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人口流动新趋向正重塑美国政治地理

作者:张业亮   来源:《世界知识》2021年第5期  已有 44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在美国政治中,两党政治的地理分野一直存在。地理分野及其所决定的地区利益分歧是美国政治分野的主要基础,即两党差别大体以其选民支持的地理基础来界定,它与种族、阶级、性别、年龄、宗教信仰、意识形态等社会因素一起,共同构成两大党选民的基础。而人口流动在塑造美国政治地理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

“红色州”“蓝色州”“紫色州”的来历

美国政治学家通常把美国分为五个地区:东北部、西部、中西部、南部和太平洋海岸。美国两大党在各地区的优势各不相同。历史上,南部曾是民主党一党独大、稳固的选举基地。上世纪60年代末“新政联盟”解体以来,两党选民地理构成发生了重要变化,南部成为共和党占主导的地区,民主党在东北部和西海岸占优势,中西部成为关键的摇摆州。这种地理分野在2000年大选后进一步演变为所谓的“红色州”和“蓝色州”的对立。所谓“红色州”指的是认同共和党的选民占多数的州,而“蓝色州”则是指认同民主党的选民占多数的州。

最早把美国各州分为“红色”和“蓝色”是在2000年总统选举期间。当年,美国电视网在大选投票日当晚的电子地图上用“红色”和“蓝色”来标示两大党赢得的州。美国学界一般认为,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记者蒂姆·罗塞特是第一个使用“红色州”和“蓝色州”来区分两党地理分野的人。2000年10月30日,他在“新闻会客厅”节目中首次使用这一术语,从此这种称谓方式很快地流行起来,成为界定一个州的政治记录和投票模式的标准的确认用语。此后,美国媒体和学术界开始习惯性地用颜色来区分两党的地理分野。在“红色州”或“蓝色州”里,拥有大量的、有时是决定性数量选举人票的选民团体通常会在选举中投主导这些州的政党的候选人的票。例如,自1988年以来,“蓝色州”的加利福尼亚州在每次总统选举中都投民主党候选人的票,而“红色州”的得克萨斯州在自1972年后的历次总统选举中都投共和党候选人的票。

近十多年来,随着两大党基本盘的稳固,两党都把竞选战略的重点放在中西部的摇摆州和战场州,美国学界和媒体又把两党争夺激烈且支持者不相上下的摇摆州和战场州称为“紫色州”。此外,该术语还用来指该州的选民可能从先前支持一个党转向支持另一个党。例如,自1964年到2004年的历次总统选举中,弗吉尼亚州一直投共和党候选人的票,而2008年大选弗州把票投给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之后在2012年和2016年总统选举中又连续投了民主党候选人的票,因此弗州被一些评论家视为正在转向紫色的“红色州”。

美国人口流动新趋向——“蓝色州人口外迁”

美国是一个人口流动性很大的国家。从建国之初起,随着美国疆域的拓展和社会经济发展,人口经历了数次大流动。从上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人口流动的基本趋向是从东北部和“五大湖”地区的“雪带”向西部和南部的“阳光地带”迁移。西部的加利福尼亚州在上世纪80年代一度是美国人口增长的引擎。2015年1月公布的人口普查资料显示,自2011年到2014年的三年里,南部和西部各州的人口增长占全国人口增长的80%,其中得克萨斯、加利福尼亚和佛罗里达州增幅最快。但近年来,包括加利福尼亚州在内的西部人口增长出现了下降的趋势。特别是去年新冠疫情暴发引发经济衰退后,美国人口流动出现新趋向,即出现所谓的“蓝色州人口外迁”现象。

当前,人口流动的两大趋向是西海岸居民向得克萨斯州迁徙,而东海岸人口流向佛罗里达州。这两个州都是不征收州所得税的“红色州”。南部地区的低税率还吸引了大银行和硅谷的一些科技巨头把公司总部迁移到此。例如,惠普把总部从加利福尼亚州的圣何塞迁到了得克萨斯州的休斯顿,甲骨文把研发基地从加利福尼亚州的瑞德伍德城迁到得克萨斯州的奥斯丁。除得克萨斯州外,亚利桑那、内华达和科罗拉多州也是西部人口外迁的目的地。而在东部,高税收、高房租和严格的金融监管使不少华尔街大银行从纽约迁移到佛罗里达州。2020年,新泽西州和纽约州是全美人口外流最多的州。人口从东西海岸向南部流动促进了西南部大都市区的兴起。其中,科罗拉多的丹佛、亚利桑那的凤凰城、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和“得克萨斯州三角”(指从达拉斯/沃斯堡和奥斯丁南下穿过休斯顿和圣安东尼奥的四个大都市区)尤为引人注目。

南部可能“重新民主党化”

“蓝色州人口外迁”对美国选举政治的影响之一是在南部地区正在形成民主党占主导的大都市区。

从人口结构上来看,这些大都市区的新居民除拉美裔和其他少数族裔外,还有许多是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和年轻人,而这些人都是民主党的基础选民团体。凤凰城和丹佛增加的人口基本上是受过大学教育的年轻白领,他们主要从事卫生保健、能源、计算机软件和其他领域的工作;虽然拉斯维加斯的就业大军大都从事博彩业,这些人受教育程度和收入不高,但工会力量在拉斯维加斯很强大。这些新移民在享受“红色州”优惠的税收政策和就业机会的同时,也把自己的政治理念、政党认同和投票方式带到这里,从而带来美国选举地理分野的变化。

这些大都市区在各州总统选举中的地位举足轻重。在2016年大选中,丹佛大都市区占科罗拉多州总统选票的一半,亚利桑那州凤凰城都市区占该州选票的近2/3.拉斯维加斯占该州选票的2/3.新墨西哥州最大的城市阿尔伯克基占该州选票的1/3.新移民的加入进一步增强了这些大都市区的政治影响力。随着这些大都市区人口的增长以及它们在投票行为上更加倾向民主党,形成了所谓的“红色州中的蓝色大都市区”。

美国人口流动的这一新趋势在对两党竞选战略产生深刻影响的同时,还有可能进一步使“红色州”变色,重塑美国的政治地理。

近年来,民主党在努力保持其在跨越“铁锈地带”的以白人和蓝领工人为主的战场州地位的同时,还增强了其在增长迅速的、多元的和白领工人日趋增多的“阳光地带”新摇摆州的竞争力。在特朗普时代,民主党改善了其在西南部诸州的地位,作为对共和党主导“铁锈地带”诸州的对策,目前看来这一战略似乎奏效。在2020年大选中,民主党在南部一些关键战场州的总统选举和参议员选举中取得了历史性突破。因此,美国有分析家认为,南部正在重新“民主党化”。他们认为,目前共和党在得克萨斯州农村地区的巨大优势虽然使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中仍赢得该州,但人口向大都市区的流动最终将使这个“孤星之州”发生像科罗拉多州、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那样的政治转向。美国内华达大学教授罗伯特·朗认为,“民主党正在再次成为一个南部的政党,现今的南部将是一个不同于以往的南部,它将是被重新塑造的‘阳光地带’,是包括拥有多元化人口的大都市区的南部”。这一估计也许过于乐观。但是,在当前美国社会严重撕裂、两大党选民人数不相上下的情势下,共和党能否守住原来的南部州,将是其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之一。

(作者为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08日 来源时间:2021年03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