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拜登召开民主峰会的真正用意何在

作者:熊玠   来源:中评社  已有 67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纽约大学终身教授熊玠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1月号发表专文《拜登总统召开“民主峰会”真正用意何在?》,作者表示:美国拜登总统召开“民主峰会”,邀请了110个国家在网上与会。根据媒体报道,此峰会之召开,乃民主阵营对抗(与藐视)专制阵营的表现;亦即出自地缘政治的动机。但是,根据美国民间“自由智库”的评审,被邀请的110个国家中,有百分之三十仅是“部分自由”;另有三个根本就是“不自由”的国家。更妙的是:“自由智库”另外对139个国家按照民主程度高低而排名的名单中,美国祇排到第27名。故如所谓的民主阵营竟然如此不强势,然则拜登召开“民主峰会”之真正用意安在?本文旨在探讨此一问题,期能找出适当答案。文章内容如下:

一、导言

美国拜登总统召开的“民主峰会”,已于2021年12月9日至10日在网上举行。计划中,2022年还有第二届峰会,不过它将不是网上而是采用面对面会议的方式。其实拜登“民主峰会”的主意,早在他2020年竞选总统时就已透露;等他上任后再度重述。他的格言是“民主不是偶然降临。我们必须维护它、增强它、并在它衰落时使其复兴”。

对此次峰会召开,白宫对其目的秘而不宣;反而是国务院(相当于美国的外交部)发布谘询,列举了三项具体的课题:第一,联合民主阵营各国以防范专制独裁之崛起。第二,打击腐朽。第三,推进民权。大多数媒体,都认为这是一个民主阵营的大结合,是针对中国而来的一个意识形态斗争。但也有“时代杂志”与其他零星媒体,认为所谓“民主峰会”全是虚假;是自欺欺人。这种看法,也不是毫无道理,需要深入瞭解。

二、邀请国家的选择性

我们且看被邀国家的分配,在亚洲,被邀请的包括菲律宾、巴基斯坦与印度,没有孟加拉。欧洲国家中,有波兰被邀,可是没有匈牙利、也没有土耳其。在中东,祇有以色列与伊拉克被邀请。另外,也有被邀而拒绝参加的,譬如巴基斯坦即是一例。

根据美国民间“自由智库”(Freedom House)的评审,被邀的国家中有30%仅是部分自由;另有三个根本算不上是自由国家(安哥拉、刚果民主共和国与伊拉克)。这个“自由智库”的另一项包括139个大小民主国家的排行,美国仅排第27名。在该智库对所有110个被邀之个体再加美国(与台湾)分别审评所给的分数,美国仅获83分。这与韩国的83分相等,但可笑的是,它竟然落后于84分的蒙古,更远远落后于获得100分的瑞典与芬兰。其他被邀个体多数均超越美国,譬如新西兰的99分,加拿大的98分,瑞士的96分,英国的93分,连太平洋上的弹丸小国图瓦卢也得93分(略逊于台湾的94分)。

一贯以“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自誉的印度,却祇得到67分。据说这是由于自莫迪总理上任以来印度民主大退步所致。可是仅这个案例,就足以让我们较深一层地体会到以上拜登有关须防止民主下滑衰退之言,是什么意思。我们再仔细参看“自由智库”关于各民主国家排行的列表,其中在每个国家的最后一栏,倶载明了自2020年以来一年之内各国的民主程度有否变更。美国的负成长(即民主程度下降率)是-2.9%.与其他民主国家相比,这是相当大的下降率。除了尼日利亚的-3.7%与萨尔瓦多的-3.3%更大以外,其他各国的下降率均不如美国之大。居然还有一个国家(卢旺达Rwanda)的民主程度有正0.5%的增进率。

既然有这么多国家民主程度降低的记录,就难怪拜登格言会说国家的民主必须妥为防卫、增强、以及要在它下降时将它从衰落中复兴。至于复兴民主,是否是拜登召开“民主峰会”的真正原因,就要看在实质上美国的民主成份究竟在2020年以来有何等大幅的下降。

三、美国自2020年以来的暴乱与民主程度受损的厄运

2020年5月25日,在明尼阿波利斯市(Miniapolis)警察抓到一名叫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黑人。由于他的强烈抗拒,引起警察将其制服后把他压在地上,并用膝盖压在他脖子上九分钟之久。该黑人大叫“我不能呼吸”后窒息而死。由于一般媒体与推特(twitter网媒)之迅速传播,立刻轰动了整个美国。不出数日,成千成万的群众如流水般注泻至街头、并包围警察局以及其他公共设施,发动了反对不平叫冤的抗议。这种抗争种族歧视与反对警察滥权的运动,同时出现在美国的23个州、涵盖了30多个大小城市。

参加抗争的群众,包括了不同的团体。除了黑人组织为中坚以外,还有其他族裔(包括白人)之中对社会不公平现象心怀不满、与自己或亲友曾有不良遭遇的人们;旧愁新恨,藉此机会一吐苦水,尽情发泄。其间再介入了趁火打劫的宵小分子,所以暴动即刻变成打砸抢烧完全失控的局面。累累不已。

各地示威团体手举的抗议口号与招牌,均很一致。除了 “无公义、则无和平”以外,同样普遍的则是Black Lives Matter(BLM);翻成中文,即是:“黑人生命,不容忽视”。其实这句口头禅,来自六年前因圣路易城郊外的一位未成年黑人被警察枪杀而引起一个名叫“团结举手”的黑人组织成立的口号。这个组织,各地也有分会。各电台与电视台,也经常邀请号召BLM的头目亮相,解说他们的信念。由于这个BLM口号的响亮,各地被警察枪杀黑人的总数也因此逐年渐渐减小。譬如2015年全国有305名黑人被警察击毙的记录,到2019 年已下降为260名。吊诡的是,大家对该组织的兴趣已逐渐淡薄。没想到因为弗洛伊德案件之产生,给了该组织的“黑人生命不容忽视”(BLM)口号一个复苏与再度发挥的大好机会。

相反地,对那位压在弗洛伊德身上让他窒息而死的警察(名叫沙文,Derek Chauwin)与在场的三位同僚,示威群众则高呼要将他们严惩以谢无辜。结果这四位警察除了立刻被警局解雇以外,还接受法院不同罪名的起诉。那位名叫沙文的警察,被起诉为二级谋杀罪与二级过失杀人罪(以后被审判定罪为监禁25年)。

各地抗议人群,还一致嚷嚷要削减政府维持警察的经费,甚至还有人嚷嚷取消警察制度。导致某些城市的立法机构,非得摆出一副要以立法达到削减警察经费的姿态不可。明尼阿波利斯市的市长,也面临被迫撤消该市警察局的压力。美国国会由民主党控制的下院,也提出一项法案,试图约束警察对少数民族权益的侵犯、与加强对种族歧视的克制。

各种追思“弗洛伊德”的口号与招示牌,也到处出现。另外,因为弗洛伊德虽然出生在北卡罗兰州,但却是在德克萨斯州的休斯敦城长大,所以休斯敦的黑人教会还特地给他举行隆重的追思礼拜。使他享尽哀荣。

没想到,这一切可能将弗洛伊德捧为“烈士”或“英雄”的号召与举动,惊动了一位名为欧文斯(Candace Owens)的黑人女士评论员。她是一个名叫“转换点”(Turning Point)的政治团体对外信息交往的负责人。在她接触的信息交换圈中,公开掀开了有关弗洛伊德的底细。毫不客气地宣布,她发现这位弗洛伊德,在他生命的46年中,接连五次进出监狱的经历:罪名若不是吸毒、贩毒,就是持枪抢劫---包括一次聚众闯进民宅,在用枪指向一个孕妇肚子的情况下,将之抢劫一空。而最后一次,弗洛伊德是因使用一张价值美金二十元的伪钞而被捕。所以,欧文斯说她认为弗洛伊德不堪称为“烈士”,更不是她的英雄。虽然她自己是黑人,她还指出黑人占美国14%的人口,但却拥有全国50%的犯罪记录。

在此之后,明尼阿波利斯市的警察工会,也公布了有关弗洛伊德的生平。显示欧文斯所透露的细节条条属实。奇怪的是,美国各地如此高分贝的抗议暴乱,居然引起了国际上积极的响应与共鸣,尤其是欧洲。

四、国际上对美国暴动的声援与共鸣

也许会有人认为相当稀奇,但国际上对美国这番广泛与高分贝暴动却表现了很踊跃的声援与共鸣。单说欧洲,从德意志、西班牙、比利时、联合王国,到丹麦,各地均有成千上万的群众上街声援,对美国反种族歧视与警察滥权运动之抗争,深表同情。

对此,有人提供一项解释的理论,认为这些国家上街游行助威的人们,虽然表面是支持美国的群众,但他们的行动与其说是声援,毋宁说是共鸣。因为他们看到美国这一连串示威抗议运动,就联想起自己国家也有同样问题——即类似的种族歧视与警察滥权的问题。较为更恰当的例子,当推澳大利亚(虽然它不在欧洲)。由于澳大利亚的祖先由英国来到当初地广人稀的这片美好土地时,当地的土著(原住民)无能对抗这些船坚炮利外来的白人;结果弱肉强食,祇落得被赶到偏野角落苟且偷生的下场。他们的子孙到今日仍脱离不了“原住民”的标签。所以,听说美国有反对种族歧视的运动发生,这些原住民也趁机行动起来,藉声援美国抗种族歧视之名来表示他们自身历代受歧视敢怒而不敢言的悲痛(当然,在美国“原住民”的印第安人的遭遇,也极为相似。他们的祖先被当初由英国移民美国的白人任意屠杀;他们的子孙则被放逐在美其名曰“预留地”的禁区)。

五、以上种种动乱与号召的启示

有人对美国上述那一连串的人为祸乱,提出一个“报应”的说法。如果我们真接受“报应”这个观念的话,未尝不可将美国多年来的种族问题(白人欺负与压迫黑人)追溯到美国祖先贩买黑奴的历史。这是一个很大的题目。实际上在美国这块土地上最早有黑奴的出现,肇始于英国殖民时期;美国于1776年立国后,延续了英人留下来的黑奴制度。所以美国宪法(制定于1787年)上并无反对奴隶制度的规定。一直到南北战争以后于1865年通过的宪法第十三修正案,才废除奴隶制度。但在那以后,黑人还是没有与白人真正享受同等的权利。譬如黑人还不能与白人同校上课;而须上那所谓“分别而平等”专为黑人而设的学校。一直到了1954年后因一项最高法院的判例才正式改变。自此以后的民权运动,美国的黑人逐渐在书面(法律)上赢得了较多的平等权。可是白人心理对黑人歧视的态度,还是可以从白人警察与黑人间一向紧张对峙的关系看出。所以,这次因弗洛伊德事件,将这一切黑人被压抑的愤怒与心结,得机全部暴露发泄了出来。

如要用“报应”来解释的话,应该说是美国白人祖先当年贩买黑奴所造的孽,今天他们的子孙,得为祖先所造的孽承担应付的历史代价。不过,所谓当年,应该是指17世纪至18世纪由英国殖民时期转型到独立的“美利坚共和国”时期。而在那段历史辰光,从事黑奴买卖以及利用从非洲拐来的黑人做奴隶的西方国家,除了英国外,还有葡萄牙、西班牙、德国、荷兰、比利时与丹麦等国。如说“报应”,那么为什么祇有在美国才发生这个因祖先造孽而须付出代价,其他那许多西方国家,却没有发生“报应”呢?那位发表“报应”意见的发言人,还说美国的“报应”是表示菩萨的公允。那么其他拐带及买卖黑奴的国家都没有受到同样的待遇,又如何解释呢?不过,如果我们留意的话,应该发觉,也是在这些欧洲国家,对当前美国的暴乱,响应最力。这也是为什么另外有人指出,这些欧洲国家的反应,与其说是响应,毋宁说是“共鸣”。这表示它们因被提醒自己祖先也曾从事黑奴买卖的往事而产生“于我心有戚戚焉”的感受。

长话短说,这些种族歧视与社会不平等的问题,是在西方国家、也就是所谓民主阵营的核心成员,所共有的问题,是他们深藏内心之歉疚;也是他们对外标榜民主时绝对不愿明言(甚至承认)的禁忌。有鉴于此,我们当更能领会到以上拜登格言的真谛是何所指。亦即为何要维护与增进民主,尤其是在民主衰退之际要将其复兴的含义。再复述一遍,以上自黑人弗洛伊德事件以后的一切动乱、以及欧洲国家(多半俱是民主国家)的“共鸣”,证明了民主圈子中的一个共同体会、也是一向的难言之隐。

所以由拜登召开的“民主峰会”,其实真正用意是响应拜登格言中须挽救、复兴民主于衰退之中的苦心。这也是为何白宫对峰会召开之目的保持秘而不宣的道理。而国务院的说法,仅是冠冕堂皇的外交辞令而已。

据相关消息,全美国自2020年月25日以来各地的暴动中,根据30个地区警察局的报道,他们在一个月(重复: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已经逮捕暴动中的违纪分子达11,000人。有人(Alan McLeod)计算了一下,发现这个数目,比在香港一年里头逮捕的9,000人还要多。

最后,这一切对台湾搞台独人士的启示是,香港经常的暴乱,与其说是由于“一国两制”在香港失败,不如说是由于有外来的干预与怂恿、甚至蓄意颠覆。而广义的“外来”,当然不祇是美国而已。

六、结束语

以上各节,已足以刻划美国民主制度的真相。这个真相,绝非美国政府通常对外投射民主形象如何足以令人效法的憧憬。其实,我还没有提及在弗洛伊德案件与因它而带来的暴乱等等之后,英国的“卫报”登载了一篇报道,有关一个名为“民主联合基金会”的机构授权由拉塔纳(Latana)民调公司作出的一项在53个国家的民调。这53个国家的50,000名受访者,俱是笃信民主而奉之为圭臬的人士。大多数被访者认为“美国对民主的威胁是远大于俄国与中国对民主的威胁”。我们再看美国民间的看法,据“时代杂志”的报道,美国有85%的人笃信他们本国的制度应该大幅改进。而他们有此想法,全是他们自身对民主“不过如此”的感受,绝非因是中国与俄罗斯发出了一个更好的选择、更因此而成功地腐蚀了美国人对民主的信心。再根据剑桥大学的数据,概括了154个国家四百万受访者的意见,可说普世民意对于民主的不满,已由1990年代的47.9%上升到现今的57.5%。

综合上述一切资料与数据,我们能作的结论是:世上没有什么诸如多数西方媒体所渲染的民主集团与专制集团的对抗。因为民主的衰退,是各国内部的严重问题;由美国开始。拜登竞选总统时之所以就有召开民主峰会的意见,就是由于他对美国民主制度衰落的感触。除了以上自弗洛伊德事件以来打砸烧抢的动乱以外,还有2017年以来特朗普总统对美国民主的践踏(譬如特朗普发动他的党羽对国会大厦武力攻击与破坏即是一例)。所以,拜登上任后召开民主峰会的真实用意,实际是要把既已衰落的(美国)民主进行“复兴”之努力。同时因考虑到其他民主国家也有普遍的衰落(正如民间“自由智库”的评审所显示),所以才邀请了110个国家参加。

可是在这次民主峰会开完后,对于开会之讨论过程与是否有决议诸节,不但美国没有公布,其他与会的成员也保持沉默。这表示什么?

我认为合理的猜测是:此次峰会恐怕根本没有具体的结果,因而不了了之。没有结果的可能原因,恐怕是与会的多数成员,对美国国务院所提出的三大课题不能与美国意见一致。如此点属实,美国反躬自问的时候,应该到了。

发布时间:2022年02月07日 来源时间:2022年02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