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鲍盛刚:拜登在下一盘什么样的大棋?

作者:鲍盛刚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5093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美国地缘政治战略家尼古拉斯·斯皮克曼有句名言,即“谁控制了边缘地带,谁就统治了欧亚大陆;谁统治了欧亚大陆,谁就掌控了整个世界的命运。”而要控制边缘地带,就不允许在欧亚边缘地带出现国家或国家间的联盟,形成一个主导性的势力,从而威胁美国的安全。而要做到此,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欧亚大陆两端的主要国家处于对立与相互牵制的状态中。所以,一个分裂但平衡的欧亚大陆是美国霸权存在的先决条件,它既是一个地缘政治框架,也是一个地缘经济框架。可以说,这就是美国行为的根源,也是目前拜登的“大棋局”。

在欧洲,俄罗斯是威胁吗?事实上与其说俄罗斯是威胁,不如说俄罗斯必须是威胁,因为这是美国的战略需要。如果说俄罗斯是威胁,那么德国,法国,英国还有欧洲一体化也是美国的威胁,因为一个主导性国家或者国家间联盟的兴起都将威胁美国在欧洲的主导地位,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让它们相互争斗,相互牵制,相互消耗。而为此一方必须是威胁,必须是敌人,另一方必须是盟友,这就是美国离岸平衡游戏的规则。美国的目的就是通过鼓吹俄罗斯威胁论,引发俄罗斯与新欧洲和老欧洲的矛盾,不仅如此,美国还要引发新欧洲与老欧洲的矛盾,引发英国与法德之间的矛盾,等等。通过盟友遏制俄罗斯,反过来又通过俄罗斯牵制盟友,使盟友更加依附于美国,团结在美国的领导之下,由此形成以美国为主导的所谓欧洲秩序再平衡。所以,正如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所说:“做美国的敌人是危险的,而做美国的盟友则是致命的。”拜登上任后不久,就跑到欧洲,宣称“美国回来了”,“大西洋联盟”回来了。而要团结盟友,就需要一个共同的敌人,这就是俄罗斯。现在,俄乌战事已开,美国又会出什么牌呢?显然,一场好戏正在开演。

同样在欧亚大陆的另一端印太地区,崛起的中国是威胁吗?事实是如果说中国是威胁,那么日本,印度以及亚太经济一体化的发展也是美国的威胁。所以,对于美国来讲成本最低的方法就是让它们相互争斗,相互牵制,其方法可以说与美国在欧洲的所为如出一辙。一方面通过鼓吹中国威胁论,挑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矛盾,引发中国与日本,印度等之间的矛盾与冲突,由此孤立中国,打乱中国和平崛起的进程。另一方面又通过中国来牵制平衡日本,印度等国家,因为显然一个可能崛起的印度和可能再次强大的日本也是美国不愿看到的。这可谓是一石多鸟。如果中国采取针锋相对的反制,那么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矛盾与冲突就会愈演愈烈,对此不妨可以看一下目前的欧洲,就可以略知一斑。目前,美国制造台海危机的目的就是想让台湾成为下一个乌克兰,由此引爆地区冲突。但是,显然中国不是俄罗斯,如今的印太地区也不是如今的欧洲。美国想在印太地区玩欧洲的那套游戏,显然是不合时宜。美国政治评论家法里德·扎卡里亚在其《后美国世界》一书中对于中美关系曾经这样分析到:美国深谙对付传统的军事与政治崛起之道,因为美国有一整套思想观念和手段,如军备,援助和联盟体系,使它足以对付这种崛起。如果中国到处侵略扩张,既让邻国怒不可遏又令世界恐慌不安。那么美国就可以采取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但是,如果中国继续执行现有的非对称战略,美国该怎么办?如果中国继续慢慢地拓展对外经济联系,恪守低调而温和的行事风格,只寻求扩大在世界上的分量,增加友谊与影响力,美国该怎么办?如果中国一点点地消磨美国的耐心和意志,逐步在亚洲使美国边缘化,美国该怎么办?由此等等,对美国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挑战,不仅从来没有遇到过,而且还没有做好准备。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使美国陷入空前的危机。那么,是罗斯福新政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拯救了美国,并使美国变得伟大?对此依然是经济学家争论的问题。同样,是新自由主义还是冷战,特别是里根时期的“星球大战”计划最终让美国走出了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以后的“滞胀”,并使美国变得再次伟大?对此也是经济学家应该重新思考的问题。现在,美国为了再次变得伟大,正在故伎重演,因为显然无论是新自由主义,还是回归凯恩斯主义,或者民粹主义都不可能使美国再次伟大。【作者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现就职于加拿大海外集团。】

发布时间:2022年03月11日 来源时间:2022年03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