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秦刚:中国不是威胁,不是挑战

作者:   来源:中国驻美大使馆网站  已有 24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8月16日,秦刚大使在华盛顿接受路透社、美联社、彭博社、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纽约客》、《国会山报》、POLITICO、AXIOS、“防务一号”等美国主流媒体联合采访,就中美关系、台湾问题、涉港问题、中国外交等回答了记者的提问。答问实录如下:

罗金(《华盛顿邮报》):大使,感谢您今天跟我们交流。您的同事中国驻法国大使最近在两个场合都谈到了,中国政府正计划在统一后对台湾人民进行“再教育”。您能解释一下这指的是什么吗?什么样的“再教育”,是香港那样的,还是新疆、西藏那样的?

秦大使:我不太清楚驻法大使是在什么情况和语境下作出有关表态的。但我的理解是海峡两岸都是中国人,两岸同属一个中国。我们要强化中华民族的身份认同。这应该是他想要表达的,当然我不能为他代言。

罗金:我追问一下,您不久前发表在《华盛顿邮报》上的署名文章写到还是要争取和平统一,但看起来你们仍需要说服台湾民众自愿回归中国。这方面工作进展如何?你们争取台湾民心民意的努力有进展吗?会有效果吗?

秦大使:事实上,过去几年大陆方面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作出了大量努力,展现了善意。台湾地域狭小、市场有限,自身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空间不大。台湾的前途取决于与大陆实现统一。过去几十年来,我们做了很多努力,现在有100万台湾同胞在大陆工作生活,他们过得很幸福,有开厂兴业的,也有求学的。过去几十年两岸贸易额大幅增长到3200亿美元,(去年)台湾地区对大陆享有的贸易顺差达1700亿美元,大陆是台湾地区最大出口市场和最大贸易顺差来源地,两岸之间还有频繁往来。这些都有助于增进相互了解。

罗金:那为什么台湾人压倒性地表示他们不想回归?

秦大使:我们争取和平统一,我们有这样的愿望,因为和平统一最符合两岸人民的利益。两岸皆同胞,我们最不愿意做的就是骨肉相残。所以我们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前景。我们不承诺放弃非和平方式实现统一,这不是针对台湾同胞,而是为了遏制“台独”分裂势力,防止外部势力干涉。

实现统一以后,我们提出实行“一国两制”。这对台湾来说是最佳方案。“一国两制”最早是为了解决台湾问题提出的构想,充分考虑了台湾的现实,也有利于台湾长期稳定繁荣。

关于“一国两制”在台湾的具体实现形式,我们会充分吸收两岸意见建议,会充分照顾到台湾同胞的利益和感情。“一国两制”是解决台湾问题最具包容性的方案,是一个和平的方案、民主的方案、善意的方案、共赢的方案。两岸制度不同,不是统一的障碍,更不是分裂的借口。相信中国实现统一之后,“两制”的台湾方案会有更大空间和可能性。

克莱门斯(《国会山报》):大使,美方认为中方利用佩洛西访台建立一种新常态,美方认为是中方在升级局势。美政府很多人对佩此访持很大保留态度,政府内部对此看法分野。是哪个官员向您表示中方以此为借口改变现状的?

秦大使:这不是什么秘密。我记得上周五白宫国安会高官召开了记者吹风会,指责中方升级局势并将此访作为借口。

克莱门斯:那就是坎贝尔了。

秦大使:这是对媒体公开发布的。

林海(POLITICO):大使,在美国的密苏里州、宾夕法尼亚州等地,“中国威胁”在政治话语体系中占相当大的部分。此次解放军对佩洛西访台的反应会加剧这一现象。你对“中国威胁”占据(美国)中选话题有关切吗?你对美国国会、选民有什么话要说吗,他们应该如何看待中国?谢谢。

秦大使:我担任驻美大使已经一年了,感觉自己身处(美国对中国的)“威胁恐惧症”之中。中国被误解误判成美国的挑战甚至威胁,确实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中美关系这么重要的一组双边关系现在被(美对华的)恐惧驱动着,而不是被两国的共同利益和共同责任驱动。你从这个国家政客的言行中不难得出这个结论。但我要说的是,中国不是威胁,不是挑战。中国的发展意图就是为了让人民过上更好的日子。我们无意取代美国、破坏美国。我们无非想让人民幸福生活罢了。我们需要一个和平、合作的外部环境特别是对美关系,以更好地聚焦国内建设。遗憾的是,我们的意图被误解了。我希望美方能摆脱“威胁恐惧症”,不要将美国的所有问题归咎于中国。中美是不一样的,谁都改变不了对方。但分歧不是进行无端指责的借口,也不能为那些疯狂无理的言行开脱。我们不应让分歧占据中美关系舞台的中心,不应由分歧定义中美关系。如果出于对中国的恐惧来处理中美关系,就会造成两国关系紧张,而且是源源不断的紧张,会使中美关系走上错误轨道,走向冲突对抗的危险方向。

凯利(全国公共广播电台): 在华盛顿,很多人讨论中国应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中吸取什么教训。您能否回答一下这个问题,随着乌克兰战事发展,中方认识到了什么?看到了与自身有相似之处还是不同之处?

秦大使:我不知道美国应从乌克兰危机中吸取什么教训。中国不是乌危机的直接当事方,历史上不是,现在也不是。大家都知道乌危机的根源。这场危机不是中乌之间的危机,中国不是北约成员。那为什么会发生危机呢?这有其复杂历史和现实原因。俄罗斯的要求不是中国能满足的。中国支持和平,从危机一开始就呼吁停火止战,敦促各方通过外交谈判寻求政治解决。我们没有输送任何武器弹药,只向乌克兰送去了睡袋、药品等人道主义援助。如果说美国、北约或其他当事方要吸取任何教训的话,那就是如何实现安全。一国追求自身安全不应以其他国家安全为代价,各国合理安全关切都应该得到重视。这不是零和游戏,冷战思维不是当今世界安全问题的解决方案。

所以习近平主席提出了“全球安全倡议”,呼吁各国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我希望乌危机各方能最终坐到谈判桌前,找到当前困境的解决方案,共同协商建设未来的安全框架。

伊格纳修斯(《华盛顿邮报》): 大使先生,我想问您关于美中战略稳定的问题。我记得您在阿斯彭论坛谈到了两国间稳定的重要性。去年 11 月,拜登总统在与习近平主席的视频会晤中提议就美中这两个核大国的战略稳定举行会谈。但据我所知,尽管您在阿斯彭论坛提到,还有其他一些中方官员也提及,但相关会谈并未实质上得到推进。现在美中因台湾问题而明显关系紧张,局势危险。中方准备好进行对话了吗?您预计习近平主席和拜登总统今年会见面讨论这一问题和其他议题吗?

秦大使:首先,关于可能举行的元首峰会,我目前不知道,没有相关信息可以提供。在战略稳定方面,中方当然重视与美方保持稳定关系。作为联合国安理会“五常”成员,中美对世界和平与稳定负有共同责任。我们希望就此与美方进行沟通和对话。但我们理解的战略稳定不仅是在军事方面,也是在政治基础上。这就像一座大厦,要保持坚固稳定就需要坚实的基础,国与国关系同样如此。那么中美关系的基础是什么?就是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我们不能只谈战略稳定,而忽视双边关系的政治基础。如果政治基础特别是一个中国原则遭到侵蚀、破坏,整个中美关系的大厦就会被撼动,这对两国和世界都不利。

贝克特(《华尔街日报》): 佩洛西访台后美中一些合作中止了,比如在气候领域的合作。您认为美方怎样做才能重启双方合作呢?

秦大使: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吗?

贝克特:任何现在冻结的合作,怎样才能改变现在的状态?

秦大使:中方正采取反制措施。美方不应该感到惊讶,因为访问之前,我们一再警告美方,如果佩成行,将对两国交流与合作造成严重后果。她还是去了,那么我们言出必行。我们暂停了一些领域的对话、沟通与合作,包括暂停中美气候变化商谈。现在美国说,中国暂停气候变化商谈是在惩罚世界。但问题是,美国能代表世界吗?

贝克特:那(美方)要怎么做两国合作才能重启呢?

秦大使:我认为,要重启合作,美方应认真反思在台湾问题上的所作所为,认真反思什么才是真正的一个中国原则,不要采取任何会导致紧张局势升级的行为。最近中国有人认为美方会在政治上、军事上采取更多行动,如果确实如此的话,将会引起新一轮紧张局势,中方将不得不再次作出反应。

贝克特:您怎么看(佩洛西访台)之后的美国会议员访台?

秦大使:我们从一开始就坚决反对。几十年来,中国一直反对美国会议员访问台湾,因为这违反了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违反了美不与台湾发展官方关系的承诺。国会是美政府的一部分,不是独立、不可控的,国会有义务遵守美国的外交政策。所以我们对马基参议员访台十分不满,表示坚决反对。有关做法是挑衅性的、无益的。

尼克梅耶(美联社):美方表示将派遣军舰通过台湾海峡,这是他们在该地区定期开展的一项举措。这是挑衅吗?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秦大使:美方在这一地区做得太过了!美方2012年至今在台湾海峡进行近100次过航,加剧紧张局势,助长“台独”势力嚣张气焰。正如你刚才提到的,我们注意到美国军方近日表示,他们将再次进行军事演习或过航。在此我呼吁美国同事保持克制,不要使紧张局势升级。如果美方采取任何损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举动,中方将作出反应。

巴伦(防务一号):对于美方要做些什么来缓和紧张局势,你谈到了很多。但你能不能谈谈中方要做些什么来改变美方的看法?正如您刚才所说,对中国的恐惧在美政治话语体系中不断上升。事实上,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表示,美国所有50个州都有涉中国人的间谍案件,包括间谍活动和商业窃密。在政治领域确实存在争论,例如到底应该如何看待中国,能不能和中国做生意,应该何去何从?中方要做些什么来让更多美国人相信中国不是威胁,不必害怕中国,因为他们已经听了美情报、安全部门很多与此不同的说法。还有,正如之前记者提到,他们也看到在香港地区,中国废除或强行结束了民主制度,强加了大陆的制度和意愿。

秦大使:你们提到联邦调查局局长指控中国从事间谍活动,这就是典型的“中国恐惧症”。中国在美国所有50个州开展间谍活动,你相信吗?有证据吗?不应把正常的交流交往错当成间谍活动。这就是典型的“威胁恐惧症”,吓唬人,恫吓中国人、年轻人以及华人社区,也让美国人不敢同中国做生意或开展人文交流。这些都是意识形态偏见驱动的。

你问到香港问题,我多说几句。香港骚乱不是“一国两制”的问题引起的,真正原因是一些反华势力以人权、民主为借口,操弄“一国两制”概念、破坏香港稳定繁荣。香港的动荡是一场分裂和反分裂的斗争。一些反华势力在外部势力的支持下,在香港制造混乱,给中国制造麻烦。他们要“两制”不要“一国”,有些人在香港准备好英国、美国国旗,叫嚣“两国两制”,要求“香港独立”或回归英国殖民统治。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中央政府必须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维护香港的长期稳定繁荣。香港的动荡是暴力与反暴力、违法与执法的斗争。自2019年立法会修例风波以来,香港发生了严重暴力、破坏公物、纵火、阻碍交通、袭击警察和平民等事件。一些极端分子甚至冲闯香港立法会大楼,造成的破坏和危险远远超过1月6日“冲闯国会山”事件,严重危害了香港安全、稳定、经济、民主和民生。你可以在Youtube上搜索他们的暴行视频,看了以后就会明白这无关民主,绝不是佩洛西所说的“美丽的风景线”。他们的行为绝对是犯罪、是暴力。美国正在对1月6日“冲闯国会山”事件进行调查和清算。同样,香港也不能容许这种暴力犯罪。

面对2019年的动荡,中央政府果断实施香港国安法,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实行“爱国者治港”原则。我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结果是香港实现了从乱到治的重大转变,“一国两制”回到了正确轨道。

我强调一下,这一转变证明了,“一国”是实行“两制”的前提和基础,“两制”从属和派生于“一国”。质疑“一国两制”是短视的。那些关于“一国两制”的悲观论调为时过早,是注定要失败的。我们相信在“一国两制”架构下,香港将进入经济社会蓬勃发展和治理完善的新时代。我刚看到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美国商人对香港的信心比去年增长了18%。

马洛(彭博社):圣诞节之前我一直在香港工作。今天早上我听到彭博社的一些同事说,香港的银行现在提供困难补助以鼓励人们赴港,因为“清零”政策导致没人想去香港。您能否谈一下,这些措施将实施多久?我说的不仅是香港,而是整个中国。我们看到康多莉扎·赖斯在阿斯彭论坛上似乎在嘲笑中国的“清零”政策。有关政策开始打击中国的政治声誉。中国对民众施加种种限制,没有人愿效仿中国。您认为这些“清零”措施还将持续多久?您是否认为这对中国在亚洲乃至世界上的地位和互联互通造成任何负面影响?

秦大使:我不明白赖斯为什么嘲笑中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政策。就疫情而言,美国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都是世界第一。她为什么嘲笑中国呢?考虑到中国的幅员和人口,我们的抗疫工作是成功的,是伟大的。你能看到,中国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很少,而且中国经济正在恢复,复苏势头强劲。这是因为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一直在践行自己的初心和使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们的“动态清零”政策是动态的,不是死板的,我们将根据实际情况,特别是疫情蔓延的程度调整政策。这项政策保护了人民生命健康,稳住了中国经济发展,维护了全球产供链稳定。如果中国疫情严重,那后果会是怎样。在艰难时刻,中国还在为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各国制造和提供多样化产品。当然,疫情给旅行和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困难,这在其他国家也一样。这是可以理解的。中国也不例外。所以我们希望疫情能早日得到缓解,人们能回归正常生活,经济活动和旅行也能恢复。中美两国需要更多互动来增进两国人民相互理解。

欧逸文(《纽约客》):我能再问一个关于统一台湾时间表的问题吗?习近平主席曾说过,不能让这一问题一代一代传下去。我很好奇,过去一两年发生的事、美中关系状态或更广泛的世界局势是否加速了这一时间表?最近有报道称,美国一些人评估中国统一进程可能提速了,是这样吗?

秦大使:我不知道有什么具体的时间表。但我知道我们有实现和平统一的愿望和前景。这是14亿多中国人民的愿望。我们在日前发表的《台湾问题与新时代中国统一事业》白皮书写到,台湾问题因民族弱乱而产生,必将随着民族复兴而解决。这就是前景,但我不知道有什么时间表。我认为有些人对此过度紧张了,有很多猜测,都是毫无根据的。

欧逸文:在统一的过程中,中国预期国际社会做何反应?是期望国际社会接受这一进展还是拒绝呢?中方准备好承担后果了吗?

秦大使:你指什么后果?

欧逸文:例如,被其他国家孤立或跨国企业退出。

秦大使:他们为什么要孤立中国?

罗金:如果中方攻击他们。

秦大使:这种假设不存在。首先,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问题纯属中国内政,不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其次,正如我前面提到的,我们愿继续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在“台独”分裂势力及外部势力干涉下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情况下,才会采取非和平方式。不管怎样,这纯属中国内政。

你提到了国际社会,已有181个国家基于一个中国原则,同中方建立了外交关系。国际社会绝大多数国家都支持和接受一个中国原则。在佩洛西窜访台湾问题上,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已经表达了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立场的有力支持,占全球人口80%。中国遵守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别的国家为什么因为中国内政批评或孤立中国呢?这没有任何法律和事实依据。

马丁(路透社):我想追问一个关于美方穿越台湾海峡的问题。我们相信美方会继续对台售武,就跟过去一样。但佩洛西后时代,中方是否会对此采取较前些年更强有力的回应?

秦大使:过去几年,美方违反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特别是1982年8月17日签署的“八·一七公报”的承诺,向台湾出售了很多武器。明天是“八·一七公报”签署40周年。我们需要回顾历史,现在有些人对历史和法律毫无兴趣,这就是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原因。我在此读一下公报的原文,“美国政府声明,它不寻求执行一项长期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向台湾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数量上将不超过中美建交后近几年供应的水平,它准备逐步减少它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40年过去了,美方解决了这个问题吗?没有!我们没有看到美方兑现自身承诺,反而看到美方还在继续售台武器,数量更多、性能更先进。这些都是白纸黑字写在国际文件中,但美方从自身承诺上倒退了。我们当然要强烈反对美对台售武,这就是美方在改变现状,制造紧张局势,阻挠我们实现和平统一的努力。

罗勒(AXIOS):我还有一个关于一国两制的问题,你说中国人民压倒性地对统一有强烈意愿。 你是否接受民调的结果,即目前台湾民众压倒性地不希望被大陆统一,虽然中方有意改变这一状况。你对此怎么看?

秦大使:我要强调的是,无论大陆和台湾的政治制度有多么不同,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历史事实从未改变也不会改变,两岸都是中国人的事实从未改变也不会改变。两岸同胞同根同源,历史文化一脉相承,拥有共同的民族身份。当然,我们也充分认识到台湾几十年来一直与祖国分离,完全理解台湾与大陆在政治和社会制度上的(差异),完全理解台湾岛上中国同胞的感情。所以我们制定了“一国两制”基本方针,这是最具包容性的方案,充分尊重两岸制度差异、现实情况和民众感情,这体现的就是民主,在全球范围内都是一项伟大创举。你能想象美国能允许国内一个地方存在完全不同的政治和社会制度吗?美国联邦和地方有差异,但仍遵循一套政治社会制度。在台湾问题上,我们对和平统一保持足够的耐心和善意。统一后,台湾现在的政治制度可以保留。“两制”本身就是民主。

罗勒:这就引出了我的下一个问题。 你说香港仍在实施“一国两制”。

秦大使:是的。

罗勒:那么是北京决定“两制”,还是由台湾决定?就香港而言,显然是北京定义“两制”。

秦大使:关于台湾未来制度的解决方案将通过两岸人民平等协商,这是一个民主的过程。在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台湾人民的利益和关切将得到充分考虑和照顾。当我们谈论“一国两制”时,请不要忘记“一国”是基础和前提,不允许用“两制”来否定“一国”这一基础和前提。 没有“一国”,何来“两制”?

马洛(彭博社):请问,您是否认为“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对实行“两制”有帮助?因为香港国安法仓促实施,即使特区行政长官和其他高级官员在其实施前也没有看到该法。对于我们这些在香港生活过的人,看到台湾人民因为香港发生的事情而对中国大陆改变了看法。我想很多台湾人看到了香港发生的事情会说,我们不想遭遇同样的经历。你认为类似香港国安法的法将来会适用于台湾吗?

秦大使:香港曾经被英国殖民统治了100年,人们自然需要时间来适应香港回归祖国的新现实。香港回归祖国已经25年。25年来,“一国两制”在香港总体是成功的,虽然也经历了一些起伏和曲折,特别是3年前的乱象。但我们总结了经验并予以改进。我们正不断完善“一国两制”,确保香港的长治久安。我们在香港成功实践“一国两制”,将有助于台湾同胞更好地理解“一国两制”,更好地思考前途未来。

图西(Politico):您的回应同中方谈话要点基本一致,似乎没有真正回答有关问题。这是标准的外交辞令。我只是好奇,作为一名中国外交官,您真的觉得自己被赋予权力了吗?你觉得中国外交部在中国政治体系中掌握权力吗?您认为未来几年中国外交将走向何方?因为如果美中发生冲突或成为对手,或发生其他事件,外交将发挥什么重要作用?你能谈谈中国外交的前景吗?

秦大使:首先,我是中国大使,不是自由撰稿人(众笑)。我代表中国政府的立场以及中国人民的意愿。我想今天所说的实际上是有帮助的。我没有散布谎言或者虚假信息,更没有吓唬人。我只是告诉你事实和真相,也不是照本宣科,相信在座每个人都听得很清楚。对于热点问题,中方当然有发言要点,这跟美国白宫、国务院官员的做法是一样的。但我对中方政策作了阐述。如果你的结论是我今天所谈的都是外交辞令,那我真是浪费时间了。我真心希望今天在座的每个人都觉得这次谈话是必要和有益的。依我看,我相信今天已提供了足够多的信息。

中国外交的目标是与世界各国友好相处,更好地维护中国的利益。同时,中国外交还致力于维护全球和平、安全,促进共同发展。我本人和我的同事们愿在中美人民之间架起一座座桥梁。我们不是来这边侃侃而谈或者说教的。在这个困难时刻,我愿倾听美国人民的心声、同各界人士交流并了解他们的看法。比如:为什么中美关系现在走下坡路?我们该怎么做才能摆脱当前的困境?才能让中美关系稳住并富有成果,确保双边关系不受恐惧笼罩,而是由共同利益所驱动。我需要美国人民的智慧和建议,然后消化吸收并向北京报告。这就是我的角色:是桥梁也是倾听者,更是帮手。

图西:所以请明确一点,你在未来某个时候会给我们每个人单独采访的机会。你想成为一座桥梁,分享我们的智慧,当然我并不是说我们中的任何人能给你提供建议,但也许......

秦大使:随时欢迎。

克莱门斯:大使,很多共和党人对佩洛西访台表示赞赏,很多人预计共和党可能在下次选举后控制众议院。你很可能会看到另一位共和党籍的众议长很快再次赴台,也许是凯文·麦卡锡,也许是另一位领导人。中方将如何应对新的众议长访台?

秦大使:我注意到佩洛西访台队伍中没有共和党人。虽然正如你提到的,他们支持佩此访。中方一直坚决反对美国国会议员访台。众议长不是普通人,身份非常敏感、重要。众议长访台违反了美方有关同台湾保持非官方关系的承诺。但我无法回答假设性问题,所以让我们拭目以待。中方一定会采取果断行动,坚决捍卫主权和领土完整。我希望佩洛西成为美国最后一位窜访台湾的众议长。

记者们:谢谢大使。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17日 来源时间:2022年08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