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埃德加·斯诺的保安之旅

作者:袁西玲   来源:陕西省斯诺研究中心  已有 2018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编者导语】

陕西省斯诺研究中心高级顾问刘力群老师建议青年学子们阅读经典,了解国际友人的故事。本期我们与大家分享董乐山翻译的《红星照耀中国》一书里,埃德加·斯诺记述他如何从西安到达陕北保安(今志丹县)的旅途经历,其中记录了陕西的古文化遗址汉皇宫遗址和黄帝陵,历史名城洛川、蒲城、安塞、延安、保安,渭河与黄土高原的自然地貌,以及旅途中的惊心动魄。

埃德加·斯诺的保安之旅

文 / 袁西玲

埃德加·斯诺1936年到访陕北,采访了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在其所著的《西行漫记》中,这位勇敢冒险的美国青年记者用生动详尽的笔墨记录了他从西安到保安的行程。

开始,埃德加的行程计划目的地是洛川,在他心目中,到了洛川,就到了苏区了。他这样写道“我的计划是从西安向北,进入苏区。洛川当时是陕西红区的起点,洛川以北的地区,除过公路两旁的几个狭长地段,大都已经全部被染红了。大致说来,陕西红军控制的地区南到洛川,北到长城。”

对于如何从西安到洛川,交通工具的选择,埃德加这样写道:“偶尔有卡车到西安来,载着一些共产党乘客,但是他们外表上是看不出来的,因为他们都穿着东北军制服。我就要搭这样的卡车到前线去。原本坐张学良将军私人飞机的计划告吹了,这样会引起少帅难堪。”

在离开西安以前,埃德加·斯诺与一直护送他的王牧师和一个东北军官一同驱车前往西安城外汉朝皇宫遗址。在那里,站在汉朝皇帝的大殿土堆上,那个东北军官显露出他的真实身份,他是邓发,中国共产党“秘密警察的头子,悬赏5万元要他的首级!”“我们在土堆上站了一个多小时,就在这里,邓发告诉我由谁护送我去红区,我一路怎么走,我在红色中国怎么生活,并且向我保证在那里我会受到热烈欢迎。”

对于北上的路途,埃德加以夹叙夹议的写作手法,描述旅途行程中遇到的人和事,并发表他的看法。“我们黎明之前离开西安府。对于一个中国旅客来说,在这条从西安府北去的大道上,每走一里路就会勾起他对本民族丰富多彩的绚烂历史的回忆。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竟然选择在这个地方来决定中国的命运。”的确,从西安北上到延安的路途中,将会经过中华民族始祖的墓冢之地黄帝陵,还会穿越红白交界的敏感地带,会遇到惊险,而这种惊险却阻挡不了红色探路者勇敢的脚步。

“1小时之后,我们摆渡过了渭河,快到正午的时候,到了蒲城县。那天晚上,我在洛川一间肮脏的茅屋里的土炕上度过了一夜,隔壁屋里关着猪和毛驴,我自己屋里则有老鼠,闹腾得大家都睡不了多少觉。第二天早上刚出城数英里,那片黄土地面便逐渐升高,险峻起来,地势古怪地变了样。”

在后续的描写中,埃德加写到黄土地的地质成分与构造,以及他的一些奇妙的联想:“这在景色上造成了变化无穷的奇特、森严的形象——有的山丘像巨大的城堡,有的像威武的猛犸,有的像滚圆的大馒头,有的像被巨手撕裂的冈峦,上边还留着粗暴的指痕。在这里,虽然到处可以看见田畴和耕地,却难得看见房屋。农民们也是在那些黄土山里的窑洞中藏身的。”黄土地的地貌特征在埃德加的笔下是那样多姿斑斓,对于一个外国人,首次踏上陕北高原的兴奋劲和新奇感,伴随着他心中的红色冒险的使命,消减了路途中汽车颠簸的枯燥。

“第二天午后不久,我们到达延安,陕北唯一可以通车的道路到这里便是终点。次日早晨离开延安,我确实已经把最后一架国民党的机关枪抛在后边,走过那个把红、白两区分开的狭长地带了。跟着我的是一个骡夫,是我从延安雇来的。我不知道他本人是白匪还是赤匪。我们沿着弯曲的小溪走了四个小时,一路没有见着一个人影。”

在岩壁消失,在一个狭小的山谷里,埃德加的骡夫对他说:到了,并把他交给一个农民。“我第一次同一个赤匪一起吃饭。我的骡夫急于回延安去,我把钱付给了他,与他告别。这也是我同白色世界的最后一个联系环节告别,从此要有许多星期不跟它发生接触。我已经破釜沉舟,决定跨进红区了。”

接应埃德加的农民告诉他,安塞离这里不过“几步路”,并给了他共值1元钱的苏区纸币,以便路途中使用。此时,埃德加才真正地“闯进了红色大门。”“有时经过一些窑洞组成的小村落,便有毛茸茸的狗恶狠狠地朝我吠叫,站岗的儿童走出来查问我们的路条。”埃德加遇见的第一个红军战士是在一个水潭边,那个战士正在洗澡。也正要往安塞去,他们便一道去了。

到了安塞,埃德加见到的第一个首长便是前来接应他的,与他用英语对话的周恩来。周恩来给埃德加起草了一个92天的旅程安排,并开列了旅程中的各个项目。对于这个天数,埃德加的反应是“那里究竟有什么可以看得呢?难道红区有这么辽阔吗?可是实际结果是,我花的时间比他所建议的还长得多,最后我还舍不得离开。”

周恩来答应埃德加骑马到保安去。第二天早上六点钟,埃德加就同一大队大约40名青年一起出发,他们属于通讯部队的,正要护送一批物资到保安去。埃德加发现只有他自己,还有外交部的一个人员和一个红军指挥员有坐骑,他“像腾云驾雾似的跨在仅有的一匹马上”,另外两个人骑的是骡子和驴子。顺着河床爬到河边悬崖上的羊肠小道时,埃德加特别担心,怕连人带马摔下去。第一天后,他就很少骑马了,因为大家都在走路。

在这段行程中,埃德加得知了有关贺龙闹革命的事情,亲历了这一群年轻自信的革命青年战士的朝气。“他们在路上几乎整天都唱歌,只要有一个人什么时候劲来了,或者想到一个合适的歌,他就突然唱起来,指挥员和战士就都跟着唱。他们的纪律都是自觉遵守的。当走过私人果园时,没有一个人碰里面的果子。而当走过山上的一丛野杏树林时,他们忽然四散开来去摘野杏,各个装满了口袋,总是有人给我带回来一把。”

第三天,一行人终于到达红都保安。埃德加见到了毛泽东,这个他认为是林肯式的人物,并开始了他在保安的采访生活。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01日 来源时间:2021年02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