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访美
当前位置:首页>习近平访美

黄靖:习近平访美的挑战与机遇

作者:黄靖   来源:联合早报  已有 119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9月22日至25日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与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等前领导人访美相比,习近平此行面临着更为严峻的挑战。

  首先,目前美国朝野充满了对中国的沮丧、焦虑甚至敌视。改革开放以来,美国政治中的主流派鼓励中国“融入”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期待快速发展的中国成为这一体系中负责任的“利益攸关者”。但却未能如愿。近年来,日益强大的中国在东海、南中国海、中俄关系、亚投行、“一带一路”等一系列事务中不屈从美国压力的种种政策举措,使美国朝野日益疑虑中国意图改变目前以美国为首的国际体系。并且,随着中国发展成世界第一贸易大国,越来越多的国家不再以美国马首是瞻,而是以同中国的利益关联为筹码,与美国讨价还价甚至唱反调。

  最近美国盟友纷纷弃美不顾、加入亚投行,便是显例。如此环境之下,美国主张同中国交往的“融入”派日益沮丧,而以“零和游戏”看待中美关系的强硬保守派则不断得势,形成了对习近平访美极为不利的政治气候。

  其次,美国总统奥巴马进入执政“跛脚期”。尽管竭力有所作为,但在中国问题上,各利益集团涉及范围的深度和广度都远远超出了奥巴马的掌控能力。因此,对习近平的来访,美国各利益团体、甚至奥巴马团队内部并没有形成共识。美国舆论及奥巴马政府近来在网络安全、汇率、经济、对外政策、南中国海、甚至中国的反腐内政方面频频发难,并不意味着奥巴马政府一定要为难习近平,而是反映了奥巴马难以掌控局面,因而“以进为退”的自保态势;同时也凸显了奥巴马在习近平访美一事上“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实。

  再次,目前中美双方都遭遇到一定的政治和经济困难。尽管中国的反腐斗争揪出了众多大老虎,但还没有取得“压倒性的胜利”;而经济下行以及整个世界经济疲软对中国形成的双重压力也有增无减。美国经济看似恢复势头强劲,但制造业、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债务组成,对外贸易、就业市场等都还不尽人意;美国民众对经济的信心不足,美国各经济利益集团的内在矛盾日益加剧,对未来的经济走势各执一端、难以形成共识,这不仅加剧了美国管控经济危机的结构性弊端,更进一步暴露了“华盛顿共识”的体制缺陷。

  最后,即将全面开展的美国总统大选必定是历届大选中最为混乱的一场。曾经似乎胜券在握的希拉莉由于电邮门、筹款以及同奥巴马“面和心不和”的内斗,气势大衰,而副总统拜登则趁虚而入,使得民主党的提名前景出现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共和党阵营中被视为“政治丑角”的特朗普居然遥遥领先于包括杰布·布什在内的所有候选人,可见共和党内四分五裂、一团乱麻的困境。

  如此乱局,使得中国成了可以任意击打的稻草人,攻击中国成为竞选者们获取政治资本的廉价手段。正因如此,习近平访美已经成了各种势力的攻击对象。迄今为止,美国朝野取消或者抵制习近平访美的主张此起彼伏,造成了相当不利的舆论环境。

  严峻局势下蕴藏着重大机遇

  尽管形势如此严峻,但只要客观面对、争取主动、提出问题、寻求合作,习近平访美必能获得成功。毕竟严峻局势下也蕴藏着重大机遇。

  第一,由于国内政治的需要,奥巴马和习近平都需要一场成功的峰会。如上所述,习奥两位领袖都在自己的国家遭遇到一定的困难。目前,奥巴马在国内政治中已经开始边缘化。习近平的来访将有助于拉升奥巴马的政治地位。美国朝野对中国的负面情绪固然对习近平访美造成了一定的困难,但也使习奥峰会吸引了更多的关注,从而将奥巴马拉回政治舞台中心。对习近平而言,对美国成功的国事访问将进一步强化其领袖地位,进而为习近平接下来应对一系列重大决策和事件创造有利态势,包括反腐决战、第13个五年计划、五中全会以至19大的准备工作等。

  第二,由于世界经济增速放缓以及中国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使得全球经济、尤其是金融稳定再次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由于种种原因,人民币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对外开放,但人民币的汇率则必须随市场经济的变化而波动,进而影响世界经济的发展。正因如此,中国经济一方面是世界经济的“发动机”,另一方面也能成为世界经济的“心脏病”。最近人民币的理性贬值引发了世界金融市场的非理性动荡,就是显例。

  同时,美国经济也蕴含严重隐患。长期以来,由于能源价格高居不下,加之奥巴马上任后把能源工业作为美国经济发展的新支点,大量资本投入能源产业。仅2013年,对能源产业的投资就高达1.63万亿美元,其中半数投入页岩油气领域。2014年以来,随着美元的坚挺,财富储备转向流动性更强的美元,导致大宗货物价格、尤其是能源价格暴跌。同时,视页岩油气为其致命威胁的海湾产油国抓住这一战略机遇,逆流而上,石油产出不减反增,目的就是要用低油价击垮成本仍高于75美元/桶的页岩油气产业。

  油价的长期低迷,给美国金融市场带来了巨大压力。随着伊朗问题曙光显现,油价将进一步下跌。因此,除非美元在今后几年内大幅贬值,否则油价将长期保持40美元/桶(甚至更低)的价位。如此一来,美国经济面临超级两难:一方面,由于美国经济进入关键恢复期,美元大幅贬值将带来难以预料的恶果;而另一方面,由于油价持续低迷,投资于页岩油气和能源领域的债务将引发巨大的债务危机,这些债务大部分将于2018年后到期,其规模和程度将超过2008年的金融风暴。

  因此,维持经济稳定、尤其是金融秩序的稳定事关美中共同的根本利益,也是习近平和奥巴马必须认真磋商的重要议题。毕竟,以美元为核心的金融秩序的稳定,是美国“领导”地位的最根本保障,也是对中国持续发展至关重要的世界经济的支柱。

  第三,大规模的现代化给全人类带来的环境压力。世界上第一次现代化浪潮发生于300年前的西欧,仅覆盖4000万人口;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美国、日本、苏联等国发生了第二次现代化浪潮,覆盖近4亿人口;目前在中国和印度的带领下,第三次现代化浪潮开始席卷亚太地区,涉及几乎40亿人口。问题在于,前两次现代化浪潮都是通过工业化、大规模地消耗自然资源和普遍的城镇化来完成。而今天,很难想象再通过传统工业化来完成40亿人口的现代化进程。因为这必然导致不可逆转、万劫不复的环境灾难。

  美中两国应对这一挑战责无旁贷。奥巴马在上次访华的最重要成果,就是与中国达成了具有重大意义的环境合作协议,这表明了两个大国为管控并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最严峻挑战,即环境问题上进行合作的意愿与决心。习近平访美必将进一步推动双方在环境问题上的合作,在环保、生态、能源利用效率、可持续能源的开发与利用等方面推出具体政策和措施,拓展中美之间在环境问题上的合作空间和内容。

  第四,随着中国成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以及中国军事力量的快速增长,中国军队与雄踞世界霸主地位的美国军队在全球范围内、尤其是亚太地区的“不期而遇”也日渐频繁。由于两国不同的政治制度、价值理念与利益诉求,这样的“不期而遇”往往引发对峙甚至是潜在的对抗。显然,美中双方都认识到了两军交流的必要性与紧迫感。上次奥巴马访华期间,中美双方签订了一个具有开创性的军事知会机制,规定各自在采取重大军事活动前必须预先知会对方,以避免军事误判和不必要的碰撞。

  鉴于今天的局势,中美之间应该更上层楼,脚踏实地的从最棘手、也是最紧迫的两军在国际海域和空域,尤其是在南中国海和西太平洋地区“相遇”的规则入手,将难题变为共同努力解决的课题,认真细致地规划和制定两军交流的计划和规则,将两军交流制度化,以此化解冲突隐患,同时也为中美关系在最敏感军事安全领域开创出新的局面。

  中美两军实质性交流的形式与规则还可以扩展到太空和网络领域。毋须违言,中国在太空领域的迅猛发展,使美国曾经大幅领先的优势明显减弱,从而引发不断增长的焦虑以至敌意。显然,中美在太空领域制定共同遵守的游戏规则、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合作,避免在太空领域进入无序的军事化竞争,符合双方的根本利益。中国应该实事求是、透明公正地向美国阐述自己在太空领域的设想及蓝图,坚持“合则双赢、斗则两输”的立场。充分向美国表明中国在太空领域寻求合作的意愿与各种举措。

  在网络空间,中国也应积极地寻求与美国合作,共建游戏规则,并在此基础上将合作制度化、规范化。毕竟美国是网络空间不可撼动的霸主,也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促进网络空间的合作符合美国的根本利益。而中国也应该充分认识到,发展网络科技的捷径是合作,绝非对抗。

  习近平访美将是美国下一任总统就职以及中共十九大召开前中美之间最重大的交流。随着美国新总统的产生,中共的集体领导也将在十九大上作出重大改变。因此,习近平访美不仅关系到中美关系的发展和稳定,也关系到两国在新的领导下相互的政策取向。从这个意义上看,除了良好的期许和愿望外,习近平更要面对现实,带着具体的问题去美国,以主动出击的姿态寻求解决方案,谋取合作,这才是访美的成功之道。

  作者是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教授

  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

  最近美国盟友纷纷弃美不顾、加入亚投行,便是显例。如此环境之下,美国主张同中国交往的“融入”派日益沮丧,而以“零和游戏”看待中美关系的强硬保守派则不断得势,形成了对习近平访美极为不利的政治气候。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30日 来源时间:2015年09月2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习近平访美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