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虚假信息正在侵蚀美国公众对民主的信心

作者:   来源:民智国际研究院  已有 43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导语:

美国选举程序中存在选民欺诈行为?无论这一言论是否属实,该传闻已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遍美国各州,同时对选民信心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纵观2020年大选和近期的初选,足见人言可畏。那么,美国政府该如何解决这些虚假信息导致的问题并重获民众对选举公正性的信心呢?本文作者通过展开多个案例,介绍了美国各州的多层面解决方案,其中关于网络辟谣、净网护网、正向舆论引导与公共教育等措施,对中国打击虚假信息也有一定的学习与借鉴意义。

本文编译自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7月研究报告:“Misinformation is Eroding the Public’s Confidence in Democracy”,作者是Gabriel R. Sanchez, Keesha Middlemass和Aila Rodriguez。文章略有删改,仅供读者思考,与公众号立场无关。

针对近期一些舆论的研究表示:美国的民主正面临着严重的问题。例如,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年初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64%的美国民众认为美国的民主正处于危机之中,并有被瓦解的危险。一个强有力的迹象表明,该情况正在恶化而非好转。据调查显示,超过70%的受访者认为,目前美国民主体制失败的风险比一年前更高。

此外,昆尼皮亚克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76%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国内的政治不稳定对内部的威胁比外部竞争对手更大,且有超过一半的美国人(53%)预计国家的政治分歧将在他们的一生中恶化,而不是变得更好。

蓄意破坏民主进程的虚假信息的爆炸式增长是导致民众对美国政治制度信心下降的原因之一:这些误导与欺骗使选民感到困惑与不知所措。在整个2020年选举周期内,外部网络势力和水军影响了美国公众对选举公正性的看法。他们试图通过诋毁邮寄投票,强调选举中的违规行为,并指责民主党从事选民欺诈,来扩大公众对选举程序的不信任。特朗普总统强调的关于2020年选举结果的“大谎言”进一步扩大了外部网络势力的影响,并严重影响了美国选民对选举结果的信任。

多种族政治合作(Collaborative Multi-Racial Political Study)研究显示,57%的美国白人认为2020年的总统选举存在选民欺诈,其中26%的人持绝对态度。这项调查还显示,少数族裔极易受到有关选民欺诈的错误信息的影响,38%的拉美人和30%的非裔美国人认为2020年总统选举可能存在一些欺诈。此外,在霍华德大学数字情报员(Howard University Digital Informers) 2021年的调查中,微弱的多数(51.5%)受访者认为 “美国黑人是假新闻的目标受众”。

在全国范围内流传选举欺诈和虚假信息的说法的同时,公众对美国民主制度的信任也随之下降。美国广播公司(ABC NEWS)与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一项调查发现,只有20%的人对美国选举制度的完整性感到 “非常有信心”。此外,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中,5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对选举是否能代表人民的意愿表示 “几乎没有信心”。同样,美国青年也有这种悲观情绪,42%的哈佛青年民意调查参与者认为他们的投票不会对选情产生任何影响。这种趋势影响甚大,因为对政治系统的信心下降会削弱公民参与政治活动的意愿。

近期的初选表明,该问题可能会变得更糟。国家情报委员会没有发现任何迹象表明外国人员在技术层面干预了投票,如选民登记、投票、票数统计或选举结果的报告。然而,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有关投票系统的虚假信息破坏了公众对选举过程和结果的信任。2022年的初选中,数个竞选州和联邦各级职位的候选人正在延续一个危险的传言:2020年的选举本应是前总统特朗普获胜,而猖獗的选民欺诈使得胜利果实最终被窃取。媒体对“大谎言”的重述,持续破坏着人们对投票程序的信心,并且似乎抑制了选民的投票率。

如果将2022年的初选与最近的中期选举相比较,全国的选民投票率普遍较低。例如,在新墨西哥,只有约25%的合格选民在该州2022年的初选中投了票,这比2018年和2014年的初选投票率都要低。该州的选举官员表示,对投票系统缺乏信任是导致选民投票率低迷的因素之一。加州、阿拉巴马州、密西西比州和印第安纳州也有类似的低投票率现象。

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在新墨西哥表现得淋漓尽致,该州州务卿起诉了一个县委员会。该委员会因对用于计票的投票机存在未经证实的担忧,决定不认证该州初选结果。尽管新墨西哥州最高法院出面推动了认证程序,但随着媒体对这一事件的广泛报道,选民得信心已经遭受损害。

布鲁金斯学会副校长兼政府治理研究主任达雷尔-韦斯特认为,新闻媒体在打击假新闻和复杂的虚假信息活动方面可以发挥重要作用。韦斯特认为,政府应该对媒体素养进行投资,使选民能够识别虚假信息并阻止其传播。以下是一些具体的解决方案:

破解谣传

一些州正在通过提供选举事实核查手段来进行公众教育。例如,新墨西哥州的州务卿建立了一个网站,提供有关该州选举中错误信息的事实核查。北卡罗来纳州选举委员会创建了一个名为“星期一辟谣专家”的项目,侧重于揭穿北卡罗来纳州选举和国家选举中流行谣言帖,这些手段主要通过社交媒体接触公众。康涅狄格州投资了近200万美元用于市场营销,以分享有关投票的真实信息。加利福尼亚州的州务卿也正在与美国国土安全部合作,打击虚假信息。这些具有创造性的方法其他州可以相对容易地复制。采取类似措施的各州可以相互协调,帮助建立一个全国性的辟谣与事实核查器,服务于对选举事实和对可核实的政府信息来源感兴趣的人。

打击虚假信息

削弱外国利益集团传播虚假信息的能力尤为重要。当外国政府或其代理人故意试图破坏美国的选举结果时,他们往往会在社交媒体上传播虚假或夸大的说法,有目的地破坏公众对选举过程和选举结果的信心。

美国情报界对2020年美国大选面临的外国威胁进行了评估,发现外部势力试图通过针对拜登的虚假信息和未经证实的指控来影响选民。这些行为破坏了公众对选举程序的信心,加剧了美国的社会政治分歧。然而,来自外国的威胁往往专门针对不同社区。2021年情报界评估报告发现,伊朗在民间动乱事件中专门利用社交媒体进行宣传,例如多种族抗议游行和其他支持黑人的示威活动。根据同一报告,伊朗还向美国民众发送了有针对性的电子邮件,以扩大许多州对选民欺诈的担忧。

构建快速反应单位

另一个解决方案是建立多个快速反应的选举安全网络单位,在地方、州和国家层面开展工作,找到并禁用故意传播错误信息的账户。如果主要的社交媒体公司,如Facebook、Twitter、Instagram、TikTok和其他公司愿意使用其权力删除含有选举虚假信息的帖子,并暂停不断传播虚假信息的账户,那么这一进程将得到加速发展。

霍华德大学的数字情报员认为,打击虚假信息的最佳方式是利用社区活动和教育工作。这包括利用社区中可信赖的人物与居民谈论他们的想法。如果这些观点有误,可以使社区中受人尊敬的代表提供事实性信息来反驳。该方案需通过宗教机构、非营利组织、以及与市和议会等政府机构合作的社区组织来实现。这些努力很耗费时间,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长期来看它们将有效减少虚假信息的传播。

提升新闻素养

更重要的工作应该集中在下一代选民、初中和高中学生身上。鉴于他们花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的时间太多,而且还没有发展出从网络内容中辨别虚假信息的能力,因而极易受到虚假信息的影响。

许多州已经在初中和高中阶段实施了媒体素养计划。例如,伊利诺伊州是第一个要求在每所高中开设新闻素养课程的州,以此来解决社交媒体上的虚假信息和假新闻问题。科罗拉多州现在要求学校制定媒体素养标准,而且该州向任何试图将媒体素养纳入其课程的学区提供技术援助。另一项通过媒体素养打击虚假信息的努力已在加利福尼亚州展开;其媒体素养法于2018年生效,并要求州教育部向学区提供基于媒体素养的网络资源和教学材料,以帮助学生学习如何“从广告、政治宣传和互联网上充斥的虚假信息中辨别合法信息来源”。

这些努力是教育年轻人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这些教育需要提供给每个人,因为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只与想法相似的人接触,他们很容易屏蔽与自己持不同观点的人。

编译:薛砚泽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16日 来源时间:2022年08月16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