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中期选举
当前位置:首页>2022中期选举

民主党赢了参议院,“特朗普浪潮”走向退潮?

作者:关成龙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42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当地时间11月12日,美国中期选举的参议院选举结果算是尘埃落定了。尽管在佐治亚州两党候选人因为都未获得过半选票,而将在12月6日的第二轮投票中再决胜负,但民主党候选人在12日以微弱优势赢下了内华达州参议院席位,使民主党在参议院席位数达到50席,再加上作为参议院议长的副总统哈里斯,民主党总算是保住了对参议院的控制权。众议院方面,截至12日,共和党距达到多数席位的218席只剩不到10席的距离,民主党大概率将失去对众议院的控制。而在州长选举中,共和党丢失马里兰州和马萨诸塞州两处深蓝地区。

本次中期选举的意义远远超出对拜登政府执政两年的打分范畴,更是对前总统特朗普的党内影响力和共和党组织路线探索的一次大考。总体来看,共和党的“在野优势”并未完全凸显,有特朗普背书的共和党候选人虽然多数竞选成功,但由于关键席位的丢失、未能取得超限收益,以及党内新秀的快速崛起,“特朗普浪潮”在中期选举后面临较大退潮可能,也将为共和党带来进一步探索“中间路线”的机遇。

从“特朗普浪潮”到“特朗普责任论”

2020年总统大选失利并未弱化特朗普的党内影响力,反而提升其对共和党的塑造和整合能力,依托稳固的基本盘支持和党内关键人物力挺,特朗普不断延伸其轴辐式的政治联结网络,吸纳大量的党内机会主义者,形成了独特的影响力赋权的政治效应,而与其针锋相对的利兹·切尼不但丢失了党内领导职务,而且在初选中遭受重创,曾参与投票弹劾特朗普的多名共和党众议员也放弃连任。在共和党初选中,特朗普支持的 200 多名共和党议员和州长候选人中有90%以上获得最终提名。[1]

从当前中期选举结果来看,根据BallotPedia数据显示,特朗普在中期选举中背书的成功率依然高达78%,其支持的竞选者大多数赢得了选举,[2]但由于在宾夕法尼亚州、佐治亚州等关键参议员席位的竞选失利、被寄予厚望的康涅狄格州参议员选举和纽约州州长选举未能延续“特朗普式”奇迹,以及在马里兰州和马萨诸塞州的州长选举失败所引发的路线争论等导致共和党内的“特朗普责任论”日渐鼎沸。

首先,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大部分在初选中以小幅优势领先党内对手并锁定名额,但最终却在大选中失败是引发党内反弹的主要原因。特朗普影响力在初选中的充分释放帮助大量候选者锁定出线名额,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参议员初选中,由特朗普背书的唐·博德克(Don Bolduc)以不到2%的微弱优势赢得党内对手,但在最终角逐中以8%的差距败于民主党人玛吉·哈桑 (Maggie Hassan)。在关键战场的宾夕法尼亚州参议员选举中,备受争议的共和党候选人奥兹(Mehmet Oz)以不到0.1%的优势赢得党内初选,但却败给了对手费特曼(John Fetterman),共和党建制派也因此普遍认为,若以候选人大卫·麦考米克(David McCormick)代替奥兹出战则结果会有所反转。

其次,接受背书的候选人未能创造众所期待的“特朗普式”奇迹,侧面反映出特朗普效应在共和党内乃至美国政治中的边际衰减。在诸多被视为对特朗普影响力试金石的竞选中,被寄予厚望的康涅狄格州参议员挑战者利奥拉·利维(Leora Levy)、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人博·海因斯 (Bo Hines) 、俄亥俄州共和党人麦迪逊·吉尔伯特(Madison Gilbert)以及纽约州州长候选人李·泽尔丁(Lee Zeldin)等关键候选人都相继败北。特朗普力挺的卡罗琳·莱维特(Karoline Leavitt)在新罕布什尔州的众议员选举中以8%差距败给了民主党人克里斯·帕帕斯(Chris Pappas)。

诸多具有鲜明特朗普标签式的人物竞选失败导致“特朗普影响力”在党内和国内失去进一步延伸可能。随着佐治亚州参议员选举进入二轮角逐,情况将对民主党更为有利,自由党人奥利弗(Chase Oliver)凭借极左的政治倾向分流了8万余张选票,预计其中大部分将回流民主党候选人。佐治亚州的不利选情将标志着“特朗普候选人”在该州两年来的四次选举中连续失败,“特朗普浪潮”在参议院选举中未立寸功。

最后,州长选举的失利是对“特朗普路线”的致命一击。特朗普支持的马萨诸塞州州长候选人杰夫·迪尔(Geoff Diehl )和马里兰州州长候选人丹·考克斯(Dan Cox)分别以29%和22%的巨大差距输掉选举,丢掉了共和党温和派经营多年的州长席位。在传统民主党州,支持控枪和同性恋的马里兰州共和党籍州长拉里·霍根(Larry Hogan)推行温和政策,在该州长年享有较高支持率,但其在初选中支持的州商务部长凯利·舒尔茨(Kelly M.Schulz)输给了特朗普的拥趸考克斯,霍根称考克斯为“QAnon阴谋论者”(编注:QAnon 即“匿名者Q”,其支持者被认为是“疯狂的阴谋论邪教”和“互联网上最狂热的一些特朗普粉丝”)并拒绝为其提供帮助。此外,民主党在威斯康星州和堪萨斯州两个摇摆州相继击败了“特朗普候选人”,顺利实现州长连任。“特朗普路线”在州长选举中的颗粒无收甚至被翻转将再度引发党内路线争论,而温和派也将居于上风。

共和党的路线探索和2024变数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认为,特朗普应为共和党“红潮未现”负主要责任,而其带领共和党出战2024年大选也无意义。特朗普也采取灵活的应对政策,即通过与有望赢得众议院议长的凯文·麦卡锡结盟,并支持参议员里克·斯科特( Rick Scott )取代麦康奈尔予以反击,以维系其党内生命力。可以预见的是,意在重塑共和党的“特朗普浪潮”未能为共和党提供超限收益,而其推选的党内新秀还未站稳脚跟便出师不利,标志着特朗普改造共和党的宏大计划彻底落空,“特朗普浪潮”也将由此走向退潮。与此同时,共和党内暗流涌动,特朗普面临的维系影响力的压力也将与日俱增。

本次选举中,共和党明星也是2024年潜在总统候选人的罗恩·德桑蒂斯(Ronald DeSantis)在佛罗里达州州长选举中领先对手近20个百分点,并在该州蓝色地区取得关键性突破,间接稳定了该州在总统选举中对共和党至关重要的30张选举人票,党内对其参加2024年总统大选的呼声渐高。共和党的超级捐助者肯·格里芬(Ken Griffin)认为现在是共和党摆脱特朗普并寻找新领袖的最佳时机,并表示如果德桑蒂斯担任总统,国家将会得到很好的服务。[3]罗恩·德桑蒂斯通过稳扎稳打的风格,一步步地继承特朗普政治资产,也同步争取建制派青睐,并以佛罗里达州为基地确立主导优势,而与特朗普时刻保持若即若离的微妙关系是其成功的关键因素。

此外,在备受瞩目的俄亥俄州参议员选举中,《乡下人的悲歌》的作者万斯(J D vance)以可观优势获胜,一方面万斯在初选时与特朗普冰释前嫌并接受其背书,另一方面又在大选中与特朗普保持一定距离,这种“影响力赋权+保持独立”的中间路线既避免了受特朗普负面资产的拖累,也为其赢得了大量中间选民支持。

共和党内的组织路线先是经过弗吉尼亚州长杨金(Glenn Youngkin)的初步探索,到本次选举中的再度呈现,也将基本形成由特朗普背书加持和候选人保持温和稳健的中间路线的基本形态。随着“特朗普浪潮”退潮,特朗普所建立的以自身为中心的轴辐式政治联结网络也存在中心塌陷的树倒猢狲散的危险,而与其建立依附关系但却败选的候选人恐将另谋出路,未来共和党的主流偏好将表现为独立稳健的风格。但是,考虑到特朗普在国内长期拥有 30%以上的基本盘支持,其党内影响力在衰减的同时也存在一定限度,其党内的“造王者”角色也将逐步转变为失去对共和党的掌控能力但仍掌握关键少数决定性力量的“搅局者”角色。[4]

中期选举期间,前副总统迈克·彭斯发布其即将出版的回忆录中的片段,描述了特朗普在2020年竞选失败后的焦躁状态和对其不断施压,[5]可见共和党内围绕2024年大选角逐已然展开,而身为“交易大师”的特朗普能否进行及时的自我调适并团结党内关键力量是其获取2024年党内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关键。

(关成龙,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生)

注释:

[1]https://www.npr.org/sections/2022-live-primary-election-race-results/2022/09/06/1120652541/donald-trump-republican-primary-endorsement-performance

[2] https://ballotpedia.org/Endorsements_by_Donald_Trump

[3]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2/11/06/gop-megadonor-desantis-24-ken-griffin-00065274

[4] 付随鑫.特朗普能否东山再起——基于对其政治前景影响因素的分析[J].当代美国评论,2021,5(02):99-118+124.

[5]https://www.wsj.com/articles/donald-trump-mike-pence-jan-6-president-rally-capitol-riot-protest-vote-count-so-help-me-god-stolen-election-11668018494

发布时间:2022年11月14日 来源时间:2022年11月1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2022中期选举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