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快报:陆克文给稳定中美关系又开了什么药方?

作者:乔桥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74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中关系快报》第100期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于今天(2022年7月20日)在美国外交学会的《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了题为“理性对手”(
Rivals Within Reason?)的文章(点击这里下载英文原文),提出中美关系已成自由落体多年,中美竞争也开始白热化,但这种竞争必须是可以管控的,否则中美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很大。陆克文在文章的结尾说,有人可能会说管控竞争其实是把最后摊牌的时间往后退,但往后推个十年、八年并不是坏事,因为管控的对面是危机、冲突升级,是一些极端民族主义者关于只有通过战争才能实现优胜劣汰的说法。“上一次有人提出这样的主张是1914年,那个结局并不好。”


那在陆克文看来,如何管控中美势不可挡的竞争呢?他提出了四点:

一、中美必须明确各自的雷打不动的红线,这些红线包括台海、东海、南海、朝鲜半岛、网络和太空。陆克文特别提出,双方最好都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有战略预测性最好,搞战略欺骗是徒劳的,玩战略偷袭是最危险的。明确红线跟就双方政策和战略的合法性达成共识是不一样的。在这些方面双方永远不可能达成共识,但必须知己知彼,然后才能围绕它们设置护栏,减少轻举妄动的危险,消除交流障碍,避免决策失误。

二、在为中美关系的“炸药包”设置了护栏之后,中美就可以在所有其他方面展开全方位、非武力的竞争,无论这些竞争是在经济、科技,还是外交影响、作战能力方面。中美甚至可以展开未来世界秩序应是什么样的意识形态竞争。但是,这些竞争必须是可控的(managed)战略竞争。如果竞争失控,中美也会卷入武装冲突。

三、中美的战略竞争必须为事关两国共同利益的合作提供政治空间,这些合作领域包括气候变化、公共卫生、全球金融稳定、核扩散。世界上其他国家可以在事关全球发展的领域里采取不合作态度,中美不行。但是,如果华盛顿和北京不能就红线和管控达成共识,中美在这些与人类生存息息相关的领域的合作空间也会越来越窄。

四、要做到以上所说的从三个方面分层(compartmentalization)管控双边关系,中美两边必须有高层、负责任的专业团队参与持续、不间断的沟通和执行。这个团队的运作应该不受两国国内政治和外交政策的影响。

这个药方看似简单,要服下去难于上青天。美苏当年进入冷战多年,双边关系直到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之后才开始有序管控。这些管控措施最后写入1975年的《赫尔辛基协议》,从而保证美苏一直全面竞争但并没有发生武装冲突。

虽然美国政府的文件和决策人的讲话把中国视为不共戴天的敌对势力,中国媒体和智库也把美国的对华政策看作是绝不允许中国崛起的伎俩,有一些迹象表明北京和华盛顿正朝着管控竞争的方向迈进。

去年7月,美国副国务卿舒尔曼在与中国国务委员、外交部长王毅的会谈中第一次提出了为管控双边关系“设置护栏”。同年11月习拜举行线上峰会,拜登强调中美必须为竞争设置常识性护栏,并保持沟通渠道畅通,防止两国竞争滑入冲突。

2022年5月,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发表美国对华政策讲话。他说,虽然中美竞争势不可挡,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竞争必然导致冲突。他还引用拜登的话说,比蓄意冲突更危险的是无意的冲突。

6月,中国国务委员、中央外办主任杨洁篪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顾问苏利文在印尼巴里会晤长达四个小时,会晤中的一个主要议题是中美如何保持沟通渠道畅通,有效管控竞争。之后,美国的财政部长耶伦又和中国的副总理刘鹤举行了电话会议。

陆克文在文章最后说,中美要实现管控竞争,中国也许要接受美国提出的中美关系的实质是竞争的观点。目前中国还不接受这一观点。在陆克文看来,北京不接受这一观点原因有二:一是因为同意了就是承认自己要在亚太对美国取而代之,二是因为竞争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目标背道而驰。他希望北京能接受中美”和平竞争、建设性合作”的新框架。

陆克文认为,如果中美就能管控竞争达成共识,它可以在今后十年起到稳定双边关系的作用。今后十年是中美经济接近齐头并进的十年,也会是双边关系最危险的十年。他认为中美在今后六个月有可能就此达成一定的共识,也就是在中共二十大和美国中期选举之后。

陆克文离开澳大利亚后就一直致力于稳定和改善中美关系的事业。他又一次为这对全球最重要和目前最没有确定性的双边关系的稳定和改善开出了新的药方。问题是,华盛顿和北京能听进去他的话吗?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1日 来源时间:2022年07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