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贝克利:即将到来的台湾战争

作者:   来源:VOA  已有 78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国会议长佩洛西访台后,中国军方连续数日在台湾周边进行大规模军事演习,骤然升高台海战争危机。星期三(8月10日)北京更发布了最新台湾问题白皮书,重申不放弃对台动武,并称台湾民进党政府是“必须清除的障碍”。

点击这里阅读"专访贝克利:美国更应该警惕步履蹒跚的中国,而不是崛起的中国"

美国塔夫茨大学政治学副教授、美国企业研究所非常驻资深研究员迈克尔·贝克利(Michael Beckley)指出,北京的这种军演将成为一种新常态,在未来5到10年内,中国拥有一个武力攻打台湾的军事机会窗口。

贝克利8月8日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之所以这么预测是因为中国已经完成了大规模军事扩建,“战舰和弹药增长速度比二战以来我们见过的任何国家都快”。

贝克利今年8月出版新书《危险区域——即将到来的与中国的冲突》,他最近还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政治学教授哈尔·布兰兹(Hal Brands)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即将到来的台湾战争(The Coming War Over Taiwan)一文。

贝克利指出,未来5到10年“美国在东亚的军事力量会下降,因为大型巡洋舰、导弹潜艇和重型轰炸机要退役,其中大部分是在里根政府时期建造的,现在太老了,开始出现裂痕,无法再升级,因此在2020年代晚些时候美国将减少几乎数百个在东亚地区移动和飞行的导弹发射器。”


贝克利说,就在那时,中国的优势将达到顶峰,“鉴于其好战的行为,以及习近平在那时承受的压力,我们非常担心中国会比我们至少一代人看到过的任何时候都更有可能使用武力。”

因此,所有这些事实和数据都指向“这是台湾最危险的时期,”贝克利说。

贝克利认为,如果中国对台湾发动战争,其特征将是规模巨大、手段残酷,“美国当然会干预,我们为乌克兰战争设想的噩梦场景,即美国和北约军队跟俄罗斯军队之间直接冲突,从(中国对台战争)第一天开始就是现实,”贝克利说。“我认为,这会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我们从未见过的灾难。”

不过,他认为这场战争并不是不可避免的,而要做到这一点美国必须在台海周边建立威慑力量。“不是要花哨的新武器系统,而是简单的射击器和传感器,并将它们尽可能多地部署到台海周围,”贝克利说,他指的是乌克兰用以抵抗俄罗斯入侵的那些轻型武器。“如果你能证明你准备好这样做,那么这显然会使北京做出决定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虽然贝克利对形势的发展越来越悲观和警惕,但他对美国仍将是世界唯一超强深信不疑。“无论是中国的经济放缓,四方安全对话(QUAD)和澳英美军事合作伙伴(AUKUS)等反华联盟对中国的稳定包围,太多新的发展开始转而针对中国,都将阻止它(中国)成为与美国同等的超级大国。”

但也正因为此,贝克利认为,这会使中国成为更危险的威胁,“因为它更迫切地需要新收入来源来支撑放缓的经济。它更渴望地缘政治上的胜利,既是为了重建其信誉,也是为了向中国人民展示这个政权是有能力的,并实际上正通过中国的伟大民族复兴,在推动实现向人民承诺的所有目标。”

贝克利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布兰兹在《华尔街日报》发表的《即将到来的台湾战争》一文中,将中国这种“崛起的国家在害怕即将到来的衰落时变得更具侵略性”的现象称为“峰值大国综合症”。

“这种国家往往是最危险的,因为快速增长的时代已经为他们提供了推翻部分现状的手段,而迅速来临的经济放缓和战略包围时代,让他们有动力积极行动,试图在长期趋势真正形成之前改变现状。”

以下是美国之音对迈克尔·贝克利教授的采访实录:

记者:台海危机由于北京对佩洛西访台的军事演习而骤然升高,有人认为战争迫在眉睫,也有人认为这是习近平展示实力,他并不真的想武力攻打台湾。你的预测是什么?

中国有5到10年的军事机会窗口期

贝克利:我不认为目前的军演是战争的前奏。我认为北京基本上是在对佩洛西的访问做出反应。但我确实认为未来5到10年是最危险的时期,是中国最有可能对台湾动武的时期,如果它确实打算这样做的话。

因为中国有一个机会窗口期去占领台湾,因为它刚刚完成了大约十年的大规模军事建设,战舰和弹药增长速度比二战以来我们见过的任何国家都快。与此同时,美国和台湾在多样化和加强自己的力量方面进展缓慢。所以中国拥有这个军事的机会窗口期。

与此同时美国和台湾雄心勃勃地计划在2030年代改造其防御系统,到那时中国将陷入严重人口危机,因为从现在到那时,中国将失去7000万工作年龄的成年人,增加1.2亿老年人,经济看起来会很糟糕,债务显然已经膨胀,并拖累未来的增长。到2030年代初,习近平将近80岁。所以有很多事情都指向这是台湾最危险的时期。这并不意味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但鉴于这将是中国最好的机会,我认为我们必须格外警惕。如果你站在美国或台湾方面。

记者:你能不能进一步解释一下中国的机会窗口期。

贝克利:在军事上,中国显然刚完成这场大规模军事现代化进程。同时,即使美国和台湾拥有强大的军队,它们也非常脆弱,因为它们仍然严重依赖大型、花哨、昂贵的军事平台,比如 F16战斗机、大型军舰,都停在美国的大型基地。因此,他们非常容易受到中国潜在的突然袭击,噩梦般的情景是中国可能会实施珍珠港式的打击,并在短期内真正削弱美国和台湾的军事力量。现在美国和台湾已经计划摆脱这种情况,并分散他们的力量,以便他们更有弹性。

但这些还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实现,实际上是要到2020年代的晚些时候。而美国在东亚的军事力量会下降,因为大型巡洋舰、导弹潜艇和重型轰炸机要退役,其中大部分是在里根政府时期建造的,现在太老了,开始出现裂痕,无法再升级,因此在这十年的晚些时候美国将减少几乎数百个导弹发射器在东亚地区移动和飞行。而就在那时中国的优势将达到顶峰,鉴于其好战的行为,以及习近平在那时承受的压力,我们非常担心中国会比我们至少一代人看到过的任何时候都更有可能使用武力。

记者:中国军事实力的提升加上美国和台湾军事改造目标尚未完成,让中国有了武力攻台的机会。但是,你认为习近平有能力做到吗?

中国征服不了台湾不等于习近平不想冒险

贝克利:我不认为中国可以成功征服台湾,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认为它征服不了台湾,或者习近平不愿冒军事行动失败的风险来赌中国可以征服台湾。

我认为两栖入侵是战争中最艰巨的任务,中国真的没有经验。虽然我认为中国确实可以在一次大规模的导弹和空袭中消灭台湾的大部分军队,但这显然与实际上必须运送数十万军队穿越台湾海峡、登陆台湾海滩,并以某种方式安抚2300万人口有很大不同。这也与在美国、日本、台湾,可能还有澳大利亚的潜在制裁,甚至可能军事攻击下无限期地封锁台湾有很大不同。

所以我确实认为这对中国是不利的。但问题是,情况并不是完全清楚的,还是有机会,不能保证中国会失败。我只是非常担心,习近平这样的独裁者往往只会听到他们想听到的信息。多年来,习近平清洗了许多党内同侪。所以,我担心他得不到现实的更新的信息,或者,他就是为了让中国统一台湾愿意接受巨大伤亡。

记者:习近平为什么要征服台湾?

贝克利:首先是台湾地缘战略的重要性。“不沉的航空母舰和潜艇母舰”虽然是陈词滥调,但其背后有很多真相。(如果台湾)在中国手中,它是其在东亚进一步扩张的跳板;(如果)在台湾手中,它是瓶子里的软木塞,让中国分心、分裂,耗尽资源。就是这样。

还有我认为,更重要的是中共精心打造的政治合法性和民族主义叙事,即中国是内战的合法赢家,他们是唯一的政府,不接受这个实行民主制并与美国有长期防务联系的“叛离政府”的存在。尤其是考虑到台湾舆论已经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台湾人只认同是台湾人而不是中国人,甚至不愿考虑两岸统一。中国必然担心实现这一目标的和平选择正在减少,所以现在是展示中国在过去几十年中建立起来的军事力量的时候了。

记者:是不是可以说你认为习近平在他的第三个任期或在他有生之年,他一定要武力解决台湾问题?

习近平说解决台湾问题不能代代相传

贝克利:我认为这当然是可能的。我的意思是,他(习近平)说这是一个不能代代相传的问题。他讲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必须统一台湾,这基本上是他向人民做出他要实现的承诺。

而且我也担心我们过去所看到的,即一个崛起的大国开始放缓并受到阻力时,这个政权不仅开始担心国际力量,而且开始担心国内动乱。一旦你无法维持那种快速增长的经济来给人民红利,并让人们对他们作为体系一部分感到高兴,你就必须开始更多依赖民族主义,试图让人们团结在政权周围。

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国家选择国际扩张,这会是中国扩张最明显的地方。从纯粹的军事角度来看也是这样,这(台湾)是中国唾手可得的果实,离大陆只有100英里,这就是中国的优势在美国并不真实的优势中最能放大的地方,因为美国将不得不从战区外增加军事力量。

记者:你在一个采访中说,中国在台湾海峡通过军演显示实力将成为一种新常态。那么中国这样做最终想达到什么目的?

贝克利:我认为第一个、也是最直接的目标是,停止北京认为的滑坡效应,即越来越多地滑向对台湾——不一定直接宣布台湾独立,而是朝着基本上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最后的趋势。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美国领导人去台湾,在国会,正讨论有关加强美国对台承诺的立法,使美国对台湾的防御更加明确,并可能提升台湾的国际地位。

环视全球,我认为台湾在国际上的地位从未像现在这样受欢迎。同时,中国在新冠疫情之后大幅下降。所以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事情并没有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他们必须展现武力,说,这是一条红线,别忘了。而且我们会愿意使用武力。这是中期目标。

坦率说,长期目标是开始训练,并让军队在类似行动需要的时侯做好比以往更充分的准备。它还提供了可能的出其不意的因素,因为如果让观察者对台湾海峡附近总会有中国军事演习不再敏感时,就可以利用它作为进行突然袭击的手段,在那里看起来像是训练或只是炫耀武力,突然他们成了进攻的先锋,这可能也有战术上的优势。但我认为,主要的目的是要停止北京认为的这种滑向台湾潜在独立、国际承认和与美国更紧密联系的趋势。

记者:你跟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政治学教授布兰兹(Hal Brands)在《华尔街日报》发表的《即将到来的台湾战争》评论文章中说,“美国已经没有时间阻止西太平洋的灾难性战争了”,能不能解释一下是什么意思?

台海战争将是二战以来未见之灾难

贝克利:如果真的战争在台湾发生,我们担心它会以一声巨响开始,即中国将对台湾的两个基地以及可能在冲绳的美国基地进行大规模空中和导弹袭击,因为那是美国军事力量核心所在,甚至可能包括位于太平洋更远地方的关岛。

因为如果中国要赢得这场战争,它需要获得一切优势,它需要尽早削弱美国和台湾的力量,否则它没有希望。但考虑到入侵或封锁难以维持,我们担心中国从战争一开始就以(规模)庞大和(手段)残酷为特征,然后美国当然会干预,我们为乌克兰战争设想的噩梦场景,即美国和北约军队跟俄罗斯军队之间直接冲突,从第一天开始,就是现实,因为从战争开始的那一刻起,无论哪一方开始失败,两个拥有核武器的大国都会直接相互交战和射击。不知道哪一方真的能轻易输掉一场战争?习近平真的能承受一场战争的失败吗?

至于台湾,一位美国总统当他要捍卫一个名义上的美国盟友的时候真的能承受输掉一场跟中国的战争吗?所以我担心对方会升级以试图扭转局面,或者是将战争扩大到其他战区,或者可能使用低当量核武器试图取得战场胜利。有很多方法可以让这件事变得非常难以应对。战争开始比结束容易得多。我认为,这会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我们从未见过的灾难。

记者:所以你认为美国还没有为发生这样一场战争做好准备,是吗?

贝克利:我的意思是,美国现在是否做好充分准备是另一回事。美国显然拥有非常强大的军事力量,极其强大的火力。但问题在于美国所处的位置非常脆弱这让中国有机会真正削弱美国方面的许多先锋力量。然后美国将不得不从该地区以外的地方增兵,这可能需要几天甚至几周的时间,然后要通过中国密集射来的导弹和地雷区。因此美国也可能会在早期处于严重劣势,即使我相信美国军队是世界上最好的,并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配置能力,这都不重要,如果你在战争开局时就遭到未预见的突然袭击的打击。

记者:你刚刚说了这场战争并不是不可避免的。那么美国要怎么做才能避免战争的爆发呢?

美国在台海建立威慑力量可降低北京发动战争的可能性

贝克利:我认为现在的主要目标是必须加强在台海的威慑力。我刚才向你描述的所有这些弱点都为中国采取行动开了可能的绿灯,要尽快关闭。

从装备的角度讲这不会很困难,我们不是要花哨的新武器系统,而是简单的射击器和传感器,并将它们尽可能多地部署到台海周围,这样,如果中国真的派出入侵舰队或封锁舰队,那么你在那里的导弹发射器可以粉碎这些力量。以及通过在台湾海峡建立和创造这种“无人海”,希望可以第一时间阻止北京发动战争,因为他们知道战争一开始就必须承受巨大损失。

所以如果你能部署,坦白说你可以放大乌克兰对俄罗斯军队所做的事情,使用这些精确制导弹药摧毁中国征服台湾所需的大型主力部队,如果你能证明你准备好这样做,那么这显然会使北京做出决定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记者:有关美国的对华政策应该继续传统的“战略模糊”,还是与时俱进地改为“战略清晰”,辩论得很激烈。你的看法?

贝克利:我认为美国不应该改变其宣示的政策,因为我认为美国应该一方面轻声细语说话,一方面建立强大实力。如果你开始不断挑衅北京,并在你确实准备好武力支持之前,就提升台湾地位或美国与台湾的防御安排,那似乎是一种愚蠢的策略。(美国)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不必要地激怒北京,因为台湾已经拥有这么多想要的东西,基本上拥有事实上的主权;就与台湾的关系而言,美国也一样,你可以得到这么多你需要的东西而不必称台湾为独立国家。那么,为什么要在军事上还很脆弱的时候搅动局势呢?也许在某个地方可能会出现新的讨价还价。但现在北京已经明确表示,这是一条我们正在接近的红线,我认为没有理由越过它。如果你挑起一场你无法轻易获胜的战争,这对台湾没有帮助。

记者:美国已经或将会改变其对华政策和对台政策吗?

贝克利:我认为不太可能。因为大多数在这一议题上的专家都不赞成对美国宣示的政策进行重大改革。但话虽如此,国会有动作,有(拟议中的)立法会提升台湾的地位或美台关系。政客们想对中国发出强硬信号,对中国强硬是当今美国唯一的跨党派议题之一。所以我认为这(改变对华政策)不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如果中国变得越来越好战的时候,人们会说,好吧,既然他们会在某个时候采取行动,我们不妨尽我们所能通过让我们的承诺更明确来威慑他们。这是完全可能的。因此,我们可能会踏上一段非常崎岖不平的旅程。

记者:这次危机会把美中关系带到什么境地?

患“峰值大国综合症”的国家最危险

贝克利:我认为这将加速已经发生的事情,即美国和中国进入冷战以来大国间未见过之战略竞争期。双方都在争夺位置。他们会越来越多地将导致他们分裂的问题视为零和游戏,一方会赢,一方会输。

台北要么由北京管理,要么由台北管理;5G网络,要么使用一家中国公司,要么使用美国的替代品;南中国海要么成为中国的内湖,要么成为国际水域。我的意思是,这些问题越来越多地被视为零和游戏,因此它变成了削弱对方而不是试图理解对方。所以,我认为这场危机在可能是中国最敏感的问题上会煽起火焰。这就是为什么我对形势的发展变得越来越悲观和警惕的原因。

记者:可是,你之前(2018年)的书叫《无与伦比——为什么美国仍将是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Unrivaled, Why America will Remain the World’s Sole Superpower),而许多专家都认为,中国将取代美国或与美国平起平坐。你能解释你的理由吗?

贝克利:我认为主线不是中国赶上或超越美国成为超级大国。实际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在未能兑现其大国崛起的炒作、无法通过崛起大国的某种昭昭天命来实现其所有目标时,它就会大发雷霆。

但当它真正开始采取行动试图扭转对中国的不利趋势时,无论是台湾的稳步漂离,中国的经济放缓,四方安全对话(QUAD)和澳英美军事合作伙伴(AUKUS)等联盟对中国的稳定包围,太多新的发展开始转而针对中国,都将阻止它成为与美国同等的超级大国。

但这可能使中国成为更危险的短期威胁,因为它更迫切地需要新收入来源来支撑放缓的经济。它更渴望地缘政治上的胜利,既是为了重建其信誉,也是为了向中国人民展示这个政权是有能力的,并实际上正通过中国的伟大民族复兴,在推动实现向人民承诺的所有目标。所以,这就是布兰兹和我所说的峰值大国(综合症),这种国家往往是最危险的,因为快速增长的时代已经为他们提供了推翻部分现状的手段,而迅速来临的经济放缓和战略包围时代,让他们有动力积极行动,试图在长期趋势真正形成之前改变现状。

记者:感谢你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13日 来源时间:2022年08月13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2022.08.17用户名:游客

评论:这种观点没有什么价值,不了解中国人的想法的人自以为是的看法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