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议《帝国之弧》《帝国之弧——抛物线两端的美国与中国》是乔良将军“帝国论”系列三部曲的第一部。继《超限战》之后,作者再度力图对未来世界格局做出预判:“互联网将摧毁一切霸权,美国之后,再无帝国。”

乔良:为什么说所有战争都是金融战

作者:   来源:搜狐军事观察家总第45期  已有 256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导读:乔良将军新作《帝国之弧》从金融角度切入,将美国定义为“金融帝国”,结合国内外形势,冷静透析全球热点事件,洞察美国崛起因由,理清美国行为逻辑,分析美国当前问题,预测美国未来可能会衰落。该书在让读者明晰金融在大国战略博弈中重要地位的同时,还对美国对华战略的发展走势提出独特见解,并探讨了中国的应对之策。

  《搜狐军事观察家》借该书出版之际,采访了作者,请其详细剖析了金融战背后的故事……

  传统”军人的未来在哪里?

  中国海军

  问:您认为21世纪最激烈的战场是在经济领域,甚至所有战争都是广义的金融战。那么,传统军人的未来在哪里,我们投入巨资研发大型装备的必要性又是什么?

  乔良:你的问题很有意思,其实这不光是你们这些非军人的困惑,同时也是军人的困惑。如果主要战场在经济领域,主要的战争工具是金融,是货币的话,那军人不就没事可干了吗?很多人都会这么认为。但是,这恰恰给军人提出了新的使命和任务,也提供了新的战场。

  倒不是说军人要像银行家一样去参战,而是军人有可能参与到这样的经济战争中去。怎么参与?比如说美国现在发明一种武器系统叫全球快速打击系统,这套全球快速打击系统为什么会发明?是因为美国发现原来的武器系统不够用了,比如大家知道的航母,美国总统一发现世界有问题了,什么地方出事了,第一个想法是美国的航母舰队在哪里或者美军把航母派到那里去。

  过去40年里,不光是军事,经济(领域)也发生了变化,包括金融业也发生了变化。过去转个帐,一笔帐划走很困难,古代要把一笔钱转走,大家不得不发行银票。把1000两银子带在身上,一个是不安全,另外带起来费劲,背1000两银子,背着走吗?很费劲。到后来开始用纸币来代替,要划帐也很不容易,起码要把这笔帐(钱)转到另外一个帐上,通过邮局等方式转也很困难。现在互联网来了,我们要转一笔帐,10个亿敲完键盘、发送,银行立刻接到10个亿,直接给回复:款已收到,这是几秒钟的事。这个时候如果美国人不希望这几千亿的资金在这个地区集中,比如集中在中东地区,美国人希望这个钱被他撵出去,通过什么方式撵?按传统的武器,派航母舰队过去,从日本横须贺港派出两支航母舰队到达中东地区,全速开进需要20天到1个月,这段时间几千亿在这个地方打转,想投资下去买走这块的能源或者资源,打几个转都够了,美国航母在海上慢慢走吧,这边的钱赚够了,该买的东西买走了,钱都已经撤走了,美国的航母舰队还没有到。

  航母跟不上现在金融流动的速度。这时候怎么办?美国发明全球快速打击系统,用超音速飞机+超声速导弹去打,导弹一落下来资本马上撤走,这个地方打仗了,资本还敢留吗?立刻撤走,撤走的速度也很快,敲几个键几秒钟时间钱就走了,导弹就有可能以它的速度按美国人要求的速度,原来是24小时打遍全球,变成6小时,变成3小时,最后变成1小时,现在28分钟打遍全球。对方的钱刚刚落地,导弹跟着就过来,导弹呼啸而来,钱就撤走,钱就不能在这个地方留了,这就是全球快速打击系统真正为什么会取代航母作用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那么由此开始明白了,军人要干什么,军人将来担负的不仅仅是保家卫国、守土戍边,把领土看好了就行了,军队将来要担负的国家所需要的驱赶资本的作用,要改变投资环境的作用,有时候一个国家的投资环境很好,比如中国今天即使经济出现下行,我们仍然以6.9%的速度在发展,比全世界的其它国家都要快得多,那么怎么让速度降下来?一个是可以使各种坏,比如通过募集公司、标普公司降低中国的信用评级,通过高盛预言中国的人民币将贬值到7,通过美联储宣布要加息吸引国际资本走,实在不行了通过巴拿马文件来说国家如何腐败,让投资人动摇对投资环境的信心……这些都不够怎么办?派航母、军舰闯到(中国)岛礁周围施加压力,甚至跑到北朝鲜拉出要打仗的架势,无非通过这种形式告诉国际投资人,中国周边的投资环境不安全,要打仗了,你们还敢把钱放在这里?所以军队要干的还有这种事,就是给别人制造不安全,破坏别人的投资环境。用导弹直接去打击你的投资环境或者用军舰威胁你的投资环境,让你的投资环境恶化,然后让资本撤出去,所以军队将来要干的事情就不仅仅是保卫边疆、保卫领土主权的完整,还要参与到国家的经济活动和金融活动中来,让我们的形势不被敌人所恶化,让敌人的形势由于我的存在而恶化。这就是军队将来要干的事情。

  中美间金融战已经开打了

  金融战

  问:中美之间各种利益盘根错节,包括一些巨型公司之间的利益也纠缠在一起。在这种局面下,中美爆发传统战争的可能性其实不大,那么在中美之间是否可能爆发金融战?为什么呢?

  乔良:金融战现在已经开始了,因为美国如果要想让资本更多的从中国撤出,就必须让中国的人民币连续贬值,购买力将会变低,人民币变成一种弱势货币。其它国家将不使用(人民币),人们肯定愿意使用更强势的货币。这种情况下,对货币的选择实际上意味着对国家经济的一种投票,我使用你的货币和不使用你的货币,意味着我对你的国家的情况信任还是不信任。而今天我们所知道的经济就是信心经济,如果我对你的经济没有信心,从你的货币到你的整个经济都会遇到麻烦。那么今天包括中国自己的国民如果自己对自己国家的经济没有信心,我们会看到什么?很多人开始转移资产,开始到海外去买房,开始到别的地方去拿绿卡,这些都是和信心经济有关系,而这和你自身的经济状况好不好有关系,也和别人是不是要搞坏你的经济状况有关系。我们今天遭遇的是两种情况,我们自己的经济有些方面没有做好,而国际上的压力对我们的经济同样会产生这样那样的影响。

  哪些国家有资格打金融战?

  中美较力

  问:您认为中美之间已经爆发了金融战,那么我们假设一个国家想有计划的发动金融战的话,需要具备哪些条件?我们传统概念当中的“小国”有没有能力打金融战?

  乔良:小国一般是没有能力的,中国今天还是有能力的,只是我们经验不足。这种办法很多,美国一直给中国施加压力,希望中国全面放开资本项目的管制。中国在很长时间内没有遭遇金融战的很重要原因是我们一直对资本项目进行管制,我们不能让资本自由地进出中国,甚至我们可以让资本很容易地进入中国,却不能很自由地出去。这样的话就使国际资本在中国腾挪的余地有限,无法对中国进行完全符合它自己大进大出愿望的金融战。而今天如果资本项目完全放开的话,我们有可能要拆掉原来的一些篱笆、一些堤坝,西方资本可能会长驱直入。比如去年中国股市发生那么大的跌荡,其实如果资本项目完全放开,我们遭受的损失要比这个大的多。由于我们的资本项目还没有完全放开,所以说基本上还是一次金融战的预演,我们自己演了一遍。我们现在能够有证据看到,西方资本进入的并没有太大,我看到好像就是上海有一家美国公司利用在中国注册的公司,大约投入中国股市的资本600多亿,比起去年中国股市最高达到40多万亿的规模来讲不算什么,这是一个小数字,不算什么很大的数字。但是现在资本项目的放开已经是势在必行了,人民币的国际化也已经开始启动,尤其是它进入到IMF的篮子里以后,今年9月将正式成为国际结算货币,而我们的权重已经达到第三位,仅次于美元和欧元,接着就是我们。

  那么这种情况下,表面上看我们的国际金融影响力增加了,但是如果我们经验不足的话,我们遭到金融打击的可能性也开始加大,风险更大了。因为国际资金、国际资本可以自由地进入中国,而且它要求你国家对这个问题的管制会越来越少,希望国家逐渐让市场的那只看不见的手起作用,不要让国家这只看得见的手起作用的话,那么将来应该说风险还是蛮大的,只是说眼前正在展开,还没有全面地铺开。所以说究竟会怎么样,我们还要看看未来1-2年间,我觉得最关键就是资本项目完全放开的这1-2年,人民币国际化的这1-2年,最初的这1-2年,如果我们顶不住的话,很有可能会退行到重新扎紧篱笆的状态,如果我们能够顶住,从中获得经验,那么我相信中国前景还是不错的。因为我们毕竟有一个很好的实体经济,中国毕竟是今天世界制造业第一大国,如果经济状况良好,你的货币就是坚挺的货币,被人们信任的货币,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不怕别人跟我们打金融战,但是这需要我们有足够的经验才行。

  台湾等国土不是核心利益? 答案在这

  钓鱼岛

  问:我们也了解到乔将军之前针对中国核心利益问题发表过这样一番言论,您说中国的核心力主要有两方面:一个是中共的执政地位不动摇,一个是中华民族的复兴道路不能中断,除了这两个问题之外,其它的都不属于核心利益,比如说钓鱼岛、黄岩岛甚至台湾问题等等都不属于核心利益,但是在一般的概念当中,领土问题是民族复兴重要的构成要素。那么您觉得我们该如何理解这番关于中国核心利益的表态?

  乔良:毫无疑问,领土主权是国家的核心利益,但是这是一个“加总”的问题。领土主权是核心利益,并不意味着每一个小岛、每一个岛礁都是核心利益。核心利益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核心的利益,另一方面是为什么能够成为核心利益?就是眼下不容挑战必须立刻应对的,你今天不去应对它,你的核心利益就可能遭到损失的这些才叫核心利益。那么我们这么去看,钓鱼岛、黄岩岛从领土主权上讲它是核心利益的组成部分,但是它并不是眼下由于它被别人所占领或者被别人所控制就是我必须死磕一定要拿回的,而什么是核心利益?今天如果有人说共产党必须下台,这就变成刻不容缓了,有人说今天中国的民族复兴,中国的经济发展可以中断一段,这也是核心利益。为什么?因为一刻也不能中断。共产党的地位一刻也不能动摇。为什么不能动摇?我不是说共产党没有缺点,共产党自己也说自己有缺点,别人也批评共产党有缺点,但是不管共产党自己说它有多少缺点,还是别人批评它有多少缺点,今天共产党有谁可以替代?你可以不喜欢共产党,但是你现在找一个谁的力量比共产党更能领导中国?没有。

  为什么?因为今天中国的精英,当然这个精英不是说处在所有这个位子上的人都是精英,能够领导这个国家,有足够的脑力、有足够的认识力、有足够的执行力的人主要还集中在共产党内,即使这个党已经有很多贪官被干掉了,反腐把他们反掉了,中国共产党今天也有很多在认识问题上,在处理问题上出现的这样那样的偏差,比如去年的股市,明显是政府的失误,起码是政府有关机构的失误。但是这些都不是让共产党中断它执政地位的理由,因为今天我们没有一支政治势力可以替代共产党。如果真有的话,那么共产党可能已经被替代了。恰恰是因为没有,所以说我们今天中国在目前面对这么复杂的国内外环境和形势的时候,没有一支能够把大家集中在一起的力量,它能有效地应对民族分裂势力吗?能有效应对中国周边对中国国家利益的挑衅吗?能应对世界主要的霸权国家对中国的打压吗?完全做不到。所以说这就是你的核心利益,这就意味着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今天不能动摇。

  还有中国今天的发展能中断吗?相当于攀登珠穆朗玛峰,已经攀登到8000米,还差几百米登顶了,这会儿说歇一会儿,歇十年八年,有人喊出口号,宁可现代化晚实现几年,宁可民族复兴晚实现几年,也要把钓鱼岛拿回来,这样的口号太极端了。要知道中国的现代化进程真的晚实现几年被中断的话,你也就拿不回钓鱼岛了,即使眼前拿回来也会得而复失,因为你没有足够的力量应对美国和日本联手对你的打压。你即使偶尔通过一场战斗把钓鱼岛收回来一下,最后也会得而复失。真正能保证中国所有现在丢失的领土将来有一天都能回到我们手中来,就是中国国力的强大。

  台湾也是这样,有人说台湾和钓鱼岛和黄岩岛都关系到中国民族复兴的进程,说实话这都是夸大其词。我们问一问自己,过去30多年中国改革开放,钓鱼岛一直在日本人手里,它影响中国改革开放的发展了吗?黄岩岛一直在菲律宾人控制之下,它影响了我们的发展吗?中国过去改革开放30年甚至中国解放以来60年,台湾一直不在我们手里,它影响我们两弹一星,影响我们中国今天成为世界制造业第一大国,影响我们成为世界GDP第二大国了吗?没有影响。就说明它不是我的核心利益,它是我的重大利益。如果台湾完全宣布独立,这就有可能动摇中国人对中国共产党执政地位和执政力的信心,这时候就非打不可,必须保证中国人有这个信心。现在台湾没有走到台独那一步,这也就意味着我们今天可以暂时不去收复台湾,先发展我们自己。等我们发展得足够强大了,要么会像吸铁石一样把台湾吸引过来,要么台湾不过来我通过我的实力也能把你拿回来。

  所以,我们为什么一定要为了一个芝麻而要把西瓜丢掉呢?这就是我讲核心利益就是今天绝不能动摇的就是核心利益,今天可以缓一缓的都不是核心利益,我讲的就是这个道理。有很多人并不理解这一点,认为好像乔良说了,台湾不是核心利益,台湾丢了算了,钓鱼岛不是核心利益,钓鱼岛丢了算了,我说的不是核心利益并不是说要丢了,我只是说不是今天一定要拿回来。有很多人就借这个机会来曲解我的意思,不是核心利益都可以丢,谁跟你说不是核心利益都可以丢?利益就不能丢。但只是说利益有先后,利益有顺序,什么时候先拿哪个利益,什么时候后拿哪个利益,这是需要讲究策略、讲究智慧的,那些没有智慧的人要在这个问题上跟我死磕,我认为他们最好让自己的脑子更清醒一些然后再发言。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19日 来源时间:2016年04月1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议《帝国之弧》《帝国之弧——抛物线两端的美国与中国》是乔良将军“帝国论”系列三部曲的第一部。继《超限战》之后,作者再度力图对未来世界格局做出预判:“互联网将摧毁一切霸权,美国之后,再无帝国。”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