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宋子丰:当拜登面对特朗普塑造的最高法院

作者:宋子丰   来源: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已有 43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特朗普已经卸任一年多,但他的政治遗产仍然随处可见。虽然未获连任,但在短短四年任期内成功提名三位最高法院大法官,特朗普确实是“幸运儿”。之前成功提名三位及以上大法官的还是里根,但里根却用了八年时间。特朗普提名的三位大法官,都是典型的保守派,他们的加入使得保守派法官达到六位,从而彻底改变了最高法院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的意识形态平衡。保守派占绝对优势的最高法院对美国内政的巨大影响已经在最近的几个判例中得到充分体现。

随着奥密克戎毒株近期在美国的快速传播,美国新冠疫情进一步恶化,1月10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突破140万例,再度刷新历史纪录。而13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却以6:3的投票结果,驳回了拜登政府要求大型企业员工必须接种新冠疫苗或定期进行病毒检测的疫苗强制令。最高法院多数大法官认为,这一强制令覆盖群体广、涉及总人数多达8400万的企业员工,凡百人以上的企业均包含在内,虽然国会赋予了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OSHA)管理职业风险的权力,但并未授予该机构“更为广泛的管理公共安全的权力”,强制要求8400万人接种疫苗或定期检测显然是越权的。

针对最高法院这一判决,自由派大法官布雷耶在反对意见中写道,保守派多数法官“严重误用了适合的法律标准,严重破坏了联邦政府的应对能力,新冠病毒对企业工作人员已构成前所未有的威胁。”拜登表示十分失望,认为强制令是“符合常识的、挽救生命的措施”、“完全基于科学和法律”。拜登呼吁各企业主动响应、自发配合,执行疫苗接种规定以保护各企业员工、客户和社区的安全。而已经卸任的特朗普,热情赞誉最高法院的判决,“最高法院毫不退缩,让我们引以为傲。绝对不要强制令!”

最高法院本次6:3的判决结果,正好是六名保守派大法官反对三名自由派大法官。反对强制令的六名保守派大法官均为共和党总统提名,支持强制令的三名自由派大法官均为民主党总统提名。保守派大法官中,戈萨奇、卡瓦诺、巴雷特均为特朗普提名。假若特朗普没有这三次提名机会,而由民主党总统提名了三位大法官,最高法院的此次判决则极有可能支持拜登政府的强制令措施,投票结果依然是6:3,但不同的是六位自由派大法官反对三位保守派大法官。

如此来看,此次判决正是特朗普的政治遗产之一。正如里根曾经感慨:“最高法院大法官通过解释法律,在时间的流沙中留下了他们深深的足迹。”虽然特朗普早已下台,但最高法院大法官终身任职,特朗普提名的三位保守派大法官在美国社会发展和政治生活中必将产生长久深远的影响。特朗普在司法领域的政治遗产不仅仅体现在本案中,2021年美国最高法院审理的两起堕胎权案件也引发了较大关注,特朗普提名的三位保守派大法官同样发挥了关键作用。第一起案件涉及得克萨斯州极为严格的“心跳法案”,最高法院2021年9月1日以5:4的投票结果驳回了部分堕胎机构提交的紧急禁令请求,间接支持了得州这一法案继续施行。拒绝禁令请求的5名大法官,均为共和党总统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支持禁令请求的4名大法官,除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外,均为民主党总统提名的自由派大法官。第二起案件涉及密西西比州禁止15周后堕胎的法律,该法案大幅压缩了女性自由决定堕胎的时间范围,对著名的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判决发起了直接挑战。从庭辩现场的发言来看,自由派大法官均强烈反对该州法律,占据多数的保守派大法官均表达出支持倾向,因此,密西西比这一法案最终有较大可能获得最高法院的支持。

在当前美国政治严重极化、社会不断撕裂的大背景下,追求司法独立、判决公正的大法官们难以“独善其身”,在判案中很难做到不受党派和意识形态的影响。越来越频繁的分裂意见,自由派和保守派大法官的尖锐对立,使得最高法院内部也出现了两极分化的现象。最高法院极化现象的出现,与近二十年来民主党和共和党总统日益重视提名法官的意识形态这一提名策略的变化紧密相关。无论是克林顿、奥巴马,还是老布什、小布什和特朗普,在提名大法官时,都把候选人的意识形态作为最重要的考量因素,以确保最终提名的大法官在意识形态和政策立场上与总统高度一致。特朗普提名的三位大法官都是坚定的保守派,在重大案件中都成为巩固特朗普政治遗产的重要力量。

特朗普输了2020年总统选举这场战斗,却赢得了塑造最高法院这场战争。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19日 来源时间:2022年01月1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