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缅甸中企集体遇袭背后:黑帮、贫民、军队、党争、罪恶之城

作者:阿井   来源:微信公众号-全现在  已有 148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刚刚又被烧了一家(工厂)。”

3月15日晚,继前一天至少32家缅甸中资企业被打砸纵火之后,缅甸某中企华裔员工Jason透露,在该国最大城市仰光的莱达雅(Hlaing Tharyar)工业区内,又有一家中资服装厂被人纵火点燃。他还说,“现在被烧的,都是大厂了,我们这种几百人的小厂,人家根本看不上。”

在缅甸中企遭受有组织的袭击之后,中国媒体曾表示,或是不满中国政府的极端人士所为,其中可能有西方势力渗透。但了解工业区的当地人指出,在多家中资企业落地生根的莱达雅镇,当地人称“罪恶之城”,这里各种势力盘根错节。种种迹象表明,此次中资企业集体遇袭,不过是各方博弈的一种激烈表现而已。

就在中企集体遇袭的同一天,曾被缅甸媒体称为“仰光西部蛮荒地带”的莱达雅镇,民众再次聚集抗议。有公开消息称,3月14日该镇死亡人数可能超30人,全国死亡人数破纪录地超50人,这也是2月1日缅甸政变以来,最为血腥的一天。

中企遇袭后,缅甸国家管理委员会于3月14日晚宣布,决定在仰光莱达雅和瑞必达两个镇区实施军事管制,由仰光地区军事长官负责行使行政和司法权力。但如今,缅甸局势正滑向了失控边缘,诸多中企仍然处于危险之中。3月16日,有中资企业下令转移全部职员。

3月16日,缅甸人乘坐汽车和卡车逃离莱达雅镇。图片:法新社

事发晚8点  至少22家中企被打砸纵火

缅甸华人Jason来自缅甸第四大城市东枝,其爷爷奶奶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从云南来到缅甸。自2016年以来,他一直在莱达雅工业区的一家中资企业负责外贸订单方面的工作。精通中文、缅文、英文,以及多门缅甸少数民族语言的Jason,跟当地政府和外资企业打交道很多。

Jason说,当地时间14日下午开始至傍晚,在莱达雅中企工厂外,肇事者大多骑着摩托车,手持铁棍、斧子和汽油桶闹事。这群人遇到大门紧闭的工厂,就向院内扔石头和点燃的汽油瓶,等冲进工厂后,先是打砸和恐吓工厂值班人员,随后四处纵火。

全现在也从当地企业相关人员手中,获取了一份统计表格。上面记录了3月14日晚上7点43分之前,在仰光多个工业区,总共22家中企被冲击的统计情况。

被打砸纵火的中资企业或中缅合资企业,以服装加工厂、服装辅料厂和配套设备厂、纸箱设备厂为主。受害企业多由中国广东、安徽、浙江、江苏等地的华人老板开办,还包括一家名为昌亿鞋业(TSANG YIH)的台资企业。

Jason和另外多名缅甸华人证实,因新冠和缅甸政变的双重夹击,大多数企业的正常生产已经受到了影响,工厂订单数减少,事发前大部分工人已经离开,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留守工厂。

根据统计信息,现场情况较为严峻的EVERTEX(缅甸)有限公司,厂内有35名员工留守。事发时,约80名暴徒手拿砍刀,两次冲击工厂,并向工厂投汽油瓶。面对混乱的形势,一些企业的工人撤离或者逃走,工人撤逃后,肇事者更加肆无忌惮打砸和烧毁。

由中国江苏老板开办的唯杰制衣厂,当天厂内工作人员近30人,闹事的暴徒砸毁了制衣厂的员工宿舍,员工们不得不在周边四处找地躲藏。 不久之后,暴徒们点燃了公司车辆、仓库、生产车间。直到晚上,工厂有些地方还在冒烟燃烧。

截止14日晚近8时许,被打砸和烧毁企业中,损失不一。其中,缅甸瑞纳格尔农业集团有限公司(Myanma Shwe Nagar Agricultural Group Limited)的工作人员全部被赶了出来,厂内情况不明;永盈制造有限公司(Yoo Win Manufacturing Co.,Ltd )的玻璃和汽车被砸,保安室被烧;佳美纸箱厂(JIA MEI CARTON PRODUCTS CO.,LTD)汽车被砸,工厂右侧正在燃烧,但救援队迟迟没来。

事发次日,工业区上空灰蒙蒙地,一出门就能闻到一股烟味。Jason及其朋友发来现场视频和照片。视频显示,连在一起的几间厂房,房顶已经烧塌,墙面黢黑。一整夜焚烧后,厂房还在冒青烟。厂房内部,库存商品化为灰烬,汽车烧得只剩下一具铁骨架了。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隔日向外界证实,14日多家中企被打砸事件中,共造成32家中资工厂受损。但Jason认为,实际受损企业可能更多,因为中企事件后,军方当晚就开始了军事管制,当地网络随即被限制,加上一些工厂可能没人,许多消息还没来得及上传。

据中国大使馆不完全统计,截止3月15日,中企财产损失已达2.4亿人民币,近500亿缅币。Jason说,仰光普通工人平均月薪在600元人民币左右。对比之下,这笔损失数额更显巨大。

3月14日,被纵火的缅甸中企正冒出黑烟

华工在工厂房顶躲整夜  “两名翻译被砍“

当晚,除了工厂被砸毁纵火,汽车、电力设施,仓库、纺织成品等受损之外,中企职员和员工的人身安全也受到威胁。

中企集体遇袭的那个夜晚,Jason的朋友,缅甸华人冼然(化名)更是一夜未眠。

冼然告诉全现在,他妹妹在莱达雅镇一家名为明大绵厂的中企上班。事发当天,她接到妹妹的消息,“几个人骑着摩托车拿着刀和汽油来纵火了”。

冼然妹妹所在的棉厂,分为老厂和新厂。当天下午,老厂和旁边连着的两家工厂全部被烧毁,冼然妹妹整晚都没有回家。

幸运的是,虽然老厂被烧,新厂却没被纵火。冼然妹妹和一些工作人员便转移到新厂楼顶躲了起来。这个混乱不安的夜晚,工厂附近浓烟四起,躲在楼顶的人,担心工厂外的纵火者还没有离开,一整夜不敢离开。“外面被缅甸人守着,出去了(担心他们)砍人”。

“妹妹工厂里的两个男翻译,还被那些纵火的人砍了。”彻夜未睡的冼然说,他妹妹经历一夜躲藏,目睹公司翻译被砍之后,已受到了惊吓。

3月15日,中国缅甸大使馆再次证实,两名中国员工受伤,但无人死亡。

根据缅甸中企统计表格信息,当日中方多名人员曾被困在工厂中。统计信息还说,当天,缅甸荣威厂的一名缅甸华人员工,还被闯入的暴徒抓走了。

罪恶之城野蛮生长  半数中企报警无用

中企遇袭后,许多细节被不断放大。全现在获取的统计表格显示,22家中资企业,有半数中企没报警,半数企业在事发时曾试图报警,可报警后,要么警局电话打不通、要么打通了不见人来、要么警察和消防局回复说不能过来。

事发期间,台企昌亿鞋业作为缅甸最大的外资制鞋工厂之一(曾拥有9000多名工人),几乎是为数不多地,在报警后得到受理的企业。但据因为道路被堵,当晚7点半左右,警察还是没能赶到现场。彼时,昌亿鞋业部分厂房设施已经被损毁。

为什么近半中企遇袭后没有报警?

在莱达雅工作近6年的Jason指出,当地中企面临着复杂的社会环境,或许大家都心知肚明,报警了未必有用。

事实上,大多数中企所在的莱达雅镇,是仰光西部的一个“独特存在”。

资料显示,在1989年,即是缅甸“8888民主运动”隔年,军政府为安置前几年在火灾中失去家园的仰光市市内难民,在首都西部,隔江划出一块67平方公里大小的地方,设立小镇。为给小镇取个吉祥的名字,选择了莱达雅——缅语中是指充满快乐的地方。

被寄予为快乐之地的莱达雅,人口逐渐爆增。尤其是十年前印尼海啸,以及2008年“纳尔吉斯”飓风等天灾后,更多难民聚集到此。2014年人口普查显示,这里有近68.7万人,位居全国城镇之首。每平方公里平均人口数超万人,比仰光第二大人口的小镇——South Dagon几乎多出一倍。相比之下,那时缅甸全国七省七邦中,钦邦(Chin)人口才47万,卡亚邦(Kayah)不过28.6万人。

自从2016年民盟正式上台后,大力发展外资企业。星棋罗布的工厂也给小镇带来更多流动人口。莱达雅镇下辖12个工业区,拥有近1000家工厂,雇佣工人30万左右,他们大多从农村来到镇里工作。到了2019年9月,缅甸政府说,这里人口达到73万多人,有资格参加下届大选投票的人数约56万,比2015年缅甸大选以来增加10万多人。

还有官员私下估计,莱达雅实际人口可能在百万左右。近十多年以来,莱达雅镇算是仰光人眼中的贫民窟,这里到处都是棚户区。随着多家工厂进驻,小镇贫富分化也越来越严重。

2019年6月26日,在仰光市郊莱达雅镇,一名儿童在房屋前玩耍。图片:法新社

占缅甸仰光15%或更多数量人口拥挤在莱达雅,这里地少,人口却稠密,多股势力繁衍交错。据缅甸媒体《Frontier》2019年报道,小镇帮派林立,犯罪团伙猖獗,把卡拉ok厅变成卖淫场所,毒品交易、非法居住、劳资纠纷成了核心犯罪内容。

据说莱达雅警察想铲除黑帮,但帮派人士完全无惧警察。警方负责人曾抱怨,在莱达雅做警察如同在地狱做守护者,“黑帮不尊重,也不害怕我们,因为他们的人数比我们还多。” 由于媒体对该镇犯罪的报道太过频繁,仰光其他地方的人便将莱达雅称为“dusayait myodaw”——“罪恶之城”。

“这里的人非常杂,非常杂,有时候打个的士,说到莱达雅工业区,司机都不愿意去。”Jason补充说,莱达雅镇可能有近20万非法居住人口。就在自己上班的工厂附近,大量“棚户区”夹杂其间,政府想赶也赶不走。

野蛮生长的莱达雅,什么事情都会发生,哪怕找到为赚钱而杀人的犯罪分子也是易如反掌。Jason还透露,前几年,就有中企老板被人买凶杀死,这件血案曾轰动一时。

“人命不值钱,如果这里贫民窟(住棚户区)的人,被车撞了,不过就赔100万缅币,人民币一两万而已。”

2019年6月, 在仰光莱达雅镇,一名妇女抱着孩子。图片:法新社

谁在幕后指使打砸中企?

中企被集体打砸纵火后,仰光当地传言纷纷。

“现在社会秩序全乱了,什么声音都有。”Jason说,有人认为是军方干得,有人说支持军方的巩发党干的,军方想把压力导向中国,以寻求支持。也有人认为,肇事者是支持民盟的极端民众,他们对中国企业进行报复。还有传闻说,北部掸邦进步党(SSPP)的人也牵涉其中。

“估计民盟的人不会去烧企业,但支持民盟的激进分子说不定。”Jason又指,仰光工业区在民盟上台后发展最快,一旦烧厂,很多支持民盟的人都失业,又给军方管制口实,他们不会干。不过,工业区人员组成实在复杂,除帮派势力外,还有大量贫民窟——棚户区民众——他们多支持民盟,不排除他们被煽动或者收买,从而去中资企业闹事泄愤。

全现在注意到,虽然传闻版本多样,但多位缅甸中企华人雇员几乎都提到,中企受害跟军方脱不了关系。他们的观点是,“社会秩序搞乱后,军方就有机会下令管控工业区了”。

自中企遇袭以来,3月15日,社交媒体上有人发布了几张未得证实的照片,显示有缅甸军人在工厂点火。另有传闻说,有民众当天想去救火,但士兵朝他们开枪,阻止去救火。

3月15日,推特上有人发布几张未得证实的照片,显示有缅甸军人在工厂点火。 图片:网络

事发当晚,比起当地警方难有作为,缅甸军方确实显得“有条不紊”。军方第一时间通过缅甸广播电视台(MRTV)发布公告,宣布莱达雅镇等地进入戒严状态。

Jason也指出,自从政变以来,军方早就想接管工业区,但遭到相关机构抵制,“如今水被搅乱,军方也就顺理成章地宣布接管。”

然而工业区被军管后,中资企业也不见得有多么安全。因为“军方没来保护企业,也没有派士兵到工业区巡逻”,军队只是守在工业区通往主城那条大桥上,跟镇上抗议者对峙。

比起对军政府的不满,今年31岁的Jason,似乎更支持民盟执政。事实上,作为第三代缅甸华人,Jason人生的大多数时光,是在军政府统治下长大的。但他说,自己整个家族对军政府的记忆并不算好。据称,其奶奶曾在仰光工作,那时的首都仰光,车水马龙,建筑非常漂亮,是亚洲一流的大都市,可随后几十年,在军政府的独裁统治下,城市衰败破旧,缅甸逐渐沦为最不发达国家。在1988年,其父亲还被抓去当壮丁,当时家中许多马匹也被强行征召了,父亲当了一段时间的兵,才被放出来。

多位缅甸人表示,军政府统治时期,军人就是特权阶级,事事优先。缅甸军费开支庞大,教育经费经常被压缩,学校教材都是黑白的,舍不得用彩色;以前,缅甸基础教育只有十年,如今民盟打算改成十二年,考不上大学的,还可以入读职业学校;民盟大力投入公路基建后,原来需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现在只需要五十分钟左右;军政府统治期间,一张电话卡可以卖到200多万缅币,现在只需要1500缅币左右;民盟上台后,互联网普及度大大增加,去哪里也不需要证明书,晚上在外面也没有危险,现在晚上都不敢出去,就害怕遇到政府军。

Jason还说,自从民盟当政五年以来,虽然经济数据不见得特别好,但国库的钱都花在了基础建设上,有了这些基础建设,民众对未来是有盼头的。自己所在的工业区,互联网普及后,政府办事效率越来越高,腐败也减少了很多。另外,昂山素季本人也走遍全国很多地方,口碑较好,底层民众更是死心塌地般支持民盟。

”民盟懂如何拉拢民心,军政府不行,只顾军队自己的利益。”Jason说。

仰光莱达雅镇街头抗议场景。图片:法新社

军管无用   还有中企继续被纵火

中企缅甸集体遇袭,引发国内媒体再度聚焦缅甸局势。中国媒体多注意到,官方认证为“缅甸人权网络 (BHRN) 创始人兼执行主任”的推特账号“Kyaw Win”,12日发文警告缅甸军方,说如果在示威过程中“有一个平民被杀,一家中国工厂就会化为灰烬”。

《环球时报》等更是指出,不排除有西方一些势力参与其中。另一方面,现在缅甸的示威群众需要宣泄情绪,他们可能试图通过攻击中资企业,达成迫使中国向缅甸军方施压的目的。

Jason承认,这种猜测有自己逻辑和道理,但他更倾向于,实际情况可能更加复杂,中企事件参与者不排除有多股势力,各有各的目的。自己早在这个推特账号发布消息前,就听到缅甸工人中间有传言,说日后如果再死一个抗议者,就会焚烧一家中企作为报复。

中企集体遇袭前夕,Jason还看到一张截图,上面罗列了要被打砸纵火的中企名称。

另外,缅甸网络上近来还流传一个视频,一名激进的民众在视频中说:“ 我们手里只有棍棒之类的武器,我们跟军警不能正面交锋,之前的农民运动失败了,就因为他们手里没有武器。如果军警进来抓人或是打砸,只能使更多人死去,或是更多人被抓,为了保护我们的家人,为了不再让更多的人和城市沦为牺牲品,我们要寻找办法。现在军阀头目最害怕的便是中国,莱达雅和瑞必达中国工厂很多,所以我们要做一些事。如果军警再来杀害我们的人民,我们就要有能威胁军阀的东西。我们要找出我们各小区内军警的家人,只有这样我们才占上风。”

Jason还强调,现在各类消息甚嚣尘上,但不管哪种目的,大多都想把“焦点”往中企甚至华人身上引。在他看来,缅甸动荡大背景下,中企成了最大的输家,因为除了中资企业和一家日本企业之外,大多数外资企业并未见受损。

3月16日,包括Jason在内的多位缅甸人证实,在中企遭遇打砸后第二天,在莱达雅工业园区,除中企之外,多家外企都在厂门口挂起自己国家的国旗。外企挂国旗的意思很直白,笃信这波暴徒只会针对中国企业,所以大家自报家门,免得再被误伤。

Jason还提到,如今工业区局势混乱,浑水摸鱼的人也多。14日中企集体遇袭时,还有一个中企负责人自己放火烧了工厂,“因为工厂本来就是空了,想骗保险”。第二天,这位负责人就被带走调查了。

Jason透露,他朋友有该中企负责人被带走之时的视频和照片,但朋友刚刚离开工业区,联系不上。况且在3月15日,缅甸军方下令无限期关闭移动通信网络,民众手机仅保留通话和短信功能,也不能传送照片和视频。目前收费较贵的缅甸光纤通信网络(FTTH)尚未关闭,用户还能通过光纤网络的WiFi功能上网。

中企集体遇袭后,军方宣布军事接管仰光两大工业小镇,但目前缅甸局势已逐渐滑向失控的边缘,军方既要武力镇压抗议,又要反击地方武装的乘乱攻击,分身乏术。

就在中企被砸的第二天中午,Jason还亲眼看到一家中企被纵火冒烟,但没人去救火。

这让Jason感到无奈,他说,“不管工厂怎么烧,警察和消防员不来,军方也不想管,也管不了了,缅甸局势逐渐失控,社会秩序全乱了。”

仰光莱达雅镇街头抗议场景。图片:法新社

民众“不要命”抗议军政府   中企下令撤离

随着缅甸局势逐渐失控,更多暴力冲突还在持续发酵。

在Jason看来,缅甸军方军管仰光工业区,在保护企业方面没太多实质意义,甚至宣布军事管辖也“另有目的”。比如,当被外界看成个性彪悍的莱达雅民众开始抗议之时,他们就能更自由地开枪还击了。

“他们想管的是游行,只要有游行,肯定会出兵镇压。”

事实上,中企被打砸纵火当天,莱达雅镇的抗议活动尤其激烈。根据该镇一名医生3月16日的说法,当天送来的伤员,最终共有51人在医院死亡。Jason还透露,当天在莱达雅镇唐人街附近,抗议人群聚集最多,那里伤亡可能最惨重。

军方武力镇压抗议后第二天,Jason去小区购买食品。他注意到,附近草棚屋周围,许多人家再次立起支持昂山素季和民盟的红色旗帜。而且,多位民众在门前摆弄土刀和弯刀。

“就像电视剧《包青天》那种,类似中国古装电视剧里面,那种砍头的刀。”

小镇暴戾情绪高潮,买好食物后,Jason赶紧跑回宿舍,他慌了,“缅甸人平日还算比较温和,但现在大家好像都不要命了。”

Jason所在的莱达雅工业区一区,为了保障小区内安全,前几天就开始内部封锁。大家用沙袋堆起来堵在路上,隔十几米就堆一次沙袋。几处大门也用铁丝缠起来,“不想让外面的激进分子和军方人士进来。”

15日晚8点左右,Jason连上宽带以后,全现在再次联系上他。通话期间,电话里突然传来砰砰响声。被惊吓的Jason,还以为是军方在巡查盘问时开枪了,等他跟同事出门查看后才知晓,附近民众群情激昂,原来每晚会敲打锅盆抗议,现在变成了敲打汽油桶抗议。

民众抗议升级、军队武力镇压,工厂持续打砸纵火,疲惫的Jason意识到,莱达雅已经不安全了,他纠结去哪里避难。虽然他想回缅甸东枝老家,可如今全国都在抗议动荡,估计路上危险更大。“还不如原地不动,呆在公司来的安全,看看未来情况怎么样。”

3月16日,《南华早报》引述公司内部消息人士说,中国已经要求在缅甸的国企撤回非必要员工。另有视频显示,当天,莱达雅镇的民众正向外撤逃。小镇马路上,挤满各种汽车和摩托车,许多人提着打包的行李,大步离开。

同日上午,Jason匆匆发来一条消息。随后突然告知,他们公司留守的50多个工人,要临时转移了。自此,截止发稿之时,全现在再没能联系上他。

因为抗议持续,工厂被军管,从仰光回家的缅甸人。图片:网络

备注:文中没标明来源的图片和视频,均由缅甸当地人提供。

资料来源:https://www.frontiermyanmar.net/en/government-seeks-to-tame-hlaing-tharyar-yangons-wild-west/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21日 来源时间:2021年03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