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议《帝国之弧》《帝国之弧——抛物线两端的美国与中国》是乔良将军“帝国论”系列三部曲的第一部。继《超限战》之后,作者再度力图对未来世界格局做出预判:“互联网将摧毁一切霸权,美国之后,再无帝国。”

专访乔良:互联网会摧毁一切霸权,美国之后将再无帝国

作者:郑怡雯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282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未来战争的形态和趋势,关系国家的安危兴衰,对于中美这样的大国尤其如此。

  早在17年前,国防大学教授乔良少将和同伴王湘穗便以一本《超限战》向全世界展现了中国对于未来战争形态的一种预判:未来战争是超出原有的军事界限和限度的战争,将延伸至网络、金融、恐怖主义等(非军事)领域。

  2016年4月17日,北京三联韬奋书店,这位因《超限战》曾被美国中央情报局列为中国军方“鹰派人物”的将军携新书《帝国之弧——抛物线两端的美国与中国》,再度力图对未来世界格局做出预判:“互联网将摧毁一切霸权,美国之后,再无帝国。”

  在发布会结束后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这位空军少将认为,“超限战”思维毫不过时,“今天我们讲到的金融战、网络战、恐怖战、舆论战都正在逐渐取代军事战,成为各国间利益搏杀的主要战争样式和工具。”

  《帝国之弧》的作者乔良。

  新著《帝国之弧》研究了“超限战”的一个战争领域——“金融战” ,从金融角度切入,将美国定义为“金融帝国”,以此力图厘清美国的行为逻辑,分析美国当前面临的问题,对美国未来可能衰落做出预测。

  “互联网演变必然带来的两大趋势性结果:‘去中心化’和‘去货币化’,不可避免地会伤及乃至剥夺美国的两大特权:政治霸权和货币霸权。没有政治霸权和货币霸权的美国,已不再是霸权国。”乔良在新书发布会现场说道。该书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北京长江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发行。

  今年一月,乔良在中国军网上发表评论文章称,“要想有效制衡美国,其他国家在制定战略时,就须更多考虑如何截断资本回流美国的路径或方式,只有这样才能掐住它的命脉。”

  时至今日,被翻译为多国语言的《超限战》仍然被西方学者广泛引用,其中一些重要观点甚至被美军写入最新作战条令。西方世界对于《帝国之弧》的反响是否会同样激烈,值得期待。

  【对话】

  军事战争正逐渐被取代

  澎湃新闻:今天的国际形势和国家实力对比发生了巨大变化,用17年前的“超限战思维”再去理解今天大国间的矛盾冲突,是否有需要调整的方面?

  乔良:没有,因为《超限战》是一部阐述原理的书,而不是一本分析形势的书。如果它仅仅是在分析形势,那17年来的形势已发生巨大变化,它也早就过时了。

  如今,《超限战》已经出了8个版。我和王湘穗在这么多年里反复掂量这本书,除了改动错别字,正文几乎没有任何改动。当然,这本书越出越厚,主要是因为我们加入了大量和形势相关的附文。

  为什么说《超限战》的原理没有过时?因为今天我们讲到的金融战、网络战、恐怖战、舆论战,都正在逐渐取代军事战争,成为各国间利益搏杀的主要战争样式和工具。相反,军事战争就如同我们所预言的那样——军人坐在B角的位置上,A角让给了金融家、黑客和恐怖分子。这17年来,这个预言没有任何过失和错误。

  另一方面,各国越来越多地使用组合手段而并非单一地使用军事力量和他国博弈。这也恰恰符合《超限战》所讲的“超限组合”,即组合各种力量投向新的战场,战争的范围在逐渐扩大,离开了传统定义中的军事战场。

  此外,传统战争形态是军队全副武装向前线开进,战争意图非常明确,而“超限战”是指在瞬间发生的战争。比如美国的“9·11事件”,飞机突然撞塌大楼,在战争没有发生前,一切都是和平景象。这些情况也都是近年来多有发生的。

  澎湃新闻:关于处理南海争端,你曾提出中国应该学习如何做大国,国民应该学习如何做大国国民,要防止被小国寡民思想左右。能举例具体谈谈吗?

  乔良:当外国军舰军机闯入中国南沙岛礁周边12海里时,有些人说,人家侵犯了你的领土领空主权,中国都不反应,这是一种软弱。做出这类指责的人完全是无知,他们根本不了解南沙的具体状况。

  如果中国抗议美国军舰飞机闯入中国南沙岛礁周边12海里,美国人会马上撤回,并表示尊重中国的主权。但紧接着美国马上会向全世界宣布,中国已向美国宣告,中国在南沙的领土领海领空主权就是7个岛礁的周边12海里。

  可是中国对南海地区的主权表述是断续线,这比“12海里”(覆盖的海域)可大多了。

  所以,中国需要有理、有利、有节地应对,有智慧地去应对。美国在“12海里”上设双重陷阱,如果中国要是拿“12海里”说事,美国就成功破掉了断续线的主张;如果中国一反应,就等于自动放弃断续线;但如果不反应,就是认怂。

  如何做到既维护了主权利益,又不失脸面?事实上,强硬并不是个性上的强硬,真正的强硬是强得有理、有利、有节。这里可以学学美国,美国可以做到既能让对手吃亏,但还能很巧妙地不付太多代价。

  我相信国家、军队和外交(在南海问题上)懂得如何去做。

  “鹰派”“鸽派” 要相辅相成

  澎湃新闻:不久前,有报道称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南海问题上对太总海军司令哈里斯下了“封口令”,你觉得美国政府对其军队的掌控能力有出现减弱的迹象吗?

  乔良:美国政府对军队的掌控从来就没减弱过,这是美国在分配角色——政府唱白脸、军队唱红脸。

  有记者提问美国国务卿克里,说美国说要和中国沟通的同时,为什么美国要派军机去南海?美国指责中国在南海地区的军事存在,那么美国派军舰军机去南海,难道这不是军事存在吗?克里的回答很清楚——美国国务院承担着努力和中国沟通的任务,力图通过沟通解决问题,但是美国同样要有备份的手段,当沟通不能解决问题时,军方就要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案。从克里的表述中可以看出,美国军队并没有失控。

  至于美国军官们“大放厥词”,这完全是有意识的表演,有意识地显示出军人似乎比外交官们更鲁莽。这不过是一个角色分配,大家“各唱各的戏”,但最后的目标是要向中国施加压力,而不是说美国军队失控了,甚至会导致战争。

  澎湃新闻:近期舆论对中国外交工作的“鹰派”和“鸽派”之争颇为关注,你怎么看?

  乔良:这方面美国值得学习。外交表现出某种程度的鸽派色彩,是可以的,就像军人表现出鹰派色彩,也没有问题,应当像美国人一样明白这是角色分工。

  外交官们努力扮演鸽派,但不能真的让自己变成“鸽子”,以为只有通过和平手段才能解决问题;军人明白自己是在扮演鹰派,但也不要以为做了鹰派就不顾及国家利益,非要用战争来解决问题。军人的鹰派色彩和外交官的鸽派色彩是一种搭配,皆服从于国家利益。

  外交官应当是“假软弱”,不能是“真软弱”,软弱是换不来利益的。军人不能是“假强硬”,而是“真强硬”。二者相辅相成,才对国家有利。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20日 来源时间:2016年04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议《帝国之弧》《帝国之弧——抛物线两端的美国与中国》是乔良将军“帝国论”系列三部曲的第一部。继《超限战》之后,作者再度力图对未来世界格局做出预判:“互联网将摧毁一切霸权,美国之后,再无帝国。”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