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俄深陷非理性决策“四大陷阱” 核战争风险不可低估

作者:程墨   来源:远见笔谈  已有 56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最近俄罗斯推动乌克兰占领区“公投”入俄,从总统普京、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外长拉夫罗夫、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到被称为“普京大脑”的俄罗斯知名学者杜金、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和杜马(下议院)一众头头,均异口同声表示,将乌克兰四个州并入俄联邦之后,这些地方若受到攻击,就视同攻击俄罗斯本土,俄罗斯有权使用包括战略核武器在内的一切手段,维护俄罗斯主权和领土完整。俄方同时进行了所谓“部分战争动员”。

针对俄乌战争的最新发展事态,我将开战之初所说的俄乌战争最后演变成核战争的风险由30%提升到了40%。这跟国际主流社会特别是美国情报界公开发表的主流观点是一致的。但是,每天在我公众号后台留言中,有许多人表示极不赞同。这就有必要说说我做出这个判断的理由。

俄乌战争一开打,我就认为这是俄罗斯与整个西方阵营的较量,俄方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但显然,俄罗斯决策者们并不这么看,绝大多数国人同胞不这样看。因此,我借用北京大学张维迎教授所说的非理性的“四个陷阱”,简要分析了俄罗斯从上到下陷入了非理性决策的“四个陷阱”难以自拔,战争的演变必定是俄军在战场上惨败后,第一步进行战争动员,第二步威胁动用核武,并且在10天以前我认为俄乌战争最终演变成核战争的可能性就有30%。

我没想到的是,俄罗斯将战争动员与推动“公投”入俄同步操作。这使得俄乌战争演变为核战争的时间可能提前,风险急剧升高。促成俄罗斯决策层这样做的主要原因,是9月上中旬乌军在哈尔科夫发起的大规模反攻,俄军兵败如山倒,一周时间失去了8000多平方公里好不容易抢来的乌克兰领土,俄罗斯高层已经强烈地意识到,常规战争已经无法保住占领的乌克兰领土,被迫同时打出战争动员这张最后“王牌”和核威胁这张最后“王炸”。

许多人认为俄乌战争演变为核战争的风险根本不存在,可能性为零。这当然是基于理性思维,这不仅是因为核战争打不得也打不赢,还由于跟美英法三个核大国相比,俄罗斯的核技术极为落后、投掷能力极其有限,且号称技术领先全球、连一只苍蝇都能打下来的俄罗斯防空系统,在实战中被乌军频频摧毁,不但防空系统最为完善的莫斯科号巡洋舰变成了潜艇,而且对乌军海马斯发射的火箭弹也徒呼奈何。 在任何正常人看来,俄罗斯绝不可能悍然动用核武自取灭亡。

正如之前绝大多数人没想到俄罗斯会对乌克兰发动全面进攻,在武器消耗了大部分之后又进行徒劳无益的战争动员。认为俄罗斯绝不敢也绝不会动用核武,其实犯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无视俄罗斯从上到下,深陷我之前分析过的非理性决策的“四大陷阱”,现在已经完全不能自拔。

既然大家对这个问题非常关心,我就再重复做一个简单分析。

1、自负陷阱

正如当初俄罗斯极其自负地认为俄军三天内可以占领基辅,一周内可解除乌克兰军队的大部分武装并占领至少一半乌克兰领土,从而实现对乌克兰的“去军事化”、“去纳粹化”一样,俄罗斯认为从前苏联继承的庞大核武器,加上号称世界最先进的超高音速导弹和核潜艇,完全可以对西方阵营和乌克兰形成巨大威慑。

但实际上,西方阵营无论是对俄罗斯核武器的监控能力、核反击能力还是导弹防御系统,都具有碾压俄罗斯的优势,毫不夸张地说,俄罗斯核弹对西方阵营根本形不成实质性威胁,更谈不上毁灭全人类。

这种认识上的巨大误差,一旦俄军在战场上接下来遭遇更大的惨败,即将失去所有占领的乌克兰领土时,就有悍然动用核武挽回败局的巨大危险,特别是俄方可能使用战术核武器来阻止乌军收复顿巴斯和克里米亚,同时试探西方阵营的反应。

2、自尊陷阱

相信任何人都不会怀疑,上至俄罗斯总统普京,下至俄罗斯普通民众,都有强烈的狭隘民族主义情结,处处表现出俄罗斯高人一等,而且极好面子的自尊。

俄罗斯中下层官员和普通百姓表现出强烈的狭隘民族主义,以及唯我独尊的极度自尊,就是杜金前几天所说的“俄乌战争只能胜不能败”,绝大多数俄罗斯人绝不可能接受俄军战场上惨败,并因此失去已经并入俄罗斯的乌克兰领土。这样的强大民意,决策者如果处理不善,极可能导致可怕的社会风暴,足以动摇统治者的权力基础,甚至更加严重的可怕后果。

对俄罗斯决策者而言,一直强调俄军战无不胜,已经给予乌军的各种毁灭性的打击,同样难以放下自尊,突然承认战败并放弃所有已经并入俄罗斯的乌克兰领土。

承认失败,并将吃进肚子里的东西自觉自愿地吐出来,对俄罗斯上至决策者下至普通百姓都是绝对不可接受的;相反,“当俄罗斯遭遇重大挫败时,有核武器不用会成为历史罪人。”请注意,上面引号内加黑的文字不是我的胡言乱语,而是许多俄罗斯著名的民族主义者,最近在媒体上公开表达的立场。

3、信仰陷阱

所谓信仰陷阱,是指为了一个执着的理念——简称“执念”,不惜对自身和其他人造成巨大伤害。

在俄乌战争中,俄罗斯人陷入了两个“执念”:一个是今年6月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纪念彼得大帝诞辰350周年时公开说的,俄罗斯的影响力到哪里国家边界就延伸到那里,他要效法彼得大帝为俄罗斯开疆拓土;另一个是普京宣布对乌“特别军事行动”时全国电视讲话中所说的,乌克兰自古以来就是俄罗斯的一部分,俄军要把乌克兰境内的俄罗斯人从迫害他们的纳粹政权中解放出来。

俄罗斯的这两个“执念”,严重违背联合国宪章和国际公认的处理国与国之间关系的行为准则,但绝大多数俄罗斯人可不这么想,他们认为对乌“军事行动”,将乌克兰大片领土并入俄罗斯版图是正当的,甚至是高尚的。为此,俄罗斯人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去实现。

自然,这也不是我胡乱猜测的,而是上至俄罗斯总统,下至普通俄罗斯民众的普遍认知,也是他们多次公开表达的立场。

信仰这东西,一旦陷入反人性、反文明的执念中不能自拔,就可能做出一些非常可怕的伤人、自伤的正常人无法理解的举动。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许多罪恶都假正义之名而行。比如,二战时德国和日本法西斯侵略其他国家,就都有一套非常动听的说辞。

4、群思陷阱

所谓群思陷阱,就是众口一词,容不得任何不同意见,更不能容忍尖锐的批评意见。

俄罗斯那么大的国家,民众多数受过良好教育,国际互联网畅通无阻,而且有一部跟西方国家大同小异的宪法,有合法的反对党和独立的民间媒体,这是否能对俄罗斯高层决策产生制衡,或者影响到俄罗斯的主流民意?

可惜,绝大多数俄罗斯人相信西方亡俄罗斯之心不死,只有普京总统能给他们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因为超过三分之二的俄罗斯民众,几十年如一日地以手中选票,坚定地支持普京总统作为他们的领头人,容忍他对反对派赶尽杀绝,并控制了国会超过四分之三的席位,建立了一个人数达26万人、只听命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近卫军和国家安全局领导的秘密警察队伍。俄罗斯的主流民意,早就只遵从普京总统的旨意。

或许有人会讲,前不久,不是有许多俄罗斯地方议会要求罢免俄罗斯总统普京吗?我本来是不想驳斥亲乌人士这类谎言的,但既然大家相信这些谎言以致失去了应有的客观判断,我只能实话告诉大家:那几十个要求普京总统下台的地方议会,既不是传说中的莫斯科议会,也不是传说中的圣彼得堡议会,而只是相当于咱们这里的街道委员会的最基层自治单位的议会。他们既没有这样的权力,也仅占俄罗斯最基层议会总额的1%不到。你非得拿这个来说事,证明俄罗斯主流民意发生了变化,普京总统地位岌岌可危,只说明你对俄罗斯社会和政治运作一无所知,徒增笑耳。

俄罗斯这种严重的群思陷阱,使得俄罗斯总统普京身边智囊和得力部下根本不敢讲真话,反而投普京总统所好,以各种虚假的信息来持续强化普京总统的错误认知,从而让普京总统落入群思陷阱不能自拔。

普京总统的决策思维、俄罗斯高层的政治运作和俄罗斯社会生态,在上面这张照片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俄罗斯总统普京与一位事先精心安排好的小朋友握手,却被身边高度警惕的保安人员伸出多只大手,将小朋友的小手牢牢地控制住;普京总统则表现出一副高高在上,心安理得的满足感。

看了上面这张我精心保留的照片,您还坚持俄军接下来在战场遭遇惨败,即将失去占领的乌克兰全部领土时,不会铤而走险动用核武器放手一搏么?

一个人或者一个集体,落入上面非理性“四大陷阱”中的任何一个,就可能出现重大的判断和决策失误,如果深陷四大陷阱之中,一环套着一环,最后做出任何可怕的错误决策是必然的,而没有巨大的外力帮助想逃出这些陷阱比登天还难。

在这种情况下所做的决策,最终一定逃不过著名的墨菲定律:如果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方式去做选择,其中一种选择方式将导致灾难,则必定有人会做出这种选择。或者说: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话说回来,我没有说俄乌战争一定会最终演变为核战争,我只是说这种危险不能排除。如果给一个直观的量化数据,我认为这个可能性现在有40%。

最后我说说一旦俄方悍然动用核武,西方阵营将做出怎样的回应。这个问题其实在我之前文章中做过多次重复表述。我不认为像许多人说的那样,在俄罗斯仅对乌克兰使用战术核武器的情况下,美英法不会进行核报复反击,而只会让北约直接参战,以常规力量摧毁俄罗斯若干重要军事设施,比如某位美国退休将军所说的摧毁俄罗斯黑海舰队,从而避免核战争失控。

我坚持认为,无论俄罗斯动用战术核武器还是战略核武器,只要动核就会立即招致美英法三国迅速和大规模的核反击。西方阵营绝不会错失这个解除俄罗斯核武装的千载难逢机会,即使法国人稍有犹豫,美国和英国也会果断出手。在今年3月底召开的北约峰会上,西方三个核大国的领袖已经做出了政治决断,前两天拜登私下跟普京总统通话,非常清晰、明确无误地传达了美国及其盟友的这个立场。

问题又绕了回来,拜登既然亲自告诉了普京总统动核面临的非常严重的后果,普京总统会被吓住么?我的判断是:绝对不会!原因就是我上面分析:俄罗斯上上下下深陷非理性决策的“四大陷阱”,所有退路完全被自己封死,没有了任何其他的选择。

如果任何人还有疑问,再给大家看一张照片。我给大家脑补一下当时的桥段:焦头烂额的俄罗斯总统普京想让白俄罗斯出兵出力,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两手一摊:大哥,我已经被你害惨了!我真的已经无能为力,只能帮您到这个地步了!

(俄对乌战争决策墨菲定律如影随形)

在俄乌战争带来的核战争风险没有提高之前,这是我最后一次就这个话题做出较为系统的分析与说明了。不同意见各自保留,没必要一定要说服谁,最后用时间来验证。

下面简单说说过去24小时战场上的情况。我依然按乌克兰地图顺时针方向从上到下,介绍3个主要战场情况如下(将莱曼并入第1条战线):

1、在哈尔科夫-卢甘斯克接触线(乌俄边境-伊久姆-莱曼)。

从下图最新战况图上可以看出,9月26日乌军在伊久姆正东方、莱曼正上方由西向东打入一个深度超过30公里的大楔子又有变化,一股乌军继续向东推进,一股乌军则向南推进,对莱曼守军进行分割围歼。

俄乌双方均对莱蔓(又译红利曼)这个重要交通枢纽志在必得。乌军一旦收复莱曼,不但可以歼灭防守这里的5000名俄军和精锐,而且可以获得一个重要的后勤补给中心,对顿巴斯俄军形成更大的压力。

乌军可能在一周内拿下莱曼这个俄军和亲俄武装死守的重要交通要点。

(截至今日凌晨3点最新战况)

乌军继续在库皮扬斯克以北越过奥斯科尔河发动袭击。乌军于9月25日开始从霍罗比夫卡和德沃里希纳向塔维拉赞卡(库皮扬斯克东北18公里)方向推进,并在塔维拉赞卡附近的铁路轨道附近建立了一个立足点。

9月25-26日,乌军收复了哈尔科夫州的马利夫卡(莱曼西北25公里)、香德里霍洛夫(莱曼东北12公里)、卡皮夫卡(莱曼西北20公里)和一些不知名的居民点。

乌军扩大了德罗比雪夫北部的乌克兰桥头堡,并试图从西北部经由诺维、斯塔夫基和科洛达齐兹包围莱曼的俄军。乌军还以大炮猛烈炮击莱曼俄军和亲俄武装阵地。

俄罗斯可能会增派第20集团军(CAA)的部队,以加强沃夫琴斯克-库皮扬斯克-伊齐姆-莱曼的防线。前几天师长被海马斯重伤的第144摩步师正在保卫奥斯科尔河和卢汉斯克州的斯瓦托夫,以抵御乌军反攻。斯瓦托夫(上面战况图中的Svatove)是俄军失去库皮扬斯克后,在卢甘斯克州一个最重要的交通枢纽和后勤中心,是乌军拿下莱曼后的下一个最主要目标。

(被海马斯摧毁的俄火箭炮阵地)

2、顿巴斯战场(利西昌斯克-巴赫穆特-顿涅茨克)。

最激烈的战斗发生在巴赫穆特、顿涅茨克市的周边地区。双方均无明显进展。

我们从这个最新战况图上可以看出,过去24小时双方在多处发生小规模战斗。在6月底、7月初乌军失守北顿涅茨克-利西昌斯克以来,顿巴斯地区的俄乌双方接触线均无明显变化。

图中的几个交战点几个月来几乎天天发生班、排级规模的零星战斗,俄主攻、乌主守,双方都是点到为止。在海马斯现身前线,对俄军炮兵阵地和弹药库进行精确打击以来,依靠强大炮火向前推进的俄军,完全失去了进攻能力。

(顿巴斯地区最新战况)

3、扎波罗热-赫尔松-尼古拉耶夫前线。

赫尔松右岸是目前俄乌交战最为激烈的战场。地面交战情况俄乌双方依然守口如瓶。乌军每天都在打击俄军前沿阵地、兵力和装备集结地、后勤、运输设施;俄军同样对整个交战线附近的乌方设施进行炮击与突袭,但火力强度远不如乌军。双方接触线并无明显变化。

(赫尔松地区最新战况图)

俄乌双方3个主要交战点依然不变:赫尔松-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边界以南,乌军在因胡列茨河的桥头堡周边,以及尼古拉耶夫市以东。整个南部战线还是乌主攻、俄主守。

俄乌双方都证实,俄军袭击了乌军在波托姆基恩和奥索科尔基夫卡的阵地。俄国防部称,俄军成功地打击了位于贝齐梅内(桥头东南约13公里)的乌军,并在T2207公路上摧毁了达维迪夫·布里德上空的乌军无人机。不过,地理定位的视频画面显示,乌军无人机在达维迪夫·布里德向俄军事装备投掷炸弹。

过去24小时,乌军继续瞄准第聂伯罗河上的桥梁和新出现的临时过河点,实施精确的远程炮火打击。俄乌双方均证实,乌军对赫尔松市一家酒店的袭击导致一名亲俄伊利傀儡政权官员死亡。

乌军袭击了一个俄军车队;击落了一架苏-25攻击机;摧毁了贝里斯拉夫地区的俄军弹药仓库和指挥所。乌南方作战司令部还报告称,乌军摧毁了贝齐梅内、特诺维·波西、卡利尼夫卡和金沙嘴的俄军弹药库。

重点说说国际社交媒体上,多个消息称乌军9月26日成功袭击了赫尔松州金沙嘴岛Chulakivka的一处俄军无人机训练基地。这次袭击杀死了40多名俄军和20多名伊朗无人机教练。

最近几天,俄军使用伊朗制造的Shahed-136无人机袭击了敖德萨的多个乌军目标,给乌军造成了重大损失。

金沙嘴是俄罗斯人仍在黑海控制的最西边的陆地,这使得它成为无人机指挥中心的绝佳位置,俄罗斯可以从这里向乌控区深处发动袭击。

乌南方作战司令部9月26日报道称,乌军对金沙嘴至少一个弹药仓库进行了袭击,但没有提及无人驾驶飞机中心。因为造成了较多的伊朗教练员死亡,俄乌双方可能对此有意秘而不宣。

我依然认为,乌军对俄军的高强度消耗战不会一直就目前这样打下去,10月中旬之前,乌军会在赫尔松右岸开始摧枯拉朽式的大规模地面推进。

以下为乌方单方面公布的俄方战损情况统计图,未经第三方验证,但我综合各方面资料判断,可信度较高。这是观察战斗激烈程度的一个最重要观察窗口。

(乌方9月27日公布的俄军战损统计)

请注意,这几天俄军人员和装备损失持续上升,非常惊人,说明发生了激烈的战斗。今天是乌克兰四个州的俄军占领区“公投”入俄的最后一天,显然,乌军根本无视俄罗斯方面的威胁,持续给予俄军沉重打击。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最新视频讲话中表示,乌军在各个方向的反攻都取得了明显进展。他发誓乌军收复全部失土的决心不会有丝毫改变。

自2月24日战争爆发以来,按乌方统计的俄军(含亲俄武装)死亡人数超过5.7万人,其中包括2位中将,10位少将(俄军第20集团军第144摩步师长佐科夫少将9月24日重伤未死,不计算在内),约1500名中尉到上校军官;我根据公开资料推测,乌军阵亡官兵约2.0万人(乌武装力量总司令8月22日透露近9千名军人牺牲,不含已知的被俘人员共7000多位官兵失踪,这与我当时的推测极为接近),另有1万多名乌克兰平民遇难(简中网说马里乌波尔11万平民遇难既无依据也绝无可能)。战争带来的人命损失,真的触目惊心!

让我们持续恒切祷告:愿上帝赐下和平,止息战争;让恶人得报应,善良者受庇护。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27日 来源时间:2022年09月2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