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新政府国会在当地时间周四(1月7日)凌晨确认选举人团投票结果。拜登取得306张选举人票,将成为美国第46届总统。
当前位置:首页>拜登新政府

拜登执政开局之年国内治理差强人意

作者:张志新 张志强   来源:《世界知识》2022年 第3期  已有 107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拜登执政首年,美国继续“下坡”

2021年1月20日,拜登宣誓就任第46任美国总统。经过冷战后30年美国对外战略的不断犯错、国内两党政治极化的日趋尖锐以及特朗普执政四年的剧烈折腾,拜登政府面临着三项主要任务:缓和党派对立、“治愈”政治创伤,克服新冠疫情、恢复美国经济,重整联盟体系、遏制霸权衰落。时间过得飞快,拜登执政已满一年,他的政府在这一年间干得怎样,是否展现出重振美国凝聚力和竞争力的迹象?本期“封面话题”试作一梳理,并从中管窥美国霸权和国力的长远演变趋势

——编者手记

2022年1月20日,美国总统约瑟夫·拜登执政满一周年。拜登上任伊始,宣称其施政重点是控制疫情、刺激和恢复经济、改革移民制度,以及处理族群关系等。然而,一年过后,美国因新冠疫情死亡的人数高居世界榜首,美联储大水漫灌式的货币政策带来40年来罕见的通货膨胀,美墨边境难民危机不断,国内对实现真正“族群平等”的呼声高涨,频发的枪支暴力与社会治安事件凸显拜登治下的美国正变得更加对立和分裂,而不是他所期望的“重回旧日好时光”。

控制疫情“差等生”

2021年12月21日,拜登在白宫演讲时强调政府为应对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所做的努力,并罕见地赞扬了前总统特朗普时期推进疫苗研发的成效。特朗普面对突如其来的赞美,也开启“互夸”模式,称赞拜登在疫苗方面“做得非常好”。美国前任与现任总统出现这种惺惺相惜的场面实属罕见,但温情的桥段并不能掩盖美国政府在控制疫情方面的拙劣表现。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官网统计,截至北京时间2022年1月8日6时,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59114417例,累计死亡病例835929例。两项数据与24小时前相比,新增确诊病例822305例,不断刷新疫情暴发以来单日新增病例最高纪录,新增死亡病例2437例。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主任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预计,美国的医疗卫生系统将重新迎来巨大挑战。而且,由于白宫在谁该接种疫苗加强针的问题上始终摇摆不定,导致仅三成已接种疫苗者注射了加强针,而疫苗需在接种7到14天后才能起效,因此美国已经进入奥密克戎变异株引发的“病毒风暴”。

不得不说,拜登政府在应对疫情上还是有所行动的。他在上任第二天就发布一份长达200页的美国病毒防治计划,尽管这被公共卫生专家诟病为“姗姗来迟的计划”。在疫苗接种方面,他宣布计划在就任百日内发放1亿剂疫苗。事实上,到他上任第92天,全美已完成2亿剂疫苗接种。拜登还发布强制性的“百日口罩令”,要求民众在联邦政府的建筑以及在州际交通工具上,都要戴上口罩。此外,白宫还要求扩大测试规模、收集更多关于病毒控制的数据,以及增加公共卫生领域的人力。

2021年7月,随着美国抗疫形势稍有好转,拜登不合时宜地宣布疫情“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过去”,“人们很快将重获自由”。然而,接种率的提高并没有使美国疫情迅速反转,德尔塔与奥密克戎毒株的出现很快打碎了白宫的迷梦。到2021年11月底,美国当年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已经超过2020年全年的数量。这对于全球第一大经济体、自诩“人权灯塔”的美国而言是莫大讽刺。

从根本上讲,疫情在美国失控的责任不应当全由拜登承担。一方面,特朗普政府蓄意忽视、隐瞒甚至掩盖疫情的严重性,抗疫政策杂乱无章,直接导致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和人道主义灾难。另一方面,联邦与州的二元政治结构,客观上限制白宫统一发号施令、实现令行禁止的能力。加之佩戴口罩、接种疫苗等问题又与个人自由、宗教信仰等密切相关,美国社会的政治分裂加剧了问题的复杂性。例如,拜登就承认自己无权在全国范围内强令人们戴口罩,他的“百日口罩令”也曾遭遇16个共和党州州长的集体抵制。即便是疫情在美国已经失控的状况下,仍有13个州没有规定必须戴口罩。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州长罗恩·德桑蒂斯任命了疫苗怀疑论者作为该州最高公共卫生官员,结果佛州2021年底的新冠死亡率在全美各州中领跑。在新冠死亡纪录最高的七个州中,有六个是像佛州这样的共和党执政州。由此,美国的疫情不断反复,感染和死亡人数持续增加,拜登政府成为控制疫情的“差等生”就不难理解了。

立法议程乏善可陈

作为美国政坛的常青树,参政近50年的拜登可谓经验丰富,他的外交政策履历尤其是自己引以为傲的部分。然而,无论是在国会山的人脉,还是外交政策履历,在拜登入主白宫后,都没有成为他的加分项,反而由于立法成绩乏善可陈、外交领域状况迭出,而导致他的执政满意度一路下滑。根据民调公司盖洛普2021年12月21日的数据,由于6月疫情加剧,拜登的施政满意度从他上任伊始最高的57%下滑至50%,8月因为美军仓皇撤出喀布尔再跌至43%,其后就在低位徘徊。拜登的这一支持率仅高于历史上同期的特朗普(37%),创1953年艾森豪威尔总统以来的倒数第二的纪录。

加剧拜登执政困境的还有,民主党在2020年国会选举中战绩的不如人意。其虽保持在众议院的多数党地位,但优势已消磨殆尽,在参议院虽然因为副总统的关键一票而成为多数党,但随时有被共和党“变天”的可能。在参议院两党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拜登尤其需要从共和党内找盟友。然而,两党投票依据党派划线的风气自20世纪末就已盛行,拜登的政治魅力与人脉关系根本无法改变现实。加之,民主党内也是派系林立、利益关系错综复杂,极端自由派与温和派有时也难达成共识,这也对拜登的立法议程造成极大掣肘。

在此背景下,拜登在移民制度、应对气候变化、基础设施建设、枪支管控等领域的立法议程在国会的推进极为艰难。2021年3月11日,拜登签署《2021年美国救助计划法》,内容包括为低收入家庭提供直接资金帮助、调整失业救济金、提高针对育儿家庭的税收抵免,以及增加应对疫情的投入等。该计划虽有助于加速美国经济复苏,但也造成政府债务负担加重,以及40年来美国罕见的通货膨胀。11月6日,美国国会最终通过价值1.2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与就业法”。白宫宣称,该法案获得批准是美国“迈出的里程碑式的一步”,将创造数百万就业岗位,并促进美国基础设施现代化。12月19日,由于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拒绝投下赞成票,拜登政府价值近2万亿美元、应对气候变化和增加社会支出的“重建美好法案”无疾而终,凸显民主党内利益关系纷繁复杂。

此外,在共和党阻挠下,到去年底仍有大批白宫任命的政府官员无法获得参议院批准,严重影响美国的内外政策议程。有数据显示,到2021年12月拜登政府获批的官员人数仅为前几届政府历史同期的四分之一。对华政策一直是拜登政府关注的优先外交议题之一,然而对驻华大使伯恩斯的任命直到12月16日才正式获得国会批准。在政府预算方面,2022财年已于2021年10月1日开始,但拜登12月27日才签署新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而且,国会几经波折之后,两党达成一致,拜登最终于12月16日签署提高政府举债上限的法案,避免联邦政府因资金耗尽而发生债务违约。

社会撕裂仍在加剧

客观地讲,拜登在2020年大选中胜出并非源于获得多数美国人的认可和授权,而是特朗普太过离谱引发中间选民的恐慌,强大的“反特朗普”情绪助力拜登当选。同时,民主党内论资排辈之风盛行,新老交替严重滞后,结果是除拜登外很难找到能与特朗普匹敌的对手。拜登由此乘着“反特朗普”的东风当选,因此他首先要面对的是严重分裂的美国社会和充满敌意的共和党人。2021年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攻击国会大厦,其实是对美国宪法的挑战。有学者指出,事件意味着从此以后尊重选举结果、权力和平过渡即便在美国也并非理所当然。时至今日,特朗普及其追随者仍拒绝接受2020年大选的结果,认为选举存在“舞弊”和“被操控”,而且许多共和党人附和特朗普的指控。盖洛普民调显示,拜登已经变得与特朗普一样极化。他得到90%的民主党人的支持,但仅6%的共和党人支持他。该数据仅次于2020年秋季特朗普所得到的两党支持率之差。

在阻挠拜登施政和破坏民主党议程的同时,共和党还在为2022年中期选举谋划,试图争取更多的选战优势,而这也在进一步撕裂美国社会。2020年大选失利后,共和党在其掌控的多个州推出一系列旨在限制投票权的立法。截至2021年10月,至少19个州已颁布法律,加大黑人等少数族裔的投票难度。拜登上台之初曾承诺要推进投票权改革,但由于要优先推进经济刺激法案等,投票权问题事实上已经被搁置。

2020年5月发生了黑人青年弗洛伊德被执勤警察“跪杀”事件,引发席卷全美的“黑人的命也是命”反警察暴力和种族歧视抗议运动。拜登曾誓言在事件一周年到来前,确保国会通过以弗洛伊德命名的执法公正法案。但由于两党恶斗不止,众议院虽然在2020年6月与2021年3月两次通过相关法案,但法案却在参议院止步不前,拜登政府迄今难有作为。虽在强大舆论压力下,施暴的白人警察最终被判有罪,但针对少数族裔的系统性歧视在美国远没有结束。2021年11月19日,威斯康星州的陪审团裁定开枪杀人的18岁白人青年里滕豪斯无罪释放,再次在全美引发巨大争议。左翼人士强烈抗议“白人至上”,右翼人士则将里滕豪斯视为“英雄”;拜登对审判结果感到“愤怒”,特朗普则称赞里滕豪斯的“勇敢”。多数民众认为,此案具有种族双重标准,司法系统明显审判不公。

虽然拜登上任后曾期望弥合社会分裂,然而一年下来美国在种族问题上的撕裂丝毫没有减轻。而且,鉴于美国社会在此问题上的巨大分歧,共和党势必在中期选举中大打种族问题牌,炒作目前已经让拜登焦头烂额的非法移民、社会治安、通胀等问题,继续煽动社会对立,利用白人的焦虑情绪提升选情。因此,2022中期选举年的美国势必更加分裂与对立。

总之,拜登执政一年遇到的困境,其实是美国全球化道路遭遇“瓶颈”,非经改革不能前行。政治上,美式民主弊端在民粹主义、反智主义裹挟下,已不能适应时代发展要求,政治极化导致的“否决政治”与“政治衰败”是其必然结局。经济上,逆全球化的反潮流根本无法抵挡全球化的浪潮,保护主义、经济民族主义虽在一时能满足民众期待,但并非长远之计。至于种族问题,一旦系统性种族歧视的黑幕被揭开,非经过痛彻心腑的反省与改革,美国社会将难回平静。

(张志新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张志强为内蒙古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发布时间:2022年02月09日 来源时间:2022年02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拜登新政府国会在当地时间周四(1月7日)凌晨确认选举人团投票结果。拜登取得306张选举人票,将成为美国第46届总统。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