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刚刚的判决,让拜登2024连任更有希望

作者:马宁   来源:麦迪逊宁思  已有 43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熟悉美国政治和历史的朋友们,大概都听过这么一句话“得俄亥俄者得天下”。说的是自1960年以来,历次总统大选获胜的候选人都赢了俄亥俄州。所以就有人用俄亥俄州的选举结果来预测大选最终花落谁家。而这一魔咒被拜登在2020年打破,拜登输掉了俄亥俄(比特朗普少了47万张票,详见下图),但是他却赢得了大选。在选情胶着的11月初,我还真因为拜登在俄亥俄的失败而觉得沮丧,以为这一魔咒又将应验。不过拜登老爷子还是挺住了,赢了12个摇摆州里面的7个,笑到了最后。

一、俄亥俄州有关党派Gerrymandering的最新判决

1月14日,也就是昨天,俄亥俄州再次吸引了全社会的注意力。该州最高法院在Adam v. DeWine案件中以4:3的表决结果判决共和党人控制的该州议会通过的新国会选举地图违反该州宪法,并要求州议会任命的“重划选区委员会”(Redistricting Commission)在30天时间之内重新划一次选区。该委员会包含共和党籍州长Mike DeWine和两位共和党籍州官员Keith Faber和Frank LaRose,2位共和党州议员,以及2位民主党州议员。有关Gerrymandering这一重要概念,参见《田忌赛马,意在大选》。用一句话来概括Gerrymandering,就是本来是选民选政客,结果变成政客选选民。该文也详细介绍了北卡高等法院上周维持了共和党人控制的该州议会通过的新国会选举地图的合法性。强烈推荐大家看完该文再看今天这篇。

 
 

法院判决与媒体报道

俄亥俄州最高法院7位大法官里,首席大法官保守派的Maureen O'Connor与3位自由派大法官站在了一起,判决被告“重划选区委员会”没有依据2018年防止Gerrymandering的州全民公投(Ballot Measure)来划选区,从而导致划出的结果过分有利(unduly favors)共和党。另外3位保守派大法官持异议(dissenting opinion),认为多数意见大法官们没有给出一个判断什么是“过分有利”的可以操作的标准(workable standard)。

像上一篇讲北卡Gerrymandering的文章一样,咱们吃瓜群众来自己看一下数据,就知道州最高法院的判决是否合理了。在2020年大选中,俄亥俄州53%的选民投票给特朗普,45%的选民投票给拜登,但是由于上一次的Gerrymandering,该州16个联邦众议员席位,12个是共和党,只有4个是民主党。如果“重划选区委员会”在30天内递交新的报告符合州最高法院的要求,咱们将在今年中期选举时看到结果,届时可知根据新的人口统计结果分配到俄亥俄州的15名众议员席位有多少属于共和党,有多少属于民主党。

 

“田忌赛马”结果挺明显的

歪个楼。从Adam v. DeWine这个案件中,我们就可以看出俄亥俄州的政治精英是有家族传统的。州长Mike DeWine的儿子是州最高法院4位保守派大法官里的一位Patrick DeWine。有意思的是,州长作为被告的案件,他的儿子作为大法官居然没有回避。“重划选区委员会”里仅有的2位民主党人是父女搭档州参议员——父亲Vernon Sykes和女儿Emilia Sykes。再联想到咱们国人熟悉的老布什和小布什这对父子总统,以及2016年跟特朗普竞争共和党内总统提名人的小布什的弟弟时任佛罗里达州长杰布·布什Jeb Bush。也许我们可以把本段开头的结论从俄亥俄州扩大到全美国吧。 

二、全国范围内党派Gerrymandering的现状

北卡的诉讼还没到州最高法院,所以俄亥俄是州最高法院判决该州Gerrymandering违法州宪法的第一个州。根据538网站的统计,像这样的诉讼,至少还有8个,而正在进行选区重划的州达到了26个。下一个最有可能被州最高法院推翻的选区图就是上一篇文章讲的北卡选区图。

 

538网站的统计

这里有3个问题。第一,这9个(可能会更多)的诉讼,各州最高法院会不会都判决基于党派的Gerrymandering违法该州宪法?如果有的判违反,有的判不违反,怎么办?我现在不知道答案,需要看到这些案件更多的进展。对于不同州最高法院对Gerrymandering有不同判决的问题,我的理解是这届联邦最高法院应该不会介入,既然是州内的问题,不是联邦问题,那么各州有不同的操作也很正常。参见《田忌赛马,意在大选》里面提到的2004年到2019年3个案件的分析。

第二,判决Gerrymandering违法宪法的州的重划选区委员会,新划出来的选区图会不会换一种符合该判决的方式继续搞“田忌赛马”,从而导致结果跟之前划的差不多?538网站比较悲观,认为会的。我想不出,在俄亥俄州Adam v. DeWine这么明确的判决后,重划选区委员会有多少的技术操作空间,可以在30天之内既不违反该案判决,又能划出共和党占优势的新选区图。毕竟正如3位异议大法官所言,多数意见并没有给出一个可操作的标准。

 

第三,假设大部分州的Gerrymandering都被判违反州宪法,而且新的选区图都没有明显的“田忌赛马”操作,这样是不是对今年民主党中期选举有利?我认为是的,因为共和党在过去的Gerrymandering操作中获益比民主党多,所以如果这个问题的两个假设前提都满足的情况下,民主党是会在全国范围内增加一些席位的。当然,根据以往的统计,执政党通常会在中期选举的时候失去一些席位。

 

二战之后中期选举的统计数据

另外,去年11月弗吉尼亚和新泽西州长选举也是今年中期选举的晴雨表,民主党丢掉了志在必得的弗吉尼亚,差点也丢掉了新泽西。外界对民主党今年中期选举十分不看好。

三、结语

俄亥俄州最高法院的判决,可以说是送给拜登和民主党的一个大礼包。如果真的因为这一系列的判决肃清了党派Gerrymandering对选区的不良影响,那么民主党就有可能在中期选举中保住两院简单多数,从而让拜登不成为跛脚总统,有更多时间去施政,也有更大的机会在2024年连任了(从而阻止特朗普回归)。这些判决更长远的意义是,消除了民众厌恶的“政客选选民”的操作,让选举真正反映民意,去除美式民主的一大顽疾。重任,落在这些州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肩上。

 

拜登对Gerrymandering的态度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16日 来源时间:2022年01月1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