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智库专家预测:特朗普的第二任期会是这样?

作者:   来源:民智国际研究院  已有 55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导语:

2022年11月,美国即将迎来中期选举。民主党能否能保住岌岌可危的选情,共和党又是否会卷土重来?前总统特朗普被FBI突击搜查一事,再次激化了美国国内的分裂。在马里兰州的中期选举宣传中,拜登将矛头直指特朗普,炮轰其“MAGA学说”(让美国再次伟大)如同“半法西斯主义”。同时,据消息人士透露,特朗普正考虑在11月中期选举后正式展开总统竞选活动。因其此前任期内充满争议的政治活动动以及被诟病的多项指控,特朗普的反对者一直对其再次当选后的政治生态报以悲观态度。那么,如果特朗普再次当选,他的政治行动相较于第一任期究竟会产生怎样的变化?本文作者试图解答这一问题,并尝试探讨特朗普将对美国政治环境产生的永久性影响。

本文编译自《大西洋》杂志(The Atlantic),作者是乔纳森·查尔斯·劳赫(Jonathan Charles Rauch),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大西洋》特约编辑。他主要撰写关公共政策,文化和经济学的文章与评论。文章略有删改,仅供读者思考,与公众号立场无关。

自从参议院未能对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21年1月6日国会山暴乱中的角色定罪并取消他再次竞选总统的资格,很多人都发出了这样的警告:特朗普的第二任期可能会带来美国民主制度的灭亡。这套曾引以为傲的民主制的基本要素,包括法治、诚信选举和有序的权力过渡,都将面临风险。

然而,如今我们可以做的不仅仅是盲目猜测特朗普的第二任期会如何展开,因为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运动已经通过一系列愈加激进的冒险在细节上预告了未来的执政风格。这些细节包括特朗普公开示好非自由国家领导人,以及认为民主党在2020大选中存在违规举动,其盟友为阻止权力的和平过渡而策划的一系列阴谋。此外,还包括特朗普自己在其总统任期的最后几周和现在作为前总统的激进言论。

观察MAGA运动所推崇的政治模式,便能发现那是匈牙利总理欧尔班(Viktor Orbán)的统治方式。欧尔班不是一个强硬的暴君,也没有领导军事政变,相反,他走的是所谓的 "非自由化民主 "道路。他和他的政党菲德斯(Fidesz)已经从内部破坏了匈牙利的民主机制,将媒体监管政治化,并任命听从政党路线的法官,为反对党制造障碍。国际民主和选举援助研究所的评级显示,自欧尔班上台以来,匈牙利的每一项民主指标都在下降。MAGA运动对欧尔班和菲德斯进行了认真的研究。特朗普本人也明确表示了对欧尔班的钦佩,称赞他是 "一位强有力的领导人,受到所有人的尊重"。

那么,MAGA的追随者们如何在美国的政治环境下效仿欧尔班呢?为了简化问题,我们先把2024年选举造假的可能性放在一边,假设特朗普公平赢得了选举胜利。在这种情况下,从2025年1月20日开始,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将逐步把布达佩斯的专制模式带到华盛顿特区。以下是他们可能采取的行动:

首先,在关键职位上安插傀儡。重新入主白宫后,特朗普将毫不掩饰地提名个人忠诚者担任要职,无论其是否拥有参议院确认的资格。在约翰尼-麦恩提(Johnny McEntee)和五角大楼官员卡什-帕特尔(Kash Patel)等人的协助下,他任命的官员将协助清除异己,并无视或推翻对自身不利的规则。这种类型的被任命者典范是杰弗里-克拉克(Jeffrey Clark),他曾领导司法部的环境部门。在2020年大选后,他与特朗普密谋更换代理司法部长,然后利用司法部权力向佐治亚州和其他州的官员施压,以推翻选举结果,但司法部大规模辞职的威胁使该计划流产。

其次,恫吓职业官僚机构。在第二任期的第一天,特朗普将签署行政令以恢复他称之为计划表F(Schedule F )的联邦就业改革。这一规定将把数以万计参与政策制定的公务员变成可以随意解雇的员工。他在任职的最后一年的10月批准了这一计划,但没有时间实施,拜登上台后将撤销这一“未遂”的改革。职业公务员一直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受政治任命者的监督。然而,计划表F给了特朗普一种新的控制官员的方式,他可以用报复和解雇来威胁质疑他的官僚。

第三,控制武装部队。特朗普在第一任期内将军队确定为自身力量的核心,因此着手裁撤高级军事领导人。取而代之的是,他提拔和安置那些对派军队围捕无证移民或恐吓抗议者等行为没有异议的军官。在几年内,军队将逐渐习惯于充当白宫的政治工具。

第四,让执法部门听话。对总统的反对者来说,比顺从总统的军队更有威慑力的是他获得了对司法部的完全控制。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内,特朗普的两位总检察长都在某些方面向他低头,但在最关键的时候依旧站出来反对他。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回避了对俄罗斯的调查,并允许任命一名特别顾问。比尔-巴尔(Bill Barr)拒绝认可特朗普对于2020大选结果的质疑并禁止其检查投票机。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一旦特朗普再次上台,他将立即安排政治特工领导司法部、联邦调查局以及情报和安全机构,并发起对政敌的刑事调查,如众议员利兹-切尼(Liz Cheney)。无论是否定罪,多管齐下的调查和起诉将使其目标在经济和声誉上破产。

第五,将政治赦免武器化。在特朗普的第一个任期内,许多官员们拒绝了他的非法要求,因为他们担心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但作为总统,特朗普也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在第一个任期内,他赦免了一些亲信,并以赦免的方式阻止对他不利的潜在证词。一旦再次当选,特朗普将重新获得利用赦免使其亲信逃脱惩罚的机会,这将为滥用和腐败打开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空间。

第六,特朗普的最后一击:藐视法庭命令。在面对大量的诉讼和调查时,特朗普使用可能的每一种策略来质疑、搪塞、纠缠,并将诉讼政治化。虽然最终他在上诉中败诉,并面临法院的命令,要求他停止正在做的事情,但他无视这些判决。在复职后,由于不再面对选民,特朗普将更加毫无顾忌。他声称,法院的命令是民主党和 "深层国家 "的非法阴谋。起初,特朗普的无法无天似乎令人震惊。然而,随着共和党人的辩护,公众将逐渐适应了这一点。为了挽回自己的权威,最高法院更多的是迁就特朗普,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就这样,随着法院被降为咨询顾问的地位,法治将不再存在。

在第一任期内,辞职威胁对特朗普起到了一定的制动作用。例如,中央情报局局长的辞职威胁阻止了特朗普安插亲信作为她的副手。白宫顾问的辞职威胁阻止了他解雇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然而,再次当选后的特朗普在政治上没什么可担心的,如果官员威胁要辞职,他可以取代或规避他们。他们的离开可能会减缓特朗普行动的速度,但无法阻止他。此外,他还会想办法提醒下属,激怒他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吵闹的辞职会导致其支持者的不断骚扰,甚至遭到联邦检察官和国税局的调查。

然而,特朗普可能会走得太远,以至于使国会中的共和党人也反对他吗?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如果共和党人在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试图发动政变后保护他,那么无论他还做什么,他们都会保护他。共和党人现在已经是特朗普一切行为的彻底同谋,任何在政治或法律上危及特朗普的行为都会危及他们。特朗普的第一个任期内已经表明,他可以而且能够阻挠国会的调查。除非民主党人将共和党人赶入政治荒野,否则推翻他的否决权(需要两院三分之二的投票)几乎是不可能的。弹劾也不再让特朗普感到害怕或担心,毕竟他已经经受住了两次弹劾的考验且胜利地重返了。

与此同时,特朗普的支持团队将忙于安插忠诚者担任州长、选举官员、地区检察官以及其他关键的州和地方职位。虽然并非每次都能成功,但在四年的时间里,他们已经聚集了足够多的同党,使人们难以怀疑其选举结果的合法性。他们发明了创造性的方法来阻挠任何在政治上挑战他们的人,甚至毫不吝啬地鼓励支持者骚扰和威胁 "叛徒"。

就这样,经过特朗普的下个四年任期,美国将越过自由的界限,从 "自由 "坠向 "部分自由"。尽管总统有任期限制,但MAGA运动已经在美国根深蒂固。如果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真的再次控制美国的政治体系,可能发生的情况将如上所述,不能说未曾得到警告

编译:蒲星妤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01日 来源时间:2022年09月0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