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郝志東:“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也談俄國入侵烏克蘭對台海兩岸關係的啟發

作者:郝志東   来源:讯报  已有 1076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编者按:本文發表於2022年3月11日《訊報》,作者授权本站发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台灣著名時評人胡忠信3月2日在台灣三立新聞網的“94要客訴”節目上,說把台灣比作烏克蘭,所謂“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是“自我矮化”。他說台灣有自己堅強的國防實力,而且“美國絕對【會】保護台灣的國家安全”,“美國絕對不會讓中國的解放軍武力犯台”。美國掌握了亞太地區的制空與制海權,一旦台海發生戰事,美國一定會助台取得勝利。日本前首相安倍也說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就是日美安保有事。日本也會出手相助。在胡忠信看來,似乎有美國和日本的支持,台灣會固若金湯。

胡忠信把這個評論放在自己的臉書上,我隨後發表了一個不同的看法。我說“烏克蘭和台灣的情況在一些方面是有可比性的。普京的入侵理由和習相同。北約不能出兵烏克蘭的理由也和一旦有事美國不能出兵台灣的理由相似。美國及其他民主國家會竭力護台助台,這一點也會很相似。北京如果打台灣,其面臨的後果也會和現在普京面臨的後果相似。而且無論如何,打仗會是兩岸的大悲劇。所以雙方協商出來一個兩岸都能接受的和平解決辦法是上上策”。

胡忠信倒是回了幾句話,但是他並沒有回應我關於台灣和烏克蘭到底有無可比性的問題,而是只說了一句關於和平協定的話:“可以信任和平協定嗎?明斯克協議,普丁有遵守嗎”?然後我說,“不能說有人不遵守協議所以今後就可以不訂協議了”。結果他說“不再評論了。要看對方是誰。非誠勿擾”。他認為我沒有“誠意”,不允許我再作評論,並將我和我的評論在他的臉書上刪除,

這讓我有點詫異。胡忠信在台灣還是一個相對理性的政治評論員,但是居然不認為烏克蘭的情況和台灣有任何相似性,甚至直接將不同意見刪除。看來民族主義意識形態的強大力量會使一個在其他問題上中道理性的人也走向極端。如果連相對理性的胡忠信都這樣看的話,可見台灣的大多數人會怎麼看。

這就越顯得俄烏戰爭對台海關係的發展是很有啟發的,應該繼續討論。一方面和胡忠信先生商榷,一方面提醒台海雙方可能的危險。下面我就展開討論一下烏克蘭和台灣情況的相同和不同及未來台海戰爭與和平的可能性。

第一,普京入侵烏克蘭的理由之一是烏克蘭自古以來就是俄國的一部分。這和台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的觀點有區別嗎?普京說俄國的軍事行動是為了防止烏克蘭倒向歐洲,從而形成對自己的威脅。對大陸來說,中國不是會把解放台灣看作是在抵制海內外敵對勢力對中國的威脅嗎?香港和澳門國安法的制訂不就是這個理由嗎?這是烏克蘭和台灣情況的第一個相似的地方。針對烏克蘭的說辭也會用來針對台灣。

第二,北約不能直接出兵烏克蘭,是因為烏克蘭既不是歐盟的一部分,也不是北約的一部分。於是北約沒有條約義務出兵烏克蘭,師出無名。那麼,美日出兵台灣有條約義務嗎?怎麼可以像胡忠信相信的那樣,憑日本前首相安倍的一句話,日本政府就會把中國入侵台灣看作是中國入侵日本,這很是匪夷所思。而且也不可能像胡忠信相信的那樣,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說美國應該承認中華民國台灣的主權國家地位,然後美國政府就會承認台灣的主權國家地位。美國在任何時候都沒有承諾會出兵台灣,幫助抗擊解放軍的入侵。這些都有異想天開的成分。北約不會出兵烏克蘭與美日不太可能出兵台灣的理由是相似的。再說你憑什麼讓美國人的平民子弟到台灣去流血犧牲、保護你的國家安全?

第三,還有一點相似,就是如果解放軍攻台,世界上其他民主國家都會發起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網絡等等方面的制裁,就和這次對俄羅斯的制裁一樣。這一點,烏克蘭和台灣的情況也是相似的。

但是至少有兩點,烏克蘭所遇到的情況和台灣不同。不過這兩點對台更加不利。

第一,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一旦遇到西方國家的制裁,自己的損失不會有俄國那麼多,經濟壓力也不會像俄國那麼大。況且在這次俄烏戰爭之後,中國會好好吸取俄國的教訓,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網絡等等方面做好一切準備,將壓力減少到最低。如果改革開放前的中國能夠與世隔絕,那麼改革開放40多年後的中國也不是不可以與其他國家相對隔離。一個連餓死幾千萬人的大饑荒、億萬人受害的文革等等災難都能忍受的民族,還會有什麼不能忍受嗎?況且中國在這些年來,國內的維穩能力達到極致,並通過一帶一路等方針,和很多國家建立了相互依存的關係,並為他們提供了一個民主之外的政治發展模式。中國在國內的維穩能力、對世界的政治和經濟影響均和俄國很不相同,但是這些都對台灣不利。

第二,不要忘記種族主義的作用。歐美支持烏克蘭的力度之強,和他們都是白人有關。波蘭等國家敞開胸懷迎接烏克蘭難民,但是他們對來自中東的難民卻基本保持拒絕的態度。歐美支持烏克蘭,原因之一是他們在看到烏克蘭難民的時候,可以想像到自己的兄弟姐妹在受難。他們在看到台灣的難民時,當然也會支持,但是那是基於人道的角度,不是基於兄弟姐妹的角度。力度會很不相同。(歐美來台的志願軍恐怕也會不及去烏克蘭的十分之一。)其實台海兩岸的中國人都沒有將對方看作是自己的兄弟姐妹,你怎麼可能讓歐美的人將你看作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呢?美國人對中國人的感覺絕對和對烏克蘭人的感覺不一樣。另外因為地緣政治的原因,歐美的反應也絕對不如對俄國入侵烏克蘭的反應那樣強烈。台灣人不能自以為是。

綜上所述,烏克蘭和台灣情況的相似之處和不同之處,都使得台海戰爭更容易爆發,從而將兩岸置於萬劫不覆的境地。當然台灣的防衛能力和烏克蘭的防衛能力、中國和俄國的軍力等等也都可以對比。這四個地方的民族主義也可以對比分析。不過這些對比,可能更不會讓台灣樂觀。

所以正如我給胡忠信的短信所言,兩岸最根本的出路,在於共同協商出來一個和平解決的方案。我一直提倡歐盟那樣的統一模式,或者說一個邦聯式的聯邦,即在一個中國的屋頂下,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兩個實體,但是都屬於一個中國,也可謂一國兩府。正如我的研究所發現的,這是多年來很多研究者和政治家都曾經指出的一個可行方案。

但是,如果任憑兩岸的民族主義波濤洶湧,持續製造敵對情緒,那麼兩岸關係就會繼續漸行漸遠,戰爭就真的可能爆發。像佔豪那樣受政府支持的社會媒體已經在積極地製造解放台灣的社會輿論,他叫囂台海戰爭的文章發表一天不到,閱讀量已經10萬+,點贊者上萬。胡忠信的所謂只要台灣“一方面不要故意挑釁北京當局”,一方面要和美日保持最好的關係,台灣就會平安無事,我認為是一廂情願。寄希望於美日,是自欺欺人。靠山山要倒,靠水水要乾。只有靠自己的力量,和平解決兩岸問題,才最可靠。

否則一旦兩岸戰爭爆發,那就是兩岸老百姓的悲劇,生靈塗炭,血流滿地。烏克蘭的今天就會是台灣的明天。今日俄國,明日中國。不光兩岸的老百姓要遭受更多的苦難,更多的人要無辜犧牲,就是海外的華人,更準確地說是亞裔(因為人們分不清楚誰是華人誰是來自於亞洲的其他族裔)也會遭受更多的歧視,比新冠期間遭受的歧視還要更多。

胡忠信引用了黑格爾的話說所謂歷史的教訓,就是人們從來不接受歷史的教訓。他是說普京沒有接受歷史教訓。希望他也能用這句話來警醒自己。在這個世界上,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台灣被日本人和國民黨都統治過。被共產黨統治的可能性不是一點也沒有。希望台海兩岸的人們都能接受這個歷史教訓。

希望我的擔憂是多餘的。

发布时间:2022年03月10日 来源时间:2022年03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