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外交政策》:美国真的能与中国脱钩吗?

作者:杰弗里·库奇克等   来源:同济战略派  已有 56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杰弗里·库奇克(Jeffrey Kucik),亚利桑那大学政府与公共政策学院和詹姆斯·E·罗杰斯法学院副教授,曼彻斯特大学硕士、埃默里大学博士、普利斯顿大学博士后,著有《国际政治经济学原理》等。

拉詹·梅农(Rajan Menon),纽约科林·鲍威尔学院安妮和伯纳德·斯皮策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主席、哥伦比亚大学阿诺德·A·萨尔茨曼战争与和平研究所大战略项目主任(国防领域),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博士,著有《人道主义干预的自负》等。

美国真的能与中国脱钩吗?

尽管存在分歧,但美国总统拜登仍然维持着特朗普对华的强硬路线。拜登和特朗普一样,认为美国必须通过减少自身对中国产品和供应链的依赖而“脱钩”——其依据是所谓的经济和国家安全原因。抱持这种信念的并非只有拜登一人:令那些期待更多中美贸易和投资的支持者失望的是,拉开两国经济距离的举措正在获得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共同支持。

然而,即使得到了两党的支持,经济脱钩仍然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如果拜登政府想要成功,那么美国不仅必须要重新调整其全球化经济的绝大部分,而且还要确保中国的相关重要贸易投资伙伴国参与其中——这两个目标都将比美国政府所预期的更难实现。

到目前为止,拜登政府持续着特朗普的脱钩努力,即便其措施更加温和。2021年6月,美国白宫阐述了一项提高国内生产的综合计划,以减少美国对脆弱的全球供应链的依赖,尤其是那些源自于中国的供应链。它主要关注半导体等关键行业(近几十年来,美国在这些行业的市场份额急剧下降)以及稀土资源(美国约80%的需求依赖于中国)等。与此同时,拜登政府保留了特朗普时期对从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并采取措施禁止美国公司投资特定的中国公司(其中一些已经在特朗普的“黑名单”上,包括华为公司)。

拜登和民主党议员也在推动大规模的投资,以减少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关键产品的依赖。这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所推动的“创新和竞争法案”的目标——它是一项多达2500亿美元的大型计划,旨在资助科学研究和扩大尖端技术的制造。舒默的法案已经在参议院获得通过(并且得到19名共和党人的支持),两党一致认为在美国“锈带”建立新的技术中心至关重要。

与此同时,经济脱钩的批评者(尤其是美国商会)警告称,这将扰乱现有的供应链,加剧生产延迟,并迫使企业和消费者支付更多的费用——尤其是因为生产重新配置不可能一蹴而就。因此,拜登政府正面临美国公司要求终止特朗普时代关税的紧急呼吁。此外,如果舒默的提案成为法律,中国将会减少从美国的进口,而这可能会再次对美国农民和能源生产商造成损害。

美国的脱钩努力已经影响到了本国的消费者。由于特朗普单方面地采取行动,他的脱钩战略只对美国经济本身产生了直观影响。事实上,通过提高从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特朗普增加了美国消费者购买中国商品的成本——仅在2018年就增长多达800亿美元。此外,美国获得的工作岗位数量并不符合特朗普的夸张承诺,相反还净损失了25-30万个工作岗位。与中国的贸易逆差确实有所下降,但也只是很小幅的下降(从2016年的3468亿美元降至2019年的3443亿美元——相关数据考察到新冠疫情爆发的前一年)。

对于美国而言,脱钩战略的成功需要拜登放弃他的单边政策,并动员与中国有大规模贸易投资关系的国家采取集体行动。

拜登政府已经朝着这个方向采取了一些措施,包括在2021年6月的G7峰会上就“重建更美好世界”伙伴关系达成的协议——该项目被视为对冲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尝试。上述计划寻求加强G7国家之间的合作,同时在中低收入国家的基础设施、金融协调和经济发展方面予以大规模投资。或者说,加入中国轨道的国家越少,美国就越容易调整其经济关系。然而,相比于白宫所做的事情,这一目标的实现需要更具战略性和实质性的努力。

最近,拜登达成了一项协议,取消特朗普时代对欧洲钢铁征收的关税,该关税自2018年以来已经导致欧洲对美国的钢铁出口下降了53%。新协议取消了对价值约70亿美元的欧盟钢铁和铝的出口关税,并且可能会改善美国对华统一战线的前景。美国和欧盟已经重新在风力涡轮机软件以及与电信和自动驾驶汽车相关的技术领域展开知识产权方面的行动。

但这并不意味着欧盟正急于同中国脱钩。欧洲贸易专家预测,这样做会阻碍整个欧洲的增长并减少收入——在中国经营的欧盟跨国公司对此表示赞同。中国欧盟商会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欧洲公司继续看重中国利润丰厚的市场,并没有将投资转移到其它地区的新计划。德国前总理默克尔最近回应这一观点称:“完全脱钩……将对我们造成损害”。事实上,欧盟的潜在不利因素是巨大的:2020年,它与中国的贸易总额为7450亿美元,使中国(而非美国)首次成为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

一些分析人士指出,欧盟的全球门户项目(至2027年,计划投资围绕国际基础设施、数字通信和绿色能源投资3400亿美元)是对抗中国经济实力的大胆举措。然而,《经济学人》在一篇题为“为什么在布鲁塞尔胡说八道”的专栏中嘲笑这一计划“主要是现有承诺、贷款担保和夸张预期的混合体……而不是实际的新支出”——他们可能是对的,特别是因为与中国同期承诺用于外国基础设施项目的1万亿美元比较,3400亿美元就有些相形见绌了。

为了让拜登政府的脱钩战略发挥效果,日本也必须要加入其中,但后者政府现在也损失惨重。中日经济现在已经深度交融:40年前,中日贸易总额达到10亿美元;到2019年,它已飙升至3040亿美元。日本在中国的直接投资也在激增,至2020年达到了113亿美元,占日本在亚洲总投资的27%。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一直在试图转向,并在2020年拨款22亿美元,以吸引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日本公司迁回日本或东南亚国家,以实现日本供应链的多元化。迄今为止,已有87家日本企业获得了此类支持。这反映了一个更大的趋势:在2012年的峰值点,有14394家日本公司在中国经营;而到2019年,则已经有700多家日本公司陆续离开。

尽管如此,中国仍然是日本公司的重要投资场所,尤其是那些与汽车生产相关的公司。据统计,这些公司占日本对华投资的一半。虽然在中国转让技术和建立广泛的供应链存在着风险或产生针对自身的竞争,但日本公司依旧认为这是进入中国广阔市场的可接受风险。事实上,在2020年日本公司计划增加业务和出口的国家/地区中,中国仍然排名榜首——这表明,日本政府对脱钩的经济成本有着深刻的认识。

鉴于同中国的广泛经济联系,韩国的地位则更加不稳定。尽管韩国对西方的出口在过去几年中大幅增长,但中国依然是其最大的出口市场——2020年的对华出口额总计1330亿美元,约占其出口总额的27%;而对美国的出口则为744亿美元,对日本的销售额为251亿美元。根据韩国产业经济贸易研究院的数据,韩国五分之一的进口来自于中国,高于日本和美国。这些进口产品很容易受到供应链中断的影响,并会导致代价高昂的生产延误和消费短缺。

而在更广泛的亚洲地区,由包括中国在内的15个亚太国家组成的、占全球GDP30%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的建立表明:与中国脱钩并不是主流趋势。

经济联系并不是亚洲国家对脱钩持谨慎态度的唯一原因。就韩国而言,随着中国和美国在东亚的军事力量平衡向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转变,韩国政府将不敢采取任何可能刺激中国的举动。但同时,韩国的反华情绪也有所上升,特别是在年轻人当中——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韩国受访者将中国视为“军事威胁”。尽管如此,随着韩国周边战略环境的变化,其政府将会更加留意遵循美国制定的脱欧脚本的风险,并且可能更愿意避免对中国采取经济攻势。

鉴于组织一个以美国为首的致力于经济脱钩的有凝聚力的联盟存在困难,该战略不太可能改变中国的行为。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已经开始减少对出口导向型增长的依赖,转而支持国内消费者的需求增长。即便美国的“脱钩”取得进展,中国政府仍然致力于国家统一等核心优先事项。

此外,即便脱钩对中国几乎没有直接影响,但它对美国仍然有一定的好处——减少美国对脆弱供应链的依赖,有助于使其经济免受过去两年中美贸易中断的影响。对美国而言,投资国内产能早就该进行了。如果所有这些都可以在建立伙伴关系的同时完成,那或许会更好。

文章来源:《外交政策》网站 2021年1月11日文

【翻译】刘笑阳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16日 来源时间:2022年01月1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