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1·6冲击国会山事件听证,美国“家丑”哗天下

作者:陈佳骏   来源:世界知识  已有 23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6月9日,调查美国1·6冲击国会山事件(下简称“1·6事件”)特设委员会(以下简称“委员会”)公开听证会拉开帷幕。听证会受到广泛关注。在美国自由派眼中,听证会对特朗普“未遂政变”做出了最清晰的公开描述。而在保守派眼中,听证会既是民主党影响选举政治的工具,又是“诽谤”特朗普的“作秀公审”。说它是“工具”,是因为民主党希望用听证会来说服选民利用今年的中期选举来追究共和党人的责任;说它是“作秀”,是因为听证会从一开始就采用先入为主的叙事,而且将调查工作作为一种政治行动进行电视转播,显系精心策划的反特朗普行为。

前期准备充足

自2020年11月7日美主流媒体普遍预测拜登获得总统大选胜利后,不甘失败的特朗普提出了一系列选举舞弊指控来谋求选举结果的非法化。经过他身边和外围亲信的推波助澜,“选举被盗”的叙事深深渗进共和党“躯体”,并扎根于右翼选民的认知土壤。在他们的煽动下,特朗普的支持者发起抗议活动,试图阻挠美国国会清点选举人票,最终在2021年1月6日酿成举世震惊的冲击国会大厦事件。

作为暴力冲击受害者的国会议员随即推动启动对该事件的调查。2021年6月30日,众议院以222票赞成、190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成立调查1·6事件特设委员会的决议。此后,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任命六名民主党人和一名投票赞成设立“委员会”的“反特朗普”共和党人丽兹·切尼担任委员会成员。作为对抗手段,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任命五名共和党人进入“委员会”,但其中二人遭到佩洛西反对,因为他们曾直言不讳地支持特朗普的选举舞弊指控。一气之下,麦卡锡撤回对这五名共和党人的提名,导致最后佩洛西任命另一名投票赞成成立“委员会”的“反特朗普”共和党人亚当·金辛格加入。由此可见,“委员会”自成立起就具有高度的党派性,也难怪麦卡锡此后表示,“特设委员会是美国历史上最政治化、最不合法的委员会”。

委员会开启调查后,在收集文件和证据材料方面取得一系列法律胜利。特别是在“特朗普诉汤普森”案中,2022年1月,最高法院和华盛顿特区巡回法院都做出裁决,驳回了特朗普关于阻止国家档案馆在1·6事件中将白宫文件交给委员会的动议,削弱了特朗普的“行政特权”。美国地区法院在“伊斯特曼诉汤普森”案中也做出类似裁决,宣称特朗普的保守派律师约翰·伊斯特曼不能向委员会隐瞒他与1·6事件有关的电子邮件和文件。事后证明,委员会在这两起案件中的法律胜利,对此后调查发现特朗普和伊斯特曼可能的犯罪行为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具体安排有深意

今年6月9日,委员会举行了首场听证会。会上,委员会副主席切尼称,前总统特朗普“督导和协调了由七个部分组成的复杂计划,以推翻总统选举并阻止权力移交”。这些计划分别是:第一,大规模虚假信息运动,声称大选“被盗”;第二,任命“听话”的代理司法部长,以便司法部证实他的虚假选举主张;第三,施压时任副总统彭斯,要求其拒绝或延迟点算经核证的选举人票;第四,向州选举官员施压,以改变选举结果;第五,指示多个州的共和党人制作虚假的选举人名单,提交国会和国家档案馆;第六,聚集和指挥“暴民”向美国国会大厦行进;第七,拒绝采取行动制止“暴民”冲击国会大厦。截至6月底,委员会共举行了六场公开听证会,每场都至少保证描述一到两个上述计划的戏剧性情节。

第一场听证会探讨了第六部分计划(“暴民”),将特朗普煽动暴力的证据与证词和视频片段结合在一起,以此来说明他对“暴民”的影响。第二场探讨了第一部分计划(虚假信息),描绘了一位不愿听真话的总统,沉浸于自己构建的阴谋论中,并根据这些信息骗取支持者的资金。第三场达到了第一波高潮,探讨了第三部分计划(施压彭斯),并引入了关键人物、特朗普的律师约翰·伊斯特曼。

第三场听证会集中描绘伊斯特曼明知是错,却坚持推销其所谓“无限权力”(plenary authority)的法律理论,即根据宪法第12修正案和1887年《选举计票法》,彭斯作为副总统在计算选举人票方面可以为所欲为,既有权单方面拒绝拜登的选举人票,又可以暂停选举人票的计票工作,并将选票送回州立法机构,以“重新认证”选举人票。在彭斯本能地拒绝伊斯特曼的“理论”之后,特朗普和伊斯特曼连续两周向彭斯施压。最终,施压未果的特朗普对集会现场“暴民”进行了煽动,“暴民”在冲击国会大厦时甚至喊出“绞死彭斯”的口号。听证会上播放的彭斯与特朗普通电话视频也意在说明,在彭斯拒绝听从命令后,“暴民”对国会大厦的冲击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追捕”他。

第四场听证会探讨了第四部分(施压州选举官员)和第五部分计划(虚假选举人),揭露了有关特朗普及其盟友在多个“摇摆州”的施压行动,意图把这些州的选举人获胜结果从拜登改成特朗普。特朗普还在电话中要求佐治亚州州务卿“找到11780张选票”来改变结果,使其赢得佐治亚州。

第五场听证会探讨了第二部分计划(寻找“听话”的代理司法部长),揭露特朗普经国会众议员斯科特·佩里介绍,要任命司法部环境律师杰弗里·克拉克来取代代理司法部长杰弗里·罗森。克拉克坚定支持特朗普的“选举被盗”论,并致函州官员要求后者采取措施推翻选举。听证会还揭露,包括佩里在内的五名右翼共和党国会议员在寻求推翻大选结果失败后寻求白宫赦免。

第六场听证会更加劲爆,探讨第七部分计划(拒绝止暴)。作证的前白宫助手称,特朗普在明知试图闯入国会大厦的人群携带武器的情况下,命令特勤局解除安防。暴力冲突发生后,他反复拒绝工作人员的干预劝阻,甚至在得知自己不能前往国会大厦与支持者会合时,一度暴怒,试图抢夺座车方向盘。

这几场听证会看似杂乱,“主线”却很明确,就是要排除一切干扰项,堆砌细节,证明特朗普曾试图发起针对联邦宪制的“政变”。事实上,从编排特征看,委员会很想把这一系列听证会作为一种“模板”载入史册。第一大特征是“紧凑性”,放弃冗长的开场白,代之以由一名成员阅读简短的引言,随即开始现场作证环节。第二大特征是“视觉冲击”,委员会特邀前美国广播公司(ABC)新闻部总裁詹姆斯·戈德斯顿操刀听证会上播放的影像短片制作,令观众产生了很强的代入感。可以说,这一系列听证会已不仅是听证会,而更像是一部制作精良的纪录片。当然,无论这些戏剧性情节策划得有多绘声绘色,关键还是要看结果,也即能否阻止特朗普在2024年参选和胜选。


特朗普会否被刑事起诉

委员会希望通过调查和听证来发现特朗普犯下严重联邦罪行的证据。如果第六场听证会上前白宫助手卡西迪·哈钦森做出的证词属实,那么特朗普被刑事起诉的可能性将大大提高。但是,即使国会收集再多证据,其本身并不能提出刑事指控,能做这件事的只有司法部。因而在一定程度上,听证会的一个重要目标观众是现任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自国会山骚乱发生以来,司法部号称开展了史上最大规模的联邦调查,起诉了800多名被告,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认罪。但这些调查基本上都集中在那些冲击国会山的“暴民”身上,并没有追查权势人物。

随着爆料的不断增多,司法部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因而开始加快行动。6月7日,就在听证会开始前两天,司法部指控美极右翼团体“骄傲男孩”头目恩里克·塔里奥及该组织其他四名头目犯有“煽动阴谋”罪。司法部为了展现强硬姿态,又于6月15日发函给委员会,指责后者“未能”向检察官提供1000多份证人面谈记录,导致调查工作复杂化,从而把迟迟不提起诉讼的“锅”甩给了委员会。此后,联邦调查局(FBI)又在第五场听证会前突击搜查了特朗普曾经中意的司法部长人选杰弗里·克拉克的住所,此前还搜查过前文提到的特朗普律师伊斯特曼的寓所。司法部显然是要证明自己先于委员会动手,其对特朗普及盟友企图发动政变的行为所发起的刑事调查早已“在路上”。

但总的来说,司法部短期内刑事起诉特朗普的可能性不大,有两方面原因:一是中期选举临近,司法部大概率会遵循所谓的“科米规则”,即避免在选举前两个月采取公开的调查步骤。试想,如果拜登政府的司法部起诉2024年最有可能与他竞争的候选人,那么任何调查都可能被政治化,也将做实保守派口中所谓的对特朗普的“政治迫害”。二是如果司法部为了起诉而起诉,将进一步败坏美国人眼中的司法系统权威,不仅会坏了司法部的名声,或许还会在政治上起到提振特朗普的作用。三是美国政坛也存在默契,即在台上的总统不对前任搞“政治追捕”,如果拜登政府的司法部迈出这一步,全世界都将看到美国政治的“韩国化”。

今年7月,美国会特设委员会将举行第七场、也是最后一场1·6事件听证会,之后,有望在夏末提交初步报告,并在秋季美国会中期选举前形成最终报告。报告可能提出“刑事介入”的建议,到时压力会全部转到司法部一边。目前,特朗普正忙着利用他的“真相社会”社交媒体针对听证会播放的一系列情况进行“辟谣”,共和党选情似乎也未受多大干扰。如果共和党11月后重夺国会,不排除届时反过来利用一些事对拜登及其家属展开调查,这一波你来我往定会相当“精彩”,美国政治的“家丑”会不断外扬。

(作者为上海市美国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 END ·

本文刊登在《世界知识》2022年第14期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2日 来源时间:2022年07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