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鲍盛钢:美国的“三点一线”全球战略

作者:鲍盛钢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801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米尔斯海默认为,美国从来就不是世界的领导者,而是世界的平衡者。或者说美国作为世界领导者的地位是建立在美国作为世界平衡者的基础上的。没有平衡,就没有美国的霸权。为了维护美国的霸权地位,美国外交必须始终保持警惕,不允许在欧亚大陆两端即欧洲与亚太,还有中部即中东地区出现国家或者国家之间的联盟,形成一个主导性的势力,从而威胁美国的安全。由此三点连成一线,形成了美国由西向东,南北对峙的全球战略。

在欧洲,目前俄乌边境冲突愈演愈烈,背后显然是美俄之间的博弈与较量。美国的目的无非是一石三鸟,首先是拉拢乌克兰、波罗的海等国家,不断对俄施压和挑战俄罗斯的"红线",由此制造紧张局势;其次进一步破坏俄乌关系与俄欧关系。这样一来,乌克兰和欧盟对美国的依赖会更强,更加坚定地站在支持美国的立场上,从而把乌克兰和欧盟都绑在自己的"战车"上,共同打压、遏制和应对俄罗斯,形成对俄"统一战线"。最后,形成以美国为主导的所谓欧洲均势。

冷战后尽管美国口口声声讲北约东扩不是针对俄罗斯,但是当北约军队进入新欧洲,美国导弹防御体系指向俄罗斯的时候,俄罗斯还会这样认为吗?事实上,随着北约东扩,俄罗斯与美国和西方国家早已走上了新冷战的轨道。从1999 到 2008 十年间,北约东扩三次,先后将东欧九国和波罗的海三国纳入北约体系,对俄罗斯安全利益构成极大威胁。对此,俄罗斯一直坚持北约东扩违反了西方领导人与戈尔巴乔夫的"君子协定"。即便是在西方内部,关于北约东扩的起因也是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对此,美国"冷战之父"乔治·凯南就曾经强烈批评北约的首轮东扩,称之为"美国外交在后冷战时期犯下的最致命的错误"。它会对"俄罗斯舆情中的民族主义、反西方倾向和尚武情结火上浇油,不但无助于俄罗斯的民主进程,还恢复了东西方之间的敌对气氛,驱使俄罗斯外交与我们的意愿背道而驰。"所以,可以说在欧洲所谓冷战结束,实际上只是短短几年的休战,因为不管怎么说,美国一直甩不掉冷战的阴影,自1990年代以来美国便将俄罗斯视为潜在威胁,全然不顾后者抗议北约东扩,反对美国在东欧建立反导系统,以至于俄罗斯与美国和西方国家之间的矛盾与冲突愈演愈烈。

在中东与欧亚大陆中部,冷战结束后的30年里,发生了两次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以及阿富汗战争,成为世界上最为动荡和战乱的地区。而目前对于美国来讲,无论是发动还是退出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都被认为是一种错误。2001年“9·11”事件,曾标志着一个特殊时刻,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达到顶峰。美国准备在全球范围内伸张正义,打击恐怖主义。但其结果是对阿富汗和伊拉克发动了代价高昂的侵略战争,这两场战争及其造成的混乱、暴力和不稳定,粉碎了美国是不可或缺的以及是民主力量的观念,“美国治下的和平”的共识开始消失。美国不仅没有赢得反恐战争,相反,战争播下混乱的种子,最终导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崛起。在20年间,美国咄咄逼人的沙文主义、种族歧视、酷刑、秘密监狱、士兵伤亡、平民遇难和帝国梦想时代的破灭,最终导致自由的大面积退却。美国傲慢地认为发动战争能改造世界,结果被改造的却是自己。在这一过程中,美国花费了大约8万亿美元,付出了无数生命的代价,还搭上了国家的名誉。目前,美国在搞乱了中东,搞乱了阿富汗后,声称“美国外交政策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要从应对当下的、大伤脑筋的中东难题,转变为应对亚洲长期的、具有深远影响的问题。”那么,美国真的会拍拍屁股,从中东和阿富汗一走了之吗?

在亚太地区,相比较于欧洲与中东,冷战结束后的30年是和平与发展的30年,由此21世纪被预见为是亚洲的世纪。但随着美国重返亚太,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21世纪还将会是亚洲的世纪吗?亚太或者说印太地区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中东呢?显然,中美关系的走向将决定亚太的未来。对此美国政治评论家法里德·扎卡里亚在其《后美国世界》一书中对于中美关系曾经这样分析到:美国深谙对付传统的军事与政治崛起之道。前苏联和纳粹德国崛起的本质正在于此。美国有一整套思想观念和手段,如军备,援助和联盟体系,使它足以对付这种崛起。如果中国到处侵略扩张,既让邻国怒不可遏又令世界恐慌不安,那么美国就可以采取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但是,如果中国继续执行现有的非对称战略,美国该怎么办?如果中国继续慢慢地拓展对外经济联系,恪守低调而温和的行事风格,只寻求扩大在世界上的分量,增加友谊与影响力,美国该怎么办?如果中国一点点地消磨美国的耐心和意志,逐步在亚洲使美国边缘化,美国该怎么办?由此等等,对美国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挑战,不仅从来没有遇到过,而且还没有做好准备。但是,同样如果美国坚持以自己的政治与军事强项对抗中国的经济与和平外交强项,对中国来讲也是一种挑战。

美国地缘政治研究学者尼古拉斯·斯皮克曼曾经分析到:干预还是孤立是从美国地理位置衍生出来的关于更高层次战略原则的讨论,它是美国外交政策最古老的问题。正是干预与孤立的相互交替使美国外交政策似乎进入一系列长周期,其中单调地重复着孤立,联盟,战争。然后换同伴,孤立,联盟,战争,如此循环往复。放弃之前的盟友是因为它现在变强了,支持之前的敌人是因为它现在变弱了。因此在这样令美国满意的平衡状态下,它会回归辉煌的孤立状态。但是,平衡会逐渐打破,新一轮周期又将开始。一个分裂但平衡的欧亚大陆是美国霸权存在的先决条件,它既是一个地缘政治框架,也是一个地缘经济框架。在历史上,大英帝国就是如此,在这种循环往复中历经了三百年。而美国如同英国一样,也想以最小代价达到自己的目标,尽管规模不同,单位更大,距离也更远。那么,由此往复,美国还能领导世界100年吗?【作者简介: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和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现就职于加拿大海外集团】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26日 来源时间:2021年12月26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