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卿克里访华

陈积敏:从克里访华看中美关系

作者:陈积敏   来源:联合早报网 2015年05月22日  已有 229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国务卿克里5月16日至17日展开对华访问,成为今年访华的美方最高级别官员。美国国务院网站说,克里此行的主要目的,在于就7月份即将举行的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以及9月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访美事宜进行沟通与协商。但是,从近日美国国内官员的表态来看,克里的访问似乎肩负着对华施压的重任,令本次访问的“火药味”浓烈。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Daniel Russel),5月13日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一场听证会上表示,美国致力于维护南中国海地区的航行与飞越自由,在克里访问北京时,美方将向中国表达对既有规则的尊重,以及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的决心。

  不仅如此,无论是美国政界,还是学界,现在都弥漫着一股对华强硬的论调,这使得中美关系似乎陷入到剑拔弩张的危机当中。例如,美国国防部主管亚太安全事务的助理部长施大伟(Dave Shear)强硬地表示:“美国将在南中国海维持最强大军事存在。”日前,美国《华尔街日报》援引美国不具名官员的话,称美国防长卡特考虑派军舰和军机进入中国近期填海造地的南中国海岛礁12海里海域,以实际行动来彰显美国主张“航行自由”的意志与能力。

  除了决策层之外,美国智库也相继发表对华政策报告,例如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3月初就美国对华战略发表题为《修订美国对华大战略》(Revising U.S. Grand Strategy Toward China)的研究报告,建议美国需要重拾对华强硬政策,指出“华盛顿需要一个新的对华战略,它应以制衡中国力量崛起,而不是继续帮助其崛起为中心”。

  从更广泛的视角来看,目前在西太平洋地区似乎正在形成以美日为一方,以中俄为另一方的两大隐约对抗的集团。自2014年以来,美日之间的同盟关系空前强化。前不久安倍首相访问美国,获得了美方的高规格接待,双方还签署了新版《美日防卫合作指针》,力图促进日本在全球范围内发挥更积极的安全功能,将美日同盟提升至一个新的阶段,即美日安全保障的互惠性更为突出。这体现在不仅美国将为日本提供安全保护,日本也可以为美国安全提供更多支持。

  与此同时,5月8日至10日,习近平应邀参加在莫斯科举行的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并对俄罗斯展开访问。中俄双方发表了深化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自中国新一届政府成立三年多来,两国共发表了三份联合公报,其中都强调了在维护主权、领土完整、国家安全等涉及两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相互坚定支持和协助。这令外界感到中俄愈益向同盟的方向迈进,或中俄已经结成了“准同盟”关系。

  然而,中美关系却远未如表象上看来的那样糟糕。实际上,从克里访华可以看出,中美关系仍处于风险可控的阶段。这是因为:

  一、克里访华以及中方的会见安排,展现了中美两国高度重视发展双边关系。尽管双方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矛盾与分歧,但中美领导人致力于推动两国关系发展的意愿是强烈的、一致的。从2013年的“庄园会晤”到2014年的“瀛台夜话”,双方元首在这一点上已经形成了高度共识。

  二、克里访华表明中美高层沟通渠道依然顺畅。目前,中美两国已经建立了90多种沟通机制,其中尤以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以及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最为重要。可以说,中美的高层沟通渠道与相关联络机制,为中美关系的顺利发展,以及有效管控分歧与风险,提供了最坚实的制度保障。

  三、军事关系是中美两国关系的晴雨表,也是两国间需要极力管控好、经营好的重要领域。2014年11月,中美双方建立了两个互信机制,即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信任措施机制,和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这种机制或规则的确立,表明中美两军关系已经进入到机制化、常态化的协商与交流阶段。这对于减少双方擦枪走火的概率极为有利。

  尽管如此,中美存在的结构性矛盾令两国关系的发展倍受考验。同时,在亚太地区,尤其是东北亚地区复杂的地缘政治现实,也使得中美关系的发展时刻面临着第三方因素的干扰与挑战。因此,中美关系的发展也需要更为精心的谋划与更为细致的风险管理。具体说来,中美两国应着力从几方面着手,在保障中美关系大局稳定的前提下,推动两国关系的向前发展。

  一方面要加强战略沟通与协调,全面、客观、包容地认识对方的战略诉求。中国对于美国确保其全球优势地位的强烈意愿要予以理解,并明确表达中国无意与美国展开领导权之争。美国对于中国提升其国际威望,在国际体系中获得更多发言权与话语权的意愿,也要予以充分尊重。

  另一方面要调整各自心态与行为模式,强化共同利益基础。就美国来说,摒弃“国强必霸”的现实主义逻辑与“你赢我输”零和式冷战思维,是发展中美关系的重要条件。与此同时,中国也需要培养起成熟稳健的大国心态。对于美国的战略决策,中国应理性分析,避免陷入感性的窠臼之中。不仅如此,中国还需要加强对外政策宣示的力度与效度,以赢得外部世界对于中国国际战略的理解与认同,消除国际社会,尤其是消除美国及周边国家的疑虑与担忧。

  此外,双方应协调与确立合作的优先事项,在具体合作中培育与提升互信。“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中美关系的稳定与发展,乃至于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离不开双方在具体事务上的务实合作,以及在此进程中减少互信赤字,增进相互理解与包容。“罗马不是一日建成”,在推进集复杂性与重要性为一体的中美关系过程中,耐心与信心将是必不可少的两大要素。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23日 来源时间:2015年05月2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美国国务卿克里访华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