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亚裔选民曾站在民主党这边,中期选举还会如此吗?

作者:ALEXANDER BURNS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已有 20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佐治亚州约翰斯克里克——在亚特兰大郊外一片整洁的街区,办公楼和私人车道之间坐落着一家灯火通明的餐厅。在那里,州参议员欧晓瑜谈起了那次大规模枪击事件,那是当地亚裔美国人社区挥之不去的独特创伤。

执业麻醉师欧晓瑜在向一个大约40人的华裔美国人群体发表讲话,呼吁制定遭到佐治亚州共和党人反对的新的枪支管制法时,小心翼翼地提到了“2021年3月16日在亚特兰大都会区发生的枪击事件”。她无需提醒听众那起袭击的细节——去年,一名白人枪手对亚特兰大地区的几家按摩店发动致命袭击,造成八人死亡,其中六人为亚裔女性。

“共和党人虽然大讲特讲公共安全,但他们对真地拿出具体的解决方案来化解这个问题似乎并不感兴趣,”欧晓瑜对人群说。

在11月份的中期选举前,枪支安全问题是像欧晓瑜这样的民主党人向亚裔选民亮明立场的几个核心问题之一,这些民主党人在努力赢得一系列社区的支持,这些社区构成了美国人口增长最快的群体。

在欧晓瑜所在的选区,路面整洁,购物中心和办公楼林立,律师事务所的名字用的是韩文,印度超市与珍珠奶茶连锁店争夺空间。聚集在人口普查标签“亚裔美国人”下的多样化群体正成为一股上升的选举势力,而该选区可以被看作这股势力在摇摆州产生的社会和政治复杂性的一个研究案例。

2020年,佐治亚州的选民踊跃投票,将特朗普赶下台,然后在决定参议院控制权的决选中选出两名民主党参议员。在发动亚裔美国人投票方面,这是一个突破,亚裔的整体投票率较2016年的大选飙升了约40%——在所有人口群体中最高。这相当于强有力地否定了这位在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浪潮中贩卖种族诱饵的总统。

然而仅仅两年后,佐治亚等州的民主党候选人正面临亚裔选民的沮丧和恐惧情绪,这有可能削弱本世纪首次将佐治亚州转蓝的政治联盟。

选民和地方领导人表示,这种焦虑情绪来自对公共安全的持续担忧,以及尽管选举影响力越来越大,但仍有一种遭到国家政治领导人忽视的感觉。

他们警告,太多的民主党人仍然将亚裔美国人群体视为次要的选民,共和党人则继续推动对亚裔美国人社区普遍不友好的议程,即使他们在教育和犯罪等问题上偶尔也会做出友好姿态。

疫情之初,种族主义骚扰和暴力事件持续不断,加上特朗普的言论煽动,使选民紧张不安,并加剧了对宽松的枪支法律和犯罪的担忧。在欧晓瑜在约翰斯克里克举行的活动上,一位演讲者提到了在纽约地铁上的亚裔美国人遭受的攻击,认为这种威胁气氛是全国性的。

佐治亚州的几次州选举将是对民主党与亚裔选民关系的一次明显考验。该党提名了一些亚裔美国人参加重要的竞选,其中包括与共和党现任州国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伯格竞争的越南裔美国人、州议员阮碧(Bee Nguyen,音),以及正在亚特兰大郊区寻求州参议院席位的孟加拉裔美国人纳比拉·伊斯兰。

共和党人也推举了几位亚裔候选人:在今年的州议会选举中,欧晓瑜的对手纳伦德·雷迪是印度裔美国房地产经纪人,他还是共和党的长期捐助者,曾向州长布赖恩·肯普等人施压,要求他们采取更多措施来吸引南亚选民。今年有迹象表明,肯普正在做出有意义的努力。

约翰克里克是一个距离亚特兰大市中心约40公里的富裕阶层聚居区,民主党人指望这类社区的选民来帮助斯泰西·艾布拉姆斯击败坎普,帮助参议员拉斐尔·沃诺克取得连任。该地区约有四分之一的居民认同自己是亚裔美国人。

44岁的欧晓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民主党人需要在枪支安全和堕胎权等政策问题上与亚裔选民建立联系,而不是假设亚裔美国人主要出于对共和党人的厌恶而继续投票给民主党。她说,亚裔美国人也面临着通货膨胀和汽油价格方面的经济挫折。

欧晓瑜说,社区希望“有发言权、有权力并被倾听”。

脆弱的联盟

在2020年大选后,民主党和亚裔美国人社区的关系几乎立即受到了考验,当时拜登和亚裔议员之间发生了紧张的争执,后者质疑即将上任的总统是否了解亚裔社区在他当选过程中发挥的作用。

2020年,亚裔美国选民约占全国选民的4%,研究显示,他们投给拜登和特朗普的比例大约是2:1。这足以确保民主党人在佐治亚州这样差距微弱的州获胜。

不过,共和党人仍然得到了社区中更为右倾者的支持,尤其是那些年龄较大和更笃信宗教的选民;在南加州,越南裔美国选民帮助两名韩裔共和党女性当选为国会议员,她们称民主党在搞社会主义。

水疗中心枪击案发生后,拜登前往佐治亚州会见亚裔美国领袖。一同前往的还有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她本人是印度裔美国移民的女儿。几周后,拜登回到这里参加了他执政100天的集会。

在4月的那一天,介绍他出场的是邓伍迪的咖啡馆老板陈朗(音),他说他在后台跟拜登谈了枪击事件以及“反华言论”的影响。陈朗说,总统强调,他和哈里斯“没有忘记这个国家对亚裔的仇恨仍在上升,这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然而,在2021年非大选年的中期选举,共和党人就犯罪和反对自由主义教育政策发出了强硬的信息,在纽约市和弗吉尼亚州的亚裔选民中收复了一些失地。自由主义的教育政策会改革或废除某些择优录取的公立学校项目,这些项目在亚裔家庭中很受欢迎,但许多民主党人认为这些项目排斥了黑人和西班牙裔学生。

进步非营利组织AAPI公民参与基金的负责人李恩淑(音)表示,民主党仍有机会巩固与亚裔选民的政治关系。

对于亚裔选民,她说,“他们关心生育权。他们关心枪支管制。在所有这些问题上,共和党都不会让步。”

分而治之

在距离约翰斯克里克几分钟车程的德卢斯市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办公室里,欧晓瑜的共和党对手雷迪对他的政党在争取亚裔美国人方面付出的努力给出了一个直率的评价:“并没有。”

佐治亚州的共和党人对亚裔的选票采取了一种分而治之的方法。州长任命了首位亚裔美国人担任佐治亚州最高法院大法官,共和党人也招募了一些亚裔候选人竞选州议会席位。

与此同时,由共和党主导的立法机构利用不公正划分选区的方式来分裂亚裔社区,削弱他们在投票中的影响力。欧晓瑜去年成了这种策略的受害者,当时共和党人拆分了她的州参议院选区,促使她转而竞选众议院一个倾向于民主党的席位。

去年在亚特兰大介绍拜登出场的商人陈朗现在是州议会的民主党候选人,他所在的选区有大量亚裔美国选民。46岁的陈朗说,他经常发现选民对警察系统改革的左翼观点表示不安。

他说,人们普遍担心枪支暴力,也担心共和党人支持宽松的枪支法律。

“所有人都怕枪,”陈朗说。“我吃点心的时候,服务员说,‘我们目不转睛地盯着门,想着下一个进来的人会不会拿着枪。’”

Alexander Burns是一名美国政治记者,报道美国各地的选举及政治力量,包括特朗普2016年的竞选活动。在2015年加入时报前,他为Politico报道了2012年总统大选。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alexburnsNYT。

翻译:明斋、晋其角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16日 来源时间:2022年08月1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