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刘亚伟:谈谈中美的历史坐标(之五)

作者:刘亚伟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谈谈中美的历史坐标”的第四篇写了邓小平副总理和吉米·卡特总统经过艰难的谈判,终于在1978年12月中旬达成共识,决定在次年1月1日建交,迈开了中国国际关系正常化的第一步。与此同时,中共召开了划时代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了改革开放的重大国策,迈开了政经关系正常化的第一步。中国在经过近30年的风风雨雨之后,第一次可以两条腿走路奔小康。

  中美建交不到一个月,邓小平就出访美国。

  出国留学或访问“有用”吗?

  一位研究党史的学者曾经说,邓小平在法国留过学,对他来讲,更容易接受改革开放的理念,更容易放弃阶级斗争的实践。毛泽东当年差点去法国留学,但在最后一刻放弃了。

  1919年3月,毛泽东在送走第一批去法国勤工俭学的朋友之后说,“我觉得我们要有人到外国去,看些新东西,学些新道理,研究些有用的学问,拿回来改造我们的国家。同时也要有人留在本国,研究本国问题。我觉得关于自己的国家,我所知道的还太少,假使我把时间花费在本国,则对本国更为有利。”

  这时的毛泽东已经开始怀疑出国的目的和意义。他在一封信里写道,“我觉得求学实在没有 ‘必要在什么地方’的理,‘出洋’两字,有好些人只是一种‘迷’。中国出过洋的总不下几万乃至几十万,好的实在很少。多数呢?仍旧是糊涂,仍旧是‘莫名其妙’。”

  1920年6月,毛泽东还是觉得出国留学有必要,但不是去法国,而且是苏联。他说,“同住有意往俄,我也决去,暂且自习,一年半或二年后,俄路通行既往。”

  之后不久,李大钊等人决定成立中国共产党,作为李的助手,毛有幸参加了“一大”,进入核心,出国的事就此搁置,直到1949年12月作为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袖乘火车去莫斯科。

  根据苏联档案以及邓小平自己向埃德加·斯诺的介绍,有学者说,邓小平1921年在里昂参加了中国工人学生运动,1922年加入了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1924年加入中共。无论如何,我们基本可以断定,邓小平从大约16岁到20岁这段人生世界观形成最重要的时间是在欧洲度过的。

  从1926年到1978年的半个世纪里,邓小平又去过一些国家,其中去得最多的是他曾经在青年时去过的苏联。1957年11月,邓小平作为毛泽东的随员去莫斯科会见赫鲁晓夫。之后到1963年,邓小平还多次赴莫斯科,同苏共领导人就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出现的问题展开论争。1974年4月,邓小平作为中国代表团团长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第六届特别会议,并在大会上介绍了毛泽东的“三个世界理论”。

  1975年5月12日,邓小平乘专机到达巴黎,对法国进行正式访问。邓小平说:“法国是我年青时代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法国人民的热情好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重游旧地,感到非常愉快。我特别高兴的是,自从1964年建立外交关系以来,我们两国的关系不断得到发展。这次,我是带着进一步发展两国关系的真诚愿望来贵国访问的。我相信,通过我们双方的会谈,我们之间的相互了解必将进一步加强,两国之间的良好关系将得到新的发展。”

  从1978年1月至1979年2月这一年的时间里,邓小平相继访问了缅甸、尼泊尔、朝鲜、日本、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和美国。《人民日报》2014年的一篇文章说,“这一系列出访,特别是对美国和日本的访问,帮助邓小平完成了对中国与外部世界关系的准确定位,初步形成了通过实行改革开放促进中国与世界共同发展、互利共赢的战略大思路。”比如,邓小平1978年10月应邀访问日本。访日期间,他参观了日本的钢铁、汽车和电器工厂。邓小平在考察汽车工厂时说:“我懂得了什么是现代化。”邓小平还曾说过,那些跟美国关系好的国家都富起来了。致富,国家实力的提升和个人财富的增加,其实就是改革开放的精髓,到美国看看他们致富的办法和结果,对邓小平很重要。邓小平传的作者傅高义说,访美之后邓小平又活了18年,但再未跨出国门一步。

  邓小平在华盛顿绝对有战略、政治意识和亲民意识

  关于邓小平访美已有很多文章,2015年还有上了院线的纪录片 《旋风九日》。这次访问可以说是建国以来至今中国所有最高领导人出访最为成功的一次。出访九天,其中四天是在首都华盛顿。邓小平知道,在美国人心目中,中国是一个“政治怪兽”,他必须竭尽全力让美国人认识到,其实中国人与美国人没有什么区别,他们都渴望和平和稳定,他们都希望过上现代化的生活,他们都讨厌苏联霸权主义。

  他是这样描述自己的访美目的的:“我这次访问美国,肩负着三项使命,第一,向美国人民转达中国人民的情谊;第二,了解美国人民,了解你们的生活,了解你们建设的经验,学习一切对我们有用的东西;第三,同贵国的领导人就发展两国关系和维护世界和平和安全的问题广泛地交换意见。”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三天里,邓小平与卡特总统会谈5次,在美国参、众两院召开了座谈会。访美九天,他一共出席了近80场会谈和会见、参加了约20场宴请或招待会、发表了2次正式讲话、8次会见记者或出席记者招待会。

  卡特总统说,在白宫的一次会见之后,邓小平提出与他单独聊聊。邓小平告知卡特,中国已经作出了教训越南的决定,希望美国理解。卡特总统对邓小平提出的建议感到十分为难,他不主张通过武力解决争端,但又不能改变邓小平的决定。他说我跟邓小平说,“要打就打快点”(make it quick)。

  邓小平当时都跟卡特总统说了什么,美方行政机关是如何反应的,华盛顿又向莫斯科传递了什么信号都值得学者进一步查阅档案和作出结论,但至少有几点值得今天中美的领导人思考。首先,邓小平对卡特“交底”避免了中美直接的误解和误判,并从最大限度上牵制了莫斯科的决定,中国最担心苏联在中苏边界的报复行动没有发生;其次,互通有无对大国领导人太重要了,尽管卡特本人并不喜欢中国用战争教训越南,但他还是指示美国相关部门为中方提供情报;第三,美方从中美建交开始就对中国抱有极大的善意,也许有人说这种善意主要来自想与中国共同遏制苏联,但我们可以说华盛顿对中国并没有什么防范心理,更谈不上什么有要削弱甚至颠覆中国的“狼子野心”。

  2005年时任国家宗教局局长叶小文到亚特兰大为中文《圣经》展开幕剪彩,卡特总统参加了剪彩仪式,并提到了邓小平在访美的另一件事。卡特说,他一直有一个想法,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向邓小平提出。经过很久的考虑,他决定对邓小平直言不讳。一天他们共进早餐的时候,卡特说,“副总理先生,我有三个个人请求希望你能给予考虑。一、中国应该允许宗教信仰自由;二、中国政府是不是可以允许印发《圣经》;三、既然双边关系恢复了,美国的传教士是不是可以继续到中国传教?”

  邓小平有点吃惊,但是他告诉卡特总统他会考虑一下给他答案。在离开华盛顿之前,邓小平跟卡特说,中国会允许信仰自由,中国也会允许印发《圣经》,美国的传教士就不要再去中国了。卡特总是说,中国的基督徒人数超过世界任何其他国家,《圣经》中文版的印数也是世界最高的,这也许跟他与邓小平的谈话有关。

  几年前卡特总统发表了《白宫日记》,其中几段提到邓小平访美。他说,他跟邓小平一起参加了在肯尼迪中心举办的晚会,晚会的最后一个节目是美国小朋友用中文唱歌(歌曲是 《我爱北京天安门》)。演出结束之后,邓小平登上舞台跟演员握手并合影留念,他还亲吻了不少美国小朋友。来自华盛顿州的联邦参议员杰克逊看到这个场景热泪盈眶,他说,原来来自共产主义国家的人也会亲吻呀,中美友好一定会长盛不衰。

  看美国就是要看它的生产力

  1978年4月底,在国务院副总理谷牧率领代表团出访欧洲前夕,邓小平特别要求他们:“看看人家的现代工业发展到什么水平了,也看看他们的经济工作是怎么管理的。资本主义国家先进的经验、好的经验,我们应当把它学回来。”

  邓小平到美国访问也是这样做的。离开华盛顿后邓小平飞到了亚特兰大,这里不仅是卡特的老家佐治亚州的州府,还有福特汽车公司的一个组装厂。邓小平看了福特LTD型汽车装配生产线的作业,全部工程由计算机控制,每小时可生产50辆这种类型的汽车。据统计,当时福特公司一个月的产量相当于中国所有汽车企业一年产量的总和。参观临近尾声的时候,邓小平当众讲话。他称赞福特汽车公司的先进技术,表示中国将向美国学习。同时他也说道,中国需要发展汽车工业,并且20年后将见到成绩,中国将通过建设“四个现代化”成为世界工业强国。

  同年2月2日,邓小平抵达休斯敦,在那里先后参观了 “林登·贝恩斯·约翰逊太空中心”和休斯钻井工具公司。中方的报道说,在休斯公司,邓小平戴上专业的护目镜,参观了实验和生产钻头等器材的车间,细听每一件器材的性能描述和有关数字,尤其详细地询问了价钱。邓小平还亲自视察了即将运往中国的25套采油器材,并仔细观看其中一枚送给他的钻油井用钻头,这是他访美期间收到的技术含量最高的一件礼品。回国后,他将这枚钻头交给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经委主任康世恩。

  邓小平访美的最后一站选的是西雅图,那里有美国最著名的飞机制造厂波音公司。邓小平在那里主要考察了今天还在空中飞行的波音747飞机生产线。在波音公司。邓小平参观了747飞机11个工作流程车间中的6个。在厂房外面,他还登上一架已出售准备起飞的巨型喷气式客机参观。参观结束时邓小平表示:“我看到了一些很新颖的东西。”

  遥想37年前邓小平访美时中国的生产力状态,再看今天中国在汽车和石油领域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中国不仅是波音飞机公司最大的客户,自己的大飞机也快进入试飞阶段了。中国改革信息库网站收入的一篇题为《1979年邓小平访美》的文章指出,“通过访美之行,邓小平为中国打开了全新的外交局面,为保障国家安全、争取和平的外部环境创造了良好条件,有利于国内建设的顺利开展。更为重要的是,邓小平进一步了解了世界现代化建设的实际情况,大大丰富了其改革开放的设计蓝图。归国后不久,他就提出许多重要的战略决策,比如走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设立经济特区,‘杀出一条血路来’;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小康目标,等等。这些战略方针极大地改变了中国贫困落后的面貌,大步向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迈进。”

  中美高层领袖无论在双边和多边场合的接触和会面已经大大超过了之前任何时段,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再过几天又会在华盛顿的核安会上见面。七年之前,卡特总统到北京参加中美建交30周年的庆祝活动,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发表了题为 《携手共创中美关系更加美好的明天》的讲话。他说,“事实充分证明,中美关系已成为当今世界最富生机活力、最具重要影响的双边关系之一,不仅为两国人民带来巨大福祉,也有力促进了世界和平与发展。”

  习近平主席跟奥巴马总统及他的后任在构建中美新型关系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31日 来源时间:2016年03月2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