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周方银:美日韩情报共享背后的战略考量

作者:周方银   来源:《国际动态》2015年第1期  已有 251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14年12月29日,以应对“朝鲜威胁”为名,韩美日三方签署关于朝鲜核与导弹威胁的情报交流协议。

  作为美国在东亚的两个主要盟友,韩国与日本此前分别与美国签订有情报共享协定。过去几年中,为配合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实施,美国一直积极推动日韩关系接近,促使日韩形成实质性军事合作体制,以改变美日、美韩两个同盟独立运行的状态,为逐步构建美日韩三边安全合作机制打下基础。

  2012年6月29日,在李明博政府时期,韩国政府曾试图不经国会同意,在对外保密的情况下强行闯关,直接宣布与日本签署《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此举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在野的民主统合党强烈谴责李明博的做法,认为《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是“亲日政策的决定版”。巨大的国内压力导致韩国在预定的协定签署当日宣布放弃签署协定。对外战略企划官金泰孝引咎辞职,外交部东北亚局长赵世瑛受到相应处分。由此可见,韩国内反对签署日韩军事情报合作协议的民意情绪之强烈。

  此次签署的协议,是韩日之间共享军事情报的一个低水平协议,根据协议,韩美日三方交流相关情况的方式为,韩国国防部将掌握的情报提供给美国国防部,美国国防部在征得韩方同意的情况下可以将情报提供给日本。同样,日本掌握的情报也须在征得日方同意的情况下由美方提供给韩方。韩日双方并不直接共享军事情报。同时,为了避免韩国内的反弹,协议采取备忘录性质,由三国国防部门签署,而不是政府签署,因而无须国会批准。

  种种迹象表明,协议的签署,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对日、韩两国努力捏合的结果。美国与日、韩两国都有高水平的情报共享协定,协议本身在改善美国所拥有的关于朝鲜半岛情报质量方面,并无多少实质性作用。在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上,韩国对于来自日本的情报支持,并没有很强的需求,同时,协议的签署在韩国内引起颇多质疑,而且,当前日本政治进一步右倾化,日韩关系并不处在签署这一协议的有利气氛之下。

  从美日韩的角度,应对朝鲜半岛核问题,对于三方情报交流协议的需求并不是很大。现在并不是朝鲜半岛局势最紧张的时期。过去没有三方情报交流协议,美日韩在应对朝鲜半岛问题上也并没有出什么大的问题。因此,朝鲜半岛核问题是这个协议的“公开的理由”,而不是“真实的原因”。协议更大程度上是服从美国亚太再平衡的战略需求。

  在中国大力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加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以“亲诚惠容”的周边外交理念推进命运共同体建设,中韩自贸区、中澳自贸区取得重要进展,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声势有所削弱的背景下,美国试图通过在军事安全领域的合作,重新唤起盟国信心,强调亚太再平衡战略在继续推进,表示盟国之间的合作在进一步加强。但由于现实条件的不充分性,美国推动下的这一政策努力,采取了小步渐进,降低对合作水平的要求,但表明有关各方在向前推进的方式。

  协议客观上具有以下几方面的效果:第一,把韩国更紧密地与美国、日本的战略需要绑定在一起,进一步增大美日对韩国在安全事务上的影响力,包括在美国试图积极推动的导弹防御体系建设方面。其次,协议可能为日本军事大国化和行使集体自卫权打开方便之门,日本会借用类似的协议,在政治右倾化和“正常国家化”的道路上继续前行。第三,它对中韩安全合作也会产生一定的牵制作用,使地区安全力量的分布,在有限的程度上进一步板块化,通过破坏地区安全合作的氛围,使本地区一些国家之间的相互对立更加难以松动。

  总体上,这一情报交流协议的签订,对东北亚地区安全并没有多少建设性。同时,协议采取了降低规格以便达成的做法,显示韩国国内存在着不小的阻力,也显示在美国的撮合下,日韩试图强化军事安全合作面临着深刻的结构性障碍。在中国努力建设新型国际关系、进一步推进伙伴关系网络建设、中韩关系稳步发展的背景下,协议所具有的效果充其量只是战术性的,它并不能使美国亚太再平衡的战略效果有多大提升,也不能帮助日本实质性地打破在东北亚地区的战略孤立。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08日 来源时间:2016年01月0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