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中美观象:美国大选之后再看民调

作者:杰夫,刘东和   来源:国观智库  已有 406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观象周刊》第十四期,2020年12月15日

本期观象速读:

1. 民调不仅可以衡量选民对竞选公职候选人的态度,而且能够反映选民所持的价值观和他们对热点问题的看法,好的民意调查会尽力显示特定问题所体现的选民的价值观。民调结果是历届美国政府和国会就重大事项决策时的重要参考,影响力很大。

2. 虽然公众与主流媒体都对民调都表示了强烈质疑,但通过对2016年和2020年民调与实际选情的比对分析,总体上民调还是经受住了“考验”。

2020年美国大选的硝烟的还未散去,关于民调是否靠谱的质疑声又已经此起彼伏。4年前,在美国媒体和民调机构一致看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情况下,特朗普成功入主白宫,让人大跌眼镜。

今年大部分民调机构预测拜登将“躺赢”,但实际选情却十分胶着,在多个摇摆州,特朗普要么“意外”获胜,要么以微弱劣势落败。人们不禁要问:民调的结果是如何“出炉”的?为什么民调是大选绕不开的话题?应该如何看待民调与实际选情的误差?以后我们还能相信民调吗?如今大选结果基本尘埃落定,回头再看民调的发展历程、基本特点和误差来源,对比民调预测与现实结果,也许会对民调有更多的认知。 民调的基本特点

民调是一种基于统计学、心理学、社会学手段的社会调查,通过随机采样、问卷调查与数据整理等环节,将部分民众对于某个社会问题的态度倾向直观地反映出来。其中随机采样的要求保证选取样本的有效性与无偏性,问卷调查要求问题设置与提问的中性与适宜,数据整理则需要根据问卷调查结果的汇总进行适当调整,确保数据整理与调整的规范性。

民调不仅可以衡量选民对竞选公职候选人的态度,而且能够反映选民所持的价值观和他们对热点问题的看法,好的民意调查会尽力显示特定问题所体现的选民的价值观。

美国目前共有超过4000家市场研究和民调公司,2020年市场规模超过200亿美元,各级政府是民调的最大客户。长期以来,美国民调业与政府、政党、传媒、市场以及高校、智库等学术研究机构往来密切。民调结果是历届美国政府和国会就重大事项决策时的重要参考,影响力很大。

民调市场的高度竞争性、民调结果需验证性,加上调查方法复杂,有专业技术门槛,对民调专家水平要求较高。同时,调查的样本结构、问卷设计和成本费都关系到调查的质量,所以美国大选民调发展到今天,日趋复杂和专业化,技术含量相当高,远不是只问“你会给谁投票”这么简单。

 

美国民调机构

美国大选的民调机构按照背景大体可以分为媒体、专业机构与大学(或研究所)。从立场主要分为独立民调、非独立民调和综合民调。独立民调机构是独立于党派而进行的民意调查,不受党派立场影响,而非独立民调则反之。综合民调机构一般并不真正进行实地民调,而是对各家民调机构的数据进行进一步的加工处理从而得到最终的民调数据。

民调公司良莠不齐,不同民调机构采用的抽样方法、访问方式以及样本量大为不同,导致民调结果的科学性和可信度差异较大。有些民调为了控制成本不惜减少样本规模,有些商业民调缺少科学的采样程序,还有些党派民调根本不公布操作细节,这些都会影响调查准确性。

民调机构多少都带有政治倾向性,反应在民调结果上即所谓的“机构效应” (house effect)。例如Rasmussen和Fox News等机构民调偏向共和党。例如皮尤研究中心和CNN等机构的民调结果偏向民主党,此外,媒体在选取和报道民调结果时,也不免带入政治取向和引导性。

 

民调误差

1948年美国大选中,共和党人汤姆斯·杜威(Thomas Dewey)在民调中一路领先民主党人杜鲁门(HarryTruman),结果是杜鲁门以4.5%的优势赢下了大选。1980年,当时的民调显示在任民主党总统卡特(JimmyCarter)与共和党人里根(RonaldReagan)之间的差距十分接近,然而,里根最终以接近10%的巨大优势赢下大选。2012年,在选前的最后一个盖洛普民调显示,罗姆尼以49%支持率领先奥巴马的48%。结果奥巴马却以接近4%的差距赢下选举。加上2016年和今年民调与实际选情的反差,让民调误差再一次处于舆论的 “风口浪尖”。

总结2016民调出现的误差,专家普遍认为除了美国特殊的选举人团制度以外,还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1. “害羞的特朗普选民” 。主流民意调查漏掉了隐藏的特朗普选票的问题,在摇摆州民调的取样比例中低估了白人蓝领所占的比例。2. "社会期许误差" (social desirability bias) 。意即有些受访者在接受民意调查机构访谈时,会刻意隐瞒真实想法而说出符合所谓"社会期许"的答案。3. 沉默的大多数(Silent Majority)。《纽约时报》根据美国选举项目(UnitedStates Election Project)提供的数据清楚地呈现了在差距极小的那些州里,未曾投票的选民和当年胜出幅度的对比。

 

在2016年,密歇根州有资格投票但是没有投票的人数多达262万人,而特朗普取胜的差距只有10704人,换言之,那262万人里只要有1%的人出来投票,结果就可能颠覆。毫无疑问,不投票的40%左右的选民这样一个庞大的人口比例足以改变大选的最终结果,哪怕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美国大选之后再看民调

1. 全国民调与实际的选票结果比对

2016年,选前最后时刻FiveThirtyEight的全国民调显示希拉里以45.7%对41.8%领先3.9个百分点,而在最终的普选票上,希拉里和特朗普的得票率分别为48.18%和46.09%,希拉里领先2.09%,这与民调预测相差不大,不到2个百分点。但由于美国特殊的选举人团制度及其他因素,胜负关系却是相反的,赢得普选票的希拉里饮恨败北。

 

今年截至11月9日,拜登得票76,162,206(50.6%),特朗普得票71,529,565 (47.6%) 。此前根据选举预测机构FiveThirtyEight11月2日的综合民调数据显示,在全国范围内拜登以51.8%对43.4%优势领先特朗普,拜登不仅在全国民意调查中领先特朗普数月,而且优势巨大,且具有连贯性。虽然实际领先只有3%,与选前民调预测的领先8.4%存在比较大的差距,但胜负关系是一致的。

 

比较2020年与2016年民调,哪一年的民调更“靠谱”呢?从胜负关系上看,2020年预测对了而2016年却让人失望。从预测精准度上看,2020年民调与实际结果之间相差5.4%,而2016年却不到2%。大众或许只看重谁胜谁负,而专业机构更加追求预测的精准度。FiveThirtyEight主编奈特·希尔沃 (Nate Silver) 认为,民调结果的准确性不是根据预测结果与实际胜负是否一致为准绳,而应该以测量结果与实际结果之间的差距大小为判断。

2. 关键州的民调与实际得票的结果比对

11月2日,Real Clear Politics网站10个关键州的民调数据显示如下:

 

截止11月9日,选举结果显示,有两个州的胜负结果与民调相左,分别是佛罗里达州和北卡罗来纳州,误差分别为4.4和1.9个百分点。误差最大的俄亥俄州,民调显示特朗普将大胜8.1个百分点,与民调0.2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取胜相去甚远。误差最小的佐治亚州,与实际结果只相差0.2个百分点。平均误差为3.6,在+-2(4)个百分点之内。(见下图)

 

综上所述,自民调诞生以来,不管是问卷设计,还是误差校正,技术含量都越来越高,总体的精准度也在不断提高,且比较稳定。虽然公众与主流媒体都对民调都表示了强烈质疑,但通过对2016年和2020年民调与实际选情的比对分析,总体上民调还是经受住了“考验”。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由于民调本身无法克服的技术陷阱,加上在某些特定地区或者社会比较动荡分裂的背景下,难免存在误差偏大的现象。这就需要了解民调的基本原理和如何看待民调的正确态度,与此同时,民调机构也应该提供更多调查结果背后的样本来源、分析手段和可能产生的误差等必要信息。民调固然还有很多改进的空间,但也不应忽视民调的价值。鲁迅曾说:“在往外泼洗澡水时,我们不能连同坐在浴盆中的婴儿一齐倒掉”。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17日 来源时间:2020年12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