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国首位女财长面临的挑战

作者:万喆   来源:《世界知识》2021年第5期  已有 130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21年1月26日,珍妮特·耶伦宣誓就任美国财政部长,她是该部231年历史上的首位女财长,同时成为美国首位担任过联邦储备银行主席、财政部长、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三大要职的人。

从人妻到“鸽派”货币政策主脑

2014年1月31日,百年美联储历史性地迎来首位女掌门,耶伦接替伯南克成为该行第15位主席。在耶伦出任美联储主席之前,其在美国金融圈内已受到广泛认可,但国际社会对她了解并不多,她的丈夫乔治·阿克洛夫(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更有名气。阿克洛夫对市场的“不对称信息研究”在经济学史上具有里程碑式意义。他创造的“柠檬市场”(the lemons market,“柠檬”在美国俚语中意指“次品”)研究模型显示,当产品卖方对产品质量比买方拥有更多信息时,低质产品会将高质商品从市场上驱逐出去,从而使得市场上的平均产品质量持续下降。另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希勒的名著《动物精神》一书阐述了人类心理是如何推动经济发展并对全球资本主义产生影响的,合著者便是阿克洛夫。该书在解释“复利”概念时,就以“本书作者之一的妻子”为例,讲述她是如何通过积攒和理财获得不错收益的,这位“妻子”便是耶伦。如今,人们提到阿克洛夫的时候,通常都要加一句——“他是耶伦的丈夫”。

耶伦与美联储素来有缘。耶伦首次加入美联储是在1977年,担任经济专家。1994年,48岁的耶伦成为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委员。在接下来的20年时间里,她在与政策相关的职业道路上越走越矫健。不过,在那段岁月里,耶伦的专业性和身上的“鸽派”标签经常在白宫政客面前碰钉子,常有高层官员“忘记”邀请她参加重要决策会议。耶伦成为美联储主席也几经波折,其最大对手是著名经济学家劳伦斯·萨默斯,后者出众的才气和独断专行、不因循守旧的作风令时任总统奥巴马既爱又恨。最终,奥巴马选择了耶伦担任美联储主席,但她在国会参议院提名表决中仅获得了56张赞成票(另有26票反对),是该院相关提名表决史上最不顺利的一次,不少共和党议员批评其回购美国国债的计划会引发资产泡沫风险并催生通胀。

面临艰难抉择的美国财政部

世易时移,耶伦来到了财政部。耶伦在美国货币政策机构任职多年,长期以来毫不掩饰对美国财政政策的不满。耶伦出任美联储主席时曾表示,美国经济受到了财政政策的“拖累”。在耶伦领导下,美联储一直在竭力帮助白宫抵消税收和支出政策对经济的影响,以及政策不确定性对消费者和企业信心的打击。

早在格林斯潘(1987至2006年任美联储主席,任期跨越六届美国总统)时代,耶伦就以“坚贞不屈”支持货币宽松政策而著称。1996年6月,资历尚浅的耶伦直接找到格林斯潘,明确反对他把降低通胀率、实现物价稳定当作美联储首要政策目标,强调保持一定的通胀率“对经济更好”。随后,耶伦发表论文阐述适度通胀可以压低衰退的频率和力度,她的这一理论奠定了如今美联储把核心通胀率设在2%的基础。2010年2月,耶伦在被提名出任联储副主席之前,曾对媒体直言不讳地说:“只要能提高就业率,即使把利率降到负,我也会投赞成票。”

耶伦坚定支持伯南克(2006至2014年任美联储主席)把利率降至创纪录低位并推出量化宽松措施的政策,这一政策帮助美国摆脱了2008年金融和经济危机的影响。耶伦掌管美联储后,该行只进行过一次加息,被市场认为过于“鸽派”。2020年初,受新冠疫情影响,一场新的经济危机又在美国酝酿,股市发生巨大震荡,在3月连续四次发生熔断,美联储和财政部再次“重拳出击”,通过连续降息刺激股市回稳。耶伦多次发表讲话,对疫情期间推行货币宽松政策表示认同,呼吁财政政策配合。拜登提名耶伦出任财长之后,她在参议院审批听证会上应询表示:“不论是当选总统还是我本人,在提出新的救助方案时,都不是没有考虑到国家的债务负担。但在当前时点,在利率处于历史低位之际,我们能做的最明智之事就是采取大动作。”

在近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耶伦都在发出警告:华尔街正在将危险数量的债务堆砌在较高风险美国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上。她一次又一次地亮明此观点,在2018年卸任美联储主席后还在不同场合的演讲和访谈中加以重申。然而正统的平衡预算观念已被美国新政府放弃,当耶伦坐到财长位置上时,就会继续推行财政发力的刺激政策。这时,当过克林顿政府财长却没能在奥巴马时期成为美联储主席的萨默斯利用《华盛顿邮报》发声了:“如果宏观经济刺激的规模接近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水平,而不是正常的衰退水平,就有可能引发我们这一代人从未见过的通胀压力。”对此,耶伦在2021年2月7日接受CNN采访时称,尽管通胀是需要考虑的风险,但拜登政府的担忧并不大,即便这种“危险”成为现实,美国也有对付风险的“工具”。

但事实还是令人担忧。最近,美国10年期损益平衡通胀率一度升至2.21%,比2018年创下的2.2078%高点还要高,达到2014年以来最高水平。从美国国债市场的反应明显可以看出,对通胀的预期正在升温。而且,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为应对疫情实施的财政“大放水”让美国的失业人口从救济和股市中“赚了很多钱”。在2020年这个特殊年份,以美国为主导,全球股市市值逆势上扬,上演了一出“创造价值能力降低、财富却大幅增长”的荒诞戏。

据估算,2021财年前三个月,美国财政赤字将继续增加,叠加2020财年的巨额赤字包袱(3.13万亿美元),与此同时规模约2.8万亿美元的杠杆贷款和垃圾债券市场火爆发展,大量公司正利用宽松的融资和监管环境在本已沉重的负债表上增添更多债务,美国的财政状况会进一步恶化。为了长期锁定低利率和财政融资,美财政部只能加大国债推广。该部多年来一直在考虑发行超长期债券,但由于华尔街的抗拒一直没有推出。在参院为耶伦的财长任命举办的听证会上,有议员问她对发行包括50年期国债在内的更长期债券持何态度,耶伦回答:“通过发行长期债券来为债务融资是有好处的,我非常乐于关注,并研究这种期限的债券对于市场的影响。”

“演化了50年的危机”

1月26日就任财长当天,耶伦致信财政部8万多名公务员说:“大家都担心经历K型复苏,其实早在疫情之前,我们就已生活在K型经济之中了——富有的人越来越富,弱势人群则越来越被忽视。”在这封信里,她还说,美国面临一场“已经演化了50年的经济危机”。所谓“K型经济”,指的是财富分化和社会割裂加剧,一部分人“上楼梯”,另一部分人“下楼梯”,如同一个大写的“K”字。

耶伦出生于纽约一个工薪阶层家庭,求学期间师从后来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詹姆斯·托宾,后长期研究失业问题,重视在美创造就业岗位,倾向于维持低利率以缓解就业问题,在财长任上也会把发挥财政政策作用解决就业问题当作目标。然而,当今世界劳动生产率和潜在增长率的下滑让人手足无措,资本收益高于劳动收益的现象会不断加剧,一个新的“柠檬市场”正在美国形成,并非耶伦的理论和愿景所能解决。

(作者为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一带一路”研究院研究员)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05日 来源时间:2021年03月0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