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选票上的罗伊:“罗伊诉韦德案”卷入党争

作者:刁大明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15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6月24日,在被媒体提前曝光近8周之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针对“多布斯诉杰克逊女性健康组织案”做出判决,意味着在联邦层面否认了1973年1月22日最高法院伯格法庭在“罗伊诉韦德案”判决中以7比2确立的联邦层面的选择权合法化,未来生命权与选择权的平衡将由各州决定。最高法院罗伯茨法庭如今在“多布斯诉杰克逊女性健康组织案”面前分化为5比4,除了首席大法官罗伯茨本人之外的5位共和党总统提名的大法官推动了多数意见。

虽然已有预报,但最终靴子落地之时仍然引起了轩然大波,民主党人马上反应,但其矛头却从最高法院直接绕到了国会。国会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预言一旦共和党在今年中期选举中获得国会多数,必然推动更多损害性别权益的议程;而美国总统拜登则公开表示希望国会通过立法方式重置规则,显然民主党将顺势而为,将生命权与选择权的争论推入驴象对决的漩涡之中。

特朗普的遗产

“罗伊诉韦德案”在美国性别平权历史上无疑具有里程碑意义,虽然在实施过程中原本就会遭遇各州不同政策细节设定的妨碍而并不平顺,但至少是一个合法化的顶层确认,其被认为的“进步性”在美国国内舆论中并不太容易被彻底否认。即便是在5月2日爆出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阿利托的判词之后,三分之二的美国民众还是希望维持选择权,甚至58%的受访者希望在“罗伊诉韦德”案被推翻后能够通过国会立法方式延续选择权的合法化。

令人玩味的是,无论是小布什提名的阿利托,还是特朗普提名的戈萨奇、卡瓦诺以及巴雷特这些大法官都在国会参议院听证中对“罗伊诉韦德案”的判决表达了肯定式的尊重——“重要先例”“已定先例”“习惯之法”“符合宪法”等等。现在看来,四位保守派大法官到底在表达什么,可能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正是因为这些表述,外界对于被特朗普三次改造的罗伯茨法庭如此之快地推翻“罗伊诉韦德案”未必有充分准备,但这就是事实,而且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影响美国政治与社会风貌的事实。目前的最高法院,三位民主党总统提名的相对自由派大法官,六位共和党总统提名的较为保守派大法官,保守派力量处于压倒性地位。六位保守派法官中,托马斯74岁、阿利托72岁、罗伯茨67岁、戈萨奇54岁、卡瓦诺57岁、巴雷特50岁。勉强按照2021年美国男、女人均寿命77岁和81岁这一数据估算,民主党至少必须确保拿下2024年大选才有机会改变目前的局面。不过,如果托马斯和阿利托超过已故大法官斯卡利亚(79岁)或伦奎斯特(80岁),甚至比肩史蒂文斯(99岁)的话,就算民主党从拜登开始开启了一个12年的长执政,要改变最高法院的风向也只能凭运气了。

因而,无论未来一段时间府会的政党分配如何,联邦最高法院都将毫无疑问地在保守派方向上持续改变美国。所以,特朗普最大的遗产是什么?是正襟危坐在联邦最高法院里的那三位60后、70后的大法官,他们的影响显然正在超越特朗普。

民主党的机会?

虽然目前仍有很多不确定性,比如不清楚民主党阵营会如此操作选择权的议题,也还没看到最新的民调。大概可以肯定的是,在中期选举前几个月“罗伊诉韦德案”再次成为选举话题,有利于民主党的动员,会增加民主党的选票。但问题在于,选举从来都不是静态的过程,民主党被激励,共和党会不会呢?中间选民如何回应呢?

5月中旬进行的民调显示,55%的民主党人会在该议题驱动下更有动机去投票,而中间选民只有32%会被动员,共和党是更少的23%。从目前的初选情况看,民主党的参与度并不理想,所以“罗伊诉韦德案”被推翻带来的动员应该会帮助其提升一些投票率,但这种提升是否就意味着逆转颓势?可能难以做这样的判断,也许在某些选区有这种效应。同时,必须看到,上述共和党选民有动机参与的23%这个数字,会不会在共和党阵营回应民主党动员而做出相应的反动员之后提高,值得关注。如果也同步至少有所提高,那民主党的优势又在哪里呢?

6月22日公布的一个民调也值得关注,受访者中只有15%认为生命权与选择权将是其投票中最为关键的议题,认为重要但不是最关键者为62%,认为彻底不重要者为21%;进一步看,这项民调显示,认为最关键议题为经济状况者为66%,认为是生命权者仅为23%。这大概可以说明,当前经济状况仍然是左右选民选择的枢纽议题,而这显然对民主党不利。除非在未来有限的几个月中,民主党可以发明出一个极其天才的议题阐释框架,将选择权与经济状况直接联系,说服选民相信“罗伊诉韦德案”能否维持事关如今通胀问题能否解决。否则,选择权议题即便会在某些特定选区中对民主党有激励,但也很难改变目前整体不理想的预期。

拜登24日表态时说了这么一句话,“罗伊在选票上”,意思无外乎动员选民通过投票保护罗伊、维持罗伊的权利。但我们都知道的历史事实却是,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判决时,那个被化名“罗伊”的诺尔玛·麦科维(Norma McCorvey)早已将孩子送人;1990年代,这个罗伊公开表达反对选择权,并声称自己被某些活动家利用为“棋子”;2004年,罗伊公开支持联邦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判决;2008年,罗伊支持共和党总统参选人;2017年2月,特朗普上台不到一个月,罗伊因心脏病去世。

所以,拜登或者民主党人应该不难搞清楚,如果罗伊还在世,她会投给谁?所以,美国这些两党政治精英们也应该很清楚,当他们今天还在围绕“罗伊诉韦德案”争执不休时,他们真的关心过罗伊吗?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8日 来源时间:2022年06月2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