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拜登遭党内选民反对 2024民主党选情尴尬

作者:吾楼   来源:中美聚焦  已有 60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2024年总统大选初选将在年底拉开序幕。上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前国务卿蓬佩奥相继表态参选。美国总统拜登之前多次表态确定竞选连任。但由于拜登民调长期处于弱势,且无法有效应对国内频发的问题与危机,民主党选民对拜登的焦虑感愈加明显。《纽约时报》和锡耶纳学院(Siena College)上周公布的联合民调显示,64%的民主党选民不希望继续提名拜登参加2024年大选,仅26%的民主党人支持再次提名拜登。在30岁以下的年轻民主党人当中,94%希望提名另一位总统候选人。

这也符合“哈佛大学/哈里斯”(Harvard CAPS/Harris)同期公布的民调:仅仅30%的民主党人在初选中支持拜登,71%的美国人认为拜登不应该竞选连任。《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同期推出多篇文章,直言拜登“太老了”,不应该继续竞选。拥有1200多万注册用户的美国左翼网站RootsAction.org开始发起公开活动,反对拜登参加连任竞选,原因是他年纪过大且乏味。

拜登支持率民调数据

自美国仓促从阿富汗撤军开始,拜登的支持率开始走低。俄乌战争和通货膨胀持续恶化等问题,导致拜登支持率下滑至30%(民调机构Civiqs数据)至33%(NYT-Siena数据),这是自1946年以来美国总统任期内未曾见过的低水平,远低于前两位民主党总统奥巴马和克林顿同期水平(45%-47%)。而前总统特朗普上台第二年疫情失控时的支持率也高达46%,而他离任时最低支持率则为36%(盖洛普民调数据)。

拜登的弱势更是助长了共和党重夺国会和白宫的信心。英国《泰晤士报》7月16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称,宣布参选的蓬佩奥目前已经在美国爱荷华、新罕布什尔以及南加州多地展开了演讲和造势。7月14日,特朗普接受美国《纽约杂志》采访时表示,已经决定参加2024年年大选,置于何时宣布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要么在中期选举之前,要么在中期选举之后。

但美国晨间咨询公司(Morning Consult)与《政客》(Politico)网站7月8日至7月10日举行的一项联合民调显示,超过6成的美国人认为,拜登和特朗普,“绝对不应该”或“或许不该”再竞选总统。NYT-Siena民调也显示,接近一半的共和党选民希望提名新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希望把特朗普这一页彻底翻过去。

共和党方面,除了特朗普和蓬佩奥这些“老面孔”以外,如果另有选择的话,共和党选民似乎开始看好佛州州长德桑蒂斯 (Ron DeSantis)。

德桑蒂斯近来受到美国舆论的关注度很高,认为他很有可能是特朗普初选劲敌。一些民调显示,如果特朗普不参选,他最有可能获得提名。NYT-Siena在7月5日至7日举行的民调显示,德桑蒂斯在党内的支持率为25%,仅次于特朗普的49%,而共和党参议员科鲁兹(Ted Cruz)、前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黑利(Nikki Haley)和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支持率分别为7%、6%、6%和2%。类似民调发现,如果特朗普参选,一半以上的共和党选民仍会投票支持他。

民主党方面则有一个困境:除了拜登以外,没有具有明显优势的候选人。现任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支持率也仅为37%。现任运输部长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也没有积累足够的人气和资源。桑德斯(Bernie Sanders)今年上半年曾表态,如果拜登不寻求连任,自己将再次竞选总统。但是,如果提名左翼候选人,可能会疏远中间摇摆选民。中间摇摆选民既不希望特朗普当选,也不希望美国走向民主社会主义。

2020年初选,民主党之所以提名拜登,主要是因为非洲裔选民、郊区选民的支持,但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党内认为,只有拜登才能击败特朗普,提名拜登是别无选择的选择,或者说民主党没有更好的替代选项。从大选结果来看,拜登确实团结了民主党票仓,尤其争取到了更多中间摇摆选民、独立选民以及温和共和党选民的支持。最终,拜登借助疫情对红色州的冲击以及铁锈地带州的支持,击败了特朗普。

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开展的形势下,决定美国选民投票意向最关键的因素依然是经济。但目前美国经济高通胀和未来两年可能出现的经济衰退,对拜登的连任竞选极其不利。目前,拜登在年轻选民和独立选民当中的支持率持续低迷。NYT-Siena民调显示,超过2/3的独立选民对拜登的执政表现不太满意,接近一半的独立选民“极不满意”。不过,如果2024年大选仍然是拜登和特朗普对决,92%的民主党人任然会投票支持拜登,但不是因为他们支持提名拜登为候选人,而是因为他们不希望特朗普再次当选。

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美国选民的无力感和对现状的不满。根据NYT-Siena民调,只有13%的美国选民认为国家处于正确轨道。58%的美国选民认为需要对美国的宪政民主进行重大改革或彻底改革。近一半的年轻成年人选民认为选票并不影响政府的运作方式。

选民的不满越大,求变的心理就越强烈。拜登执政两年以来“修复”了特朗普时期的一些政策,但加大政府开支,开展疫情防控、经济纾困和项目投资,并没有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俄乌冲突的持续更是让美国通胀形势日益严峻。美国的种族歧视、枪支暴力、边境非法移民等遗留问题也都未得到缓解。

在有限的时间内,民主党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改变政策,提振经济,积极解决移民、社会治安等方面的问题。否则即便2024年民主党撤换拜登、提名他人无法赢得大选。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9日 来源时间:2022年07月1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