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赵珅:散户革命暴露美国社会三大问题

作者:赵珅   来源:环球时报  已有 92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上周发生的GME(游戏驿站,GameStop,股票代码GME)逼空事件,堪称是散户借助互联网平台组织动员,并利用股票市场交易规则战胜机构投资者的一次“股市版占领华尔街运动”。简单说,这是散户们对华尔街不满情绪的一种宣泄。这种不满的背后,暴露出美国目前面临的一些问题。

首先,金融资产膨胀,贫富差距恶化。

根据美联储公布的数据,在2020年3季度,美国前1%的富人拥有全社会总财富31%的份额、前2%-10%的富人占比38.2%,排名后50%的美国人共占比2%。从资产结构上看,美国前1%的富人持有资产中比重最大的是股票和基金,后50%的美国人持有资产中比重最小的也是股票和基金,但前者的绝对金额是后者的88倍。这一比例在2000年前稳定在30倍,2000年后却一路攀升。

随着2008年次贷危机的爆发,美国政府为了提振经济、转嫁风险,采取了多轮量化宽松政策。其释放的巨大流动性虽然在短期内对于熨平经济波动起到一定作用,但副作用及后遗症也很明显。一方面,受实体经济回报率低以及资金市场供求影响,利率水平降到了极低水平,导致金融资产价格上升。另一方面,由于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较低,资金必然流向回报率更高的金融市场并进一步推高金融资产价格。在两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下,金融资产泡沫不断膨胀,财富分配方式也朝着更有利于富人的方式转变。对于更多依靠工资性收入的普通美国民众,尤其是在经济疲软、疫情肆虐的情境下,与富裕阶层的贫富差异更加恶化。

其次,失业现象严重,社会阶层撕裂。

根据美国劳工部发布的失业率统计,从1948年1月至2019年11月期间失业率平均值为5.60 %。美国2020年4月失业率飙升至14.7%,为大萧条以来的最高值。至2020年12月,失业率仍高达6.7%。贫富差距的扩大逐渐导致美国社会阶层的撕裂,表现在贫富矛盾突出、种族矛盾激化、党派矛盾严重三个方面。三者在形式上相互独立,但又有着内在关联。以上种种矛盾的积压,都可能通过各种方式宣泄,GME逼空事件只是途径之一。

再次,漠视“交易规则”,妄称“经济自由”。

从资本市场交易机制的角度看,美国传统的交易制度侧重于服务于大资本而不利于小散户。本次散户通过互联网平台得以组织动员起来,以聚沙成塔的方式聚集资金投向,使其具备了挑战机构投资者的可能。

由于散户的团结使得机构投资者利益受损,华尔街竟然采取“拔网线、删代码、关服务器”等“耍赖”手段干预散户投资行为,媒体称之为华尔街丑陋的一天。可见,美国一向强调的市场“交易规则”不过是维护财团利益的、双重标准的规则,其宣称的“经济自由”也是不攻自破的谎言。

不过,也需冷静看待这次“散户革命”。一方面它使全世界认识到散户可以利用互联网平台组织起来,使其具备对抗机构投资者的能力。另一方面,组织起来的散户形成一股新的市场力量,具备了影响价格的能力。如果对这股力量不加以有效约束,可能对市场产生不利影响。这不,散户们又通过互联网组织起来进入白银市场,造成银价的大幅波动。这种组团炒作的行为可能带来市场价格的非正常扰动,弱化市场机制对资源的配置效率。另外,散户的胜利可能形成示范效应,引导更多资金脱实向虚,加大实体经济复苏的阻碍。(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学者)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04日 来源时间:2021年02月0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