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一部超越个人传记的美国革命史经典

作者:   来源:博雅好书  已有 389人浏览 放大  缩小

 

一部超越个人传记的美国革命史经典,

遇见一个更加真实而复杂的潘恩!

本书作者:

埃里克 · 方纳,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德威特·克林顿历史学荣休教授,当代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历史学家之一,曾任美国历史学家组织主席(1993)、美国历史学会主席(2000)和美国历史学家协会主席(2006)。方纳在美国内战史、重建史、黑人史和政治文化史等领域中著述甚丰,其著作《美国自由的故事》《给我自由》《烈火中的考验》《自由之路:“地下铁路”秘史》已被译为中文。

本书译者:

杨钊,北京外国语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包括美国19世纪政治史、中国人留学美国史等,著有《纽约州政党政治与美国第二政党体制的起源(1812-1824)》,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一项,在《世界历史》《史学理论研究》《史学史研究》《史学月刊》《读书》等刊物发表论文多篇。

目录

中文版序言(王希)

再版序

导 论 托马斯·潘恩的问题

第一章 成为一名激进派

第二章 潘恩的费城

第三章 《常识》和潘恩的共和主义

第四章 潘恩、费城激进派和1776年政治革命

第五章 价格控制和自由放任主义:潘恩与美国民众的道德经济

第六章 潘恩与新国家

第七章 尾声:英国、法国和美国

致 谢

索 引

再版序

《潘恩与革命时期的美国》首次出版于1976年,与其他任何一本历史著作一样,是写作时所处时代的产物。这个新版本既是为了使作者个人满意,也是对时光流逝令人不安的提醒。它为思考该书如何反映了其所处时代的思想、政治和史学潮流提供了契机,也为思考关于潘恩及其时代的研究在过去30年中如何演变提供了机会。

《潘恩与革命时期的美国》探究了潘恩个人及其所处世界的历史局势,以及革命时期的政治思想和社会运动。我完成研究的方式反映了我在哥伦比亚大学所受的教育,20世纪60年代动荡不安的政治氛围,英国新马克思主义社会史对我这代美国史家的影响,以及本国“新劳工史”的影响。

我在哥伦比亚大学完成了本科和研究生阶段的教育,有幸师从理查德·霍夫斯塔特(Richard Hofstadter)。他是那代人中最出色的历史学家,其著作引导我走向了贯穿我大部分研究生涯的课题——政治意识形态的历史,以及社会发展和政治文化之间的关联。我的博士论文《自由土地、自由劳动和自由人》完成于1969年,并于次年出版,考察了内战前共和党的意识形态。它在许多方面都为之后被称为“哥伦比亚学派”(Columbia School)的政治史和思想史研究提供了范例,该学派致力于对政治观念、符号和制度进行细致分析。

我在学生时代深受20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和反战运动的影响,所以决定自己的下一部著作将研究美国激进主义的历史。我部分仿照霍夫斯塔特的经典著作《美国的政治传统》,把章节分配给废奴主义者、女权主义者、激进共和党人、爱尔兰裔土地改革者、社会主义者,以及新旧左派的领导人。托马斯·潘恩是书中第一章的主角。我的目标是阐明组成美国激进传统的不同面相,为当今的社会活动家提供一个“可用的过去”。

在美国学术团体协会(American Council of Learned Societies)的资助下,我得以在1972—1973学年去英国访学,并在那里完成了关于潘恩和爱尔兰裔美国人等章节的研究。随后我首次接触了英国社会史和劳工史领域的研究,这是我研究生教育阶段所缺失的。我也开始结识一些该领域的顶尖学者——比如E. P. 汤普森(E. P. Thompson)、埃里克·霍布斯鲍姆(Eric Hobsbawm)和乔治·鲁德(George Rudé),他们慷慨地向我分享了自己对于潘恩及其时代的观点。我清楚地记得参加霍布斯鲍姆每月在伦敦历史研究所(London’s Institute for Historical Research)举办的具有探索性质的劳工史研讨课,并且用一整天的时间与汤普森待在他邻近伍斯特(Worcester)的家中,他时常打断我们关于潘恩的谈话,然后冲进隔壁房间,观看电视直播的英国和新西兰队的“国际板球锦标赛”。在回到美国之后,我任教于纽约城市学院(New York’s City College),该校的赫伯特·G.古特曼(Herbert G. Gutman)致力于复原从矿工到奴隶这样被遗忘的美国人的经历,这位坚持不懈的鼓吹者在此已经集结了一批年轻的社会史和劳工史学者。

今天,当我们认为历史理应包括那些之前被忽略的群体(少数族裔、妇女、劳工和其他边缘群体)的经历时,很难体会那种首次接触“自下而上看历史”时的智识上的兴奋感。在英国学习,以及与纽约城市学院的同事并肩工作的经历,深深地影响了我伏案书写潘恩章节时的研究方法。与我的处女作一样,这本书很大程度上是对政治观念的研究,但是这次我试图从社会史和潘恩所处不同环境的政治运动(尤其是伦敦和费城的下层民众)的角度来审视他的著作。当我写完这一章时,已经超过了100页。我应当如何精简内容?随后沃伦·苏斯曼(Warren Susman)同意阅读我的初稿并提供建议,这位杰出的历史学者敦促我将这篇冗长的文章扩充成一部关于潘恩与革命的著作。他认为我的这种分析无法压缩成一个章节,并且明智地指出美国独立二百周年即将到来,一部关于潘恩的书将吸引大量读者。谢尔顿·迈耶(Sheldon Meyer)是牛津大学出版社的编辑,他欣然同意为一部关于激进主义的书做这样的调整。《潘恩与革命时期的美国》出版于1976年1月,大概是在潘恩那部伟大的小册子《常识》在费城首次出版二百周年的纪念日。

《潘恩与革命时期的美国》的导论指出,它“并不是又一部潘恩传记”。这部书并没有细致地讲述潘恩的一生,因为其生平已经广为人知。它主要探究潘恩思想在18世纪英国的源头,潘恩的观念在美国得到的阐发,以及他与美国革命时发生的具体事件(独立的决定,政治民主的扩大,控制价格与自由放任之争,以及围绕北美银行的争论)之间的关系。尾声一章描绘了潘恩1787 年回到欧洲后的生涯,包括他在18 世纪90 年代创作那些伟大的小册子——《人的权利》《理性时代》和《土地正义论》。这部书虽然聚焦于潘恩生涯的美国阶段,但也体现了我在英国的研究成果,即探讨了潘恩对英国18 世纪90年代激进运动的影响,以及那些运动对他观点演变的影响方式。书的结尾简要回顾了潘恩的思想遗产在他去世后如何由自由思想者、劳工运动者和激进主义者发扬光大。

这部书认为,潘恩最大的贡献在于他是创造一种新的政治语言和政治话语风格的先驱。潘恩在扩展后来学者们所谓的“公共领域”——政府直接控制之外的政治争论场所——方面扮演了关键性的角色。为了使语言能够吸引广大的普通读者,潘恩消解了君主制和世袭特权的传统正当性。他也明确阐明了美国革命的世界历史意义,将这个新的国家称为“人类的避难所”,在这个充满压迫的世界充当自由的灯塔。

《潘恩与革命时期的美国》是一部观念的社会史著作。在某种意义上,它代表了一种克服被批评者称为“碎片化”的早期努力,“碎片化”使美国的过去被划分成政治史、社会史和思想史等独立的子领域。这部书将潘恩的思想观念与政治语言,尤其是将他对社会平等主义和改善经济的激情,与他前半生在英国生活的经历,以及为美国独立进行的政治斗争联系在一起。最后,这部书强调了潘恩的“现代性”。许多潘恩的同时代人对一种想象的“古老宪法”或原始的农业社会充满怀旧情绪。身处这样的时代,潘恩的观点富有远见,将自然权利、政治民主和同情穷人与通过商业发展而获得经济进步的信念联系在一起。

直到1976年美国独立二百周年纪念活动结束时,潘恩研究的复兴都没有减弱,我的书是这股热潮的组成部分。确实,到20世纪末,潘恩获得了被一位学者称为“近乎名人”(near celebrity)的地位。(理查德·艾登堡[Richard Attenborough]导演现在甚至声称计划拍摄一部关于潘恩生平的好莱坞电影。)由于潘恩的观点并不完全适合当代的政治分野,所以他已经成为抱有不同政治目的的个人与运动的鼻祖。他的民主和平等观点,与他对既存权威的蔑视,使他成为左派的英雄;他对政府是恶的来源的认同,他对自由放任经济日益增长的支持,以及他主张低税收,对当代的右派很有吸引力。

…………

当我正在完成《潘恩与革命时期的美国》一书,我的学术生涯突然发生转向。理查德·莫里斯(Richard Morris)让我为“新美利坚国家”丛书(New American Nation series)撰写关于重建的一卷,我花费了十几年的时间来完成它。随后,我开始对美国自由观念的历史产生了兴趣,然后撰写了一部从欧洲殖民者征服和定居的早期岁月一直到21世纪初的美国历史的教科书。这些和其他一些著作关注新的议题和历史时期,反映了过去30年来新的研究方法对历史分析的影响。但是在某些方面,我研究的主要关注点仍然与30年前相同——美国政治文化的演变,美国民主的本质,政治观念与美国社会经济发展的关系,以及激进社会运动在塑造现代世界中的角色。《潘恩与革命时期的美国》是20世纪60、70年代的产物。今天的读者无疑会对潘恩提出与30年前的读者不同的问题与假说。但是潘恩多变的思想与对政治和社会变化富有远见的观点将会使21世纪的美国人与潘恩去世后的每代人一样,继续发现他仍具有现实意义、挑战性和启发性。

(节选自《潘恩与革命时期的美国》,北京大学出版社,2022年10月)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28日 来源时间:2022年09月27日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