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改革最高法院,以便使其重拾威信

作者:布鲁斯·阿克曼(Bruce Ackerman)   来源:法意观天下  已有 12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法意导言

司法独立是美国政治体制的特色之一。美国最高法院象征着司法权对于国家运行的监督,九位大法官所作的判决不仅对于美国有指导意义,其对于整个世界的价值取向都有重要影响。2018年摇摆票大法官肯尼迪宣布退休后,新任大法官的任命渐渐演变为美国保守派与自由派的政治斗争。当政治影响深入司法体制,最高法院的权威与独立性是否仍存?本文发表于《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作者为耶鲁大学法学与政治科学教授布鲁斯·阿克曼(Bruce Ackerman)。阿克曼教授指出,美国最高法院如果想要重新获得民众的信任,维护其独立地位,则应当进行改革,包括二分庭制、法官选举投票制度、法官任期限制等。否则,两党制政治斗争将给司法制度造成持久的不良影响。

如今美国两党的党争愈演愈烈,美国最高法院的独立性与公正性正遭受质疑。

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逝世之后,美国参议院在议事程序中上演诸多权力事件,普通民众纷纷怀疑,法官在这一权力制衡体系之中是否成为了事实上的立法者。如果不进行彻底性的改革,每一新任大法官提名都会带来新一番来自民众的抗议。

同时,法院近年来的判决量大大减少。1970年,最高法院公布了250个判决;到了2016年只有75个。原因显而易见:最高法院在案件管理上遇到问题。同一时期,请求最高法院复审的案件从4000件增加到7500件。

两个七人分庭意味着更多的案件可以被审理和判决

法官和书记员们正投入大量时间查看哪些案件值得审理。这意味着很多来自下级法院的案件都不会被审查,即使这些案件中上诉法院对于关键议题的宪法和法律解释问题有完全不同态度。目前的情况是,你能不能实现你的基本权利,全指望受理案件的是新英格兰州第一巡回法庭、南部第五法庭还是西部第九巡回法庭。

因此,如果最高法院希望在21世纪中继续担任有效的法律守卫者,就必须进行系统性的改革。

首先,我们需要更多法官,各司其职。德国曾有这样的实践。德国高级法院由两个七人的分庭组成,每一分庭负责审理不同类型的案件。对美国而言,如果一个分庭处理法律解释问题,另一个处理宪法问题,则是最有效的体制。而对于重大疑难案件,则两个分庭共同审理。

有了两个七人分庭,最高法院可以审判更多案件。最高法院对案件的审查更加谨慎,可以防止上诉法院所做的判决远远背离“既定法”(“settled law”)。这是改变目前局势的好机会。这样可以减少不同地区的同案不同判现象,保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二分庭制度要求总统和参议院另外任命五个新法官。因此,下一个挑战是防止总统和议员滥用任命权。

有一种简单的保障措施是要求参议院恢复旧时六十票选定候选人的规则。参议院曾修改游戏规则,以五十一票确认尼尔·戈萨奇(Neil M. Gorsuch)为最高法院大法官,以扫清其任职之路上的障碍。重新启动六十票确认制可能会迫使总统提名可以获得两党中间派支持的法官。否则的话,则很难让自己提名的法官获得任职机会。

六十票确认制可以重塑法官选举制度的政治性,因此我最后想提及的改革是:任期限制。

我们仍然可以实行法官终身任期,但应当规定他们在最高法院任期年限为14年,然后他们应调任至上诉法院。任期限制可以消除让大量越来越年轻的法官到最高法院任职的情况,这种情况的影响是以数十年计的。固定任期制会推动服务时间长、工作成绩出众的成熟法官的选举。

这些改革都不需要修改宪法。国会的权力足以实现这些改变。

二分庭制的立法提案是符合宪法规定的“一个最高法院”的要求的,因为它将明确授权十四个法官共同审理最重要的案件。

尽管宪法保障法官的终身职位,它也未曾规定这些法官必须永远在最高法院就职。国会限制法官任期至十四年,然后将他们派任至上诉法院的做法并未违反法律。桑康拉·戴·奥康纳(Sandra Day O’Connor)大法官于2006年退休,她的经历说明这种制度是有益的。

但是,宪法也对改革有根本性的限制。十四年任期限制仅仅对未来的候选人有效力。如今的最高法院法官仍然为终身任期制,并且只有“丧失良好品行”会使他们失去这个职位。

至于六十票确认制,参议院改变这项规定仅仅过去一年,改回来也并非难事。

从目前的法官选举情况看,绝对多数决(四分之三同意)才是减少未来障碍的唯一可行之举。

特朗普总统也许不会重视这些司法改革,但是新任国会应当且必须重视。否则的话,不断升级的党派之争在未来会毫无疑问地破坏司法的有效性与合法性。

布鲁斯·阿克曼(Bruce Ackerman)是耶鲁大学的法律与政治科学教授。他的新书《革命性的宪法》即将在今年四月出版。

翻译文章:

Bruce Ackman, Trust in the justices of the Supreme Court is waning. Here are three ways to fortify the court, Los Angeles Times, December 20, 2018.

网络链接:

https://www.latimes.com/opinion/op-ed/la-oe-ackerman-supreme-court-reconstruction-20181220-story.html

译者介绍

梁锐,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2017级法律硕士研究生,现为法意读书编译组成员。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6日 来源时间:2022年06月2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