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吴建树:美国对台湾的战略转变与历史的启示

作者:吴建树   来源:中国海峡研究院  已有 87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吴建树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江苏省历史学会东南亚研究分会助理研究员、中国海峡研究院研究员

最近几年以来,美国对台独势力的支持力度不断加大,仅在2019年,这一个年度中美向台湾出售武器的金额就高达107亿美元。由此可见,美国不仅在政治和外交不断提升与台湾的关系,并且,在军事和防务上给予了实质性的支持,以提升台湾所谓的“防卫能力”,进而达到美国和台独分子,以武拒统的战略目的。与此相应的是,从特朗普到拜登政府,都逐渐地不断淡化一个中国政策,而着重强调了台湾关系法中,美国对台湾的安全义务。这些政策举措都说明了,一旦台海有事,无论在任何状态下,美国都会帮助台湾武力对抗大陆的统一,而不是像过去克林顿政府所坚持的政策,即如果台湾单方面宣布独立,所引发的大陆武力统一台湾,美国可以坐视不管。

然而,现在国内外依然有很多人和某些学者,对美国这一战略和政策转变浑然不知,还在做着台湾并非是美国的核心利益,一旦,台海有事美国将不会大规模干预的战略迷梦。他们的思维还是基于美国在冷战时期对抗苏联的大战略出发,由此认为,美国的核心利益在经济发达的西欧地区和东亚的日本,以及油气资源储量丰富的中东地区。但是,从特朗普政府的2017年所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拜登政府的《更新美国优势;临时国家安全指南》都不约而同的提出了,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新的“战略最大威胁”。在此战略背景下,美国国家的核心利益也会发生相应地改变和重新定义,而不是像有人认为的,台湾不是美国的核心利益所在。正如美国现任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在《外交》杂志上撰文所指出的那样,美国必须放弃数十年以来,对台海两岸模糊的战略,而是应该明确告诉中国,一旦,它单方面改变台海的现状,美国必定会做出相应地战略反应,甚至是武力协防台湾。

因此,随着美国核心的利益已经从西欧和中东地区逐渐加速转移到了亚太地区,使美日和美韩同盟的关系变得比以往更为重要,因为这是美国继续保持二战后在东北亚地区所获得的霸主地位和遏制中国的崛起的基石。一旦,大陆与台湾实现了统一,美国认为,中国就可以完全控制台湾海峡及台湾以东的五百海里以内的海域,而这片海域正好也是日韩两国三分之一以上的出口和二分之一以上的能源进口的重要海上交通线所在。这样中国就具备了切断这条海上交通线,来逼迫日韩两国终止与美国的同盟关系,进而使在美国东北亚地区的霸权彻底瓦解。因此,台湾已经逐渐成为美国地缘战略核心利益所在,这也是可以解释为什么以蔡英文为首的台独分裂势力,才会有恃无恐的推进台独的步伐。因为台湾维持现状或走向独立是目前最符合美国核心战略利益的选项。正如美国前国防部长助理柯伯吉所言,美国保卫台湾,不是因为台湾对美国利益有多重要,更不是为了捍卫所谓“民主国家的安全和自由价值”,而仅仅为了美国现有既得的世界霸权利益不受到中国挑战,而必须去保卫台湾。因为中国一旦统一台湾,就意味着它可以控制亚洲,进而使中国获得足够的战略资源与美国争夺世界霸权。

历史启示对现实的影响

从历史经验来上看,霸权国家在出现衰落或至少暂时性实力下降的时候,它往往会通过一场战争的胜利,来复振自己的霸权或巩固自己现有的优势地位,以此来让那些有修正主义倾向的大国,重新认同它的霸权的合法性。例如,在公元715年的时候,大食(阿拉伯帝国)和吐蕃联兵来战,进而占领了唐帝国在中亚的属国拔汗那,并且,在当地拥立了亲它们的势力代表阿勒达作为拔汗那国的新国王,而原来在拔汗那亲唐的国王向,逃往安西都护府向唐帝国求救。而当时唐帝国已经在西域和辽东地区的势力已经大幅萎缩了。此前,在公元670年,唐军名将薛仁贵统帅的十万唐军在大非川战役被吐蕃打败,结果十万唐军全军覆没,唐将薛仁贵被迫与吐蕃议和而得以生还,接下来,在公元678年所爆发的青海湖战役中,由李敬玄统帅的十八万唐军又大败于吐蕃军队,若不是在战争的最后关头唐军勇将黑齿常之,亲率五百死士趁夜奇袭吐蕃军营,为这支十几万唐军杀开了一条突围的道路,恐怕这支唐军又要重蹈大非川战役中薛仁贵的覆辙。

此后,在公元696年,契丹首领李尽忠反叛,前去平叛的唐军名将王孝杰也在东硖石谷一役中力战而死,辽东之地尽失。后来唐帝国虽然最终平定了这场叛乱,但是,唐所控制的实际范围已经不能像以前一样到达整个辽东地区了。而唐朝监察御史张孝嵩就是根据过去以往数十年以来,唐帝国不断地丢关失地,唐朝在东北亚的霸权已经岌岌可危的时候。他才对安西都护吕休璟说,这仗必须要打,不打无足以号令西域。于是,吕休璟派张孝嵩发番汉联军万余人,出龟兹转战千里入拔汗那,攻取三城,暂首千余人,伪拔汗那王阿勒达仅带数骑逃入山谷。此战之后唐帝国再次威震西域,大食、康居等西域八国遣使请降,进而使它在西域地区的霸权重新获得了恢复和巩固。

现在美国也类似于公元715年的唐帝国情况,在二十一世纪头二十年中,连败两仗,并且,自己的GDP从二战后初期的占当时世界GDP总量的56%下降为2017年的24.4%。但是,美国超强的实力还在,面对自己在东北亚地区霸权被撼动,再加上,美国“台湾关系法”对两岸发生军事冲突时所做的模糊规定。至少在美国国内政治和法律层面上,给美国在两岸一旦因为台独原因而爆发军事冲突大规模武装介入,提供师出有名的契机。因此,现在美国的大多数政治精英和公元715年唐朝的监察御史张孝嵩想法是一样,通过一场与大国局部高强度战争,来使自己的地区或世界霸权得到复振。而美国不可能不知道,唐帝国通过一次援救盟友的战争,来复振在西域地区的霸权。像这样经典的战略案例,美国必然会学习和效仿唐帝国,通过援救一场盟友的战争,来使自己世界霸权重新稳固起来。

中国应对的战略办法

中国大陆与台湾能否统一是,关系到整个中华民族复兴的大事,同时,也是中国国家核心利益所在。如果一旦极少数的台独分子为了一己私利而最终关闭了和平统一的大门,大陆将不得不动用武力去解决台湾时,就必须充分考虑到美国肯定大规模武力介入这一不争的客观因素,并且,一定要做好相应地外交和军事准备,才能在战略上做到防范于未然了,而使中国比较顺利地解决台湾问题,而实现中国的完全统一。

在具体的战略做法上,中国应该效法宋太祖攻略北汉所采取的战略,北汉是五代十国中,最后一个灭亡的割据政权,它之所以能够以山西北部的十二州弹丸之地,来对抗已经统一中原地区的后周及北宋对抗将近三十年之久,其根本原因是北汉向当时东北亚地区的霸权国契丹帝国称臣纳贡,以获得契丹在政治和军事上庇护,而契丹也把北汉看作是自己经略中原和保卫幽州的重要战略据点。因此,不论是后周世宗柴荣和之后的宋太祖赵匡胤数次轮番攻打北汉,都是因为契丹派遣大军来救援北汉,而使他们攻灭北汉的战略计划功败垂成。

于是,宋太祖改变了对北汉的战略,在外交上与契丹帝国发展友好关系,暂时在政治上不再提出被契丹所占据的燕云十六州收复问题,同时,还默认了契丹立国和在东北亚霸权的某种合法性。宋太祖自己非常明白,这样做也绝对不会使契丹放弃北汉。但是,他这样做的战略目的,契丹决策层生产分化和犹豫,使北宋不断低烈度的袭扰北汉政权,进而逐步削弱它的防御力量时,契丹不会与北宋大动干戈。这一战略果然奏效,北宋不断地蚕食北汉十二州之地,并且,大规模掳掠北汉的人口和它的高官和大将,而契丹都没有采取什么实际性的战略行动,来制止北宋对北汉的不断袭扰和掳掠。每次契丹遣使来北宋询问此事时,宋太祖总是避而不答,同时,大谈特谈,宋和契丹之间的友好关系,并且,用厚礼和大量财物赐予契丹使者和契丹皇帝及南北院大王,使他们确信北宋袭扰北汉,只是因为北汉不给北宋的面子问题,而不是北宋真要灭亡北汉,侵夺契丹地盘或属国的问题,后他们得出的战略结论是契丹没有必要为这事和关系友好的,并且,军事力量强大的北宋去大动干戈。

当公元977年宋太祖去世的时候,北汉政权已经被宋折腾的严重虚耗,契丹见此情景,只能决定放弃北汉。此后,在978年,新继位的皇帝宋太宗赵光义再次发动北汉政权大规模进攻时,并且,包围了北汉的国都晋阳(今山西太原)时,契丹皇帝辽景宗仅仅派出了两万骑兵,来象征性的援救北汉。这支契丹援军在中途遭遇了一次小规模的伏击,就匆忙撤回了契丹国内。因此,失去了强大契丹帝国支援的北汉政权,国主刘继元只好向北宋投降,五代十国中最后一个割据政权北汉也就此覆灭。

现在,美国对台湾战略和政策日渐清晰,就是支持台湾独立,来遏制中国的崛起,甚至为了台湾可以和中国不惜一战。就目前而言,中国军事实力还有跟美国存在着较大的差距,尤其是在台海这样需要以海空力量为主导而进行的战争,中国并没有绝对把握能够战而胜之。因此,中国应该效仿宋太祖对北汉的战略,在战略上对美国采取一些和缓政策,不要处处都与美国针锋相对,相反,中国应该在不涉及自己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支持美国的利益和诉求,并且,怂恿美国让它在战略上误入歧途。例如,美国对某国用兵问题上,中国就应该明确支持美国的立场,甚至可以出动一支不是解放军主力的部队来和美国组成联军来共同攻打某国,同时,也必须暗中或秘密给予那个被美国入侵的国家经济和军事上援助,来增强该国的防御力量,这样就让双方都认为得到了中国的支持,进而使它们毫无顾忌的相互厮杀,等美国与某国杀的是难解难分之时,中国大陆统一台湾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发布时间:2022年02月11日 来源时间:2021年12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