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董云裳:改善中美关系需要勇气

作者:董云裳/文;谢鸿雁/翻译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3974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编者按:本文为作者在第五届中美青年学者论坛上的讲话,授权中美印象发表。中美青年学者论坛由卡特中心、环球时报和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基地共同举办。董云裳女士曾任美国国务院前负责亚太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现为耶鲁大学蔡中曾中国中心高级研究员。】
延伸阅读:
于洪君:中美关系的发展态势与双方的历史责任
傅高义:中美关系与青年的角色(中英文对照)

来源:ABC News
    在我的正式发言开始之前,我想要感谢组织者坚持不懈的努力,确保我们这种必不可少的学术交流不被外部困难所中断。并且,我希望我能对我们的年轻学者提供一些来自法国的鼓励,给予你们勇气继续前行。  在我的正式发言开始之前,我想要感谢组织者坚持不懈的努力,确保我们这种必不可少的学术交流不被外部困难所中断。并且,我希望我能对我们的年轻学者一些鼓励。“鼓励”一词(encouragement)来自法语,意思是“给予勇气”(give courage)。
  目前,美中关系并不顺利。但无论何时我们感到泄气时,我们需要牢记大局观和和长远的未来。许多事情正在发生变化,美中关系正以难以掌控的方式发生变化。这是一个具有重大影响的时刻,政治家要么发挥关键作用,要么受到事态发展的牵制。
  目前我们仍然,也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困于我们自己的叙述、误解和故事。正如杰出的美国汉学家理查德 · 马德森(Richard Madsen)在一本名为《中国与美国梦》(China and the American Dream)的书中指出的那样,我们对他人的理解与我们对自己的理解密切相关。美国关于中国的争论一直以来都与美国自我身份的争论密不可分,中国关于美国的争论也是如此。这就是当今世界所发生的事。
  许多人现在说,我们正处于新冷战的边缘。我不认为这会发生,并且这也不应该发生。我在冷战时期长大,我的青年时期充满了关于来自苏联威胁的故事和宣传--防空演习、导弹差距、太空竞赛、入侵阿富汗。然而,这些故事不仅产生了一个令人不安的疑问,并且也催生了我的好奇心,想知道对方是如何看待这些事的。我开始学习俄语,并对苏联的经济结构产生了兴趣。当时罗纳德 · 里根(Ronald Reagan)宣称苏联是一个“邪恶帝国” ,我记得人们拿我的研究选择开玩笑: “我们对苏联经济唯一了解的就是'我们假装工作,他们假装给我们付钱”。我读了一些关于勃列日涅夫的“跑步机式改革”的文章,这些文章强调了调动经济活力所面临的政治障碍,这是我第一次注意到中国在经济改革方面正在做一些非常不同的事情。柏林墙倒塌时,我正在攻读研究生,并且搬到了列宁格勒。突然之间,人们震惊于苏联解体,而我的研究领域--苏联研究--消失了。随着苏联的解体,美国关于自己的目的的故事也烟消云散了。
  人们现在认为美国的目的是赢得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我希望你们做一些更有抱负的事情。我们都热爱我们的国家,希望未来光明。我们都希望我们的生活有意义,有目标,有成就感。我们都是大国,都在寻求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和使命,希望实现美国梦与中国梦。我们的人民自豪、勤奋且爱国。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我们的人民都对未来中美两国的关系,或是完全脱钩或是处于不利地位感到不安和焦虑。作为主要大国,我们有着奇怪的不安全感。在当前科技与社会快速变革的时期,领导力更难有效行使。并且,人民对政府的信任正在不停下降。
  然而,你们正进入一个令人兴奋的变革时期。在这一时期,国际体系将被向着更加公平、更具有弹性和更易接近的方向重新塑造。跨国问题仍然将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普通人将不得不更多地参与到世界事务之中。随着全球体系的演变和各国在全球体系中的共同发展,外交官们将不得不更加努力地进行协调工作。
  共存或共同发展是我们不可避免的最终结局。问题是我们在实现这个目标的过程中会耗费多少成本,或者我们能否采取一种积极的方法为我们的共存、共同发展提供一条稳定的道路?正如亨利o基辛格(Henry Kissinger)近来所言,关键问题在于,美国和中国需要满足各自对世界、民族故事和身份的看法,而这些身份与自我认同的概念是否可以共存?
  我相信,我们终将寻得所需。在新的全球秩序中,美国和中国都将有实现其国家目标的空间。但是,这并不容易。我们需要两国人民坚持关注两国之间新闻标题和“宣传战”之后的真相,探寻究竟发生了什么,并且抓住两国关系得以进步的机会。所以我要对你们说,勇气!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16日 来源时间:2020年07月16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