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马宁:田忌赛马,意在大选

作者:马宁   来源:麦迪逊宁思  已有 16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两党政治的核心,可以简化为“让自己人上位,让对方上不了位”。虽然总统、国会议员都是选民选出来的,具有不确定性,但是老司机政客们在长期的政治斗争中找到了让自己上位或者保持在位子上的方法。

一、选举法案之争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先说总统和参议员,他们都是以州为单位选出来的。2020年特朗普在共和党占优势的佐治亚州和亚利桑那州都输给了拜登,德克萨斯州特朗普赢得优势也不明显以至于美联社把德州都算作这次大选的12个摇摆州之一。参见《大选高潮结束,尘埃尚未落定》。2021年1月5日,红州佐治亚的两个联邦参议员也花落民主党家,正好让拜登有了参议院简单多数席位。参见《民主党拿下两院多数,拜登新政可期》。共和党人认为邮寄选票是罪魁祸首,特朗普也一直无根据地声称民主党作弊。参见《特朗普为什么还不认输?》。虽然没有一个州推翻选举结果,但是共和党占优势的州痛定思痛,决定利用自己在州议会的多数席位通过严苛的选举法案,限制邮寄选票等对民主党候选人有利的操作。作为反制,拜登下辖的联邦司法部已经起诉了佐治亚州和德州,不过保守派对自由派6:3的最高法院很可能不买司法部的账。民主党占多数的国会众议院也推出了自己的选举法案,但是参议院共和党有Filibuster的利剑“一剑封了民主党的喉”。参见《效仿娜拉出走,德州民主党最后的抗争》、《深度:为了少数族裔的投票权,他们又打起来了》和《让拜登头大的不是中美关系,而是...(下)》。1月12日最新的消息,拜登亲自上阵推进国会层面的选举法案投票,他想废掉Filibuster这只拦路虎,从而让参议院民主党人以简单多数通过选举法案。但是,很难。总的来说,在选举法案这个战场上局势对民主党不利。 

二、Gerrymandering改划选区之争

今天咱们的主线是国会众议员,一共435个席位,是按照每10年一次的人口统计结果划分选区选出来的,大概每个选区有71万人。下图是2000年到2020年三次人口统计结果后,各州选区的变化。肉眼可见,德州是人口净流入州,选区从32变成38,而纽约州是人口净流出州,选区从29变成26。

 

既然选区数量有变化而州的边界没有变化,那么肯定要重新划选区地图了。那么问题来了,谁有权来划选区呢?以什么标准来划呢?除了下图的这10个州以外,其他州都是由州议会来划选区的。也就是说,哪个党派在划选区的时候占据州议会多数席位,哪个党派就有巨大的优势来决定如何划选区可以让该州内尽可能多地选出自己党派的候选人。 

这个做法有个专业词汇Gerrymandering。这个词是美国人的发明,来自两个部分Gerry和Mander。Elbridge Gerry是美国第五任副总统,James Madison麦迪逊总统的副手。1812年,在他担任马萨诸塞州长的时候,州议会提交了一份选区划分图,为了确保尽可能多的让自己党派的候选人被选上,这个图画出来的区域边界都是弯曲很厉害的,其中有一块很像Salamander蝾螈,一种形似蜥蜴的两栖动物。而Gerry州长签字批准了这个图,于是他的名字就跟Mander一起组成了一个新词Gerrymandering,意思就是为了让特定群体的候选人尽可能多地被选上,而划分选区。有人翻译成杰里蝾螈,太难理解了,还不如不翻译,我把它翻译成改划选区。

咱们来看这个图,假设这个州有5个选区,每个小方块代表15万人,每个选区5个小方块一共75万人,该州一共25个小方块共375万人。红色小方块代表共和党选民,一共13个小方块,蓝色民主党,一共12个小方块,总人数上相差不多。但是按照图中这样划选区的话,5个众议员席位,将有4个是共和党,只有1个是民主党。这就是美国版的“田忌赛马”:让蓝色小方块在大部分选区内占比接近但不超过50%,在小部分选区内占比接近100%,也就是说蓝色小方块“被浪费”的最多,而红色小方块则几乎都“用在了刀刃上”。

 

这是公开的秘密。下一个问题是Gerrymandering合法吗?一共有两种Gerrymandering,一种是基于种族的,1995年最高法院在Miller v. Johnson案判决此类Gerrymandering是违法的。另一种是基于党派的,最高法院用了15年时间从2004年的Vieth v. Jubelirer,经过2018年的Gill v. Whitford,到2019年的Rucho v. Common Cause,终于作出判决,此类Gerrymandering属于政治问题,联邦法院不管。顺便说一句,2018年案件的原告William Whitford是威斯康星大学法学院教授,2004-2005年我上过他的合同法课程。Whitford教授自从耶鲁大学法学院毕业之后就一直教书,直到以原告名义起诉威斯康星州而把官司一路打到最高法院。而Whitford一案判决是由首席大法官Roberts主笔的,判决结果是9:0,所有的大法官都不想趟这潭浑水。有关Whitford和威斯康星州Gerrymandering的内容,请听我的《大选观察音频》第8期。 

 三、最新Gerrymandering判决

铺垫了这么多,终于可以讲最新的法院判决Harper v. Rep Dustin Hall案了。1月11日,也就是昨天,北卡罗莱纳州Wake郡高等法院在该案中判决该州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依据2020人口统计结果基于党派界限划出的选区并未违法。(高等法院Superior Court,与District Court地区法院同属州初级法院,如果上诉的话上一级是Court of Appeals州上诉法院,再上一级是Supreme Court州最高法院)。该案判决逻辑与联邦最高法院在该问题上的逻辑一致,党派Gerrymandering纯属政治问题,不但联邦法院不管,州法院也不管。

 

1月11日主流媒体的报道

 

260页的判决

咱们看一组数据。2020年总统大选,特朗普在北卡获得49.9%的选票,拜登获得48.6%的选票,所以这是个摇摆州。而现有的13个国会众议员席位,共和党却占据了8个,民主党只有5个。而按照Harper案中的新选区划分地图,共和党将占有14个席位中的10个,民主党只有4个。如果你是民主党人,是不是也不会就这么咽下这口气呢?

 

北卡选区新地图

原告立刻上诉。该州最高法院7位大法官中4位自由派,3位保守派,已经表态可以加急审理该案。假设7位大法官按照意识形态投票表决的话,原告应该获胜,也就是说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基于党派界限Gerrymandering属于违法操作,应该被禁止。要么重新划,要么像另外10个州一样,把这个大权交给中立的非政治机构来行使。(可见法官人选的重要性)。但这只是基于不确定假设而做出的推论,最终的判决只能拭目以待了。

 

北卡州最高法院大法官

四、结语

为什么在联邦最高法院一致判决不管党派Gerrymanding之后,我们要关注北卡这个州法院判决?最多不就是影响2个国会众议员席位吗?答案是,像这样的众议员席位还有很多,共和党一共控制了187个这样的席位,而民主党只控制75个。这直接影响到2022年中期选举的结果,而拜登如果失去参众两院民主党多数席位,将在2023年1月开启他的跛脚历程。而到2024年没有拿得出手政绩的拜登,将很难面对党内和共和党的挑战者。所以,美版的田忌赛马,真的是意在大选啊。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14日 来源时间:2022年01月1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