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1000万点击量的专访:大国外交无退路,跪是求不来国际合作的

作者:   来源:人大重阳  已有 173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近几年,在美国的遏制、打压、围困下,中国外交顽强地走出了自己的路。如何理解大变局下的中国大国外交?近期,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教育部)执行主任王文受邀做客中国网《大变局》栏目,与中国网副总编辑杨新华对话,解读习近平外交思想和新时代中国外交。该视频及分段播出在微博、头条、微信视频号上受到广泛关注,点击量总计约1000万。以下为访谈实录:

世界风云权威解读,欢迎收看《大变局》。今天,我们邀请到一位少壮派中国智库领军人物,一起观察新时代中国外交,解读习近平外交思想。他著述颇丰,在中国和国际舆论场上很有影响力。他所效力的智库以及他个人在新冠疫情期间的中美舆论交锋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就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

杨新华:在过去的几年里头中美关系应该说是经历了一个严峻状态,复杂变化,那么从美国遏制打压到围困,中国外交应该说是顽强地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那么您怎么评价中国外交在这些年的变化,特别是中美关系的变化?

王文:我觉得这些年中国外交最重大变化就是中国开始了全球大国外交这条漫长但是又非常坚强的旅途。如果一切顺利的话,2021年中国会第一次超过美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所以,这些经济变化的出现代表我国本身实力的提升。

实力提升以后,我们不可能像过去那样,还继续韬光养晦,或者说你韬光也韬不住了。那么怎么办呢?我们不可能去重复过去西方列强国强必霸、国强必斗的道路,于是过去十年左右,中国开始推行了大国外交。

一方面我们要非常自信地表达中国本身的诉求和非常清晰地勾勒中国外交政策的蓝图、路线图。比如说我们提出了“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等等,这是非常清晰地告诉世界我们想要什么,我们要做什么。

另外一方面我们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坚决地捍卫中国的核心利益不受他国的侵犯,所以我们在他国干涉中国内政的进程中,比如香港,新疆,包括两岸问题上,都牢牢地抓住了这个斗争的节奏和主动权,也获得了大量的外交胜利,包括特朗普上任以来对中国发动贸易战,我们也坚决地回击。现在多数人都认为中美贸易战,中国是赢了的。所以美国人很着急,现在想着要取消关税。

杨新华:您刚才先是讲我们的实力对比,实际上看出来我们中国外交是有背后逻辑的,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它背后就是中国不断地快速发展,崛起成为全球不可忽视的一个力量,那么在这个力量上升的过程当中,关于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您觉得它的核心逻辑是什么?

王文:我觉得它的核心逻辑就是为中国人民不断提升美好生活向往而服务。

过去我们经常有句话叫外交为内政服务。现在我们内政在拓展,过去14亿中国人绝大多数都在国内,我们的利益也在国内,那个时候,我们外交为内政服务,韬光养晦,避免卷入过多的国际纠纷,这当然是对的。

现在我们同样也为内政服务,为更美好的人民生活的向往服务。但是人民向往全球化了,我经常说一个数据,粗略地统计我们差不多有“三个5”。哪“三个5”呢?第一个“5”就是500万中国人长期在海外生活,工作,学习。第二个“5”是5万家中国企业在海外经营。第三个“5”是超过5万亿美元的资产存量在海外,所以这“三个5”所勾勒的一个中国发展新时代的状况是中国的利益开始了全球化。

大国外交还是不断地为中国内政服务,我们中国人的利益不断地全球化,那么大国外交也要覆盖全球。这就是我们不断提升的逻辑,这个逻辑仍然是中国共产党百年延续下来不断为人民服务的逻辑,我们在服务全球中国人的过程中,不可能重复西方道路,我们必须寻找自己的一系列方式,所以我们推出“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还有“新型国际关系”,“合作共赢”这些理念。换句话说,中国大国外交推行没有带来灾难,没有带来难民,没有带来战争,没有带来军事冲突。我们带来什么呢?带来“一带一路”,带来基础设施,带来商品贸易,带来各方面更好的中国人的旅游、消费,以及各个国家的进一步发展。

杨新华:确实就像您说的,中国的利益和全球人类的利益实际上是一体的,并不存在单独的中国利益和单独的其他国家利益。

王文:我们中国人、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时候,是深深扎根于当地的,比如在非洲,我去过非洲十多个国家,看过几十个在非洲中国人做的项目,我说美国人在非洲,那是教会当地人怎么开枪,中国人在非洲,是教会当地人怎么测绘,怎么修路架桥,那么我们的利益也跟当地人融合在一起,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是伟大的文明思想。

杨新华:从十八大以来,在国际关系的很多领域我们都能感受到在习近平外交思想的指引之下,新时代的中国外交越来越富于智慧和力量,包括柔韧性。那么从一个研究者的角度,您觉得习近平外交思想是怎么样实现对中国外交重塑的?

王文:我觉得越来越多人,不只是中国人,而且是世界上的很多政治精英,商业精英,知识精英,都对我国过去10年左右的时间在重塑着的一个新时代中国充满着发自内心的敬仰。我认为很重要一点就是习近平外交思想在推动着中国成为一个全球级大国。我国在过去的10年,实际上是让中华文明的基因出现了重大的升级,放眼全世界,过去我们的理念过于保守,现在是站在整个民族的最前沿在重新塑造着整个中华民族的全球理念。

杨新华:从理念层面,我们的确是有很多的创新。在我们中国外交的执行层面,在外交行动当中,这样的理念怎样影响我们?

王文:这个非常非常重要。您刚才讲的就不只是刚开始的时候,不只是这个理念的出现,更重要的是把理念变为外交的实践。

一方面通过“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提出来以后,我们不断地把它转换为一次又一次的外交实践。更重要的是在我们海外的外交服务的这个每一天的实践中去践行这个理念。

还有一点更加重要,实际上大国外交的实践进程中,也是外界教育了我们,提升了我们,在保护中国民众利益的过程中,出现了大量的斗争,我国提出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斗争教育了我们,尤其最典型的就是2017年以后,特朗普上台以后,对中国发起了贸易战,科技封锁,学术战,教育战,以及对中国,新疆,香港等方方面面的区域性问题进行挑衅。包括舆论战。所以这个过程中我们跟美国的斗争让我们更加知道原来走向大国外交之路是如此的坎坷。但是大国外交没有回头路,你不可能现在回去再当小国了,也不能再韬光养晦了。那怎么办呢?大国外交就像上坡路,虽然累、不容易,但是我们在走上坡。

杨新华:所以新时代中国外交不但是更好地保护我们自己的利益,更好的开展合作,也教会我们用斗争的方式来形成一个更好的国际关系,或者是我们所期望的新的国际秩序的形成。

王文:的确,任何的国际合作,不是跪出来的,不是求出来的,是斗出来的。不要奢望着世界上那些强国会因为怜悯中国施舍中国,给你腾出一个发展空间。但斗出来并不是盲目地去斗,并不是发疯地去斗,并不是完全赤裸着身子跟人家死斗,而是善斗,巧斗,智斗。

杨新华:在习近平外交思想理念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这个理念。我们已经把它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方略写到了我们的党章和宪法当中,同时它也被国际社会广泛接受,在联合国的文件和很多决议当中有所体现。您觉得这样一个理念,他的生命力来自于什么地方?

王文:中国过去两三千年来一直有天下情怀。所以我说,首先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源于中国古代传统智慧的结晶。另外一方面,从西方的角度上来讲,古希腊时期也有提出相关的世界未来发展的想法。到中世纪,但丁专门写过一本书,叫《论世界帝国》,后来莱布尼茨,康德等等这些西方大哲们也都提出了世界该怎样运行。到1918年的时候美国人提出国联,1945年的时候提出了联合国,联合国在运行,但是很多时候也遇到了方方面面的困难,中国外交思想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就是意味着吸取了中国和西方所有思想的结晶。那么既然中国外交思想是集大成,对于世界来讲当然有更高的接受度。这是第一。

第二更重要,现代的人类出现了大量的困难,大量的问题,是没法通过过去的西方的思想来解决的。比如说西方的国际关系理论思想讲求的是国家是自私的,世界是无政府状态的,那么国家崛起必然会带来冲突灾难。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来解决目前的问题,那就大难来的时候各自飞,各自管各自的,所以美国你看这次新冠疫情来的时候,美国就管自己人,最后你看欧美国家现在,新冠疫情已经两年多了,死亡人数,感染人数都在增长。所以可见,大家已经厌烦了西方那套对于世界未来该怎么走的理念,对于中国的理念自然有更多的青睐,而且更重要的是,过去十年我们整体干得不错。所以从实践中也更多具有了国际的说服力。

那么第三就是中国不断地在推行、践行的理念,没有像美国那样说一套做一套,我们说到做到,无论是“一带一路”,还是我们在应对气候变化进程中,我们提出了2030,2060的“双碳”目标,都在践行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

杨新华: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当中有一个价值引领就是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我们把它定义为全人类共同价值。就像您刚才讲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它既有中国基因,又有西方智慧,这样的一个价值体系和西方一直以来倡导的民主自由有什么异同?

王文:我觉得首先,中国倡导全人类共同价值。它有相当一部分是过去文艺复兴,西方的近代现代化进程中所一直倡导的理念。我们吸取了他们的优点,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所倡导的人类共同价值,其中也囊括了西方人所倡导的一些价值,也就是说我们并不排斥,我们是包容性的。

第二,它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我们是包容、不强迫的,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他们具有自己本身的狭隘性。他说所谓的民主、自由,就是我的标准的民主、自由,你就按照我的标准来,所以他们所强调的是“普世价值”。“普世价值”是我的理念、我的价值,“普世”给你。所以当我们走中国式的民主发展道路时,他们说你这个跟我们不一样,所以你这个不是,很多国家都是这样。如果你是强国,他搞不定你,他就说你这不是,用舆论碾压你一下。那么弱国呢?他就用他那种模式来移植到你那去,包括伊拉克,阿富汗,结果突然发现,到这些国家所谓的民主改造计划全失败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包容了西方价值中的那些优点,同样,我们也不像西方提出的“普世价值”那样,具有排斥性,而是更多地去囊括人类文明发展进程中所有的那些优点。

杨新华:所以,实际上您总结的它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我们所定义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它没有区别的对象是一个共同的,而西方一直强调的,实际上是以我为主,把其他人都视为他者,把我的价值推行给你,同时实际上是为了保护我的利益,一定程度上会牺牲掉对方的利益?

王文:是的,所以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过去将近100年时间,尤其是二战以后,1945年以后,你看一个非常悲壮的,非常令我们唏嘘的现实,就是70多年过去了,二战以后那些穷国绝大多数还是穷国,真正从全国变成中高收入国家的、高收入国家的也就只有中国、少数几个国家。那西方你要反思,过去二战以后,都是你西方引领全球化,你西方带的穷兄弟们一起发展啊,结果你没有。更加令人悲哀的是,你西方自己都在衰落了。说明什么?说明你倡导的那套理念价值有问题,这是我认为西方要反思的。事实上现在西方有很多学者都在反思他们那套理念。

杨新华:我们要从西方的教训当中建立起我们对于中国的价值理念的自信,特别是我们基于对全人类共同利益的诉求建立起这样一套价值理念,希望能够解决这些全球性的问题,我们现在面临的重大的挑战。说到挑战,当前的国际形势应该说是很多年以来最严峻复杂的时候。大国关系在做深刻的调整,中国经历的挑战和机遇,也是前所未有的。习近平外交思想为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和挑战提供了一种什么样的观察分析的方法,或者说是解决方案?

王文:我觉得这些年来,习近平外交思想为全世界的困境的解决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方案。所谓指明方向,就刚才我们反复讲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未来中国不会称霸,不会重复美国的道路。中国希望构建新型国际关系,以人民共同体理念跟所有的国家进行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的这样的交往,这是未来的方向,不只是为中国未来指明方向,也为世界如何跟中国打交道指明方向,不必惧怕中国,谁跟中国打交道得更深、更多,谁就能获益更广。

另外一方面,指明的解决方案就在于我们把中国发展的经验跟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无私地、开放地进行分享。中国发展最大的一个经验就是在一个稳定的社会框架,政策政治环境的基础上,进一步推进基础设施的发展,节省社会的成本,推进经济的增长。用简单的话说就是要致富先修路。我们把这一套理念通过“一带一路”这样大的框架和平台向世界推广,向世界提供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国际公共产品,在非洲就非常明显地看到,非洲那些最高的楼,最好的铁路、高速公路、桥梁、港口几乎都是中国人建造的。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觉得未来人们对习近平外交思想的肯定、研究,以及它散发出来的历史意义、理论意义,我觉得还会继续深化下去,开拓下去。

杨新华:中国的经验,通过一个国际化的平台,通过“一带一路”这样的方式走向了更广泛的人群。刚才讲到的一个挑战就是解决贫困的问题,除了减贫,其他的挑战,不只是中国,解决国与国之间的冲突,习近平外交思想给我们提供了一种什么样的解决方案?

王文:我觉得习近平外交思想,至少几个理念上,是在过去西方所谓的那些外交思想里面,这个是没有的,而且是一种超越。

第一点就是追求相互尊重的理念,无论弱者还是贫者,都要尊重他,这种理念是非常难得的,所以我们看到。有了相互尊重的理念,对于很多问题的解决就有了一个平等的基础。

第二就是更好地通过平等包容的方式,合作的方式,共赢的方式去解决相互之间的分歧。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中国的大国崛起不是仗势欺人,不是盛势凌人,而是更多讲求我们古代传统思想中的那些非常好的优点,更重要是体现了现代文明理念中的最好的那些部分,去对待世界上方方面面的分歧和矛盾。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觉得习近平外交思想讲了实际上让人能够接受,而且发自内心地去化解根子里面的事情,它不像美国的外交理念那样,要么胡萝卜,要么大棒,它只能部分地解决它表面上的问题,但不能解决根子上的问题,而习近平外交思想很明显它逐渐在根子上化解大量的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一些分歧和矛盾。

杨新华:您所在的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实际上作为一个智库,而且是一个外向型的智库,为这些年的中外,包括跟美国的人文交流做了很多的建设性的工作。那么您也提出过从中国智库机构建设的角度。我们的智库要更加有抱负,要有志于影响包括美国白宫在内的各国的决策者、领导人。从对外传播习近平外交思想的角度,您觉得我们的智库机构能够做些什么?

王文:我觉得习近平外交思想是一个大宝库,里面有大量的智慧需要我们去吸取,需要我们去把它拿出来与全世界去分享。所以一方面,智库首先要吃透习近平外交思想;第二方面,要把这些习近平外交思想转化为我们在口语中能够表达的诸多话语,还有一些故事,这个非常重要。有的时候我们因为没有吃透,所以只能照本宣科地去讲,人家就不爱听了。习近平外交思想同样也是深刻的,对于每一个学者来讲的,都有大量的工作去做。只有我们更多地去深刻理解习近平外交思想。它本身就是中国当代集体思想的结晶,所以不断去深刻理解,才能有更好的尝试。而这也是我们更好地去影响世界,推动中国思想国际传播的必不可少的路径。

杨新华:这几年,《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二、三卷的出版发行,在国际社会还是很受好评的,您能够感觉到国外的一些智库,他们对于习近平外交思想的理解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吗?

王文:我觉得至少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就是国外越来越多的智库学者都开始重新评估,重新思考当前中国发展的状况和未来的发展路径,而在重新探索的进程中,习近平外交思想是不可逾越的一个高峰,也是不可绕行的必经的一个思想洗礼的“加油站”。也就是要读懂中国,必须得先读懂习近平外交思想。所以这是一个绕不过去的思想“加油站”。我觉得作为智库学者要更多地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因地制宜,要更多地推进我们对外的交流,更好地去阐释习近平外交思想。

杨新华:好的,感谢王院长今天跟我们的精彩分享,也希望重阳金融研究院在您的带领下,在国际舆论场上发出更多的中国声音。

王文:谢谢杨总。

杨新华:也感谢各位观众收看我们今天的大变局,下期再见。

发布时间:2022年03月03日 来源时间:2022年03月03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