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邓聿文:美国难以在东亚撑起抗中联盟

作者:邓聿文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已有 43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日印澳四国领导人近日参加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线上会议是该对话机制自2004年建立以来级别最高的一次。在特朗普时期,Quad有意被华盛顿打造成"亚洲小北约",拜登上台40天亦启动四国对话并提升对话级别,表明他承袭的依然是特朗普的抗中思路,只不过延续了他一贯注重盟友的立场。

今次Quad,中国还是那个不在场的主角。虽然四国领导人讨论了中国威胁,但从会后声明没有直接点名中国来看,正如部分舆论认为的,四国在如何抗中上,远未结成"统一战线"。

与去年10月的Quad相比,本次Quad的一个亮点是四国达成了在印度生产疫苗以抗衡中国的疫苗外交计划。美日将为印度疫苗生产企业提供资金和优惠贷款,澳大利亚则在资金和疫苗配送方面提供援助。四国计划在2022年底前向亚洲提供10亿剂疫苗。

鉴于印度在制药方面有很强的生产能力,其他三国的分工合作无疑有助于弥补各自在同中国竞争中的不足,增强对中国的压力。不过,对中国的疫苗外交能够构成多大挑战,要看实际进展。由于印度的疫情很严峻,且美国对关键材料出口的限制,有可能会阻碍新德里的这一努力。另外,时间因素也不可忽视。虽然普遍预计全球疫情恐怕要持续到明年,但今年下半年是疫情向好的关键期,由于中国目前开足马力生产疫苗,并已经为许多发展中国家提供了急需的疫苗,在疫苗外交中占得先机,即使印度如期2022年底前向亚洲提供10亿剂疫苗,也是晚了一步。因为对多数国家来说,中国的援助称得上雪中送炭。

Quad疫苗计划反映了拜登政府不只是简单地宣示联合盟友,而是在产业和价值链上迈出了实质性步骤,要将具有比较优势的盟友和伙伴组成制造体系,挑战中国。在疫苗上,中国尚有先机,可以应对挑战,但如果是在其他一些中国竞争力不太强的产业和领域,例如半导体,面对华盛顿的这手,中国就将弱势尽现。据悉美国已经要求日韩台和荷兰在半导体行业组建联盟压制中国。

当然,究竟有多少国家愿冒得罪北京的风险在价值链上响应华盛顿的号召有待观察,毕竟,这种做法除了政治考量外,还有经济考量在内,政治可以站队,但经济则未必,因为这涉及企业,企业是否愿意损失中国的市场和利润,同本国政府一条心,恐怕难说,即使是美国的企业,因担忧中国的惩罚而丢失市场,能否全心全意跟着华盛顿,也要打问号。我们看到,此种包括但不限于经济的考量,在本次Quad上也显示了出来。

日印澳虽感受中国的"胁迫",但它们和中国的贸易联系都非常密切,中国是三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澳大利亚不用说,经济高度依赖中国,现正受中国经济惩罚,印度去年由于和中国发生了严重的边境对峙,经济上抵制中国,但这并没有让中国跌出印度最大贸易名册之外。即便是美国自身,虽有对中国的高关税,去年贸易逆差依然创新高。

除经济外,对日印来说,还有地缘政治顾忌。日本处于中俄朝韩的包围中,俄日有领土争端,朝韩和日本有历史和国民感情问题,韩日还存在经济和技术的竞争等,地缘政治的不利处境,让日本不敢把"宝"完全押在华盛顿一边,尽管在四国中,也许东京的抗中意愿一点都不输于华盛顿。

印中不时出现的边界事件固然使得新德里倒向华盛顿,但它也清楚,华盛顿的支持只是增加了和北京边界对峙的底气而已,倘若要和北京长期对抗,鉴于两国实力的不对等,新德里未必讨得到便宜。因为边界的长期对抗消耗的是国家实力。这还不说印度周边有宿敌巴基斯坦,同时斯里兰卡和尼泊尔等国也不像过去那样亲近印度。而印度国内也存在分离势力。因此,新德里不会因为华盛顿而继续恶化同北京的关系。

对拜登而言,这都是必须考虑的现实。故华盛顿虽有心做活Quad机制,但也知道其他三方心里的小算盘,要它们完全听从自己的旨意办不到。缅甸事件日印没有跟随美国制裁缅军政府就是一个例子。两国皆在缅甸有利益,担忧实施制裁会失去对缅甸的影响力。如果华盛顿在缅甸问题上都做不到要盟友跟从自己,何况对付中国。这里的要害还在于,若在东亚孤立中国,仅仅依靠日印澳是远不够的。拜登的目的也是通过四方对话平台的示范效应,把东亚其他有影响的国家或集团拉进来,形成一个对华包围圈,然而正是在这一点上,拜登更难做到。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东亚除了日印澳外,韩国和东盟的力量不可忽略。只要这两者不参与进来,纵使四国结成抗中"统一战线",在东亚依然难以完全阻遏中国。但韩国不会加入抗中大合唱,美韩虽是盟友,可韩国在经济上同样高度依赖中国,同时韩朝统一也需中国相助,再加上同日本的不和,韩国没有参加Quad变成五方对话已经表明了态度。

比韩国更重要的是东盟。东盟十国单个经济体量都不大,但加起来已经超过印度。虽然东盟的越南和菲律宾等与中国有领土争议,然而这两国都不可能反中。菲律宾在杜特尔特的领导下,几年来和美国的关系磕磕碰碰,反同中国比较接近;越南虽然一向和中国三心二意,但越共的生存决定了它不可能按美国的意愿去反中。至于其他成员国,就更不可能跟随美国抗中。东盟实行的是集体决策原则,只要一国不同意,就不能形成集体决议,对外用一个声音说法。而中国和东盟的某些成员国,多年来关系都非常好,以往的历史表明,东盟要团结一致对抗中国很难。

过去,在涉及中美选边的问题上,东盟虽没表态,但给外界的感觉是如果不得不选边,将会站在美国一边。不过这种情况现在有改变,新加坡已经明确表态,哪边都不会选。新加坡的态度很大程度上能够代表东盟成员国的态度。若再考虑中国和东盟互为最大贸易伙伴,要东盟抗中,几乎不可能。

故而,就可预见的情形而言,拜登政府要在东亚撑起抗中联盟,将非常困难。但这并不意味着北京就可万事大吉。因为即使抗中联盟组建不起,只要Quad能够做实,也会对中国构成沉重的地缘政治压力,在此意义上,Quad是华盛顿压制北京的一个工具。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16日 来源时间:2021年03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