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鲍盛钢:美国衰退是一个伪命题吗?

作者:鲍盛钢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1788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美国衰退与中国崛起是当今世界最时髦的话题。那么美国是真衰还是假衰呢?美国衰退是一个伪命题吗?对此显然有不同的看法。事实上,美国历史上已经有过两次大衰退,第一次大衰退发生于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时期,结果是罗斯福新政不仅使美国走出了大衰退,而且使美国变得更加强大。当然也有许多学者认为真正拯救美国的不是罗斯福新政,而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二次大衰退发生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以后,美国衰退成为当时的时髦话语。但是,结果是里根在新自由主义的基础上又重建了美国,而且赢得了冷战的胜利,再一次使美国变得更加强大。第三次大衰退就是目前美国面临的困境,历史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美国衰退又一次成为时髦的话语。那么,这次美国还能走出衰退,变得更加强大吗?

第一次大衰退发生于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1932年11月,罗斯福以压倒性的优势击败胡佛成为新总统。但是,摆在新总统面前的是个烂摊子,危机看不到尽头。1933年3月4日,被寄予厚望的罗斯福发表了著名的“唯一让我们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的就职演说,上百万美国民众通过收音机听完了这场振奋人心的演讲。可以说30年代大萧条既是经济危机,也是信仰危机。由于危机,人们不再相信自由主义经济学,对此就如罗斯福所讲:“我们向来知道,随心所欲的利己主义是坏的品行。现在我们知道,这还是坏的经济学。”1945年4月12日,罗斯福因突发脑溢血去世。战争期间,美国一夜之间把自己从世界上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变成了一个计划经济国家。尽管罗斯福新政的很多内容并没有真正让美国走出萧条,甚至起到了反作用,但新政的遗产却长久地留在了美国人的记忆里,也刻在了法典上。罗斯福为华尔街量身定制的监管体系,成为了很多国家金融监管的蓝本,医疗保险的雏形也在战争中诞生,工会的势力蒸蒸日上。更重要的是,大萧条与新政瓦解了美国人对纯粹自由主义的忠诚,企业和公众开始主动向联邦政府寻求解决方案,这在以前根本无法想象。

美国第二大衰退发生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当时,危机弥漫在大洋彼岸,将西方从大萧条中解救出来的"凯恩斯主义"40年后却成为通胀与失业的罪魁祸首。同时,苏联的尖端科技,似乎开始领先美国半个身位。越战的"沼泽",不仅埋葬了财富和生命,也让美国社会处在撕裂的边缘。再有日本与德国的经济崛起,使美国霸权地位出现了动摇,一时间,美国衰退论,美国世纪终结论,成为时髦的话语。1981年,70岁的里根入主白宫。这位演员出身的政治家,天马行空地开创了"里根经济学",以全盘自由化代替了凯恩斯的国家干预理论,由此开启了美国经济发展史上的"第二次革命"当时人们不再相信政府,相信计划经济,转而开始信仰里根的信条:“我们的问题无法由政府解决,因为政府本身就是问题。”1985年,美国召集德、日、英、法,签订了影响深远的"广场协议",把蠢蠢欲动的东亚小弟日本打趴下了,震慑了欧洲。90年代初,苏联被美元拖垮;日本经济一朝破灭;中东霸主伊拉克的140万大军,仅仅支撑了42天,就被打得分崩离析。1991年,前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世界合二为一,美国一超独霸,不仅使美国再次伟大,而且“白头鹰”走上山巅,一手美元、一手大棒,“万国臣服”。1992年,哈佛政治学博士福山写下了《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骄傲地宣告"西方体制将是人类意识形态的终点"

那么,历史真的终结了吗?30多年前,美国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充满乐观主义情怀,将其《自由选择》一书最后一章的标题定为“潮流在转变”。因为当时人们普遍的信念正在从计划经济转向信仰市场经济。但是,30多年后人们发现美国与西方社会的潮流又要转变了,这就是民粹主义的兴起,它标志新自由主义的终结与一个时代的结束,美国又一次陷入大衰退之中。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以后,美国与西方国家新自由主义的兴起是一次制度大转型,目的是希望通过制度革命拯救资本主义。正是这种市场原教旨主义催生出了80年代的“撒切尔主义”、“里根经济学”和所谓的“华盛顿共识”,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动私有化和自由化,让各国政府在各个领域解除管治,让中央银行只关注通货膨胀这一个问题即可。然而事实上新自由主义革命,在经济增长方面远远没有实现此前三十多年凯恩斯革命所达到的高水平,反倒是引发了大量触目惊心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对新自由主义的反思和批判也应声而起。对此,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以“新自由主义终结了吗?”为题发表文章,指出:“自由市场这套说辞一直在被有选择地运用,当符合某些特殊利益时就拥抱,不符合时就不提。”他说,“新自由主义的市场原教旨学说不过就是一套服务于某种特殊利益的政治教条,它从来没有得到过经济理论的支持。”

从历史上看,美国每次大衰退既是经济危机,又是政治危机与信仰危机。每次大衰退都是旧秩序瓦解的结果,在旧秩序瓦解与新秩序建立之间往往有一个断裂和过渡时期。人们绝望,感到世界的末日即将来临,不可能再有新的发展。但是,突然间新秩序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梦魇瞬间消失。那么,这次美国还能得到上帝的眷顾,走出大衰退,再一次变得更加伟大吗?【作者简介: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和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现就职于加拿大海外集团】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17日 来源时间:2021年12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