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中评智库:美方会否武力介入?做好迎战准备

作者:   来源:中评社  已有 425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编者按:上海市社会主义学院人事处长徐剑锋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2022年3月号发表专文《如何应对美国阻止两岸统一》,作者认为:与其推测和判断美国是否武力介入中国的统一战争,不如全力做好应对美国参战的准备。战争胜利的基础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置于别人是否参战上。中评社编辑部认为:结合当前形势来看,这篇文章有充分的预见性,必须通过中评网播发,以供各方智者加以关注与讨论。文章内容如下:

近来,台湾问题似乎格外引人关注和担忧。

2021年8月份,美国总统拜登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专访时声称,如果北约遭到任何人侵略,美国将会作出回应,对台湾做法也一样。10月21日,他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说,如台海爆发战争,美国将会“保卫台湾”。10月27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刊登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的专访,访问中蔡英文首度证实台湾的确有美军存在。此事极不寻常,很有可能是蔡英文得到美国的默许后作出的表示,是美国试图突破中美建交“三原则”、冲击中美外交关系底线的又一严重事件。12月7日,美国白宫国安顾问沙利文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说,美国将采取一切行动确保中国大陆武统台湾永不发生。尽管11月16日在与习近平主席的视频会晤中,拜登总统重申,美国“不支持台湾独立”;白宫以及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一再强调,美国“关于台湾的政策没有改变”。但是,如果台海局势的发展和演变最终迫使中国大陆不得不依照《反分裂国家法》采取断然措施,那么,美国是否真的如拜登所言“保卫台湾”呢?换言之,美国会武力阻止中国进行的统一战争吗?对此,国人有各种各样的分析和判断。有的说美国不会,也不敢。有的说,出于地缘政治、均势战略、意识形态等考虑,美国必定出兵。

一、中国统一能否避免美国的军事干预?

自从尼克松访华以后,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始终强调两个基本点:一是坚持一个中国政策。美国的一中政策,按照他们的定义,是“三报、一法、六保证”,并不等于我们的一个中国原则。二是坚持台湾问题的解决必须采取和平的方式。

在1972年2月28日中美两国发表的《联合公报》即“上海公报”中,“美国方面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祇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它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在1978年12月15日,即中美两国发表《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的前一天,美国政府发表了一个声明,声明中说:“美国继续关心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并期望台湾问题将由中国人自己和平地加以解决。”1979年4月10日,美国国会通过并由卡特总统签署了一个国内法,叫《与台湾关系法》,其中第二条第三款、第四款分别指出:“美国决定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是基于台湾的前途将通过和平方式解决这样的期望。”“以非和平方式包括抵制或禁运来决定台湾前途的任何努力,是对西太平洋地区的和平和安全的威胁,并为美国严重关切之事。”1982年7月14日,即中美两国发表“八一七公报”前夕,美国总统里根向台湾方面转达了所谓的六点保证,其中第五条是“美国并没有改变其对台湾主权问题的立场”。言外之意就是,台湾问题祇能和平解决。2005年3月,中国通过《反分裂国家法》。美国以该法“违反和平解决两岸争议”的精神为由表示非常强烈的反对。

冷战结束后,苏联作为美国最大的敌人消失了。孟子曰:“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美国人虽然不一定读过《孟子》,即使读了也未必明白孟子所说的道理,但是,在失去自己最大的对手后,深富忧患意识的美国战略界就一直在全世界寻找自己潜在的最大敌人。既无奈,也很荣幸,由于中国的快速发展,这个敌人终于被他们找到,并被牢牢地锁定了。那就是中国。2017年,特朗普政府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定位为美国“战略上的竞争对手”。2021年拜登政府上台后发布《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临时指南》称,中国已经超过俄罗斯,成为目前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

当年尼克松访华后,美国极力拉拢中国共同对付苏联,中美关系进入蜜月期。苏联现已解体,冷战结束,世界地缘政治格局发生根本改变,中美关系的性质和基础、美国的对华政策、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也必然随之发生改变。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也。如今中国成为美国心目中最大的竞争对手,为了“以台制华”的战略需要,毫不意外,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变得更加强硬,而不是温和友善。

完全可以预料,在当今世界格局下,通过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美国势必反对。对此,我们应该毫无悬念。问题是,美国究竟采取什么形式和手段反对?又反对到什么程度?并愿意为反对付出多大的代价?是对中国仅仅发出强烈的谴责,还是进一步降低对华外交关系级别甚至断交?是与盟国协调一致对中国进行外交、金融和贸易制裁,还是纠集盟国在台海、南海、东海等中国周边海域乃至全球范围对中国进行海上封锁?是给台湾提供大量的先进武器,并对台湾予以军事情报上的支持,还是直接出兵与大陆对抗?对此,美国始终采取战略模糊策略。这种模糊策略,旨在既保持对中国大陆的有力威慑,又避免任何含有鼓励“台独”的暗示,以防美国被动地卷入台海战争,陷入不可预知的大国冲突的黑洞。根据美国的既定立场,两岸唯有经由和平的方式实现统一,美国才有可能识趣而退,才会觉得没有理由和藉口介入台湾问题的解决。但是,美方的这个立场,也是靠不住的。前不久,美国海军部长卡洛斯·德尔·托罗就表示,美国不接受两岸以任何方式实现统一。图穷匕见。

二、影响美国决定军事介入两岸统一的若干因素

第一,它得考虑,两岸关系的现状是由哪一方打破的?这关系到美国是否师出有名,是否有必要承担它给自己规定的所谓“帮助维护西太平洋的和平、安全和稳定”的法律义务。至于两岸关系的现状是什么?我们有我们的定义,他们有他们的定义,大家各执一词。

第二,它得考虑,解放军是否有能力在外界作出有效的军事反应前,势如破竹地快速占领并控制台湾?如果在美国完成对台作战的有效军事部署前,解放军已经登陆台湾并控制了全岛,那么,攻守易位,美军再考虑军事介入,并迫使解放军从台湾撤退,就比较困难了。而且,美军的行动还有可能以失败告终。

第三,它得考虑,如果给予台湾足够的军火、后勤和情报支持,面对解放军的进攻,台军能坚持多久?如果台军在美军直接出兵前能够阻滞解放军的军事行动,使得解放军无法迅速登岛,更无法控制全岛并结束战斗,那么,美军就有军事介入的冲动。

第四,它得考虑,如果美军直接出兵介入,它是否能够有效阻止解放军的军事行动?换言之,它得考虑,它有能力打败解放军吗?如果即使它直接出兵,结果都不能阻止解放军占领并控制台湾,那么,它的军事介入的冲动就会下降并消失。相反,它的冲动就会上升。

第五,它得考虑,中美之间的军事冲突,是否会引发两国之间的全面战争?换言之,它得考虑,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完整统一的国家意志究竟有多大,有多坚强和坚定?它可能期待和推断,如果中国在军事上不能抗衡美国,一旦美国出兵,中国在衡量胜负以及自身核心利益的大与小、得与失的情况下选择隐忍和退守。但是,即便解放军无法打败美军,甚至还为美军所压制,中国仍然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实现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完整统一,那么,祇要美国执意武力介入,冲突就不会停止,局势就会轮番升级,两国间的全面战争终将爆发。

第六,它得考虑,中美两国的全面战争,是否会久拖不决?美国陷入朝鲜战争三年,陷入越南战争十年,陷入伊拉克战争七年,陷入阿富汗战争十年。如果卷入与中国的全面战争,美国将会陷入战争多久?中国毕竟不同于朝鲜、越南、伊拉克和阿富汗。中国是有着巨大的战略回旋余地,经济总量占世界第二,并拥有洲际弹道导弹甚至超高速导弹的核大国。它得考虑,同中国进行旷日持久的战争,它耗得起吗?美国社会接受吗?

第七,它得考虑,中美战争是否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根据美国同有关国家的盟约,它的盟国势必要加入中美两国间的战争。那么,是否会有其他国家在战争中站在中国一边并加入战争呢?如果有的话,那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也许,在战争的初始阶段没有其他国家加入。但是,如果中国能够将战争支撑得足够长久,就难以排除有其他大国出于维持全球均势的考虑主动参战,并支持中国。

第八,它得考虑,中美两国的全面战争,是否会让美国本土遭到严重打击?最终又是否会引发核战争?美国的综合国力尤其是军事实力明显强于中国,同时,美国又拥有强大的盟国体系,在中国周边又有着众多的军事基地。中国不但没有可靠的盟国,在美国的周边也没有一处军事基地。美国有能力通过常规武器打击中国本土,而中国如果不利用战略武器,则很难打击美国的本土。所以,如果战争的进程威胁到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不排除中国会考虑采取战略武器包括核武器保护自己,反击美国。尽管中国曾多次郑重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但是,生死存亡之际,即使中国仍然坚守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恐怕美国也不会相信。

第九,它得考虑,中国实现统一,是否会彻底颠覆美国的霸权地位?显然,即使中国实现统一了,美国的科技实力还在,美国的军事实力还在,美国的美元霸权还在,美国的经济实力还在,美国的盟国体系还在,美国远离欧亚大陆的地理优势还在,美国仍然是世界人才的主要流入地。中国的统一,不能改变美国的这些事实,因而也不能改变美国在全球的霸权地位。中国的统一,无非是破除了美国“以台制华”的政策工具。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并无挑战美国世界霸权地位的综合实力。但是,在美国的一些患有战略焦虑症的人们看来,这等于壮大了战略竞争对手,而削弱了自己,因此不可接受。

第十,它得考虑,如果必须在台海两岸之间作出选择的话,究竟选择谁,对它更有利?换言之,它是否值得承受本土遭受核打击的风险“保卫台湾”?“现实世界依然是现实主义的世界。”“美国的外交政策向来受现实主义逻辑支配”。“美国在二战中抗击法西斯主义和在冷战时期反对共产主义都主要源于现实主义原因。”在美国人看来,“国家间的关系建立在既非感情亦非原则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自私的利益基础上。”美国虽然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台湾”,但是,美国人自己也坦承,“美国是说一套,做一套”。这符合美国的民族特性。讲英语的民族是“在善良的外衣下掩盖他们自私的国家利益的艺术大师”。“这种伪善是盎格鲁-撒克逊人思维中的特有怪癖”。

三、料敌从宽,御敌从严,战争胜利的基础要操之在我而不在人

孙子曰:“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孙子的这一有备无患的慎战思想,应该成为我们解决台湾问题的根本原则。

台海两岸同属一个中国,两岸人民同属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并极力避免内战的悲剧再在中国的历史上重演,这应该成为两岸中国人的强烈共识。但是,两岸的和平不能以两岸的彻底分裂为代价。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兄弟相争,亲痛仇快。两岸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如果台海形势的演变最终导致大陆根据《反国家分裂法》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我们必须做好与美国及其盟国进行军事斗争的万全准备。“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一旦台海发生战事,我们无法帮美国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们所能做的祇能是做好应对最坏局面的打算。我们祇有做好可以经受世界大战甚至核战争的准备,方可言战。不打无把握之仗。“非利不动,非得不用,非危不战。主不可以怒而兴军,将不可以愠而致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怒可复喜,愠可复悦;亡国不可以复存,死者不可以复生。”如果我们的军事斗争准备还不足以在美国及其盟国参战的条件下取得胜利,那就应当继续选择战略忍耐。大国战争的结果取决于以综合国力为基础的军事实力和以民心为基础的国家意志的双重较量。仅有军事实力的支撑不足以赢得战争,同样,仅有民心的支持也不足以取得战争的胜利。国家意志不够,战争胜算无望。军事实力不够,同样缺乏必胜的把握。我们唯有做好这两方面的充分准备,我们的胜利不仅有可靠的把握,甚至还能“不战而屈人之兵”。

总之,与其推测和判断美国是否武力介入中国的统一战争,不如全力做好应对美国参战的准备。战争胜利的基础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置于别人是否参战上。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07日 来源时间:2022年08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