会威胁美国的生存利益:任何可预见的军事冲突都将发生在中国的边界附近。而且,与北京重度竞争的潜在代价不是阿富汗/伊拉克,而是朝鲜/越南,这是最起码的,也许还更糟。在这种情况下,两国都有充分理由为避免战争建立坚固的防火带。

让两国关系变得尤为复杂的是双方存在诸多持续不断的分歧——投资、贸易、知识产权、台湾、领土主张、宗教自由、新疆、西藏、香港、经济制裁、气候变化、“一带一路”倡议、网络安全、新冠疫情,等等。其中一些看起来能合作或妥协,另一些则如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的方大卫(David J. Firestein)所言,似乎“不可调和”。

不同的问题应该有不同的解决方法,我们需要对症下药。也许,有益的办法是按照难易程度划分争议性问题,这包括客观存在的分歧,以及对达成解决方案的可能性的不同看法。

例如,尽管批评的声浪在太平洋两岸此起彼伏,但在一些问题上两国政府仍然可以合作。拜登政府一直强调气候变化,但那并不是唯一的主题。

另一个主题或可是商业活动,两国政府都同意保持继续挂钩,而不是脱钩,这样一来,相关的贸易与投资问题——标准、规则、限制等——便可以在更积极的氛围中得到处理。

还有的是,两国政府的目标相同,却在方法上意见不一。例如,北京和华盛顿都支持第三世界的发展,但在“一带一路”倡议上有冲突。他们都支持伊朗和朝鲜的无核化,但在策略上有分歧。两国政府都渴望新能源的供应,但又更加偏爱各自能够控制的资源。

在这些领域妥协,有可能拉近两国政府的关系。也许,某些“一带一路”项目可以依照各方都接受的融资条件,与更加传统的发展融资渠道相互协调。而拟议中的对朝接触计划,如果美国就相关条件征求中方意见,北京也许就能更好地实施对朝制裁。一个合资的能源项目可能有助于避免冲突,同时推动两国的利益。

有些问题不可避免地会带来更大的挑战。然而,就算分歧严重,使问题的解决困难重重,对话也仍然是有用的。例如有关的经济努力,因为一方或双方政府认为脱钩是必要的。如何做到,而又把破坏降到最小?

尽管两国政府都寻求占据主导地位,但潜在的地缘政治纠葛可能让它们有相似的目标。例如,缅甸发生政变既不符合华盛顿的利益,也不符合北京的利益,然而,两国政府对外部干预的适当性和有效性却有不同看法。但也许,双方可以就某些一般性步骤达成一致。

此外,有关记者、签证和领事馆问题,两国政府已经给对方施加了惩罚和报复。北京和华盛顿对他们眼中通常的“工具手段”有不同的看法,尽管如此,他们仍可以找到互利的折衷方案。事实上,在他们的视频会晤中,两位首脑已经同意放松对媒体的限制,这是一个积极的开始。

最后,一些问题只是表面上“无法化解”。说到目标,美国和中国在台湾、人权、东亚海域的领土争端、两国政府对经济胁迫的利用、军事采办和部署等方面,都存在严重的分歧。似乎没有理由去寻求解决这些问题的共识,因为两国政府立场对立,除非出现政治上的垮台,或军事上的失败,否则双方不太可能妥协。

然而,北京和华盛顿却可以把这些问题处理得更好——哪怕是从“拖延战术”中寻求德行。在无法达成最终解决方案的情况下,两国政府应当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折衷方案。或许是保持一个独立存在的台湾,但同时,减少国际组织对它的承认,中美双方也减缓围绕台湾的军事活动。

在人权问题上,双方可以安排对话,相互尊重,倾听而不是妖魔化对方。例如,美国人应该理解,为什么中国要在新疆、香港这些有巨大差异的地区采取那样的行动。虽然大多数美国人仍对中国的政策持批评态度,但也许存在讨论的空间,去探讨不那么沉重的替代方案,以解决北京方面的担忧,这可能有助于推动事情向前发展。

在领土问题上,美国可以帮助中国及其邻国找到临时解决办法,包括暂时中止解决主权问题的努力,承认北京的尽管尚未达成协议的法律主张,共享经济发展,停止持续不断的军事化争端。与其推动解决问题,我们的目标不如是防止冲突,并制定积极的替代方案。

最根本的是双方都必须接受对方。美国人应当认识到,在态度和行为方面,中国不会变成另一个拥有更多人口的美国。中国人也应当明白,美国人很在乎价值观和态度,并且会照此行事。两国政府在讲和的时候都应该知道,即使他们尊重两国人民(虽然行动上通常不是),但分歧仍会存在,而且往往是很大的分歧。

最近的习拜会是必要的第一步,而现在是通过艰苦工作来解决部分分歧并管控其他问题的时候了。不管怎样本世纪终究是,中美两个最伟大国家之间的关系必须保持和平与合作。这需要我们在今后的岁月里付出艰苦而持久的努力。

原文标题《习拜会:接下来该做什么?》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11日 来源时间:2021年12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