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国的一中政策到底是什么?

作者:钟辰芳   来源:美国之音  已有 79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22揭开序幕后美中关系未见好转,台湾议题依然是华盛顿与北京长期纠结的分歧所在。尽管拜登政府重申美国的“一中政策”不变,但中国官方仍然指责美国试图“歪曲和掏空一中原则”,近来美国官员关于台海议题的说法也引发一些人质疑,究竟美国对台湾与中国统一的立场是什么?美国强调反对台海现状被单方面改变的立场是否意在阻止中国统一?美国对台政策是否正在改变?拜登政府是否在采取实质上的“一中一台”政策?

美国国防部助理部长拉特纳(Ely Ratner)上个月在参议员外委会“未来美国对台政策”听证会上的证词中一开始就指出,台湾安全对美国如此重要的原因是“台湾位于第一岛链重要节点(node),是美国同盟及伙伴网络的定锚--这个网络从日本延伸到菲律宾再到南中国海,它对区域安全非常重要,也是护卫美国在印太地区重要利益的关键。”

第一岛链节点说法引质疑

拉特纳这段讲话引起外界许多注意,《金融时报》12月28日一篇报道说,拉特纳关于台湾对美国的重要性的声明,与美国驻远东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Gen. Douglas MacAthur)1950年称台湾有如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对美国战略利益极为重要的说法极为相似,拉特纳也强调了台湾地理位置的重要性,称台湾“位于第一岛链重要节点(node),是美国同盟及伙伴网络的定锚。”

报道说,“人们或许会记得,这是一个华盛顿终于坦承它对台湾意图的时刻。至少在北京,这个声明被解读为美国已抛开所有它可能接受台湾与中国统一的伪装。”

美国学者也对拉特纳的说法提出疑问。白宫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上星期(1月6日)在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一场对话活动中,就被曾任国务院情报官及历史学家的主持人艾伦·大卫·米勒(Aaron David Miller)问到这个十分“敏感”的问题。

美国是否接受统一须厘清

米勒说,拉特纳(Ely Ratner)有关台湾是第一岛链重要“节点”,也是美国重要战略利益的说法,“在我听来像是一个美国必须遵守的承诺。”他问坎贝尔,“我们是否仍然遵守一个中国政策?就是说,我们理论上能否接受统一,如果它是以和平的方式来实现?我的意思是说,虽然我很难想象如此的情况,但那是否仍然是我们的政策?”

坎贝尔首先承认正如米勒所说,“这是国家政策中一个非常敏感的元素”(This is a very sensitive element of national policy),但他没有直接答复米勒的提问。他说,他要强调的是,“我们的立场没有改变,它与以前的做法是一致的。我们致力于维护台海和平稳定。我们确实有一个中国政策。我们支持台海两岸的和平对话与接触。我们还致力于努力提高威慑力,以确保更普遍地维护这种和平与稳定。”

在坎贝尔之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也同样被要求就美国对中国与台湾统一的立场做出澄清。

12月17日,在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一场对话活动中,曾任奥巴马政府国务院亚太助卿的拉塞尔(Daniel Russell)在沙利文重申美国致力于台海和平稳定的一贯政策后提问说,他很高兴听到沙利文确认美国的优先政策是要维持台海现状,确保美国不会面对台海突发军事状况,但他问沙利文,“你能否澄清,你不是在提供理由说,由于和北京日益增加的战略竞争,美国现在的政策是要阻止任何情况下的统一?”

反对武力改变现状

目前是亚洲协会亚洲政策研究所负责国际安全事务的拉塞尔说,他知道今日台海问题的和平解决可能性不大,但“我希望你能表明,美国政府并不是在对统一的可能性关上大门,正如你也期望中国决不会认真考虑替代选项一样。”

沙利文在答复拉塞尔的提问时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统一”这个词。他说,拉塞尔的讲法没错,他也感谢有机会能澄清这个部分,那就是当他提到现状时,意思是指不能有一方单方面改变现状或以武力改变现状。“不过,不,我们并没有从你刚刚所说的那个立场离开。”

沙利文继续重申美国数十年来对台海两岸关系的立场,那是基于一个中国政策、台湾关系法、《六项保证》及三个公报。“我并不是在发信号或暗示对那个立场有任何有意义或实质上的调整,当然更不是你问题中所指的那种情况。”

对台政策是否有变?

曾经长期担任美国中央情报局亚洲情报官的保罗·希尔(Paul Heer)12月10日在《国家利益》网上发表文章,对拉特纳在听证会上的声明提出疑问,他认为拉特纳和同时在听证会上作证的国务院亚太助卿康达(Daniel Kritenbrink),在他们的证词中包含了美国对台政策“微妙和重要的转变”,他质疑拜登政府是否在采取“一中一台”政策。

希尔说,拉特纳的说法很难不让人做出一种解读,那就是它反映出的判断是“台湾与大陆的统一(reunification)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被允许。如果台湾是一个重要‘节点’及美国在地区安全重要的锚,那么它决不能落入中国手中”,无论这是否是拉特纳的意图,但希尔认为,这就是北京接收到的信息,北京也将“依据这个信息重新校正它的战略计划。”

他说,拉特纳和康达的声明基本上是在“为华盛顿反对台湾与大陆即便是和平统一提供理由”,因为他们认为台湾不受中国控制的自治,对美国利益及地区安全极为重要。

台湾独立非核心议题

希尔也指出,自1950年来美国即主张,台湾的国际法律地位“悬而未决”(undetermined),并例行性或至少偶尔确认美国“不支持”台湾独立的立场,但他认为,台湾正式独立并非核心议题,因为台湾自己经常强调它已经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没有理由再采取行动进一步正式宣布独立,因此“核心议题是,台湾是否能实现与大陆的永久分离”,而拉特纳的说法影响便在于,“它为美国支持台湾(与中国)的永久分离提供逻辑”,而此一逻辑的确强调了这种分离状态对美国是一个战略必要。

对于拜登政府官员的表态是否显示美国在对台政策上有所转变,华盛顿是否反对台湾与中国统一,以及是否实质上在采取“一中一台”政策等问题,前白宫国安会中国、台湾及蒙古事务主任何瑞恩(Ryan Hass)告诉美国之音,美国最重要的利益在于台海的和平稳定。

目前是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东亚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的何瑞恩说,自二战以来,美国的持久利益就是维护台湾海峡的和平稳定,“对美国政府最有利的,就是在这个利益指引下维持坚定与一贯的政策。”

美国一中政策未变

华盛顿大学(UW)国际关系研究助理教授林于翔(James Li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美国一向支持东亚地区和平稳定,自1950年代以来,这一直都意味著美国在保持一个微妙的现状,“一方面支持台湾,另一方面也对北京的政治目标采取安抚的态度。”不过他说,美国依然保持着“一个中国”的政策。

他说,“我认为拜登政府仍然在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下运行,这个政策‘体认’(acknowledge)北京对台湾的主权宣示。在实践上,这个政策多年来一直都历经厘清和小幅调整的过程,例如透过‘六项保证’。”

关于拉特纳在听证会上的说法被一些人解读为美国希望台湾与中国保持永久分离状态,因为如此较符合美国的利益,林于翔表示,自1950年至今的大部分期间,“美国正式支持永久分离是北京不能接受的,也可能造成地区的不稳定,今天也依然如此。我不认为美国会单方面改变这个立场,这是因为它对地区不稳定将造成潜在风险。”

拜登政策非“一中一台”

此外,也有人认为拜登延续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升级与台湾官方接触,并为台湾的国际参与发声的做法显示美国实际上正在采取“一中一台”政策,林于翔不同意这种看法。

他说,“‘一中一台’政策在实践上将表示对现状做更重大改变,例如支持将台湾的国际地位改为‘台湾共和国’而不是‘中华民国’,但那并不是现在正在发生的情况。”

林于翔认为,拜登政府近来对台湾的做法,包括增加外交接触和更公开支持台湾等,这些都是比较小幅度的改变,美国并没有像对待其他国家一样对待台湾。他说,“拜登的政策并不是要公然迫使北京处于一个难以在‘一中一台’政策下维持的地位。”

美国圣迭戈加州大学全球冲突与合作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员詹姆斯·李(James Lee)同样不认为拜登在谋求“一中一台”政策。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不认为拜登政府在寻求‘一个中国,一个台湾’政策。拜登政府在做的是试图以‘一个中国’政策来适应台湾海峡日益加剧的紧张。话虽如此,我认为这个政策的界线是什么仍然存在混淆,拜登政府寻找及界定那些界线的做法制造了一个误解,以为美国现在在支持‘一个中国,一个台湾’政策。”

有如裁判对主权问题保持中立

在台湾的主权问题上,詹姆斯·李说,美国对主权的实质内涵保持中立,它既不支持也不反对统一或独立,不过“美国对于过程并不中立:它反对台海两岸任一方单边改变现状。”

他说,近年来美国在台湾议题上采取更决断的姿态是因为,华盛顿一直在担心中华人民共和国可能会企图单方面改变现状,“但那并不表示美国已界定出一个对统一或独立偏好的立场。美国就像一个裁判:它在那里执行游戏规则,而不是在那里把球朝任何一个特定方向移动。”

统一过程须和平,受台湾人民支持

詹姆斯·李进一步解释,在提到美国“ 不支持”台湾独立时,它的意思是指美国对主权问题保持中立,不持立场,“因为‘不支持’位于‘反对’与‘支持’的两个极端中间,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台湾统一问题的立场是,它必须有台湾人民的支持:如果台湾人民支持统一,美国不会反对;不过如果台湾人民不支持统一,那么美国就会反对以武力或胁迫来强迫台湾人民接受北京的统一条件。”

华盛顿大学的林于翔也认为,美国对台湾的立场是支持台海分歧和平解决,“这是美国战略模糊政策的目标”,在1979年美国国会通过的《台湾关系法》第2b条款中对此有详细规定,那就是美国认为“任何以非和平方式决定台湾前途的做法都是对西太平洋地区和平安全的威胁,也是美国的严重关切。”

“历史上,在1979年以前,这保留了当时称为中华民国的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可能通过和平方式寻求统一的可能性,美国也会接受那个可能性。不过今日台湾社会趋势显示,统一极度不受欢迎,这个可能性已经不再现实,我想这是所有各方都明白的。”

台湾人民对统一意见分歧

林于翔说,由于台湾民意分歧,“任何‘统一’(unification)看来更有可能是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单方面的,因此它是非和平的,对美国也变得问题更大。”

尽管美国官员多次重申一个中国政策没有改变,北京当局依然指责美国试图“以台制华”,并且在“掏空”、“虚化”和“歪曲”中方的“一中原则”。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12月30日在接受《新华社》等官媒采访时说,美国违背建交承诺,“纵容鼓励‘台独’势力,试图歪曲和掏空一中原则”,如此不仅将把台湾带入危险境地,美国自己也会面临不可承受的代价。

王毅还说,中国实现统一是不可阻挡的大势,“台湾除了和大陆统一,没有任何其他出路。”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16日 来源时间:2022年01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