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赵宇琪:为何拜登支持率持续走低?

作者:赵宇琪   来源: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  已有 50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本文是《美国观察》栏目推出的第5篇文章,聚焦当前拜登支持率持续走低这一现象。拜登执政后的支持率为何走低?又将面临怎样的前景?

本文作者:赵宇琪,外交学院外交学与外事管理系本科生、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战略青年

目前拜登执政将近一年,其支持率持续走低,成为了近五十年来同期支持率最低的总统。根据“538”(FiveThirtyEight)网站综合美国各项民调数据显示,拜登执政第207天,拜登政府的支持率首次跌破50%;执政第222天,反对人数首次超过支持人数;执政第308天,反对率达到峰值,为52.3%。[1]同时,拜登本人的支持率也不乐观。根据美国盖洛普(Gallup)公司近日公布的民调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中旬,拜登的支持率仅为43%,甚至低于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后者支持率为44%;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G. Roberts Jr)票居榜首,支持率高达60%。[2]

表面上看,拜登政府的疫情应对政策是其支持率持续走低的直接原因,而背后的制度性和结构性因素,才是拜登支持率持续走低的根本原因。

直接原因:疫情应对乏善可陈

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截至美东时间2022年1月16日早上7时,总病例超过6540万,死亡逾85万[3],已超过美国在一战、二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死亡人数之和。

拜登政府防疫政策不力对美国疫情失控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作为科技和经济高度发达的国家,美国并不缺少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科学技术和资金,但却执意将防疫问题政治化、不断对外甩锅推责,只顾防疫背后的政治利益纠葛,漠视美国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美国把医疗保障留给富人,放任贫穷者和少数群体社会保障的缺失,让美国价值观中所谓“平等”的这一基本原则形同虚设,是疫情长期以来无法得到解决的重要原因。

拜登政府的经济恢复政策也未能取得切实效果。美国预算与政策优先事项中心2021年12月8日发布的《对通货膨胀的担忧不应阻碍“重建更好未来”的实施》指出,2020年10月至2021年10月期间,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上涨6.2%,是30多年来同比增长的最大值;消费者支出价格指数(PCE)的增长超过5.0%,美联储认为这是高通货膨胀的表现。[4]与此同时,美国的失业率极高,社会矛盾由此激化。除了官方公布的失业数据之外,一些失业工人被错误地归类为就业,许多失业者放弃继续找工作,实际失业率高于官方公布的数据。

根本原因:结构性矛盾积重难返

在《衰败的美利坚》一文中,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认为,“否决政治”越来越主导了美国政治的运作。他认为,“19世纪末以来,美国两大政党在意识形态上从来没有如此两极分化过……民主制度不是为了终结冲突,而是为了通过共同制定的规则和平解决或缓解冲突。一个好的政治制度所产生的政治后果应当尽可能地代表尽可能多的人民利益。但是当极化遇到美国麦迪逊式的制衡体系,结果就是灾难性的。”[5]

美国实行三权分立与制衡相结合的政治制度和两党制的政党制度。这种制度设计的初衷是防止权力滥用,然而时至今日,其弊端日益显露。个别否决行为即可影响集体行动,两党之间互相扯皮推诿,以“否决”为党派竞争的武器,追求“否决”而非“治理”,追求“权力政治”而非“良善政治”。在这种情况下,集体行动的成本大大增加,政争不断而效率低下,三权制衡沦为桎梏,背离美国民主制度建立的初衷。

除了党派之间的斗争外,美国两党内部也存在巨大分歧。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21年11月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共和党和民主党内部分歧巨大,而这种分歧有时掩盖了很多美国人其实并不认同任何一方这一事实。[6]比如,共和党内对于低税收和堕胎的态度存在分歧,民主党内对于宗教在社会中的重要性、是否需要对种族不平等问题进行系统性社会改革等存在分歧。以上种种原因都导致了美国所谓的民主制度效率低下,政治成本极高。

 

2021美国政治意识形态

(图为美国智库皮尤研究中心2021年7月8日至18日进行的一项针对10221名成年美国公民的调查。该报告基于对公众态度和价值观的分析,将公众分为9个不同的群体。该报告还参考了2020年1月以来的对这些受访者开展的其他采访)

同时,美国的社会问题根深蒂固、积重难返,种族问题、贫富分化等内部矛盾不仅始终未能得到解决,反而愈演愈烈。美国的种族问题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复发”,且与枪支暴力掺杂。明尼苏达州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黑人弗洛伊德窒息而亡,随之而来的是“黑命贵”(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再次爆发,超过2600万人示威游行。

全球不平等数据库(World Inequality Database)的最新数据显示,当前美国的贫富分化已经接近历史最高水平。前10%的人拥有超过70%的社会财富,而后50%的人仅占有1.5%的社会财富;前者人均收入为350400美元,是后者的17倍。[7]

(图为全球不平等数据库进行的针对2021年全球贫富分化及社会不平等状况的调查。该图显示,美国是富有国家中贫富分化最严重的国家。有关概念及指标的定义、数据来源及研究方法详见尾注中的链接)

前景展望:民主党中期选举困难重重

2022中期选举在即,拜登及民主党将面临更大挑战。除上述因素之外,共和党在选区重划中略占优势(详情可参考《美国观察》02丨美国选区重划:零和的政治争夺战)。整体看,民主党明年中期选举前景不容乐观,很可能丢掉对两院或其中一院的控制权。

而两党之间的扯皮推诿和政治斗争只会带来两党内耗,使得拜登政府在未来任期内的执政受到更大牵制。在民主党控制两院的情况下,拜登的支持率尚且如此低迷,倘若中期选举民主党失利,那么拜登想要在2024年之前推行新政策或是谋求连任,面临的困难都将更多。

归根结底,无论是处理国内通货膨胀、族裔矛盾、贫富差距等问题,还是应对新冠疫情、全球变暖等全球性挑战,拜登政府都应该思考问题的根源出在哪里。美国两党间的零和博弈并不能实现真正的民主,而美国民众的切实利益也无法得到保障。一个极化与分裂的美国与拜登竞选承诺中的美国大相径庭,更与200多年前美国国父们在费城规划的“民主灯塔”渐行渐远。

参考文献

[1] FiveThirtyEight, How unpopular is Joe Biden? https://projects.fivethirtyeight.com/biden-approval-rating/, [Accessed 16 January 2022][2] Gallup, Presidential Approval Ratings - Joe Biden, https://news.gallup.com/poll/329384/presidential-approval-ratings-joe-biden.aspx, [Accessed 29 December 2021][3]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Coronavirus Resource Center, https://coronavirus.jhu.edu/map.html,[Accessed 16 January 2022][4] Center on Budge and Policy Priorities, Inflation Concerns Should Not Impede Enactment of Build Back Better, https://www.cbpp.org/research/economy/inflation-concerns-should-not-impede-enactment-of-build-back-better, [Accessed 31 December 2021][5] Francis Fukuyama,“America in Decay: The Sources of Political Dysfunction,”Foreign Affairs (Sept./Oct. 2014), Vol.93.No.5 (Sept. 2014), pp. 5-26.[6] Pew Research Center, Beyond Red Vs. Blue: The Political Typology, https://www.pewresearch.org/politics/2021/11/09/beyond-red-vs-blue-the-political-typology-2/, [Accessed 30 December 2021][7]World Inequality Lab, World Inequality Report 2022, pp. 225-556https://wir2022.wid.world/www-site/uploads/2021/12/WorldInequalityReport2022_Full_Report.pdf, [Accessed 30 December 2021]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17日 来源时间:2022年01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